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李固的财路

第三百七十一章 李固的财路


                “史警官,韩哥在哪个单位上班,是不是长江分局,副局长还是刑警大队长?我跟他老乡,好兄弟,我叫他哥,全从良庄来的,以前关系好着呢,经常一起喝酒,就是好长时间没联系。”

韩博一走,李固像换了一个人,嬉皮笑脸打听起来。

老乡是真的,其它就两说了。

经常跟“少帅”一起喝酒,也不怕舌头掉大牙,且不说“少帅”出了名的烟酒不沾,就算抽烟喝酒也不会跟你这样的重点监管对象喝,更不会称兄道弟。

作为一个刑警,他这样的人史原波见多了,拿起笔,冷冷问:“姓名?”

“史警官,我又没犯事,没必要做笔录。”

公安工作有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坚持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动群众预防犯罪、打击犯罪,尤其是依靠群众破案已堪称公安工作的一个法宝。这一法宝到今天仍然不过时,仍然具有较好的作用。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情况已经生巨大变化。

在新的形势新的情况下,由于犯罪分子十分狡猾凶残,单独地依靠觉悟高的群众无偿为公安机关提供重大线索,已经难以满足公安工作的需要。

按照市场经济原则,有偿获取犯罪线索成为一种必然。公安部门花一点经费培养“线人”,既合乎市场经济交换原则,又有利于预防犯罪、打击犯罪,也算一种与时俱进。

上级有任务要求的,基层所队每个民警至少培养三个线人,这样每年都能有几十条有价值的线索,所以基层民警总是想方设法把一些前科人员或在复杂区域工作的人员纳入自己的线人名单。

怎么挑选、怎么培养线人,同样有规定,在将他们吸收成线人之前,要调查清楚全面情况,包括出身历史、社会关系、政治思想表现和个性特点等等。李固这样的前科人员,还需要调查清楚他的犯罪事实、处理情况、认罪态度和悔过表现。

然后该制订计划,对于不同区域,建立线人要有一定的数量控制,分工也各有侧重。线人由谁来建立、由谁组织领导等等,全要列入计划。

列入计划之后要提交上级审批。

建立线人的当事民警要准备一份面报告并填写建立耳目呈批表,呈报领导审批。像李固这种一般违法行为的线人,建立或“清洗”时(这个清洗相当于解雇),要报经市公安局刑警处支长或分局长、县公安局长批准。如果从劳改、劳教分子、犯罪集团成员及有特殊身份的人中建立的线人,则需要级别更高的领导比如市公安局长批准。

但规定终究是规定,由于线人流动性太大、职业线人太少等种种原因,有全套手续的线人不多,能让市公安局长批准的更是凤毛麟角。

“少帅”交代过一切规定办,那就要按照规定办,否则他极可能认为分局刑警大队工作不规范。

“既然来了当然要做个笔录。”

史原波把他的身份证、暂住证放一边,问起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现在的住址一丝不苟,一切程序来。

大过年的居然又搞这一出,李固一肚子郁闷,不过想到奖金也就释然了,很配合,有问必答。

“刚才交代的这些情况,我会跟思岗县公安局良庄派出所一一核实。有没有隐瞒,想清楚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没隐瞒,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有什么好隐瞒的?”

生怕眼前这位“财神爷”不信,李固一脸谄笑着辩解道:“史警官,我知道错了,以前小、不懂事,现在三十多不能再不懂事。洗心革面,重新开始,重新做人。”

问这么多,写手都酸了,一是确实要按规定办要走程序,二是不能让他得意忘形。

线人游走在警察与违法犯罪分子之间的灰色地带,一些线人甚至一边给公安机关不断提供线索,一边不断犯案,尤其“破案留根”展的那种。

史原波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更不想给“少帅”惹麻烦,所以把该问的问一遍,把该上的规矩给他上一下,才问起真正关心的毒案线索。

“找你卖摇头丸的人叫什么,什么地方人?”

终于进入正题,李固一下子精神起来,咧嘴笑道:“史警官,韩特派只说有奖金,没说多少。你刚才也听见了,保安工资低,一个月攒不下几个钱,没钱没面子,都不好意思去过年。再说这不是小事,那帮家伙手黑着呢,要是知道我出卖他们,打断胳膊腿是轻的,搞不好会把我扔进江里喂鱼。”

讨价还价!

不过话又说来,他的顾虑有一定道理。

什么不知道,史原波无法给出承诺,只能含糊其辞地说:“要看涉案金额,要看能缴获到多少赃款,还要看你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挥多大作用。”

“赃款越多,奖金越高?”

“这是肯定的,缴获十颗两千,就算全给你能顶多大事,再说办案一样需要经费。”

那家伙有钱,一年换三个手机,有轿车,赃款绝对少不了。

赃款越多奖金才能水涨船高,李固想了想,抬头道:“史警官,我认识他,他相信我。在南港四五年,我认识好多人,他们个个知道我。如果我能帮你抓到他,缴获5o万,你们能给多少奖金。”

不见兔子不撒鹰!

越是这样,史原波越觉得靠谱,要是没一点把握,他绝对不敢这么讨价还价。

“至少一万,前提是你能够挥出重要作用。”

“才一万。”

“你想要多少,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别蹬鼻子上脸,实话告诉你,要不是韩支队打招呼,大过年的我能坐这跟你磨嘴皮子?”

“韩支队,韩特派当支队长了?”

久病成良医,病人对医院了解,前科人员对公安同样如此,一不漏嘴,他居然一口说“少帅”现在的职务。

老油条,难怪“少帅”对他印象深刻。

“别打岔!”

史原波那起手机看看时间,装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要是能缴获到5o万赃款,奖金最多一万,少也少不到哪儿去,我还有事,说不说随你。”

“说,我说,一万就一万,如果你到时候不给,我去找韩支队。我姐夫在良庄开店,认识好多干部,他们肯定有韩支队电话,我一问就能问到。”

这混蛋,居然敢威胁。

史原波彻底服了,不禁笑道:“李固,我虽然不是领导,但我说话还是算数的。答应多少就给多少,不会多一块也不会少一分。”

支队长多大官,我跟支队长老乡,当线人是支队长介绍的,你一个小警察敢少么。

一万能顶很大事,平时多留意,好好干一两年,赚钱良庄盖楼房娶媳妇并非没有可能。买媳妇就算了,“韩打击”最讨厌人买媳妇,被他知道赚多少钱也不够他罚,人还要去看守所。

谈妥报酬,李固不再犹豫,得意洋洋说:“找我卖摇头丸的叫辉哥,都这么叫,不知道他大名。市里人,以前在汇源认识的,有一次他去得晚,搓澡的下班了,我帮他搓,就这么认识的。我有他手机号,每次去滚石送货收钱都叫我在外面帮他盯着。

史警官,我跟他不是一伙的,我保安,穿制服的保安,本来就要在外面指挥客人停车,帮客人看车。他也没给我钱,有时候扔一盒烟,有时候两盒,一两盒烟算什么,你说是不是?”

“手机号?”

“139”

“车牌号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我天天看车,数他车号最好记”

“哪些人帮他卖过?”

提供的情况不少,有手机号、车牌号和体貌特征,并且听上去嫌犯应该比较信任他,想找到这个“辉哥”应该不难。

是放长线钓大鱼,还是立即查清其身份实施抓捕再顺藤摸瓜打源头。

史原波权衡了一番,决定放长线钓大鱼,突然指指他的棉服:“李固,今天好多人看见你被我们带上警车,很难说跟你合租宿舍且帮‘辉哥’卖摇头丸的郑健会不会起疑心。把外套脱下来,去他们问起来就说公安不许保安穿警服,外套被没收了,人差点被拘留。”

前几天公安治理整顿,说什么涉嫌滥穿滥用人民警察的制式服装和标志,经理不许保安再穿,下来的全部收缴。

这外套穿起来多威风,找了借口没交,这个月还要扣工资,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竟然还要没收!

李固非常舍不得,可想到未来的一万块钱,还是依依不舍脱下外套。

史原波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2o块钱,连同名片往他面前一放:“天这么冷,别着凉,出去打个车,到宿舍赶紧把衣服加上。名片上有我电话,记住之后把名片扔了,不要让其他人看见。”

“然后呢?”

“我会找你的,头给你弄个小灵通,这样联系起来方便。”

还能配小灵通,当线人果然有前途。李固乐了,忍不住问:“史警官,你们刑警队抓不抓赌?”

“抓,你有线索?”

“当然有,没有我能问,抓赌奖金怎么算?”

又开始讨价还价,史原波无语了。

李固兴高采烈,问完抓赌问抓黄,打听完“价码”嘿嘿笑道:“等我电话,保证不会让你们扑空,保证一抓一个准!”

这家伙真把当线人当成一个财机会,越是这样越容易暴露,史原波不想因小失大,提醒道:“李固,赚钱日子长着呢,既然知道有危险就应该谨慎一点,现阶段主要是留意卖摇头丸的,抓赌抓黄暂时别急。”

“没事,我不会让他们现的,就这么说定了,等我电话。”(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