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春节(二)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春节(二)


                南港没亲朋好友,大过年不能不走走亲戚。韩总呆不住,除夕一早率领“大部队”先丝河镇老家。

韩博按原计划值班,两口子不能分开过年,李晓蕾干脆一起来技术大队。春节不是平时,没几个民警,也没什么人来办事,不存在什么影响不好的问题。

搞技术跟侦查不一样,机关和基层更不一样。

一个法医,一个痕检,还有一个看门的职工,包括韩博在内一共四个值班人员。

“嫂子,您坐这,我去拿取暖器。”

没成家的新同志值班已经成为惯例,法医徐海龙参加工作两年,算起来是李佳琪的师弟,同为前法医室主任老吕的徒弟。

技术大队民警个个一专多能,年轻人学东西也快,经过一个月学习,能够独立进行dn提取、扩增室、测序及数据处理。

小伙子很热情,大队办公室没空调,生怕怀有身孕的“少帅”夫人嫌冷,先去法医室把师姐的坐垫拿过来垫上,又忙不迭去后面宿舍取电暖器。

“海龙,穿这么厚,我不冷。”李晓蕾被搞得很不好意思。

“没事,几步路,一会儿就拿过来。”

方海龙刚跑出办公室,搞痕迹兼指纹兼文检的陈小荣又拿来一堆糖果、瓜子,局里专门给值班人员准备的,同志们不能家团聚但不能不过年,这几天机关食堂的伙食也比平时好很多。

“别这么客气,又不是外人。”

“就这些,没了。嫂子,韩支队,你们忙,我去隔壁,有什么事叫。”

“去吧。”

韩博笑了笑,翻开陈文其的工作日志,了解过去二十多天的工作。论社会地位,论工作的重要性,“李行长”一点不比丈夫差,打开笔记本电脑,连上网线,跟大学时代一样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经费暂时没到位,dn数据库没搞起来,指纹库同样如此,内网正在建设,各专业人员也没到位,技术大队现阶段的主要工作跟区县公安局技术中队没太大区别。像一支“救火队”,哪个分局忙不过来帮哪个分局去勘查现场。

单位这一块的工作重心主要在法医检验。

工作很多,同志们很忙,许多治安案件、刑事案件和交通事故的当事人或其亲属,对区县公安局作出的伤情鉴定持疑议,要求上级公安机关也就是市局的鉴定部门重做。有些人对市局作出的鉴定结果都不服,由此引起的上访时有发生。

看完涉及到大队的几起上访,韩博拿起陈文其留下的钥匙,打开文件柜取出一叠鉴定报告和一叠法院、检察院发来的函。

“吕主任,我韩博,给你拜早年,祝你春节愉快,合家欢乐。”

“韩支队,你怎么先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我给领导拜年。”

“这个不分先后,就算分先后也应该尊老爱幼。”韩博放下材料,举着电话,笑看着对面的妻子道:“吕主任,在分局工作习不习惯?”

“习惯,挺好,非常好。韩支队,大恩不言谢,客气话不多说,头我跟我老伴登门拜访,给你正式拜年。”

搞技术的,能提个副主任科员实属不易。

加之干这么多年法医,资格够老,分局领导都很尊敬,在中队虽称不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也差不了太多。老吕对现状非常之满意,对“少帅”打心眼里感激。

韩博低头看看材料,聊起正事:“吕主任,有件事我想征求征求你意见,刚刚翻看了一材料,发现当事人对我们公安部门作出的伤情鉴定具有争议的案件不少,市局有,分局有,县局一样有,矛盾上交,其实是一事。

这个问题不解决,严重影响我们公安机关尤其我们公安部门法医的声誉,我打算节后组织包括你在内的区县局高级职称法医,再从医科大学请几位专家,跟医院一样进行一次会诊,跟当事人及其亲属耐心解释这个伤是怎么造成的,有多么严重,我们是根据什么作出的鉴定,你看行不行?”

“行啊,韩支队,说实话早该这么做,当事人不理解,光我们解释他们又不信,会诊好,人多,不可能所有人都骗他。”

“你是专家,你感觉行,我更有底,过完节我们再找个时间研究研究。”

“好,我等电话,随叫随到。”

谈完工作,老吕聊得女弟子,兴高采烈说:“韩支队,佳琪刚才给我打过电话,她在田医生家过年,田医生父母很喜欢她,一切挺好。这个老大难问题看样子基本上解决了,没你和李总帮忙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不容易,不容易。”

韩博一下子来了兴趣,不禁笑问道:“吕主任,她有没有说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我问过,她说不准备大操大办,想节约,两家凑凑先买房子,先领证。她虽然没明说但我知道她还有一个顾忌,我们的工作在亲朋好友看来很晦气,摆酒席人家不能不来,来了又不自在,干脆不摆。”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不跟别人握手,不说“再见”,极少参加人家的喜事,自己家有点什么事也很低调,基本上不大操大办,殡仪馆工作人员如此,法医同样如此。

韩博能够理解,若无其事笑道:“不大操大办,厉行节约,值得提倡。”

结婚,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一辈子只有一次!

李晓蕾为李佳琪感到惋惜,何况就给人做过一次媒,哪能不声不响没下文,突然抬起头:“结婚不办,开什么玩笑,会后悔一辈子的。老公,佳琪我们不太好说,学文我们可以说说,不能这么简单。”

“老婆,这是人家的私事。你如果感觉太简单不好,头可以请他们吃顿饭,我叫上单位同事,一起热闹热闹。”

“也行,我是学文的嫂子,他父母离得远不一定能过来,我相当于男方家长,又是他们的媒人,有这个资格。”

李晓蕾得意洋洋,想了想又托着下巴问:“你刚才说伤情鉴定,我只听说过伤残鉴定,是不是一事?”

“不一事。”

韩博一边收拾材料一边微笑着解释道:“伤残鉴定是去有司法鉴定资质的鉴定部门,比如人民医院进行的伤残等级鉴定,有110级,用于民事赔偿;伤情鉴定是我们公安机关法医部门进行的法医学鉴定,分重伤、轻伤、轻微伤各个级别,用于刑事案件的定性及量刑。”

“都是验伤,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的,一是确定时间不同。伤情鉴定在伤情发生后就进行,两个人打架,甲把乙的腿打断了,这是刑事案件,涉嫌故意伤人,不可能等乙康复之后再立案,再对甲采取强制措施。而伤残评定则在治疗终结后进行,两者的评价基础不一样。”

韩博把材料锁紧文件柜,接着道:“二是提出鉴定的时间和机关不同,伤情鉴定一般由我们公安机关提出,伤残评定一般由公安机关或由当事人向法院提出鉴定申请;

三是目的不同,伤残评定主要在于评判治疗终结后的伤残程度,比如对受害人工作、生活、社交能力的影响程度,鉴定的等级直接影响到鉴定的结果。而伤情鉴定在于确定损伤本身的严重程度。

鉴于其目的不同,反映在损伤程度和伤残程度的评定就有区别。也就是说,一些被我们公安机关鉴定为重伤的不一定构成伤残。因为有些损伤本身可能很严重,但经过治疗后可能痊愈而不影响功能。

我们所作出的重伤鉴定直接关系到定性和量刑,许多争议就这么产生了,甲感觉很冤枉,他明明好好的,没缺胳膊少腿,能走能跳能干活儿,我顶多赔点医药费,为什么判我这么重,你们公安局的鉴定有问题,先上诉,然后亲属再上访。”

李晓蕾总算听明白了。

事实上区别不止这些,韩博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水,继续道:“鉴定的标准依据也不同,比如交通事故,伤残评定的依据标准是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18667-2002,属于强制性国家标准。

伤情鉴定依据的是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联合制定的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和人体重伤鉴定标准。不光文件不同,上述标准制定时所参照的医学或生理依据也不同。

还有等级,伤残评定根据对工作、生活和社会活动影响的程度划分为i级(1级)至x级(10级),伤情鉴定则根据损伤本身的严重程度划分为轻微伤、轻伤和重伤。

再加上社会上有许多隶属于各单位各部门乃至院校的司法鉴定机构,大多是自收自支的,有时候往往凭当事人的口述就出具鉴定。许多人又不懂伤情鉴定和伤残鉴定的区别,导致在法庭上经常出现同一个伤却有许多鉴定结论的怪事。

民事案件好一些,涉及到定罪量刑的刑事案件争议就来了,我这个鉴定报告是哪个哪个大学法院鉴定中心出的,比你们公安局权威,专家教授几十位,有一位是院士,凭什么不采信,你们官官相护。”

“原来这么事,是应该跟当事人解释清楚。”李晓蕾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正聊着,对讲机里传来一阵电流声,紧接着是呼叫。

“韩支队韩支队,我指挥中心,长江区发生一起找人没找着引发肢体冲突的治安案件,青年路派出所和分局刑警队已出警,考虑到找人一方的指控严重,怀疑对方杀人灭口,分局技术中队正在出另一起失窃案现场,请您安排民警去现场勘查。”

警情就是命令,韩博举起对讲机:“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韩博,请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

“报告韩支队,已经发过去了。”

“行,我们立即出现场。”

“大年三十还有案子!”李晓蕾一脸不解。

“小徐,小方,换衣服,拿勘查箱,准备出现场。”

韩博走到门边喊了一声,转身摘下衣架上的大衣,苦笑道:“公安局跟医院一样,天天有‘生意’。其它不说,就网上追逃,知道去年全国抓获多少在逃人员么,十几万,平均一天600个。”

“去吧,别管我,我在这儿帮你接电话。”

出现场不是其它事,这个热闹不能凑,李晓蕾跟贤惠的小媳妇似的,送出办公室,一直把三人送上现场勘查车。

ps:第二章奉上,让各位兄弟姐妹久等了。

今天两章,从明天开始争取三章,再次求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