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老帅不会甘心!

第三百九十六章 老帅不会甘心!


                开完案情分析会,确定现阶段的侦查方向。

三个侦查员兵分三路,苏海冰去旬丽学习生活过三年的大学,先找学校了解其同班同学名单,再想方设法联系几个同学了解其在大学期间的情况;

徐冰去大西北,去她老家走访询问,村里要去,她念过的初中、高中一样要去,明天一早出发,没十天半月不来;

老田五十多岁,不能让他这样的老同志出远门,由他负责找港棉二厂、长江区文化局及李海强曾经的同事了解情况。有市委张副秘长帮忙,李海强曾经的同事应该会配合。

“我呢,韩支队,我不是专案组成员么,我可以做点什么?”走出空荡荡的旧楼,爬上商务车,周素英问出刚才不太好意思开口的问题。

“政委,你再忆忆宴会上发生的事。如果可以的话,联系能联系上的朋友,请他们也帮我们忆忆。”

“好的,我去好好想想,去给她们打电话。”

“案件要侦破,本职工作一样不能耽误。支队挂牌之后,要组织支队法医室和各区县公安局高级职称法医,再去医科大学请几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对这些年来伤情鉴定和法医病理鉴定(尸体鉴定)有争议的案子进行一次会诊。

从市区开始,然后去各县,准备好病历和检验报告等材料,跟当事人及当事人亲属坐下来谈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尽我们所能化解矛盾。我抽不开身,支队又不能没一个领导出面,我想请你负责这项工作。”

积极主动化解矛盾,树立技侦支队尤其“法医中心”形象。

不仅具有主观能动性,而且能抓住重点,能找到打开局面的切入口,通过这项工作让各区县公安局意识到技侦支队不只是一个搞法医鉴定、物证检验及技术侦察的部门,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走上领导岗位。

周素英一时间竟走神了。

韩博不明所以,将车开出院子,接着道:“我们既是业务部门也是业务指导部门,你刚上任,正好利用这个机会下去走走,去各区县公安局技术中队转转,相当于调研。并且女同志在化解矛盾方面比男同志有优势,你主持这项工作比我主持好。”

“谢谢韩支队,我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有些突然,作为支队政委,是应该下去转转。”

“那就麻烦你了,同时督办两起毒案,组织侦办一起陈年旧案,本职工作又不能耽误,我确实抽不开身。”

“理解,谁让你这么能干,越是能干局领导越把你当老黄牛使。”

“能干算不上,主要是刑警支队正在追查01案爆炸物来源,追查其它爆炸物流向。部督案件,限时限人办结,包括韦支队在内的办案民警春节都没能来,总共那几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海工集团特大爆炸案,市局今年侦办的最大案件。

周素英有所耳闻,好奇地问:“追查得怎么样了?”

“雷管和炸药都查到源头,非法炒制的炸药不算特别多,之前几年的销售去向也比较清楚。非法制造的雷管数量骇人听闻,办案民警现场缴获三万多枚,整个一个炸药库。

负责这条线的程文明同志说,西川省厅治安总队领导率领排爆专家赶到现场,一致认为转移销毁太危险,取完证之后调去一台挖掘机,在非法制造雷管的小学校附近挖一大坑,组织武警排爆官兵小心翼翼转移到深坑里引爆。”

那场面想想就怕人,韩博头看看搭档,心有余悸。

部督案件,又有几个民警能够参与侦办,周素英想起自己从警十几年的经历,不无羡慕问:“韩支队,你第一个发现爆炸是人为造成的?”

“我搞技术的,学得就是化学,现场有硝铵的气味,发现很正常,没发现才不正常呢。”

“术业有专攻,真羡慕你这样搞技术的。”

“懂犯罪心理学在支队一样是技术,要不是你出任政委,我都不知道心理测试室该怎么搞。”

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跑!

上任之前做过功课,对身边这位周素英并非一无所知,不光知道他有一个响亮的绰号,知道他在进修期间走访过国内许多鉴定机构,还知道他来自一个军官辈出的偏远乡镇。

虽然上任这几天关系融洽,但周素英希望能够配合得更默契,突然岔开话题:“韩支队,你认不认识顾红星政委?”

“认识,有幸见过一面,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认识我。人家是大军区副政委,中将,工作那么忙,哪记得我这个小民警。”

“别谦虚,顾政委认识你,而且印象深刻。”

“真的?”

“骗你干什么!”

老爷子退这么多年,没想到他的关系还能作用,周素英不无兴奋说:“顾副政委是我们南港走出去的首长,军分区谁不知道他,他也比较关心军分区,每次老家探亲都会来军分区看看。跟我父亲关系不错,经常通电话。

听说你在良庄干过派出所长,我让老爷子打电话问了问,听说我要跟你搭班子他非常高兴,说你是良庄走出来的干部,说良庄走出去过很多军官,走上领导岗位的公安民警你是第一个,还知道你爱人是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

绝对是老卢说的,以前是撤乡建镇,现在是基金会,给良庄籍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打电话就说这些。

现在患上癌症不是给别人打,是别人给他打,顾政委更是去医院看过他,以他一贯的风格不可能不谈涉及良庄几万群众的农基会,不可能不向顾政委汇报他选定的“接班人”。

“没想到你认识顾政委,更没想到顾政委记得我。”

部队跟地方不一样,部队正职是正职,副职就是副职。公安局的副政委在称呼时不把副字去掉人家会不高兴,在部队可不能把副字去掉,不然会显得很不严肃。

他没当过兵,习惯性称呼“顾政委”很正常。

周素英笑了笑,问道:“韩支队,周日有没有时间,你爱人不市区,要是有时间,要是她从良庄来,我们两家一起聚聚。”

“行啊,去我家吧,我家地方大。”

“你家在哪儿?”

“滨江小区。”

“别墅区,高档小区,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请你们去我们家了。”

“什么高档小区,现在农村谁家不盖小洋楼。对了,你家在哪儿?”

周素英一脸不好意思说:“我们没买房,我爱人一直在部队,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开始雄心勃勃,家安在哪儿都觉得不合适,后来发现再干也干不出什么名堂,就选择转业。

他们部队驻地在大山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家属随军没工作可安置,只能养猪种菜。我一直没随军,一直跟我家老爷子住,开始在军分区家属院,后来搬到军分区干休所。房子是公家的,想想是该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提起干休所,韩博不由想起在良庄打击练气功时那个自投罗网的干休所管理员。

他运气好,只是撞到枪口上,不在严厉打击邪教的风头上。要是换作现在,直接把他送*********,然后再移交给部队,不在军人监狱呆三五年绝对出不来。

周素英以为他不喜欢别人拉关系,又岔开话题:“韩支队,我忘了问,李海强现在干什么,好长时间没听到他的消息。”

“仪庆市常务副市长。”

“升官了,后来有没有成家?”

“重新组建家庭,爱人也南港的,原来在长江小学任教,后来跟他一起调到仪庆,现在还是教师。有一个女儿,叫灿灿,今年7岁,我看过照片,很可爱很漂亮。”

周素英若有所思,韩博接着道:“她比旬丽小好几岁,旬丽遇害时她正在念中师,案发之后两年他们才认识的,市委张副秘长的爱人做得媒。”

“旬丽也是张副秘长爱人帮着介绍的。”

“不一样,第一次是主动请人帮忙,第二次是被动去相亲的,他跟张副秘长关系很好,张副秘长夫妇关心他很正常。”

“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是啊,他很不幸,他也很幸运,至少有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

周素英再次想起26案,自言自语说:“我觉得老田同志提到的那个司机很可疑,他们秘密调查其他人没被发现,唯独调查那个司机时被发现了。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那个司机警觉性比其他人高。”

“也许是巧合,不管怎么样,他已进入我们视线,先侧面调查他与旬丽及李海强有没有矛盾,搞清楚他有没有作案动机,等匕首上有可能存在的血手印和dn提取出来,再想办法采集其指纹和dn比对。”

“你觉得他作案的可能性不大?”

“政委,我们应该反过来想,这个案子把市局搞得灰头土脸,那么多局领导被调离,韦支队作为主要侦办人之一,明知道一个人具有嫌疑怎么可能不去查,只是老田后来调离刑警队不知道罢了。”

“他不会甘心,他后来查过?”

“换作我,我一样不会甘心。而且他一直在刑侦部门,从分局刑侦副局长、市局刑侦副支队长一直干到支队长,暗中查查一个人的底细不是难事。”

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