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真正的衣锦还乡

第三百八十二章 真正的衣锦还乡


                “舅,舅妈,小博哥和晓蕾嫂子来了!”

“韩支队,李行长,新年好。”

“小博,这么多年没见没怎么变,还是原来那个样。李行长,我丝河中学顾大年,上次来镇里我们一起吃过饭。”

到丝河镇的家,里里外外全是人,丝河镇刚上任的肖记、孙镇长,丝河派出所姜所长,丝河中学胡校长,丝河村古支,水利站吕站长认识的不认识的,算上自己家亲戚,中午不摆二十桌估计住不下。

“新年好新年好,各位新年好,肖记、孙镇长,里面请。”

“姜所,别这么客气。”

韩总每次来都这样,这个家不能呆了,韩博硬着头皮握手、发烟打招呼,幸好不速之客知道今天谁最大,打完招呼就让小两口进去给老人拜年。

婆爷爷(外公)83,婆奶奶(外婆)79,二老身体硬朗,闲不住,去城里住不习惯,直到现在仍种两亩多地,仍养了四只养。

“没生孩子就是孩子,是孩子就有红包,我有钱,银行存好几万!小博,你帮我跟晓蕾说,个个都有的。”

最有出息的外孙带着最有出息的外孙媳妇来了,婆爷爷高兴得合不拢嘴,掏出早准备好的红包,李晓蕾哪能收,不会说普通话只能干着急。

他确实有钱!

大舅二舅和几个姑父现在全是老板,全在外面搞装修。二姑父最厉害,据说去年赚一百多万,韩总更不用说了。

他不愿意进城,平时又没空来,只能给他钱。

养儿防老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那么孩子一人给两千就是一万多,他种地养羊又能赚钱,大米、蔬菜根本不用买,衣服什么的更不用买,几乎没花钱地方,银行存几万很正常。

不管他多有钱,二十好几块三十的人收红包太不像样。

韩博正准备苦笑着解释,丝河村古支凑过来笑道:“婆爷爷,儿子当老板,女婿当老板,韩总是大老板,个个给你钱,我知道你有钱。不过你钱再多也没你外孙媳妇多,她开银行的,她是银行行长!”

众人顿时哄笑起来,肖记更是借机说道:“李行长,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和孙镇长今天一是来给韩总、韩支队长拜年,再就是来给你这位财神爷拜年。”

“二位太客气,我算哪门子财神爷。”

“行长?”老人家感觉很不可思议,看看他看看你,一脸将信将疑。

有求于人,当然要露露脸,古支干脆蹲在二老身边,抬头问:“婆爷爷,你不知道?”

“不知道,没听说。”

“你外孙媳妇真当行长了,银行马上开到我们丝河,开在农机站隔壁,门面正在装修,等丝河营业厅开业就去邮政所把钱取出来,存你外孙媳妇的银行。”

“小博,古支没开玩笑吧?”

陪两位老人说会儿话,再次致歉,去跟其他亲戚打招呼。

楼下三桌麻将一桌扑克牌,楼上两桌麻将,韩总、李总、大舅二舅、大姑父二姑夫三姑父、堂兄弟表兄弟以及几个当年跟韩总一起出去搞装修,现在自立门户的几个老板玩得不亦乐乎。

玩得不小,面前看不见十块二十的,不是五十就是一百,而且堆老高。

警察家聚赌,来抓一下赌资绝对上万。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本应该抓赌的老家派出所长,居然坐在韩总身边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提醒该出哪张牌。

太嚣张了,可是总不能打击自己家老爷子和老丈人。

韩博挨个发烟打招呼:“爸,二舅,能不能别玩这么大,影响不好,传出去影响太坏。”

韩总猛然意识到这样不行,大手一挥:“跟你们说不要玩钱,你们不信,传出去影响多不好,把钱收起来,泰鹏,再去拿两盒扑克牌,给我们当筹码。”

“对对对,用筹码,打完再算。”

用筹码,打完再算,这跟没提醒有什么两样。

清官难断家务事,韩博终于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眼不见为净,散完烟打完招呼闪人,去水利站食堂给婶婶、姑姑、舅妈、姨妈拜年。

家里坐不下那么多人,家里的锅一样做不了那么多人饭,韩家有事全借用人家食堂和锅碗瓢勺。跟往年一样,女士们一起动手,能买的尽量买现成的,十几二十桌不在话下。

“晓蕾,你看这野菜,新不新鲜,我自己去地里摘的。”

李妈最喜欢女婿老家的野菜,摘了几大塑料袋,看样子要跟去年一样带bj送人。李晓蕾也喜欢,蹲下笑道:“包春卷,烧豆腐汤。”

“春卷包好了,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炸几个。”

“晓蕾,你不是喜欢吃香肠么,今年我灌了八十斤,自己家灌的,尝尝,味道怎么样,给你准备了,明天一起带走。”

这边也很热闹,舅妈、姑姑、婶婶和姨妈们围着李晓蕾嘘寒问暖,从吃的聊到肚子里的宝宝,预产期几月几号,打算在哪儿生,在南港生孩子能不能落bj户口。

来就没想过能够安生,给她们拜完年,再次到家里跟接访一样接待等候已久的不速之客。

记镇长是来找“李行长”,自然由“李行长”去接待。

姜所长是来混个熟脸的,一样不用管。

韩博拿出张大凳子,坐在院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询问请曾经的母校教导主任、现在的校长来意。

“韩支队长,今年是我们丝河中学建校50周年,师生们的意见是庆祝一下,搞个校庆。这是请柬,放在五一节,正好放假,大家全有时间”

丝河不是以“出人才”而著称的良庄,也没有老卢那样喜欢且擅于拉关系的镇领导,搞校庆怎么能没几个从丝河中学走出去的“成功学子”撑场面,市公安局刑警副支队长绝对成功,顾校长一脸期待,生怕“成功学子”不给面子。

“50周年校庆,没时间也要抽时间。”

韩博不想让他失望,接过请柬笑问道:“顾校长,这跟祝寿一样,光人来可不行,总得准备点礼物,您认为我准备点什么好。”

就等着你这句话,顾校长不无尴尬说:“实不相瞒,刚开始筹划时几个老师想在请柬上注明一个人500块钱,不是借这个机会拉赞助,是想搞热闹点,把招待标准搞上去,顺便给成功学子一人发点纪念品,50周年校庆,值得纪念么。”

“行,500就500,给母校的一点心意,应该的。”

“韩支队长真爽快,既然你感觉没问题,再发请柬时我就注上几几届同学、南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韩博倡议参加校庆的同学一人500。”

有没有搞错,你想办校庆又不想花钱,居然打着我的幌子去拉赞助。

韩博目瞪口呆,顾校长可不会给他后悔的机会,起身道:“就这么说定了,五一节,我会提前打电话。”

“顾校长,是副支队长,不是支队长。”

“一样一样,你忙,我去看韩总打牌。”

坑学生,有这么为人师表的么,早知道家里变成赌场,早知道母校校长挖这么大一坑,打死也不会来。

韩博追悔莫及,正想象校庆时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丝河村古支带着一身穿学员制服的女孩走过来了。

“韩支队长,这是我家小琳,在司法警察学校上学,小中专,明年毕业。琳琳,给支队长敬礼啊!”

“韩支队好!”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前途还是鼓起勇气立正敬礼。

“过年呢,我又没穿警服,坐,坐下说,别这么严肃。”看见穿警服的倍感亲切,韩博起身相迎。

领导太忙,后面正排队呢。

古支不想浪费时间,苦笑着说:“韩支队长,我跟你汇报汇报,丫头报考警校的时候他们说包分配,现在又说不包分配。丫头上几年警校,穿几年警服,凭本事考上的,总不能来待业吧?

丫头就喜欢当警察,就喜欢当公安,学得就这个,别的也不会。我当半辈子村干部,没本事,不认识大领导,就认识韩总,就认识你,想来想去只能来求你帮帮忙,帮我跟县公安局领导说说,看能不能让丫头进公安局。”

现在的一些警校确实太过分,明明解决不了就业还拼命招。

给人家一个警察梦却圆不了梦,教得那些知识又干不了别的,真是毁人不倦。

小姑娘很紧张,韩博不想打击她,可这个忙实在帮不上,只能循循善诱说:“琳琳是吧,喜欢当公安民警是好事,不过现在民警是政法专项编制,政法专项编制也是公务员的一种,跟其他政府组成部门的公务员一样逢进必考。

各地组织政法干警招考,对警校生还是比较照顾的。你可以先去派出所实习,毕业之后先在基层所队以辅警身份工作,同时认真学习,感觉学差不多再参加政法干警招考。思岗县局每年都能考上好几个,情况跟你差不多。”

古支忍不住冒出句:“韩支队长,我听说公安局有内部考试。”

确实有,不过是为解决老同志的编制,属过渡性质,也不能排除一些领导打招呼解决子女或关系户编制的情况。

人家是人家,自己是自己。

韩博不想也不能帮这个忙,苦笑道:“古支,过去几年我一直在bj进修,这些情况不太清楚。就算有,市局在人员编制上也管不到县局,何况我只是一个刑警副支队长,又不是副局长。”

借口,全是借口!

你是副处级副支队长,马上当支队长,跟市政法委记思岗视察过,县公安局领导能不给你面子?

肯定因为当年盖房子的事,村里开始不同意,管你爸要了几万块钱,现在明明能帮却不帮,古支一肚子不快,又不敢表露出来,带着女儿悻悻然走了。

下一位是远房亲戚,同样是为当警察的事。

不过情况跟古支家闺女不一样,表弟在思岗中学上高三,思岗中学是国家重点中学,招得全是各乡镇初级中学的尖子生,他成绩在全年级能排到前三十,发挥得好能考上清华北大等名校,居然想报考公大或刑院。

“为民,哥不是不支持,是建议你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我就想穿经费,就想跟你一样当警察。”

表弟态度坚决,想当警察是好事,关键他完全有更好的选择。

韩博沉思了片刻,笑道:“你知道一身警服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公安内部流传一个段子,你可以感受下。”

“什么段子?”

“早起是警察和收破烂的;晚睡是警察和按摩院的;担惊受怕是警察和犯案的;没饭点儿是警察和要饭的;男人不着家是警察和花天酒地的;女人不顾娃是警察和搞婚外恋的;随叫随到是警察和发快件的;加班不补休是警察和摆地摊儿的;

24小时接客是警察和洗浴的;节日不休是警察和开店的;不能说错话是警察和当播音员的;不能出丝毫差错是警察和发射火箭的;打不能还手是警察和做拳击陪练的;骂不能还口是警察和做孙子的;

以考试为生是警察和上高三的;活到老学到老是警察和搞科学实验的;接受五花八门检查是警察和怀孕的;别人睡着你站着是警察和看守八宝山的;入了行就很难退出是警察和混黑社会的;入了行就发誓再也不让下一辈沾是警察和贩白粉的。”

“听见没有,当警察有什么好的。”

他爸拍拍他后脑勺,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哥当这么多年警察能骗你,这些年他来过几次,总加班!喜欢穿警服,改天穿你哥的过把瘾,别胡思乱想,听老师的,报个好点大学。”

“姨父,我可以安排为民去城区派出所切身感受下。”

“我想当刑警!”

“那就去刑警队实习几天,如果那就是你理想中的工作,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我支持你报考公大或刑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