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任重道远

第三百九十三章 任重道远


                苏海冰、田国钢和港口分局刑警徐冰准时报到,“老帅”亲自打电话协调了五万元经费,苏海冰从支队带来一辆警车,小徐从分局带来一辆悬挂地方牌照的桑塔纳,调查十一年前旧案的小专案组正式开张。

技术大队太小,本打算去外面找个地方办案。

计划不如变化,局领导觉得4月1号宣布技侦支队正式成立同时挂牌太乱,决定先成立支队、先把支队主要人员配齐,一起搬家安家、一起磨合半个月然后再正式挂牌,有那么点先领证后举办婚礼的意思。

新家的装修工程已竣工,正在搞服务器机房,布设局域网、公安内网及外网的网线,安保及后勤等工作必须接手。帮你们技侦支队搞得,而且搞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人家凭什么再帮你看门、帮你负责后续的琐事杂事。

何况布设网络、架设服务器、调试系统的过程也是一个宝贵的学习机会。虽然合同上注明几家专业公司要负责售后服务,但人家的工程师不可能天天呆在南港,学习一下,以后遇到小问题可以自己解决。

法医室和痕迹文检室先搬,腾出来的地方作为专案组办公室,让三位专案组成员先看案卷材料,先研究案情。

安排好他们,韩博一头扎进“文山会海”。

首先参加陈局亲自出席的市局技侦支队暨市局刑事技术中心成立大会,紧接着参加崔副局长主持的侦查、刑技、技侦(技术侦察)工作协调会。刑事技术和技术侦察独立出来了,正常工作不能耽误,各单位今后如何衔接、怎么配合要考虑到。

再就是与科技处的协调会,与警务保障处的协调会,一个涉及到业务,一个涉及到经费,这两个会议同样重要。

大会开完开小会,支队科室主任以上干部齐聚“新家”,先参观今后的工作环境。

新家在青年路北侧,坐北朝南,大门脸,大院子,玻璃幕墙上悬挂巨大的警徽,楼顶上是“技术大楼”四个大字。

不锈钢伸缩门左侧是传达室,支队自己的保安已上岗五天。

传达室隔壁是接待室,窗明几净,装修得很漂亮,以后城区三个分局技术中队法医要来这里解剖尸体,死者亲属肯定是要来的,去楼里会影响其他科室工作,在这里接待比较合适。

而且涉及到伤情鉴定和尸体解剖的案件,不管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对检验及鉴定结果经常会存在一些争议。不管当事人或当事人亲属所坚持的意见是否正确,总得给人家一个说话的地方。

这个接待室相当于支队的信访室,今后要在这里积极主动地化解矛盾。

院子外有六个停车位,有一个自行车、电瓶车和摩托车的停车区,院子里同样有停车证,左侧院墙边画了二十几个车外,右侧是自行车、电瓶车和摩托车的车棚。

大厅有点像医院的急救中心,车可以开到大厅门口。

走进来之后给人的感觉更像医院,一个长长的接案台,将来会有两名文职人员专门负责接案。一个很大很漂亮的平面图,图上显示一楼左侧分别是血液采样室、证物室、心理测试室、讯问室、羁押室,右侧分别是值班室、接待室、休息室、支队办公室、政工科、会议室、技术管理室及档案室。

二楼是技术侦察大队、服务器机房和痕迹文检室。

三楼四楼是dn实验室和理化室的试验区,对环境要求极高,“闲人免进”,领导参观都要换鞋换衣服。

一楼大厅左侧有一条通往副楼的走道,入口处挂着“法医中心”的牌子。

法医中心是一栋两层,可同时解剖六具尸体的大解剖室和可存放20具尸体的停尸房在一楼,有专门的更衣室、消毒室和浴室。二楼是办公室和一个可进行切片检验的小实验室。

这里不需要挂“闲人免进”的牌子,搞得跟殡仪馆似的,别说外人,支队其他科室人员也不会轻易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其他科室民警的强烈建议下,局领导同意砸开院墙为法医中心单独建一个侧门,等建好之后运尸车只能从侧门进出,一直开到停尸房门口,不许搞得到处都能闻到尸臭。

有停尸房,有“屠宰场”似的大解剖室,食堂搞不成了,搞也没人愿意在支队吃饭。

交警二大队就在马路斜对过,以后跟交警队搭伙。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转了一圈。

韩博带着众人走进设在主楼一层的大会议室,坐下笑问道:“政委,感觉怎么样?”

周素英白白净净,个子不高,一头精神的短发,可能与之前所从事的职业有关,总是笑眯眯的,给人一种很强的亲和力。

三十八岁副处,在市局属于很年轻的支队领导。

她之所以能够提副处,能够出任支队政委,总结起来有好几个原因,一是她学历高,八几年的本科生,参加工作之后不断学习,在职研究生,获得硕士学位,是南港公安系统有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

二是确实有能力,从安康医院的普通精神病医生干起,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干到副院长,医院民警和职工对她非常尊敬;

三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国家越来越重视女干部选拔、培养及任用,公安局跟其他单位不一样,女同志本来就少,能走上管理岗位的更少。好不容易出一个有学历、有能力、懂业务、会管理的女干部当然要重用;

再就是外面议论纷纷的背景,她是在军分区大院长大的,她父亲曾担任过军分区司令员,她爱人一样是军人,刚转业到市人防办,同样副处。

不过跟韩博这个搭档一比,她实在算不上年轻,学历也不算有多高。

感觉怎么样,这个问题不太好答。

本来挺好的一个单位,居然搞停尸房,搞大解剖室,让城区三个分局法医过来集中解剖,周素英跟大多民警一样对“法医中心”有意见,但这是陈局的决定,有意见只能放在心里。

“挺好,条件好,设备先进,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她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坐到搭档身边。

“同志们,坐。”

韩博招呼众人坐下,不无感慨说:“正如政委所说,现在的条件以前想都不敢想。上级如此重视,在刑事技术和技术侦察上投入这么多,作为支队长,我觉得压力很大,担心干不好,辜负上级对我们的期望。

在许多人看来,设立技侦支队就是把技术大队独立出来,再设立一个技术侦察大队,只是比之前多了几个人,多了几个职数,做得还是以前那些工作。这个看法是错误的,事实上没这么简单。”

支队总共29个在编民警,包括支队长在内的科室主任以上干部就高达17个,可以说支队民警来了一大半。

从开发区分局调来的副支队长刘铁,从警务保障处调来的办公室主任宋晓珊,政治部调来的政工室主任(政工科长)姚兴宽,刑警支队调来的技术侦察大队长沙海健,科技处调来的技术管理室主任腾文放、电子物证室主任彭贵新等人跟“少帅”打交道不多,一个个面面相窥,不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

韩博头看看周素英,侃侃而谈:“在bj进修期间,我有幸随教研室老师、二所乃至部刑侦局领导出国考察,参观过好几个国家和地区同行的实验室,对差距多大有切身感受。硬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软件,比如我们的业务水平能不能跟上,质量控制是否严谨,我们的管理规不规范”

有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先进的仪器设备,当然要体现出技侦支队的战斗力,不然几千万岂不是白花了!

众人反应过来,同样能感受到肩负的压力。

“在座的不只是专家,而且是杂家,物理、化学、医学都懂一点,干这一行不懂不行。但相对于国外同行,我们技侦支队更杂。”

韩博环视着众人,笑道:“不跟太远的比,就跟大家较为熟悉的香港同行比,香港刑侦题材的影视剧很多,想不熟悉都不行。他们的法医部门不隶属于警务处,属于卫生署法医科管理,是独立于司法和执法层面的技术鉴定机构。

法医不是警察,法证同样不是警察,他们的法证事务部隶属于特区政府化验所,组织结构跟我们差不多,设有生化组、化学组、dn资料库组、亲子鉴定组、物理组、现场勘查及品质控制组等等。

如果跟他们套,我们支队好像就技术侦察大队是警察机构,相当于他们的刑事情报科,也就说我们支队相当于他们的法医科、法证事务部和刑事情报科的总和。”

“哎呀,韩支队,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们真是!”

“法医先锋,法证先锋,再加上刑事情报科,他们分别隶属于三个部门,我们一家独大,细想起来我们比他们强。”

“大家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要把法医和法证部门独立出来?”

韩博话锋一转,一脸严肃地说:“首先是法条不一样,他们实行的是英国的‘验尸官制度’。社会制度不同,法律渊源不同,这些是不好比的,但把法医和法证独立出来有一个明显的好处,具有公信力,当事人及当事人亲属不会因为这些怀疑警察是否偏袒谁,有没有秉公执法。

他们的警察只负责侦查,不担当法医解剖,涉及到法医检验无论刑事案件或民事案件必须在警察机关以外的机构进行,具有完善的法律制度与严格的监督机制,对各种法医解剖种类均以法律制度加以确定,并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鉴定。

反观我们,近年来由于伤情鉴定、尸体鉴定争议引起的上诉、上访乃至群体性事件呈现出有增无减态势,导致该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现行法医解剖制度在保障公平、正义的法律价值的实现上所存在的疏漏是一个重要因素。

换句话说,你既负责侦查,负责现场勘查,又负责法医检验,还负责其它物证检验。是好是坏,是轻是重,是真是假,全你一家说了算,没问题都感觉你有问题。”

这个问题绝对值得深思,法医室主任曲传喜最有感触,不禁重重点了下头。

“独不独立于公安之外是上级考虑的事,实际情况也决定了独立出去不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社会上那么多鉴定机构,同一个伤能检验出不同结果。论管理,我们比他们严格;论责任感,我们绝对比他们强,所以独立于公安机关之外不是一个好主意。”

韩博深吸一口气,接着道:“上级把技术大队升格为支队,在支队下面设立技术侦察大队,可以说是我们公安内部的一个改革。所以我们接下来既要提供业务水平,支撑全警办案,同样要坚持原则,树立起我们技侦部门的公信力”

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