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峰回路转

第三百九十九章 峰回路转


                把晚饭买来了,给楼上打电话,理化室主任说正在做实验,一会儿再吃。

“试营业”半个多月,周素英已习惯他们一进实验室就不会轻易出来的工作方式,同老帅及值班民警一起先吃。

支队没食堂,值班时已成家的技术民警从家带饭,没成家的技术民警吃晚饭时在斜对过交警队食堂多打一份,留着夜里当夜宵。

吃冷饭菜对肠胃不好,支队专门采购一台冷藏柜和一台微波炉,值班民警什么时候肚子饿,什么时候拿出来放进微波炉里热。

等了一个多小时,周素英再次给楼上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痕迹工程师,说正在忙,再等一会儿。

这么等要等到什么时候,要是“老帅”没来周素英会闷死。

楼上紧张的做实验,楼下工作同样紧张。

“老帅”破案心切,把曾经部下的办公室当成他的专案指挥部,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有给他的老领导打的,有他曾经的部下田国钢打进来的。在海员俱乐部工作过的人员名字,不断汇总到白黑板上。

十一年时间,海员俱乐部、港务局、南港乃至整个国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曾红极一时一时的海员俱乐部,经过一次又一次改革、改制,从当年南港最高档的涉外酒店,变成了一家港务局职工办喜事都不太愿意去的普通饭店。当年的工作人员,有的调走,有的下海,现在能联系上的只有四个。

韦国强坐在椅子上,凝视着一个个名字:“当年我们仔细勘查过现场,方圆一点五公里范围内组织警力地毯式搜寻过,找血迹、脚印、车轮印,确实没发现围巾。询问海员俱乐部工作人员,他们一样没提到围巾。

后来去市委机关宿舍找线索,李秘打开桌抽屉和衣橱让我们看了看遗物,宿舍很小,那时候什么条件你知道的,没多少东西。可能涉及隐私,也可能想留下一点念想,李秘只允许在宿舍看,不许我们带走任何东西。

市委机关宿舍不是其它地方,要注意影响,不光李秘在,市委许秘长也在。流水账当时翻看过,时间太仓促,没注意到围巾这个疑点,就算注意到也可能会以为在衣橱或箱子里。”

李海强提供给搭档的三大箱遗物中,不光有信件、流水账本及旬丽生前的报刊籍,甚至有内衣裤乃至卫生带(当时没卫生巾)等很隐私的东西。

作为一个丈夫,谁会允许别人乱翻爱妻的遗物。

周素英能够理解他们当年的无奈,轻声道:“流水账本身也不可疑,那会很多人喜欢记这些。我爸就记,当时工资不高,开支不少,不量入为出,不精打细算不行。”

“可不可疑放一边,疏忽事实存在。”

韦国强长叹了一口气,点上香烟:“那么冷的天,要是不围条围巾,不戴个耳罩,耳朵很容易起冻疮。我一个大男人得戴一副里面带绒的耳罩,她一个女同志怎可能不采取点防冻措施。

小韩说得对,旬丽的身份,旬丽这个既漂亮又能歌善舞的人本身,以及案发当晚的婚宴,吸引,确切地说应该是转移走我们几乎所有注意力。一开始以为情感纠纷,以为旬丽嫁给李秘之前有过恋爱经历,凶手因爱生恨,痛下杀手。

社会关系调查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后,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参加婚礼的人身上。排除掉高干子弟作案的嫌疑,又开始想李秘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想到李秘自然而然会联想到毕副记,联想到政治斗争”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市领导很遥远,对办案民警来说市委市政府一样属于高高在上且很神秘的领导机关,产生各种联想很正常,干这一行就是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这个话题比较敏感,哪怕已过去十几年,周素英沉默不语。

韦国强弹弹宴会,苦涩地说:“后来发生的一切你可能隐约听说过,就算没听说过也能猜出来。没本事破案,居然秘密调查市领导,胆大包天,无组织无纪律。喜事办完办丧事,市领导本来就很生气,知道这个情况更生气,问局领导谁给公安局这个权力的,组织原则还要不要。

局里立过军令状,在规定期限内没能破案,市委毫不犹豫换人。一个案子闹出这么多事,继任局长不敢再碰,有一段时间甚至提都不许提及,就这么悬着一直悬到小韩上任。凶手逍遥法外,旬丽亲属需要一个公道。那么多人受波及,他们一样需要一个交代!

作为当年的主要侦办人之一,我韦国强难辞其咎,绝不能让这个案子变成悬案。这次要是能破,别说退居二线,就算明天就退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要是这次破不了,退居二线之后什么不干,就追查这个案子,掘地三尺也要那混蛋给挖出来。”

他是唯一没受到波及的,或许是时任局领导想方设法保住的。

让他留在刑侦部门,暗中支持他走上刑侦部门领导岗位,或许就是想让他一查到底,查个水落石出。

周素英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当时调离的局领导极可能认定这个案子与时任市领导有关。在他们心目中这极可能不只是一起刑事案件,而是一起涉及到领导干部的大案!

如果查证出这一切纯属巧合,真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正胡思乱想,韦国强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周政委,这个人叫张兴宝,今年35岁,当过兵,参加过两山轮战,退伍之后在市委小车班当司机,开市委8号车。”

“民警!”

“徐副记调走时他主动要求调入公安局的,现在是开发区分局治安大队民警。”

搭档没猜错,他一直没放弃,一直在秘密调查。周素英急忙起身带上门,再次看看照片,欲言又止问:“韦支队,您,您觉得他可疑?”

“徐副记不是平调,是高升,当时领导干部工作调动,带走秘和司机很正常,而且当时公安局工资待遇并不好。提干对他这样的领导司机不是难事,继续给领导当司机一样有前途,为什么偏偏要求来公安局?”

韦国强掐灭烟头,冷冷地说:“田国钢做事很谨慎,查其他人时没被发现,唯独被他发现了,并且当时他形迹确实可疑。更重要的是,调入公安局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总是有意无意打听旬丽案侦破进展。”

“少帅”怀疑是巧合,怀疑凶手杀错人。

“老帅”一直盯着主动调入公安机关的这个张宝兴,始终没排除他作案的嫌疑。

周素英脑子有点乱,静下心想了好一会儿,小心翼翼问:“韦支队,张兴宝与旬丽有没有交集,跟李海强之间有没有矛盾?”

“没有,要是有,我还能等到今天。”

韦国强猛地站起身,紧盯着白黑板上的一个个名字:“要是他跟这些女工作人员有关系,以市委小车班司机的身份极可能有关系。如果能够查实,那么,我和小韩的推测都能成立。”

市领导是海员俱乐部的常客,领导司机经常去俱乐部,认识女工作人员很正常,不认识才不正常呢。

周素英觉得有一定道理,可想了想之后又倍感无奈说:“韦支队,推测终究是推测,要是楼上实验失败,或者凶器上根本没凶手的指纹和dn,就算知道他是杀人犯我们也拿他没办法,甚至无法将他赶出公安队伍。”

“匕首上找不到证据,其它地方能找到。”

韦国强啪一声拍了下大腿,头道:“当年勘查时我们在第一现场发现一排车轮印,由于案发当晚市委市政府包括你们军分区的车从该路段经过,这个情况没出现在案卷材料上,车轮印的照片也不在案卷里。

不在当然不能作为证据,就算在一样不能作为证据,不过车轮印是8号车留下的,8号车报废时我留了个心眼买下来了,一直存放在向阳路停车场。当时没技术条件,现在有,只要能在车内检出被害人的血迹,我一样能将他绳之以法!”

“老伏尔加?”

“嗯,难得你还记得。”

“这么重要的情况,这么重要的线索,您怎么不跟韩支队早点说?”

“一直没顾上。”

韦国强很庆幸当年一时心血来潮买下那辆报废车,微笑着解释道:“市局上dn检验设备才多少时间,设备到家第一天就应用于实战,协助东港县局侦破一起死亡二人的强奸杀人案,紧接着又是海工集团爆炸案。

我忙,小韩更忙,当时懂dn检验的就他一个人,又要筹建技侦支队,本职工作不能耽误。没想到他会先提出来重查26案,有他帮忙,我求之不得。先检验凶器,能检出证据最好,要是检不出来,我带他去停车场好好勘查勘查那辆车。”

(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