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第三百六十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正在发生的一切对别人来说是大事,对李晓蕾而言真算不上什么事。

再大能有老卢患上白血病大,能有基金会极可能被储户挤兑大,能有肚子里宝宝需要加营养大,甚至没晚上跟王燕一起去逛新庵刚开的超市大!

喝“上午茶”的时间到了,看见他们影响食欲,在他们面前吃喝影响也不好。

焦汉东可能在开会或者有其它什么事,手机一时半会没打通,没通等会儿再打。从柜子里取出一大包零食,从衣架上摘下防辐射的孕妇装,请一个保安拿上笔记本电脑,朝五位不速之客歉意的笑了笑,跟没事人一般去隔壁接待室听音乐、喝牛奶、吃零食去了。

软禁!

这女人疯了,竟敢软禁调查她的纪委办案人员。

于泽气得咬牙切齿,嘭一声甩上董事长办公室门,将基金会保卫科长曹连贵和一众横眉冷对的保安关在外面,给上级打电话汇报。

县纪委机关干部不多,能办案的干部更少,现在要办的案子却很大。

要调查丝绸集团股权出让前的几个老总、副总,要调查市政法委陈记来思岗那天到底是谁在背后蛊惑丝绸集团职工去政府招待所闹事的。人手不够,只能从乡镇抽调纪检干部。

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白永会忙焦头烂额,接到电话气得暴跳如雷:“什么,被软禁!敢阻扰纪委,吃熊心豹子胆了,找她们领导,跟她们领导说清楚问题的严重性,让他意识到这件事的严肃性!”

“主任,她是董事长,股东大会选的董事长。她最大,没上级,没领导。”于泽看着办公桌上镜框里的照片,忐忑不安。

“基金会没党委记?”

“没有,好像没有。”

纪委要么不办案,办起案来谁敢不配合。居然敢软禁调查组,这种事真头一次遇到。

公安局封闭,纪委更封闭,清水衙门一个,工作的特殊性又决定了跟其他单位干部关系很一般。

白永会对李晓蕾确实不了解,韩博这个名字有一点印象,也仅仅有一点印象。不过人已经调走四五年,四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估计公安局能记得这个人的也不多。

问题很严重,阻扰纪委办案必须要追究!

白永会冷冷说:“他们人多,你们别轻举妄动,不要跟他们发生肢体冲突。既然能打电话,你先打110报警,先确保人身安全。我立即向黄记汇报,立即联系公安局,反了她呢,我倒要看看她能负隅顽抗到什么时候。”

“好的,我先报警。”

全南港,思岗县治安最好。

全思岗,良庄镇治安最好。

正在申报评选公安部一级所的良庄派出所,出警速度比市区只快不慢,辖区最远的村也能在五分钟内抵达,何况今天情况特殊,刑警队副队长任忠年和一个民警守在营业厅斜对过的医院门口。

“小任,情况有点变化,从局里转来的警情看,晓蕾好像把纪委的人给扣了。”

形势完全往相反方向发展,搞得人措手不及。所里不仅不需要去解救“李行长”,反而要去解救去抓“李行长”的纪委干部。

王燕啼笑皆非,举着对讲机道:“他们报了警,我们不能不出警。小任,你先去对面看看,我和刘所马上到。”

“王姐,你是说晓蕾嫂子反过来把他们给抓了?”

“能打电话报警,应该是软禁,应该没让保卫科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哈哈哈,晓蕾嫂子太厉害了!我去看看,哎呀,快笑死我了。”

刚走来的老米老康同样笑了,想起“韩打击”在良庄干得那些事,老米不禁笑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晓蕾这警嫂当得够称职,有几分韩局的风范。”

“巾帼建功先进个人,她本来就是巾帼英雄。”老康点点头,深以为然。

天大地大,良庄最大!

地方保护主义,良庄人尤其良庄干部只占便宜不吃亏,在良庄是有“优良传统”的,一个专门看监控的女职工扑哧笑道:“李行长就是穆桂英挂帅,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怎么当行长,怎么服众。”

“别说风凉话了,方局电话,亲自打来的。”刘旭很想笑,不过现在却笑不出来。

“接啊。”老殷提醒道。

扣人容易,基金会保卫科有人有枪有防弹车,要是“火拼”起来派出所都搞不过他们,关键扣完之后该怎么收场。

刘旭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举起手机道:“方局,我知道了,刚刚知道的,我在外面正往基金会赶,我已经安排人出警了。”

调到思岗工作,不管怎么干都绕不开“少帅”,哪怕他已经调走四五年。

良庄派出所是局里的重点单位,市局知道、省厅知道,公安部都知道,上级政法系统尤其公安系统领导来视察,良庄派出所是必须去的模范所队。提起良庄派出所,自然而然会提起“韩打击”。

良庄派出所是他一手建起来的,另一个模范所队经侦中队也是他一手建起来的。

局党委成员有三分之一是他的好朋友,派出所长、刑警队长有一大半在他手下干过。技术中队不是接受他指导,几乎快接受他领导了。

直知今日,提起局机关办公楼、看守所、家属楼和各基层所队的办公用房,民警的第一句话就是全“韩打击”打出来的前段时间他把陈局拐到良庄,今天他老婆又把纪委调查组给软禁了。

对罗红新而言,侯秀峰是一座山。

对去年从东港调到思岗担任公安局长的方峰而言,韩博同样是一座山,并且是一座跟珠穆朗玛峰一样海拔在不断增高的山。

去江城参加全省政法系统新进干部培训,来就是副处级技侦支队长。

别人搞技术也只能搞技术,他不一样,他是从管理岗位跳到技术上的,双硕士学位中有一个是法学学位。陈局对他如此器重,省厅有关系,公安部都有关系,“少帅”这个绰号是有一定道理的。

纪委也真是的,调查谁不好,非要去调查他老婆。

全国公安系统有几个二级英模,全思岗又有几个省级三八红旗手?别说他老婆不可能有经济问题,就算有,遇到这种情况也是以批评教育为主,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

方峰一样是“外来和尚”,知道县里发生了很多事,但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并且作为公安局长,没必要掺和进去。

没想到怎么躲还是没躲过去,他权衡了一番,低声道:“刘旭,你先过去看看,打打圆场,纪委干部当然不能被扣着不放,韩支队爱人一样不能被他们带走。老石刚知道,正在往你们那儿赶。”

“是!”晓蕾不能被带走,局里态度原来一样明确,刘旭松下口气。

“就这样,我给罗记打电话,向罗记汇报。”

与此同时,小任已经夹着文件夹来到基金会二楼董事长办公室。

“小任同志,他们无视党纪国法,阻扰我们纪检部门办案,性质多严重你应该清楚,该怎么做你应该也清楚。”

没打没骂没人受伤,保卫科长陪笑脸,茶几上好几杯泡好的茶,说不定等会儿还要请你们吃饭,只是暂时没让你们走,性质能有多严重?

过去几天一直在“培训”。

小任知道该怎么应对,沙沙沙做笔录,做完笔录抬头道:“丁主任,各位领导,这不是一般公共场所,这儿是农民合作基金会,属于安全保卫非常严格的金融机构。公安部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颁布过基层金融单位治安保卫工作暂行规定,根据规定在发生一些情况时基金会保卫部门有权采取措施。

您稍坐,我再了解一下,听听基金会保卫部门怎么说的,给他们做一份笔录。别说这里是很敏感的金融机构,就算不是,就算一般治安案件,我们一样要询问双方当事人,110出警也有规定,要走程序。”

“这不是普通案件!”

“这也不是一般公共场所,丁主任,麻烦您签个字。各位领导消消气,喝茶,茶都快凉了。”

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以为这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于泽彻底无语了,掏出手机准备再给领导打电话。

走出办公室,小任把文件夹往同事手里一塞,让他去找曹科长做笔录,来到装修豪华的接待室,轻轻带上房门,嘿嘿笑道:“嫂子,在忙什么?”

“刚吃饱喝足,正在听音乐,医生说听音乐对宝宝好,也是一种胎教。”李晓蕾把吃剩的零食往他面前一推,一脸幸福。

“等我结婚了,等我家那位怀孕,让她也多听点音乐。”吃这种事小任是从来不客气的,撕开包装,将一块面包三口两口吃完。

自己不在乎什么影响,他们不能不在乎,李晓蕾埋怨道:“不是不让你们来么,来做什么,你们没必要卷进来。”

“不是我们要来,是他们要我们来的,打110,局里转到所里,我们不能不出警。”

“打110,真没出息。”

“是啊,屁大点事都打110,当我们公安是干什么的。”

“他们素质确实有待提高,执法人员不懂法,不懂法也就算了,还不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本以为会较量一番,会很刺激,没想到对手这么“菜”,李晓蕾一脸失望。

“他们跟我们公安不一样。”

嫂子扣他们自然有扣他们的道理,小任才不会去考虑如何收场,竟眉飞色舞聊起隔壁那几位。

“他们思想就有问题,感觉自己身处执纪执法的要害部门,享有监督惩处别人的权利,平时不注重政治素质能力培养和提高;还有些干部感觉纪检监察是清水衙门,付出多,报少,工作辛苦,生活清苦,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敷衍了事,得过且过。

再付出能有我们公安付出多,再辛苦能有我们公安苦,再穷能有我们公安穷?他们算不上执法人员,他们就是当官的,没我们公安这样的荣耀感,更别说奉献。盛气凌人,感觉自己多了不起,哪会注意什么方式方法。”

“有点道理。”

他们高不高兴不管,只要嫂子高兴。

小任又干掉一块奶油面包,接过一盒牛奶,撕开吸管上的包装,塞进去美美吸了一口,接着道:“素质确实不行,他们能力不全面,现在什么时代,社会变化多快,违纪案件涉及到金融、证券、房地产各个经济领域,违纪人员作案手段越来越诡秘,反调查能力越来越增强。

他们呢,长期坐办公室,呆同一部门、同一个地方,知识结构单一,办案手段传统,财务、金融、法律、证券等专业知识全不懂。我们公安三天两头学习、考试,他们基本上没培训、没考试,专业知识、法律法规、政策理论水平差远了,本来就不懂法怎可能依法依纪办案。”

一个县纪委的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另外几个全是从乡镇抽调的纪检干部。

学历不是很高,没经过系统培训,没见过什么世面。至于办案,一年办的案没普通公安民警一个月多。李晓蕾发现自己有那么点想当然,竟把基层纪委当成了中纪委。

她俩一个吃饱喝足,养精蓄锐,准备等会儿再战。一个忙里偷闲大快朵颐,准备把嫂子吃剩的零食全干掉。

县委记罗红新却没他们这么好心情,阴沉着脸,握着电话问:“方峰同志,你认为这是一个误会?”

事到如今,不能再装聋作哑。

方局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提醒道:“罗记,我跟韩博不是很熟悉,但我相信他的人品。二级英模不仅是英雄模范,遵纪守法模范,也是道德模范,省级三八红旗手同样是模范,他们这样的夫妇能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纪委要调查李晓蕾,要是知道我会第一时间给您打电话。”

纪委调查组被涉案人员软禁,这么大事纪委居然没汇报,方峰如果不打这个电话,县委记居然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罗红新意识到这里有问题,淡淡地说:“知道了,我再了解下情况。”

ps:4000字大章奉上,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