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大的机密”!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大的机密”!


                政府招待所,二号楼小会议室。

一小时前,罗红新曾想打电话问问发生这么大事为什么不汇报,摁到最后第二个号码又放下了。

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抽了几根闷烟,仔仔细细想上任以来发生的一切,越想越不对劲,掐灭烟头提上包,一个人步行来到政府招待所,连秘都没叫。

纪委记崔丽华可以信任,她估计一样蒙在鼓里。

政法委记王路去年4月上任的同样可以信任,组织部长和县委办主任更不会在背后搞小动作。武装部长虽然平时不管事,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的立场不会动摇

罗红新权衡了一番,挨个儿打电话,请他们放下手头工作立即过来,最后一个通知的是县长助理兼公安局长方峰。

本来没打算通知,但现在最需要的是第一手消息,不能再跟傻子一样被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蒙蔽,不能稀里糊涂的继续当聋子瞎子。

方峰汇报完,崔丽华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陈记来视察那天,记只是要求纪委对股权出让前的丝绸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和几个副总经理立案调查。记没下过调查李晓蕾的指示,自己一样没下过,可现在居然查了!

崔丽华又惊又怒,急切说:“罗记,我检讨,我工作存在巨大疏忽,我现在就去东海宾馆,从现在开始我亲自负责案件调查,同时查查到底是谁胆大包天,擅自扩大调查范围。”

“查到又怎么样,哼,他们完全可以给你一大堆理由。”

罗红新强忍着愤怒,咬牙切齿:“不着急,我们静观其变,我倒要看看哪些人在兴风作浪,哪些人在推波助澜。架空我罗红新就算了,竟妄想架空中共思岗县委,这还是*的天下么!”

哪个县委记上任不调整干部,不调整干部意图落实得下去吗?

挑拨离间、火上浇油、栽赃嫁祸,然后坐山观虎斗。虽然新任记调整幅度大一点,用力过猛一点,但也不能这么干。

就算成功,就算赶走新任记又怎么样,不仅会同时得罪谢立华和侯秀峰,而且会上级留下一个思岗干部排外,没一点组织原则的恶劣印象。

武装部长拍拍桌子,很难得地发一次言:“无组织无纪律,太无法无天了,要严肃处理,不能无视这股歪风邪气。”

罗红新再傻也明白这件事处理不好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凝重说:“事情虽然发生了,但我相信绝大部分同志是好的,绝大部分同志没参与。细想起来我负有很大责任,下次开常委会作自我批评,也请各位批评。”

“罗记,现在的问题是纪检干部已经到了良庄,卢惠生同志要是也卷进来,这件事会变得更麻烦。”

“联系焦汉东,请他做老卢工作。”

丝绸集团是一个大麻烦,不过这个麻烦不难解决。

相比之下良庄才能是一大麻烦,上任前老领导其它没说,只交代到思岗要尊重老同志,尤其已退休的副调研员卢惠生。

人的名,树的影。

他的战绩太“辉煌”,罗红新一直很注意,上任没几天就慰问老干部,吃饭时主动要求跟老卢坐一桌,一连给他敬三杯酒。

可惜今天太不巧,罗红新抬头道:“我联系过,没联系上,陈文兵说汉东同志去安乐谈一个项目,可能说话不太方便,把手机关了。”

十分钟前按照记指示给刚赶到良庄的石向辉副局长下过命令,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只要有风吹草动必须第一时间汇报。

手机震动,方峰连忙起身准备出去接。

罗红新摆摆手,方峰干脆打开扬声器问:“什么情况?”

石向辉不明所以,说话比较随意,强忍着笑汇报道:“方局,那个丁泽没开玩笑,他真把检察院搬出来了。检察院人到了,带着传讯手续来的。不过来得不是别人,周检感觉不对劲,亲自过来看看。”

“怎么不对劲?”

“纪委黄副记要求检察院提前介入,既没要求从检察院抽调人也没通报案情,甚至不用检察院安排人员去纪委报到,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要求检察院出具手续,然后安排民警去良庄配合调查组传讯晓蕾。”

刘旭、王燕跟丁泽实在没什么好谈的,到接待室。

算上刚到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周胜男和一脸兴高采烈的“李行长”,完全可以凑一桌麻将还有一个人端茶倒水。

周胜男什么人,周胜男认识韩博多少年。

石向辉从来没遇到过如此好笑的事,从王燕手中接过杯子,接着道:“别人不了解韩博和晓蕾,周检不可能不了解。配合纪委办案,出具传讯手续没问题,关键不能没一点依据。再加上黄副记在电话里含糊不清,周检感觉很不对劲,决定亲自过来了解情况。”

找李晓蕾麻烦就是找“韩打击”麻烦,找“韩打击”麻烦就是跟市政法委陈记过不去。

姓黄的这次搞得太过分,这是嫌罗记得罪人不够多。

方峰暗叹一口气,追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这边开扬声器,那边一样开着。

李晓蕾装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举起小拳头挥了挥,石向辉清清嗓子,愁眉苦脸说:“方局,现在情况很复杂,你说县纪委大还是县委大,县委大还是市委,市委大还是省委大,当然省委最大!那几个纪检干部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有省市县三级的相关文件,他们现在真不能走。

不光他们,我和周检一样不能就这么走。晓蕾还是比较信任我们的,让我们写封承诺才能走出基金会大门,不然她连我们一起扣。具体什么事我不能跟你说,反正非常非常严重,稳定压倒一切,保密工作不到位真会出大事。”

方峰糊涂了,将信将疑问:“老石,你是说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有机密?”

“对,就是机密,天大的机密,省政府办公厅下过文件,市里一样下过,省领导还有批示。为保守这个天大的机密,基金会有好几套预案,紧急情况采取紧急措施,省领导过来也会支持。”

县里下过文件,在座的县委常委怎么不知道。

小小的良庄能有什么机密,说得跟真的似的。

方峰被搞的哭笑不得,禁不住问:“我这个公安局长也没资格知道?”

“方局,你不是没资格,而是这个机密不能告诉你。要是告诉你,我就违背承诺了。那几个家伙手续不全跑过来抓人被扣活该,我这个公安局副局长总不能跟他们一样被扣在这儿吧。”

越说越离谱,方峰都不好意思抬头看几位县领导,不快地问:“老石,你可以信守承诺,我对良庄的机密也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晓蕾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怎么才放人。”

“他们带晓蕾走,态度非常坚决,真把晓蕾当贪污*分子,也就说双方没任何缓和余地。晓蕾态度明确,愿意配合纪委调查,只是真不能离开基金会。在跟解释为什么不能离开的过程中,他们知道了这个天大的机密。结果可想而知,肯定不能放他们走,一走出事这个责任谁负?”

说一大堆,绕来绕去又是“天大的机密”。

知道你跟“韩打击”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可是几十岁的人,堂堂的思岗县公安局副局长这么玩有意思吗?

方峰气得恨不得把手机摔掉,咬牙切齿问:“老石,死人才能保守‘天大的机密’,难道李晓蕾还想杀人灭口。”

李晓蕾、王燕、周胜男实在控制不住,不约而同紧捂着嘴生怕笑出声来。

“杀人灭口当然不可能。”

石局头看了她们一眼,唉声叹气说:“方局,我知道这个秘密,周检也知道,我们一致认为确实事关重大。这是没能联系上焦记的,要是联系上,要是让焦记知道这个消息,他绝对会急死。

晓蕾不是蛮不讲理,不是借题发挥,真是为我们思岗尤其良庄的社会稳定大局考虑。她态度明确,那几个人可以走,她一样可以积极协助纪检部门调查,但是必须来一位有分量且承担得起这个责任的县领导作保。”

“我是县长助理,算半个县领导,我可以吗?”

“方局,你不是没分量,是确实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们公安局所有人包括家当加起来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你说谁能承担?”

“晓蕾没说,但我个人感觉恐怕只有罗记或杨县长,其他人不行,其他县领导担不起这个责任。”

良庄发展的不错,工农业总产值已超过思岗镇,良庄能有什么事会让焦汉东知道会急死?

罗红新不认为副检察长会和公安局副局长一起开这个玩笑,结合之前所说的省市县三级下过文件,猛然反应过来,蓦地抢过手机:“石向辉同志,我是罗红新,请转告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李晓蕾同志,她采取的处置措施非常得力,现在我以思岗县委名义授权她可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严守机密。”

罗记在旁边听,石向辉吓一大跳。

“请转告李晓蕾同志,我现在就赶往良庄。同时请转告李晓蕾同志,我代表思岗县委县政府感谢她为维护良庄金融秩序及社会稳定所作出的贡献。”

电话挂断,纪委记崔丽华忍不住问:“罗记,到底什么事?”

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既为良庄发展提供宝贵资金做出过巨大贡献,同时也成了良庄的一个巨大隐患。

正在清理的全县所有农基会涉及到的资金,加起来都不到良庄农基会的三分之一。

它从成立那一天起就不是所谓的农基会,股东全是干部教师、企事业单位职工,没几个农民,开展的也不是什么入股互助之类的业务,除了没银监会批准的手续,其它跟银行没任何区别。

挂羊头卖狗肉,一个乡镇居然打着农基会的幌子开银行,居然一直开到今天。

罗红新听过汇报,也曾作出过一定要维持住的批示。

想到“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要是底漏了会造成什么后果,之前的麻烦通通算不上麻烦,一边收拾手机、香烟、打火机,一边忧心忡忡说:“大事,天大的事,走,立即去良庄控制局势,不能再静观其变。”

真有“天天的秘密”,真有“天大的事”。

方峰愣住了,直到几位县领导走出会议室仍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ps:第三章,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所能求的一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