韩警官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踪失联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踪失联


                靠山坪,北方一个偏僻小县的小镇。

到这儿已经6天了,呆在这个破旧的农家院里百无聊赖,李固只能看电视、看一路上买的小说打发时间。

许多人知道辉哥以前在东海、东州一带做过生意,在江南朋友多。谁能想到他会一路往北,一路拦长途客车,不去汽车站、不住旅馆,一直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在这地方还有朋友。

他缓过神之后变得非常谨慎,车扔了,手机卡拔出来扔掉,重新买了几张神州行。

离开江省进入东山境内时,给南港的朋友打过几个电话,打探盛雨惠等人消息,打一次扔一张卡,确认盛雨惠出卖了所有人之后再也没打过。

自己的卡也被他拔出来扔了,跑得非常小心,为避免引起怀疑一路上没给“姐夫”和“姐姐”打过电话,不知道史警官他们有没有跟上,甚至不知道他来这儿干什么,难道只是避风头那么简单?

不能多问,只能躺着脏兮兮的床上瞎猜。

“李子,华哥买好多菜,我们哥儿仨喝几杯。”正胡思乱想,蒋辉掀开帘子叫吃饭。

跑路虽然很狼狈,钱方面倒不是很紧张。

他身上有好几张银行卡,不知道是用谁身份证办的,一路上取过三次钱,花到现在他身上大概有八千,很大方地给了自己三千,一直放身上,一直没机会花。

“中午喝那么多,晚上还喝?”

李固嘟囔了一句,跟他一起来到堂屋,跟过去几天一样围坐在一张小圆桌周围,拿起酒瓶帮他们开酒。

华哥四十多岁,国字脸,板寸头,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这是他家,不过他不住这儿,好像跑大车赚不少钱,在县城买了一套房。跟辉哥关系似乎挺好,不光天天下午买菜买酒过来,连不开的摩托车都给辉哥开。

“李子,少倒点,晚上要出车,我也不能喝。”

华哥摆摆手,从包里取出一牛皮纸信封,往蒋辉面前一搁,用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说:“蒋老板,现在越来越严,没以前那么好办,让你等这么长时间,不过总算办成了,没让你白跑一趟。车的事约好了,明天来陪你去看,多少钱该怎么砍就怎么砍,别看我面子。”

“华哥,让你费心了。”

“自己兄弟,别这么客气,再说你帮过我多大忙,要不是你,我能有今天?”

“好,客气话不多说,走一个。”

喝完杯中酒,蒋辉打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两个驾驶本,看看第一本,确认没问题往口袋里一揣,再看看第二本,递上笑道:“李子,这是你的。从现在开始我叫李辉,你叫蒋小固,我跟你姓,你跟我姓,我们谁都不吃亏。”

“我的?”

“看看再说。”

打开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照片,原来刚到镇上那天拍快照是为办驾驶证。

名字不一样,家庭住址不一样,身份证号不一样,不过家庭住址离老家不算远,身份证号前六位也是南港地区打头的六个号。

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得以解决,蒋辉心情非常好。

他指指华哥,得意洋洋:“没证寸步难行,有证走遍天下!办证容易,外面多少办假证的,小广告贴得到处是。但假的就是假的,一查就查出来了。所以我们要么不办,要办就办真证。华哥关系硬,想想办法就把事给办了,驾驶证跟身份证一样用,以后没什么好担心的。”

真够鬼的,居然能办到真驾驶证。

李固暗暗心惊,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说:“我不会开车!”

“开车容易,明天去买辆二手车,去路上我教你,最多两天,保证你会。”

同样代办驾驶证,但这次跟以前不一样,是用假身份证去办的真驾驶证,华哥多少有些担心,提醒道:“辉哥,以后开车小心点。李子,你学会之后一样要小心,千万别出事,万一出事证被扣住查到这边,查出问题,我没法跟朋友交代。”

“放心,以后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不会再出事。”

“也为你们自己好是不是,喝完这点你们随意,我不能再喝。要送货去市里,市里有交警查,万一被查到麻烦。”

“现在到处查酒驾,安全第一,这杯也别喝。”

吃完饭,打发走华哥,用电水壶烧水洗脚。

刚插上电,蒋辉点上根香烟,一反常态提起将来的打算:“李子,我们兄弟算是天涯沦落人。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责任,不该相信那个女人。跟我干,没赚到几个钱,没享过几天福,却要跟我一起隐姓埋名,我对不起你。”

“辉哥,这是谁也想不到事,没有谁对不起谁。”

“听我说完。”

蒋辉深吸一口气,紧攥着拳头说:“从现在开始,有我蒋辉一口肉就少不了兄弟一口汤,多了不敢多,一年二三十八万没问题。我们兄弟好好干两年,给家里人汇点安家费,再找个安全的地方重新开始,出国都没问题”

前景非常好,好日子在后头,说得天花乱坠。

李固暗暗地想一个电话就能要你命,还出国,要不是想搞清楚你货从哪儿来的,老子至于跟你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蒋辉对他是真信任,事到如今也只能信任他,毕竟一个好汉三个帮,想东山再起光靠一个人是不够的,尤其在这个身份暴露的时候。

“李子,我没必要再瞒你,我有厂,跟两个东广人合伙开的。东广人太滑头,靠不住,货怎么做我已经学会了,不难。去之后跟他们算账,把账算清楚,把钱拿来,找个地方重新开个厂,自己做自己卖,干两年金盆洗手。

这个账不太好算,所以说他们滑头,要有心理准备,实在不行来硬的。他们两个人,我们也两个人,我们还是本地人,谁怕谁!就算现在金盆洗手,我们也不能没钱,你说是不是?”

有两个会做毒品的同伙,他有钱在同伙手里。如果没猜错他之前说的全废话,真要是帮他要到钱,或许一转眼就没影儿了。

李固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啪啪啪连拍几下桌子:“辉哥,我听你的,你让我上我就上。别的没有,我李固就烂命一条。”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边一个极力蛊惑,一个信誓旦旦。

东山省会的一个小旅馆里,长江分局刑警史原波则忧心忡忡。生怕打草惊蛇没敢跟太紧,一样没敢让特情携带可追踪的电子设备,结果让嫌犯再一次脱离视线。

已经5天了,一个电话没有,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十分钟前,邓局又打电话追问嫌犯下落,要是让嫌犯跑了,要是特情出事,这个责任谁负?

“史队,面泡好了,吃点吧。”

“你先吃,我等会儿。”

史原波一点胃口没有,紧盯着手机,恨不得贼猴子立即打电话,然而又白等一夜。

五一劳动节,外面张灯结彩到处是人,六个民警却只能呆在小旅馆等消息,既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又不能就这么去。

失踪失联五六天,早上刚从“老帅”那儿了解到这个情况的韩博,坐在丝河老家的轿车里,看着国道收费站边的小宾馆,想起春节时跟贼猴子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

不能出事,决不能出事,他要是出事,怎么跟他母亲、姐姐交代。

“小博,想什么呢?”

“没有。”

“明明走神了还说没有。”韩芳头给了他个白眼,又递给李晓蕾一小袋零食。

“是走神了,在想工作的事,姐夫,前面连续弯道,开慢点。”

“知道,这条路我比你熟。”

开新车老家参加校庆,虽然没念初中,但妻子念过,谁念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能遇到很多熟人,李泰鹏扶着方向盘兴高采烈,

大舅二舅打过电话,这会儿全在思岗县城等,九家人,十辆车,想想那接亲似的场面,李晓蕾就觉得好笑。

他们想显摆,她却丢不起这个人,放下零食笑道:“姐,姐夫,卢记在县里等我,约好看看施工进度,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今天五一,五一还工作?”

“五一工地照常施工,工期很紧的,不去看看不放心。”

顾校长搞得太夸张,丝中今天肯定乱哄哄的,她不去也好,韩博没反对,而是好奇地问:“烂尾楼盘下来花多少钱?”

“三千六百三十万,我们先给两千万,剩下的明年底前付清。”

李晓蕾笑了笑,解释道:“不是刻意拖欠,后续工程量很大,至少要投入一千万才能搞好。县里不光要解决债务纠纷,更希望标志性建筑能够焕然一新,盘过来还那样多难看,多影响思岗形象。”

干一行爱一行,李泰鹏忍不住问:“晓蕾,装修工程谁干的?”

“建工集团,姐夫,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咱家不干老家的活儿,给多少钱都不干。”(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