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春节(一)

第三百六十七章 春节(一)


                过年,小朋友很高兴,普通人家也把春节当成一件大事。“木匠之家”对春节没什么热情,早在几年前就没了。

韩博春节值班,年夜饭提前到大年二十九。

韩李三家齐聚装饰一新的滨江小区,一共六辆车,院子里停不下,另外四辆只能停外面。房间倒是足够,济济一堂,好不热闹。

没说错,不是两家,是三家。

现在光“李总”就三位,“老李总”一位,装修不干了,开始跟韩总一起往“上游”发展,韩总负责跟政府打交道和招商(开市场不能没商户),老李总负责基建和公司的日常工作。

“小李总”两位,一位是的李晓蕾,一位是李泰鹏。

事实上李晓蕾不喜欢人家称呼“李总”,也不太喜欢别人称呼“李董事长”,彻底热爱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金融业,喜欢别人称呼“李行长”。

李泰鹏虽然是老总,也喜欢别人称呼“李总”,但这个总经理有那么点名不符其实,装修公司的大事小事几乎全财总韩芳说了算。

好在他习以为常,不然这日子真不知道会过成什么样。

吃完团圆饭,韩妈和两位李妈收拾餐厅、带小睿睿,赚钱的和当干部的围坐在客厅里开“工作会议”,总结过去,展望未来。

“小博,这套茶具漂亮吧,市场上卖好几万,胡老板跟我打那么年交道,关系不错,给我出厂价,只要七千。干脆买四套,装修公司一套,市场一套,家里一套,这一套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根雕茶几,确实很不错,关键西式装修的别墅里摆这么一套中式茶具合适吗?不过只能想想,绝不能说,老爷子兴冲冲从东海带过来,说不喜欢他会非常不高兴。

“挺好,这么多瓶瓶罐罐,这么多杯子,我都不知道怎么用。”韩博拿起一夹子,饶有兴趣研究起来。

“功夫茶,现在的大老板都这么喝。”全家最有文化的儿子都不会用,韩总优越感十足,在老李总配合下展示起“高超”的茶艺。

根雕茶几上带有插座,打开电源,用电磁炉烧水,烧完烫壶烫杯子,拆开包装精美的铁观音茶叶泡上,用第一遍茶水再烫再涮。

两位老爷子动作行云流水,全程用夹子,严格按“操作规程”进行,最后一人分一小杯,端起来他们还不喝,先放到鼻子下闻闻,一脸陶醉。

以前喝茶可不是这样的,只嫌茶杯不够大,只嫌茶不够凉,好大的一个茶杯端起来咕噜咕噜一饮而尽,堪称牛饮,哪有这么讲究。

韩博叹为观止,李晓蕾和韩芳强忍着差点爆笑出来。

“尝尝,尝尝味道怎么样,铁观音你们可能喝不惯。”韩总分好几小口喝完杯中茶,一脸意犹未尽。

“可以,味道不错。”

“爸,是挺香的,闻着就香。”

“喝茶对身体好,能预防很多病。”

老卢得癌症对韩总影响很大,对老李总一样不小,把老卢一家长送上飞机立马去医院体检,从医院体检完就戒烟戒酒。刚才在楼下喝得是葡萄酒,白酒是坚决不喝。

人能改变环境,环境一样能改变人。

从他们身上已经感受不到太多爆发户气息,穿着越来越朴素,作风越来越低调,韩总的车依然是买彩票中的桑塔纳,老李总的车依然是几年前的老捷达,许多人劝过,他们始终不换。

泡功夫茶看上去很有品位,其它方面一样有变化,一有时间就看报纸,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和经济半小时一节不能错过。经典装饰工程公司成为东海市建筑装饰业协会的会员单位之后,时不时参加行业协会的会议,文化水平显著提高。

又比如跟别人交流,不管打电话还是面对面,嗓门比之前小很多,声音降几十个分贝。这方面老卢就没与时俱进,得了癌症躺在医院病床上,打电话依然用吼的。

李晓蕾感觉很好笑,同时觉得这茶几放家影响整体装修风格,嘻嘻笑道:“爸,这么上档次的茶具放家太浪费,韩博没时间泡没时间喝,我现在挺忙的也不天天在家,我想把它搬基金会办公室去,以后来领导,来客户,跟您刚才一样给他们泡个茶,多有面子。”

“也行,这东西就是招待领导招待客户的。”

只要物有所用、物有所值韩总就高兴,一边接着泡一边聊起装修市场的事:“晓蕾,你那200万留着,市场暂时不缺资金。区领导重视,沙副区长帮忙,土地手续已经办好了,有手续就可以去银行贷款,现在不是我求银行,是好几家银行求我,求我去他们那儿贷款。”

“真的,没开玩笑。”

老李总不无得意地确认道:“地价优惠,买地的钱我们给得痛快,不像其他公司要分期甚至拖欠,区领导很高兴。前提去工地视察,说等我们建成开业,就让工商局评‘重合同守信用’单位。”

至少有块地在那儿,亏也亏不到哪儿去。

韩博不担心他们“二次创业”会不会失败,只是不习惯他们借很多钱,不禁笑道:“爸,贷款要给利息,200万一年利息不少,能少贷点就少贷点。”

韩总是爱面子的人,又不是没办法,岂能用儿媳妇的钱,大手一挥:“没必要,真没必要。我去协会开会,那些老板谁不贷款,明明有钱都要贷。现在做生意跟以前不一样,用自己钱做生意不算本事,有本事的要用别人的钱赚钱。”

老李总同样不想用女儿的钱,端起杯子笑道:“我们已经跟银行谈好了,有地就能贷到款,房子都不用抵押。”

东海的地不是良庄的地,东海的地多值钱。

韩博没说什么,李晓蕾不再坚持,而是苦笑道:“看样子我只能把这200万入到基金会,罗记、杨县长和焦记担心我撂挑子不干,天天打电话动员我入股。韩博当干部,这不合适啊,他们说没关系。

理由很充分,认为领导干部确实不行,说韩博既不是县委记,也不是县长,连公安局长都不是,算不上领导干部,只是一般干部。说入股银行跟做生意完全两码事,还说就算韩博是领导干部,基金会又不在他管辖的范围内。”

你玩那么大,万一老卢不来你又撂挑子不干,这个烂摊子谁收拾,从这个角度上看县里的要求有一定道理。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贫穷同样不是党员干部,只要不以权谋私就行。

韩博很满意现在的工作,从未想过跟侯厂一样当那么大领导,更不可能不当警察去从政,若无其事笑道:“既然县里要求就入,不要担心我,大不了过完春节我主动跟组织上汇报下情况。”

“真没问题?”

能看得出她想入,不是想赚多少钱,是想借此表明她负责任的态度。

韩博点点头,再次确认道:“没问题,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请县里出个证明。”

“这些事我们不懂,你们小两口商量着办。”

俩孩子相互理解,相互支持,韩总非常欣慰,头看看女儿女婿:“小博,晓蕾,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小芳也怀上了。一个孩子太孤单,两个多热闹。而且睿睿姓韩,泰鹏无所谓,但我们要为老太太想想。

不就是罚款么,认罚!现在有人跑香港甚至跑外国去生,人生地不熟,跑那么远不放心,交点罚款踏实。他们可以,你们不行,我问过沙副区长,党员干部生二胎,饭碗都保不住。”

“姐,真的?”李晓蕾乐了,紧搂着韩芳胳膊兴奋不已。

“嗯,两个月了。”韩芳很不好意思,一向没资格插话的李泰鹏嘿嘿傻笑,一脸得意,一脸幸福。

姐姐怀孕两个月,妻子怀孕四个多月,两个小家伙生下来差不多大。韩博同样高兴,正准备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韩支队,我程文明,说话方不方便。”

“稍等。”

明天除夕,家家户户忙着过年,他依然在外面办案,好不容易打个电话,不方便也方便,再没时间也要接。韩博歉意的笑了笑,起身走到院子里。

程文明语气激动,不无兴奋说:“韩支队,这些天一直忙着追查,刚知道你高升的消息,恭喜恭喜,”

“谢谢。”

升官了,今天上午局里宣布正式任命,家里不是特别当事,老良庄乡的老干部也不是很当事,就他们这些同事战友当成天大的事,把这个消息当成天大的喜讯,由此可见公安晋升有多难。

韩博摸摸脖子,笑道:“只是提个级别,干得还是那些工作,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现在什么情况,大概什么时候能来?”

“爆炸物来源不是很难查,只是麻烦点。从其中一个嫌犯的父亲找到其打工的矿,从矿上查到一个倒卖雷管和炸药的犯罪嫌疑人,顺藤摸瓜,一直查到非法制造雷管的窝点。今天中午查到源头的,一个废弃的小学校,四个嫌犯打着开电子厂的幌子私制雷管,控制住人进去一看吓一跳,跟军火库差不多,现场缴获雷管3万多枚”

01案已经是公安部督办案件!

爆炸案危害大,影响恶劣,早在两年前公安部就下达过关于加强爆炸案件和爆炸物品丢失被盗案件倒查责任追究工作的通知,对爆炸案件和爆炸物品丢失被盗案件涉案爆炸物品来源、流向的倒查力度极大,要严肃追究管理、监督失职责任人员的责任。

现场缴获3万多枚雷管,这是什么概念,韩博大吃一惊。

程文明头看看协助追查的西川同行,用老家话介绍道:“我负责追查雷管,韦支队亲自负责追查炸药,暂时没查到源头。我这边不光有一大堆善后工作,还要继续追查其它雷管的流向,一时半会不去。”

现场缴获3万多枚,之前制造的卖掉多少,卖给谁了,流到什么地方去了,会不会造成更大危害?

这些情况必须查清楚,只要能收缴全要收缴销毁,不然后患无穷。

韩博沉吟道:“不是一时半会儿不来,这个案子估计没一年半载办不完。”

虽然不了家,无法跟妻儿团结,能有机会参与侦办这样的特大案件程文明却很兴奋,不无尴尬地说:“韩支队,你能不能帮我跟我家属解释一下,暂时不要去南港,等我完成任务去再说。”

他不在,老婆孩子来市里生活方面既不习惯也不方便,他更不会放心。

韩博能够理解,一口答应道:“好的,我给嫂子打电话,让她别急,再等等,等你从西川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