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两种摇-头-丸!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两种摇-头-丸!


                相识、相知、相爱这么多年,妻子变化很大,但有一点几乎没变。

每年都发誓要把春晚看完,结果每次看到十点左右便顶不住了,往年看着看着在床上或沙发上睡着,今年哈欠连天技术大队宿舍,洗一下往床上一倒就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手机显示几十个未接。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新年新气象,新年不放几个炮不放几串鞭怎么行?

市区不许燃放烟花爆竹的禁令名存实亡,去指定区域燃放的规定一样没得到落实,周围全在燃放,难道“只许市民点火,不许公安点灯”。

再说技术大队属于机关但不是真正意义上局机关,门口没挂牌子,许多市民从门前过都不知道这什么单位,里面干什么的,放几个炮几串鞭热闹热闹也无妨。

“嫂子,把耳朵捂好,我放啦!”

“放吧,小心点。”

小方小陈兴高采烈,用烟头一一点燃早摆好的“天子炮”,砰啪砰啪的巨响震耳欲聋,与附近连绵不绝的鞭炮声一起在城市上空荡。

昨晚说好了,初一早上不去食堂吃饭。

韩博系上围裙,摇身一变为“韩厨”,在传达室用民警老顾的电磁炉给大家伙做饭,有汤圆、有饺子,有甜的、有咸的,汤圆好几馅儿,饺子一样有荤有素。

五个人,把“李行长”肚子里的小家伙算上六个,一个小不锈钢锅怎么煮得过来。老顾往电饭锅里倒入刚烧开的水,很默契地打起下手。

“韩支队,先下素馅儿的还是先下荤馅儿的?”

“先下素馅儿的。”

“bj人过年都要吃饺子?”

“都要吃,昨晚食堂没做饺子,今天补上,不然这个年她感觉没过。”

李晓蕾换上一件很喜庆的红色羽绒服,看完热闹跑进来问:“二位,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

“怎么可能,今天过年,只能说吉利话。”韩博把已经煮熟的汤圆盛起来,转身笑道:“里面有水龙头,快去洗手,洗完手吃饭。”

“李行长,我们在聊bj人过年的风俗呢。”

“是吗,这您得问我”

提及老bj人过年的习俗,“李行长”头头是道,天子脚下的热闹程度不是江边小城所能比拟的,三位技术民警听得津津有味,新年第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大年初一“自由活动”,这是昨天约好的。

吃完饭,李晓蕾接过钥匙,开商务车去侯厂家。中午在侯厂家吃饭,下午去谢部长家,估计要到吃完晚饭才来。

外面车少,她也算“老司机”,韩博没什么不放心的,办公室打开笔记本电脑,研究起关于dn提取的国内外文献。

十一年前把南港公安搞得灰头土脸的抢劫杀人案有凶器,港口分局刑警大队已把锈迹斑斑的匕首送到技术大队,正锁在证物室的柜子里。

时间过去太久,谁也不知道上面有可能存在的嫌疑人dn有没有降解。

国外科学家甚至打算从蒙娜丽莎上提取达芬奇的dn,从这个角度上看应该不难。但他们做得是科学实验,而且这种实验具有考古性质,成功当然好,失败也无所谓,只要不损坏价值连城的名画就行。

技术大队接下来要做的是物证检验,检验结果既是侦查的重要线索,也是案件的重要证据。鉴于实验过程存在一定不可逆转性,一旦失败以后再想提取将会更困难,韩博没让方海龙仓促行事,自己一样要做相应准备。

正看得入神,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

大年初一,局领导不可能来技术大队检查,一样不可能来技术大队慰问,走出来一看,原来是的长江分局刑警大队长边耀新、青年路派出所长张孟亮和长江分局刑警二中队副中队长史原波。

“韩支队,新年好!”

“新年好,大家新年好,边大,正月初一,你们怎么有空来这儿?”

“韩支队,不好意思,有件事想向您汇报,想请您帮帮忙。”边耀新从张孟亮手中接两个证物袋,不无尴尬的递了上来。

一个袋子里装着十几颗黄色药丸,药丸上有明显的王冠图案;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一颗白色药丸,药丸上的图案应该是郁金香。

摇头丸!

两种不同的摇头丸,从颗粒大小及图案上,之前从来没在南港出现过,至少没被禁毒大队查获过。

看到史原波,韩博想到贼猴子,不动声色问:“边大,你们想检一下里面的成分?”

成分当然要检,不检验分析无法确认属于什么样的毒品。但这件事比想象中更复杂,不找别人来找你是有原因的。

边耀新深吸一口气,汇报道:“报告韩支队,毒案是大案,我们邓局指示由我们刑警大队立案侦查,已成立专案组,我担任副组长,孟亮同志和原波同志担任副组长。”

正因为毒案是大案,所以侦破这样的案件需要大量资源。

分局态度明确,打算自己查,不想让市局刑警支队禁毒大队插手,可现在既要面对一个检验分析的问题,接下来还可能涉及到技术侦察,可能要对已掌握的毒贩采用监听、监控等技术手段。

只要是民警谁不想办大案,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

至于禁毒大队,南港这么大,他们总共那几个人,社会形势变化这么快,毒案越来越多,他们禁得过来吗?

韩博以为他们只是担心老钱“摘桃子”,若无其事笑道:“技术部门就是支撑办案的,谈不上麻烦。海龙,你帮边大办一下送检手续,我去实验室检验下这两种摇头丸到底由什么成分组成的。”

“是。”

“谢谢韩支队。”

“不用谢,办完手续去休息,眼睛这么红,估计一夜没睡好,检验结果出来我给你们电话。”

“韩支队,我和孟亮同志先走,原波同志留下,一是等检验报告,二来他有些工作要向您汇报。”

史原波欲言又止,看样子真有事。

韩博权衡了一番,转身道:“海龙,办完手续带原波同志去休息。对了,有没有吃饭,没吃早饭我们传达室有汤圆有饺子。”

“谢谢韩支队,吃过了,在分局吃的。”

“行,就这样,检验结果出来我让海龙叫你。”

毒案是大案,不过南港公安系统查获得大多是“小包”,一般论克算,能缴获一公斤以上的极少,分局领导要求成立专案组,刑警大队长大年初一跑技术大队来,难道贼猴子真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韩博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拿着两袋检材,走进更衣室换衣服,走进实验室专心致志检验分析起其中成分。

仪器设备先进,毒品检验不难。

考虑到其中一袋检材数量较多,多取几个样分析,看看其工艺水平。

10点21分,韩博打印好检验报告,签上自己名字,换上冬棉服到办公室。不一会儿,史原波在方海龙带领下走进来立正敬礼。

“坐,过年呢,别这么拘束。”

韩博示意万海龙带上门,把检验报告递给他,旋即指着办公桌上的两袋检材,微笑着解释道:“摇头丸的化学名称叫亚甲基二氧甲基苯丙胺,英文缩写为mdm。但事实上摇头丸这个概念比较大,主要是指苯丙胺类兴奋剂。

也并非单一成分制成的片剂或胶囊,而是含有若干种苯丙胺类衍生物与某些其它化学物质制成的丸片,其成分各不相同、千差万别,有的甚至并不含mdm。”

“韩支队,您是说这些不是摇头丸?”

“这袋是,这一颗不是,至少不是化学意义上的摇头丸。”

韩博拿起装有十几颗黄色药丸的证物袋,脸色一正:“这十几颗的主要成分是mdm,此外含有咖啡因、普鲁卡因、安替比林、硫酸镁、谷氨酸钠和乳糖等次要成分,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摇头丸,据我所知价格较贵,堪称上等货。

这一颗的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里面掺杂有麻黄素、咖啡因、氯胺酮、苯巴比妥和扑热息痛,确切地说应当是冰毒。属于在国内比较常见的‘摇头丸’,其实不是。”

不管是真正意义上的摇头丸,还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冰毒,这两袋全是毒品。

史原波激动不已,下意识头看看关着的门:“韩支队,冰毒是李固从一个替毒贩在滚石ktv兜售的保安那儿偷来的。这些摇头丸是根据李固提供的线索,昨晚捣毁一个地下赌场时从一个参赌人员身上搜到的。”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看来他真是个当线人的料。”

“您慧眼识珠。”

“他算哪门子珠,不过话又说来,一个好的线人能发挥出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关键要管理好、使用好、控制好,尤其涉毒的线人,搞不好会后患无穷,会给社会造成更大危害。”

韩博不想贼猴子走上绝路,同样不希望眼前这位年轻的刑警副中队长犯错误,凝重地说:“一些毒品问题比较严重的地区,毒品之所以泛滥与禁毒思路,特别是线人管理使用不当有很大关系。

按照堵源截流的禁毒思路,一些办案部门及民警往往利用一些涉毒人员作为特情、线人,甚至引诱大毒贩前去交易。特情必然涉毒,不涉毒无法获取线索。结果造成那些特情、线人,仗着是‘公安的人’,以贩养吸,为害社会。

去年部里派调查组去西南一个省份一个市的看守所、戒毒所,对戒吸毒人员作过一次调查。结果表明他们85%以上的零包毒品都是从公安使用的特情、线人手上买来的,而且‘道上’的人对这些特殊贩毒者背景了如指掌。

这么使用和发展特情、线人,无异于养疽为患,无异于助肘为虐。社会影响恶劣,群众意见很大,特别一些吸毒人员被抓到之后,家属跑到办案部门责问,为什么只抓吸毒的,不抓卖毒的,办案民警哑口无言。”

问题看得如此透彻,局领导让来找“少帅”果然没找错人!

史原波没什么好顾忌的,一脸苦笑着说:“韩支队,我们昨夜联合青年路派出所抓获的这个涉毒人员就是禁毒大队的线人,钱大一大早打电话说情,让我们放人。”

禁毒大队长钱晋龙资格老,技术大队升格为技侦支队、与刑警支队“分家”之日,就是钱晋龙晋升为刑警副支队之时。这个副队长可能只是过渡,将来接替“老帅”出任支队长并非没有可能。

分局好不容易抓获一个涉毒的,并且极可能涉嫌贩毒,自然不会放人。

可这个人居然是禁毒大队长的线人,分局不是县局,分局领导要考虑到与刑警支队的关系。县局领导虽然同样要考虑,但想不给你面子就不给,反正只是接受市局指导,又不是接受市局领导。

“老帅”不在家,政委主持支队工作,这种事政委能说什么?

韩博意识到他们来此的真正原因,意识必须要有一个明确态度,因为节前宣布的不是技侦支队长任命,而是副处级任命。换言之,现在仍是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副处级副支队长。

“转告你们局领导,一切按规定办!”

“要是钱大再打电话呢?”

“我向韦支队汇报,你们该怎么查就怎么查,不要受影响。”

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尤其涉及到这种原则性问题,韩博不怕得罪人,想了想又交待道:“李固提供的这条毒案线索,我建议你们专案组尽快确定侦查方案。要是立即组织抓捕,顺藤摸瓜打团伙,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要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就让李固赶紧把这颗冰毒片送去。

作为办案民警我们既不能打草惊蛇,同时要考虑到线人安全。检验时我只从上面刮了一点点粉末,放去嫌犯应该看不出来。跟他说清楚,让他小心点。毒案不是一般刑事案件,毒贩不是一般违法犯罪人员,必须把方方面面考虑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