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围巾哪儿去了!

第三百九十七章 围巾哪儿去了!


                4月1日,支队正式挂牌。

由于系统内“技侦”几乎等同于“技术侦察”或“技术侦查”,刑事技术并不在其中,市局这个较为笼统的技侦支队虽事实存在,但只出现在市局的组织机构及编制文件上。

大门口挂的不是“南港市公安局技侦支队”牌子,而是“南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中心”和“南港市公安局刑事科学研究所”两块牌子。

考虑到群众不一定知道刑技中心是干什么的,又加挂上“南港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南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和“南港市公安局技术侦察大队”三块铜牌。

前段时间宣布的是支队长任命,今天上午宣布的是刑技中心主任及刑科所所长任命。

三块牌子,一套班子,极具中国特色。

名片上可以多印上几个头衔,既是技侦支队长,也是刑事技术中心主任,还是刑事科学研究所的所长,看上去很厉害,可惜只能拿一份工资。

领导云集,作为主人韩博忙得焦头烂额。

名片发出大半盒,同样收到大半盒,好在支队“试营业”半个多月,法医中心停尸房冰柜里存放四具尸体,搞得跟殡仪馆差不多。别说没食堂,有食堂各级领导也不会在这吃饭。

参加完仪式,上台讲完话,走马观花转了一圈,在几位局领导热情招呼下登上大客车,前往早安排好的酒店用餐。

别人不用去,韩博和周素英必须跟车陪同,一直搞到下午3点多才单位。

大厅门口收拾差不多了,跟从未搞过活动一样。办完一件大事,两位主官如释重负,走进办公室坐下闲聊起来。

尽管支队建筑面积很大,但在办公区域如何规划上却秉承技术大队的传统,支队长、政委合用一间办公室,两位副支队长和一位副政委合用一间大办公室。

每个办公室之间用钢化玻璃作隔断,这边能看见那边,开放式的,极具现代化气息又简洁,不像一些单位一人一间,也不像一些领导把办公室搞得像大老板的办公室。

周素英推开窗户,看着后面的法医中心叹道:“领导就是领导,原来搞停尸房,让三个分局法医过来集中解剖是有用意的。一年600万,不是一次性拨款,而且专款专用,晦气点也值。”

姜是老的辣!

陈局把技侦支队搞得像殡仪馆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只是为节约城区三个分局建设标准解剖室的经费,主要是为了管市里争取更多经费。

从去年他就开始做工作,在市委记和市长支持下联合各部门制定南港市无人认领尸体处理办法。

这个办法颁布施行之后再有无人认领的尸体,公安局先检验鉴定、录像拍照、提取dn,然后登报公示30天,30天内没人来认领,直接送殡仪馆火化,由民政部门保存骨灰。

之前的无人认领尸体由技侦支队组织法医进行检验鉴定,然后按上述流程处理。

市局不光要检验鉴定,要在法医中心的停尸房保存30天,还要建立无人认领尸体及失踪失联人员dn数据库,承担许多之前不承担的工作。

开展这些工作不能没钱,所以市里将由市财政局落实年度“无人认领遗体处理费用”的预算,给市局刑事技术中心划拨专款。

民政部门再也不用为此头疼,公安局不用再被民政部门的殡仪馆告上法庭还能争取到一大笔经费。而市里虽然一年出600万但这笔并非额外支出,因为不这么安排每年同样要给民政部门一大笔资金用于无人认领尸体保存。

“经费紧张,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韩博揉揉太阳穴,眯着眼睛说:“科技强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简直是烧钱,尤其法医室和dn实验室,一年采购各种试剂要花多少钱。”

建立一个dn样本要花200多,其它实验室的耗材同样不便宜,再加上仪器设备维护,支队一年至少需要1000万以上经费。

市局那么多支队,哪个支队年度预算有这么多。

前天去局里开会,交警支队政委开玩笑说他们是给技侦支队打工的。

局里投入这么多,不干出点样子真没脸见领导,周素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翻开工作日志:“韩支队,法医室既要对鉴定结果有争议的案件进行会诊,又要对之前的无人认领尸体进行清理,正常工作又不能耽误,可现在只有四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啊。”

“跟区县公安局领导协调,合理调配人员,集中力量,争取上半年把这两项工作完成掉。”

搭档接下来的工作很多,周素英忍不住问:“督办的两起毒案有没有进展?”

“其中一起接近尾声,禁毒大队老钱押着嫌犯去东广交易,在东广同行协助下抓获两个上家,缴获摇头丸6公斤,赃款20多万,贩毒使用的轿车一辆。源头在国外,只能把线索移交给东广省厅禁毒局。”

韩博把今天收到的名片放进抽屉,接着道:“另一起的主犯非常狡猾,他的上家更狡猾,使用的手机号码只联系过我们掌握的主犯,不是实名登记的,没联系过第二个人,且经常关机。这么拖下去不是事,明天韦支队来,我和他一起去分局开案情分析会,决定收不收网。”

提着脑袋违法犯罪,毒贩不狡猾谁狡猾。

周素英想了想又问道:“海冰同志有没有消息?”

“早上打过电话,找到旬丽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人家说旬丽在上大学期间虽然有不少男生喜欢,但由于家庭及毕业分配等原因,没跟哪个男生谈过恋爱,在学校里有个绰号叫冷美人。”

“小徐呢?”

“小徐调查发现旬丽上初中时成绩不是特别好,所以没能考上中专中师。女大十八变,那时候的她也不是很漂亮,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儿,老师对她的印象不是深刻。高中期间同样如此,可能跟家庭条件有关,衣着打扮很土,不算出众,没听说过什么不好的传闻。”

当时工作第一。

真正的尖子生在初中时会报考中专中师,中专中师的录取分数线也比高中高,考上就上国家干部,上两三年学就分配工作,就能拿工资替家里减轻经济压力。

高中期间不是很出众也很正常,要是成绩特别好第一次高考不会落榜,不需要复读一年,同样不会包括一所很普通的纺织院校。

老田走访询问发现一条之前没发现的线索。

一个在旬丽出事一年前办停薪留职的港棉二厂干部,一度与旬丽走得比较近,在工作和生活上给孤身在南港的旬丽提供过不少帮助,二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谁也说不清,老田正在追查。

二人正一筹莫展,昨天下午市区的李晓蕾打来电话。

“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不忙,办公室就政委,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

李晓蕾反问了一句,拿起刚买的丝巾:“第一件事,妈让我问你什么时候下班,等你来吃饭;第二件事,卢记来了,芦笋哥和赵主任不让他思岗,在市里修养,去医院复查要方便。”

“这么快!”

“移植几次,化疗几个疗程就行了,赵主任说排斥反应不是很大,后续治疗在第一人民医院一样可以。今天让他休息,我明天再去看望。”

“行,明天我休息,我们明天一起去。”几十万没白花,老卢的老命算是暂时保住了,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老公,下午跟妈一起逛街,我闹出一大笑话。在西美百货见一姑娘特像晶晶,个儿差不多高,也扎一马尾辫,身上穿我去年买过的那套鹅黄色风衣,脖子里系一碎花丝巾,简直一模一样。

遇上当然要打招呼,那会儿别提多高兴,拉着人家胳膊就喊,人过一看原来不是。西美百货多少人,搞得我很尴尬,人指不定当我神经病呢”

“认错人?”

“太像,衣服都一样。”

“老婆,我可能要晚点去,你们先吃。”

韩博猛然想起一件事,三言两语挂断手机,拿起座机迅速拨通老田的号码:“老田,我韩博,旬丽记得流水账你有没有看过?”

旬丽绝对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留下的遗物中没日记,有一本跟日记差不多的小账本。

几月几号发工资,基本工资多少,奖金多少,扣掉多少,今天买什么东西,花掉几元几角,前天参加谁的婚礼,上了几十块钱礼金事无巨细,记得一清二楚。

老田被问得一头雾水,下意识说:“看过?”

“我记得流水账上有一条围巾,多少钱买的忘了,不过旬丽好像很心疼,在下面注上买贵了,要是买毛线自己织能省一半钱。”

“我也记得,韩支队,您认为这个账有问题?”

“账没问题,围巾有问题!遗物中没有,证物中没有,围巾哪儿去了,案发当晚她有没有系围巾?”

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