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督导督办

第三百七十九章 督导督办


                市局挂牌督办与省厅督办、公安部督办大同小异。

领导重视加技术支持,派员督导、跟踪督办,必要时派出专门工作组及专家赴各地随同作战,参与办案,进行阅卷、指导,为案件侦办工作解决难题排除干扰,唯一的区别是重视该案的公安机关级别不同。

只要是挂牌督办的都是比较典型的、有影响的、重大的案件。

南港毒品问题不是很严重,毒贩极少,吸毒人员不算多,能缴获一公斤毒品已经是大案,几十上百公斤乃至上吨的毒案在南港无异于天方夜谭。

摇头丸听上去就没海洛因“响亮”,缴获一两千颗就挂牌督办,崔局感觉有那么点儿戏,让邓局把手机给韩博,想听听“韩打击”的意见。

“崔局,我上午对分局送去的两种毒品进行检验分析,发现两种毒品之前从未在我们南港出现过,至少没被我们公安机关缴获过;发现从嫌犯王晓谦身上缴获到的摇头丸生产工艺先进,属于苯丙胺类毒品中的高档货。”

“有可能是境外流入的?”

“极有可能是。”

韩博拿起蒋辉照片再次看看,接着道:“发现另一名嫌犯蒋辉贩卖的‘摇头丸’生产工艺粗糙,主要成分甲基苯丙胺的纯度不高,原料选用尤其配比不是不是‘很科学’,说是摇头丸,其实是冰毒,属品质较差的冰毒,应该是地下实验室工厂生产的。

品质怎么样放一边,关键它的价格。卖给吸毒人员150元一颗,从分局同志掌握的情况看,帮蒋辉卖的娱乐场所保安、服务员每颗能够赚到30元左右的差价。蒋辉同样要赚钱,冒杀头危险,他要赚更多。”

崔局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他可能不光贩毒而且制毒,就算不制毒,地下制毒工厂离他也不远!”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如果不是毒枭,那他的上家肯定是,价格决定了没那么多中间环节。”

一起跨国毒案,一起有希望查到源头捣毁地下制毒工厂的毒案!

新年新气象,新年要打响第一枪。

崔局不再犹豫,斩钉截铁说:“可以由市局挂牌督办,鉴于两起毒案存在一定关联,从有利于侦办的角度出发,最好成立一个联合专案组,专案组下面设两个小组,禁毒大队与长江分局密切配合,争取早日查它个水落石出。

老韦在追查爆炸物流向,一时半会儿不来,支队领导手上全有事小韩,你熟悉情况,而且接下来可能要与兄弟省市公安局协调,甚至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你辛苦一下,这个案件由你负责督导、督办。”

以前接受上级督导,在上级督促下侦办。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想到也有督促指导别人侦办的一天。

居然扮演起前江省公安厅正处级侦查员、现浙省公安厅周健康副厅长在28案时的角色,韩博不禁笑道:“是,我立即向邓局和钱晋龙同志传达您的指示。”

“钦差大臣”不需要参与一线侦查,只要代表市局听汇报,给专案组解决困难。

市局督办,专案组成员名单要作调整。

邓局亲自兼任组长,边耀新、钱晋龙担任副组长,一人负责查一条线。办案地点设在同一个地方,这么安排警力调配起来更合理,资源不会浪费,效率会更高。

至于经费,分局先垫上,案件破获再算。

毒案不是其它案件,只要有缴获,缴获就不会少,返还自然少不了。何况侦破市局督办的案件,办案单位和个人能获得一笔奖金,所以这会儿没人去算小账。

安排好一切,同邓局一起赶到办案地点给参战民警打气,市局继续值班。

钱晋龙跟教导员打了个招呼,先通知三个缉毒民警上专案,从分局手里接管两名嫌犯,晚饭都顾不上吃,抓紧时间审讯。

“小关,你接着审,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的。”

刚刚过去的一天跟做梦似的,先打电话让长江分局民警放毒贩,紧接着又跟“少帅”叫板,现在居然进入专案组同长江分局联合侦办27案。

钱晋龙真不好意思接“老帅”电话,不知道接通之后该怎么说。

“晋龙,现在什么情况?”他的臭脾气别人不知道,韦国强是知道的,越想越不放心,专门打电话问问。

“韦支队,情况是这样的”

跟“老帅”不能隐瞒,钱晋龙一五一十汇报事情经过,尴尬不已,忐忑不安。

“让你参与侦办,不只是让你找面子,也是对你钱晋龙的信任。你的线人出这么大问题,你还打那个电话,他要是想收拾你,一个‘避嫌’就够了,不是不让你参与侦办,是可以让你家休息。”

“韦支队,我我没控制住情绪,我检讨。”

“跟我检讨有屁用!”

同样是铁杆部下,人家的铁杆部下怎么就那么争气那么长脸呢。

想到刚打电话汇报追查进展的程文明,再想想臭脾气这么多年没改的钱晋龙,韦国强就是一肚子气:“敢跟领导拍桌子,吃熊心豹子胆了!幸好他一向对事不对人,要是换作别人,你钱晋龙别说参与侦办,别说家休息,这会儿接受组织调查都有可能。”

“这是工作失误,顶多失察,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哪知道姓王的小王八蛋会背着我贩卖那么多摇头丸。”

“失误,失察!”

到现在还嘴硬,韦国强气得咬牙切齿:“钱晋龙,几十年白活了你,这种事解释得清楚么!对线人的使用必须非常谨慎规范,你好好想想有没有按刑事特情侦查工作细则办,‘破案留根’时的程序有没有问题?”

该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没移送,该送戒毒所强制戒毒没送,如果上纲上线,这些全是问题。

钱晋龙语结了,不敢再开口。

这些事不能全怪他,作为支队长自己一样有责任,韦国强轻叹道:“晋龙,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制度越来越多,管理越来越严,要搞正规化建设。以前很正常的一些事,现在很可能违反办案程序甚至法律法规。要是跟不上时代,真会稀里糊涂被检察院带走调查。

他的话有道理,涉毒线人不能再用。这次出了个王晓谦,下次不知道又会冒出谁,你在专案上顾不上,让亚轩负责清理。好好查查,有问题的该抓就抓,该送戒毒所就送,没问题的切断联系。”

“可是,可是没耳目以后怎么破案?”

“他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么,除了破案你还知道什么。”

“韦支队,他没说什么。”

榆木脑袋,韦国强彻底服了,只能耐心解释道:“禁缉一体,不光要缉一样要禁。这对你或许是个机会,先向他检讨,承认错误,然后虚心请教怎么才能把‘大禁毒’工作开展起来。许多地方全在搞机构改革,禁毒大队升格支队。

我马上退居二线,说话不顶事,他不一样,有学历有能力又年轻,陈局器重他,虽然不是局党委成员跟局党委成员也差不多。只要他愿意帮着做工作,禁毒大队升格支队并非没有可能。”

想接替“老帅”担任刑警支队很困难,如果禁毒大队能够升格支队,当禁毒支队长要容易得多,全市公安系统找不到第二个资历更高的专业缉毒民警。

钱晋龙悔之不及,苦着脸说:“韦支队,我得罪过他,他会帮我吗?”

“不打不成交,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主要是你的态度,我头再帮你做做工作。”

与此同时,李固提着两盒刚从港口摊上买的水果,没精打采走进宿舍。

ktv不是饭店,晚上不管饭,不管是不是过年。

王翔尝尝红烧鸡块的咸淡,放下勺子,盖上不锈钢锅的玻璃盖,把电磁炉火力调小,起身问:“李哥,买这些干什么,嫌钱多?”

“给家打电话,我姐姐非要我去,说我妈本来身体就不好,我过年没去她两天没吃饭。”

李固把水果放到墙角里,坐在床边掏出钱包,唉声叹气数数有且仅有的三百多块钱。

没钱去多没面子,老人生病又不能不去,王翔同病相怜,想想摸摸口袋,摸出两张一百面额的大钞,递给他一张:“我就剩两百,留一百吃饭,这一百你先用,等小宇下班问问他有没有。”

“谢谢,小宇就算了,他还管我借钱呢,不知道他赚的钱花哪儿去了。”

李固接过钱,又摸出一颗药丸,往对面床上的枕头下一塞,嘀咕道:“做事不小心,东西乱扔,门边捡到的,他这么下去迟早要进号子。”

王翔不是不想卖,是口才没小宇好推销不掉。

掀开锅盖看看,摇头笑道:“别管他了,拿碗,准备吃饭,床底有瓶酒,下班时买的。”

“有酒啊,我拿碗。”

李固嘴角边勾起一丝笑意,拿起碗道:“王翔,明天送我去汽车站,帮我把电瓶车开来,你想开就开,不过要锁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