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李佳琪的怀疑

第三百九十二章 李佳琪的怀疑


                接到汇报已是深夜10点多,韩博刚洗完澡正坐在三楼房研究26案材料。

本来没打算来,老同学带来十几斤腊肉,放单位不合适,车里温度比车外高,容易坏。在机关食堂吃完饭,再次到滨江小区家中。

“韩支队,我太大意了,我检讨”四组人四台车,居然让毒贩从眼皮底下溜了,史原波忐忑不安,紧握着手机准备接受批评。

按道理应该由边耀新和钱晋龙两个副组长汇报侦破进展,他这属于越级汇报。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涉及到特情身份,虽然参加跟踪监视的民警不少,但对贼猴子知根知底的就他一个。其他同志全以为贼猴子是毒贩同伙,且不知道贼猴子姓什么、叫什么、什么地方人。

出这样的纰漏,韩博确实有些失望,不过也能理解。

基层民警整天加班,从来没接受过这种业务培训,市区人多车多,路况复杂,又是视线不好的晚上,跟丢很正常。

“别灰心,至少没暴露,没打草惊蛇。”

韩博点点鼠标,打开一张案发现场照片,跟上一张一样放大,“再说上了双保险,你们没跟上李固跟上了,你没看清车牌李固看清而且记得。我给交警支队和巡警支队打电话,请他们帮你查查车主是谁,请上路执勤的交警和巡警留意面包车下落。”

领导没批评,史原波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案子办成这样,接下来只能等蒋辉联系李固,夜长梦多,谁知道等待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他深吸一口气,欲言又止问:“韩支队,能不能上技术手段,通过手机找到他在哪儿。”

一遇到点困难就想上技术手段,认真想想上级对技术侦察管理越来越严格是有一定道理的。要是管理不严,技术手段真可能被滥用。

不是自己的部下,不太好说。

韩博松开鼠标,耐心解释道:“手机定位是通过特定的定位技术,获取移动手机或终端用户的位置信息,把经纬度坐标在电子地图上标出来。定位技术有两种,一种是基于gps的定位,一种是基于移动运营网的基站的定位。

gps定位方式利用手机上的gps定位模块,将手机的位置信号发送到定位后台,定位精度较高。但手机要具有gps定位功能,我们不知道蒋辉用得什么手机,不知道他的手机有没有这个功能,所以gps定位行不通。

基站定位则是利用基站对手机的距离进行测算来确定手机位置的,不需要手机具有gps定位能力,精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基站的分布及覆盖范围大小,误差很多,有时会超过一公里。”

韩博顿了顿,继续道:“更重要的是,就算局领导批准,手机定位现阶段也很难实现。因为不光我们没这设备,移动公司南港分公司也没有。考虑到谁也不敢保证我们南港将来会不会发生绑架勒索案,我和市局科技处正在跟电信、移动及联通协调,看他们能不能早日上这些设备。”

要什么没什么!

史原波很羡慕电影里的香港同行,人家的刑事情报科多专业,只要知道手机号码便能找嫌犯在哪儿,然后上各种技术手段,犯罪分子的一举一动全在警方掌握中。

“少帅”没批评,边大和邓局那两关可没这么好过。

他心不在焉的又说了几句,结束通话开始给顶头上司汇报。

对于他们正在侦办的毒案,韩博没什么不放心的,一是对极其滑头的李固充满信心,二是蒋辉已进入公安机关视线。已掌握他部分犯罪事实,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办案民警之所以如此着急,因为他们现在考虑是战果。

当警察图什么,谁不想立功受奖。

正胡思乱想,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职位越高责任越重电话也越多,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接二十多个电话。

“韩支队,我李海强,说话方不方便?”

“方便,家里就我一个人。”

人家很帮忙,不能开口就说正事,李海强觉得应该问候问候,表示下关心:“怎么一个人,晓蕾呢?”

“谢谢李市长关心,她去思岗了,农基会一大摊事,她是董事长,不去不行。”

“农基会不是取缔了么,她协助县里搞清偿?”上次没顾上问,当面问也不合适,今天正主儿不在,李海强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了。

这件事太搞笑,韩博忍俊不禁说:“李市长,农基会是取缔了,已经取缔好几年。晓蕾担任董事长的良庄农基会跟其它农基会不太一样,成立较晚,当时的乡领导对金融风险认识深刻,从成立那一天起就当作银行经营”

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农基会的幌子开银行!

摊子越铺越大,大到尾大不掉,取缔三年都取缔不了。现在更是一不做二不休,在县里默许乃至纵容下疯狂扩张,打算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试图把一家违法违规经营的非法金融机构变成农村商业银行。

开银行也能先上车后买票?

李海强彻底服了,感叹道:“晓蕾不愧是省级三八红旗手,巾帼不让须眉,巾帼不让须眉!”

“什么巾帼不让须眉,让李市长见笑了,上级三令五申要求取缔,省市县三级三天两头派工作组,谁不想关门大吉,问题关不掉,贸然关门会出大乱子。她是没办法,一不做二不休是没办法的办法。”

“涉及那么多存款贷款,确实不容易。”

“不说她了,李市长,您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

“韩支队,我妹妹刚给我打过电话,她明天一早去南港,把我把小丽的遗物送过去。我给她留了你电话,等会儿我把她手机号发到你手机上,最迟明天上午11点前到,麻烦你接收一下。”

“好的,明天我在单位。”

李海强搓搓脸,接着道:“韩支队,你需要的参加婚礼人员名单,我托朋友整理出来了。事情过去十几年,记得没那么清楚,肯定有遗漏,但主要人员应该在名单上,包括男方和女方的亲友。”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想整理出这份名单却没那么容易。

韩博正琢磨他是怎么打听到的,李海强又说道:“名单用电子邮件发过去,麻烦你查收一下。离开南港这么多年,以前的同事不少,有联系且能够交心的朋友不多,上次跟你提到王大姐夫妇就是能够交心的,关系一直很好。

王大姐还在区里工作,她爱人张光浩调到市委,现在担任市委副秘长。如果你需要找一些老干部了解情况,可以给他打电话。我跟他说好了,他会想办法安排。他们两口子是我和小丽的介绍人,跟亲戚差不多,可以信赖。”

难怪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整理出一份名单,原来有市委副秘长帮忙。

只要有利于破案,韩博是不会客气的。

他已经做这么多,不能不给他一点好消息,韩博说道:“李市长,今天下午,我给我们支队在外地办案的韦国强支队长打电话汇报,韦支队您应该有印象,他是当年的主要侦办人之一,对重启侦查他非常支持。

从现在开始,您前妻的案子正式进入侦查阶段,从刑警支队、分局刑警大队抽调民警,从基层派出所抽调当年参与侦办熟悉情况的老民警,重建26案专案组,我兼任组长,我们刑警支队便衣大队苏海冰大队长担任副组长。”

重建专案组,重启侦查!

过去那么多年没人提没人问,现在终于当事了,李海强油然而生起一股“苦尽甘来”之感,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市长,您保重身体,有好消息我会及时向您通报。”

“谢谢。”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妻子不在身边,一个人住这么大一个房子,猛然间真有些不习惯。

第一天正常上班,先去前面开了个会,技术大队办公室刚坐下,李佳琪拿着一档案袋敲门走了进来。

“看完了,这么快?”

“材料总共就这么多,再看也看不出什么。”要求保密的案件,不能让别人听见,李佳琪下意识带上门。

韩博把档案袋放进抽屉,抬头问:“有没有发现?”

“没现在规范,就检验过体表,没解剖,没提取胃内容检验,一共四个锐气伤,到底哪个是致命伤都不知道。”十一年前的尸检如此草率,李佳琪觉得难以置信。

“当时什么条件,现在又是什么条件。”

韩博不觉多么奇怪,追问道:“别卖关子,说说你的看法。”

你不是无所不能么,你也有求人的时候。

“少帅”不耻下问,李佳琪有那么点飘飘然,双手一抬,做了个骑自行车的手势:“四处锐器伤均在腹部,凶手肯定是在被害人下车或停车之后捅的,不然很难造成这样的伤口。可报告上又说四肢、颈部没有明显伤痕,头发没有明显脱落,衣物完好。

我怀疑被害人极可能没反抗,可能认识凶手,猝不及防被捅,也可能被下过药,遇害时神志不清。如果当时提取血液和胃内容检验,如果没检出安眠片、麻醉剂或其它药物成分,那就可以排除后一种可能。”

当年没解剖有两个原因,一是属很明显的他杀,从伤口的尺寸上可确定带血的匕首就是凶器,在当时真没有解剖的必要;二是解剖要获得被害人亲属同意,人已经遇害,已经被捅四刀,李海强及旬丽父母绝对不会同意,觉得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韩博若有所思,李佳琪不想误导侦查方向,急忙道:“韩支队,我就是这么一说,没去过现场,没见过尸体,很难做出判断,你千万别当真。”

请输入正文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