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机场巧遇

第三百八十四章 机场巧遇


                王燕不在,良庄一样要去。

程文明在外地执行任务,要去探望一下他家属;节前去江城培训,没能喝上小任的喜酒,小任虽然同样在外执行任务,但新娘子在家。

除了这两位民警家属,还有小单高亚丽两口子,袁副记、牛部长等老良庄的老良庄干部,以及宁益安等新庵公安局的老朋友。

中午“牛老板”请客,在尚未正式营业的“富贵大酒店”。

富嫂富贵,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家的,良庄没像样的宾馆酒店,生意全被柳下给抢走了,富嫂在镇里支持下把这些年赚的钱,在兴业路开了这家一楼大厅、二楼包厢、三楼洗浴、四楼五楼客房的大酒店。

良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档次的酒店,试营业包厢都爆满,大厅上一半客,生意将来只会越来越红火。

晚上在新庵,老宁请客。

说是晚上,其实是下午。

要赶飞机,根本没想过留下吃饭。他拉着不许走,盛情难却,只能吃一顿早晚饭,吃完先跟焦记、王总、马主席三人汇合,再跟老李总、李妈汇合,7点45赶到南港机场,离登记还有一个小时。

机场离东海太近,航班少,机票贼贵,根本没打折这一说,平时旅客就不多,春节更少。

坐在空荡荡的候机厅里,盘算着几点能到首都的家,焦汉东突然问:“韩博,进来时你盯着那辆车看,是不是认识?”

韩博一楞,头笑道:“不认识,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北州市的车怎么会来这儿,挂的还是政府牌照。”

“怀疑是******?”

“我没职业病,没那么疑神疑鬼,买得起奥迪的人至于套牌么,就算想套也应该套军牌、公安民用专段的o牌或者几个八。套地方党委政府的小号有什么用,至少在南港没用,过路过桥费一分不能少,违章被逮着照样处罚。”

提起违章,焦汉大不禁笑道:“建筑站的老奥迪在市里好几个违章,车一直我在用,你是不是帮我打个招呼,让交警把违章消掉。”

建工集团财大气粗,能在乎几张罚单?

韩博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故作夸张地说:“焦记,您是堂堂的县委常委,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交警支队现在是交管局,支队长是局长,在市局所有支队里最牛,我打招呼不管用,不好使。”

“小韩,你这副处级副支队长怎么当的,这点小事都办不了?”

“办不了,我是搞技术的副处级,跟您这样的领导两码事。”

“别装了,你是不愿意帮忙,你们两口子一个不帮忙,一个挖我墙角。说起来是良庄人,良庄是第二故乡,到头来口是心非,一个都靠不住。”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大老板不愿意总窝在“西伯利亚”,个个想往县城发展,这事你能赖谁,韩博不愿意掺和,立马头道:“晓蕾,焦记说你挖他墙脚。”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李总,晓蕾,你们继续聊,小韩瞎说呢。”

焦汉东毫不犹豫给了他一脚,本以为他会继续嚷嚷,没想到他紧盯着正走进大厅的一个旅客,流露出一丝若有所悟的神情。

“韩博,焦记说什么。”李晓蕾刚才没听清楚,一脸茫然。

“没什么,开玩笑的。”

顺着他视线望去,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看上去很精神、很有派头,一边拖着拉杆箱往登机口走,一边打手机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我初六上班,正好有时间,不耽误工作,不耽误事8点50的航班,晚上随便住哪儿,明天一早去看您,太晚了不影响您休息,应该的应该的,好好好,就这么说定了,帮我给徐大姐带好。”

西服男子打完电话,收起手机,头环顾四周,见候机厅里有且仅有的几位旅客正看着他,以为刚才打手机说话声音太高,微微点点头,歉意地笑了笑,放下拉杆箱背对众人坐下,很礼貌,很绅士。

给人感觉有点像侯厂,李晓蕾轻声问:“认识?”

这个世界太小了吧,韩博沉吟道:“我可能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什么叫可能认识?”焦汉东被搞得一头雾水。

既然遇上那就确认一下,韩博权衡一番,站起身:“你们稍坐,我去去就来。”

“去吧。”当警察的就这样,李晓蕾习以为常。

焦汉东更糊涂了,正准备开口,韩博已走向登机口的小服务台,只他跟航空公司地面服务员低语了几句,旋即头走到西服男子身边坐下。

“李市长,您好。”

“请问您是”

“南港市局刑警支队韩博,这是我证件。”

韩博掏出警官证,想想又摸出一张名片:“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您,冒昧搭讪,不好意思。”

“韩警官,你,你怎么会认识我,我们应该没见过吧?”刑警副支队长,这么年轻,李海强接过名片,一脸疑惑。

“没见过。”

韩博收起警官证,一脸歉意说:“李市长,大过年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应该打扰您的。可您在仪庆市工作,离南港这么远,想见一面不容易,碰巧遇上,所以就就忍不住”

调走八年,亲朋好友,南港能记得自己的人并不多。

李海强反应过来,紧攥着名片问:“你在查我前妻的案子?”

公安迟迟没能破案,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可以闹,可以三天两头追问侦破进展,甚至拒绝火化遇害的亲人遗体。他当时是领导干部的秘,必须顾全大局,不能闹,只能接受凶手逍遥法外的残酷现实。

当然,也正因为他当时是领导干部的秘,市局承受巨大压力,以至于时任局长、刑侦副局长、刑侦支队长等涉及到的干部纷纷调离。

“研究过案卷。”韩博点点头。

“我以为没人问呢。”伤疤才好了几年,突然被撕开。想起前妻的音容笑貌,李海强心如刀绞,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对不起,勾起您伤心的忆。”韩博发现自己的行为有点鲁莽,油然而生起一股歉疚。

“有没有线索,有没有研究出眉目?”

“暂时没有,不过现在科技发达,许多以前破不了的案子现在能破。”

“怎么破?”

“抱歉,正在侦办的案件我不能透露太多。”

当年市委市政府那么重视,投入那么多警力,结果什么没查出来,李海强对公安实在没什么好感,冷冷问:“你知道我,认出我,跑过来就想告诉我这些?”

看过被害人生前的照片,韩博能够理解他的心情,轻声道:“李市长,我不是想告诉您这些没用的,是想向您了解案卷中没提到的情况,有件事我很奇怪,不知道您能不能给我解惑。”

“什么事?”

“案发当晚,您前妻去海员俱乐部参加谁的婚礼,参加婚礼的还有哪些宾客?”

“案卷里没有?”

“没有。”

“不可能。”

“真没有,”韩博想了想,补充道:“我看过所有案卷,检查过材料编号,一份没遗失,不存在有人做手脚的情况。”

李海强摇摇头,痛苦地说:“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不可能是出席婚宴的人。”

“您能不能说具体点。”

“事情过去十几年,没什么好隐瞒的,出事那晚她代我去海员俱乐部参加刘市长女儿的婚礼,新郎是港务局领导的儿子,在家的市领导几乎都去了,能出席婚宴的全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怎么可能去抢劫杀人。”

市长千金出嫁,参加婚礼的客人在家路上遇害,市长能不生气!

港务局隶属于交通部,港务局一把手跟市委记平级,参加儿子婚礼的客人在家路上遇害,港务局领导能不生气!

参加婚礼的全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个个脸上无光。

难怪案卷中没提及,难怪当时的公安局领导纷纷被调离,原来对公安局不满的不光市委毕副记,而是所有市领导。

韩博很想要一份出席婚礼的宾客名单,可是要到又能怎么样,当时的领导大多退休或退居二线,当时的年轻人干部已走上领导岗位,你是能去找级别很高老干部询问,还是能去找现任领导干部了解情况。

“李市长,您能不能给我说说您前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不起,我知道这很过分,可是光靠看材料是远远不够的。”

“韩警官,我前妻的案子是你们局领导决定追查,还是你个人感兴趣,你个人在查?”

“我是刑警副支队长,副处级副支队长,即将出任技侦支队长。”

韩博只能这么答,想了想接着道:“李市长,我知道您对我们南港公安很失望,但案件侦破要看有没有侦破条件,要是没线索,没侦破条件,一味要求公安破案,只会搞出冤假错案。”

ps:订阅又开始掉,有点郁闷,在外站看的友过来支持一下,给牧闲打打气,拜托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