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李行长”(三)

第三百六十五章 “李行长”(三)


                要把“非法经营”变成“合法经营”,需要县委县政府的支持,而且是大力支持。

首先,县金融办要站在基金会这边,不要再开口闭口谈“取缔”,态度尤其立场要转变为保护和支持。

然后是县农委、财税部门,包括分管农业、工业、财税及分管全县农基会清理工作的县领导全要旗帜鲜明支持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

最好能够成立一个领导小组,县委记兼任组长,县长兼副组长,利用一切机会做上级工作,先“搞定”市农委、市金融办、人行南港支行等涉及到的主管部门,争取分管市领导乃至市委记和市长支持。

“搞定”市里去省里,赢得省里支持再去bj。

不光要把“地方保护主义”发扬光大,还要帮“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一级一级去跑。总之,县委记和县长出面跟良庄镇党委记出面是不一样的。

这么大事县委记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常委们的意见很重要,要是将来上级不高兴怪罪下来,可以汇报成集体决策。

你们惹出麻烦,极可能会引出更大麻烦。

我帮你们解决麻烦,你们一样要把我的麻烦放在心上,何况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麻烦,同样是你们的麻烦。

不给个明确态度李晓蕾是不会放楼下那几位的,趁热打铁“统一”县领导思想,用一口悦耳的京片子,侃侃而谈起取缔农基会本身存在的问题。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农村实行集体化,基本是简单再生产,社会没有剩余,对金融服务没什么需求。改革开放后,农民有了生产经营自主权,积极性被调动出来,社会产品开始有了剩余,扩大再生产被提到议事日程,也就有了金融服务的需求。”

“为解决这一问题,农村合作基金会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列入全国十大农村改革试验之一。由于大家都没有经验,在‘摸着石头过河’中艰难前进,不可避免出现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主要是产权不清晰、管理不善、政府过多干预、缺少有效监管、出现大面积的兑付风险,甚至在局部地区出现挤兑风波。对于出现的问题,包括学界在内的人们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一是全盘否定、一棍子打死;二是区分对待,肯定成绩,纠正错误,以利发展。”

罗红新点点头,崔丽华和武装部长等常委深以为然。

一致认为“李行长”还是比较有水平的,虽然年轻,虽然生活在首都,但对农村、农业有一定了解。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条理清晰,全说在点子上,显然下过一番功夫。

功夫是下过,不过是别人下的。

“李行长”有一个庞大的“智囊团”及“顾问团”,有上百位法律、金融及政策顾问。何况基金会已被取缔三年,这三年期间不知道来过多少工作专班、工作组、调查组和调研组,不知道开过多少次会。

每次来领导,镇里、基金会、股东代表都会据理力争,别说董事长,楼下保安上来都能说几句。

李晓蕾轻叹一口气,一脸遗憾说:“令人费解的是,决策层并没有采取多数人赞同的第二种做法,而是采取的少数人主张的第一种做法,‘一刀切’地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没有考虑农村建设、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对金融的巨大和旺盛需求,这绝对是一个失误!”

上级怎么可能错,这就不太好评论了。

罗红新摸摸鼻子,其他常委面面相窥,方峰被搞得啼笑皆非,下意识头看了一眼石向辉和笑而不语的副检察长周胜男。

“据我所知,当时考虑的是农村已经有了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合作社,依靠这两家金融机构,就完全可以满足农村建设、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对金融的巨大需求。实践证明,这一判断是不正确的。”

李晓蕾认真严肃,要是年龄再大一点,再跟老卢一样打几个手势,搞不清的真以为是多大领导。

“事实是,农业银行在商业化改革过程中,为追求经济效益,纷纷从乡镇撤离县城,掀起一股不小的‘下乡城’热潮,几乎不给农民特别是经济状况一般的农户贷款;信用合作社在乡镇一级区域虽然没有竞争机制,但因为种种原因很难独立担当起完全满足‘三农’金融需求的重任。

至于邮政储蓄,一提到它我就生气!

只吸储不放贷,不光在良庄,在全国各地都这样。利用其网点遍布全国大小城乡、邮递员每天穿梭于各村之间大多兼任储蓄代办员,以及随着外出务工人员增多,汇兑资金滞留增加的优势,把储蓄业务做得红红火火,整个一农村资金的‘抽水机’。”

“晓蕾董事长,我不太明白,邮政局只吸收存款不放贷款,不放贷款就没贷款利息,它拿什么给储户支付存款利息?”平时没在意,她这么一说武装部长猛然发现邮政储蓄真像个抽水机,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政法委记也不是很明白,疑惑地说:“是啊,只存不贷他怎么维持经营?”

“提起这个我更生气!”

李晓蕾拍拍桌子,气呼呼说:“人行给他们政策,邮政储蓄把吸收到的存款全额转存到人行,由人行按季支付利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行对邮政储蓄的转存资金给予相当优惠的利率。商业银行转存人行的利率只有他们的一半,所以邮政储蓄只要吸收到资金,然后转存到人行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利差收入。”

人行怎么赚钱,人行是印钞票,他不需要赚,只要开动印刷机。

思岗想发展经济没资金怎么行?

“李行长”成功激起县领导们的共鸣,嘴上虽然都没说,心里却想着邮政储蓄“不是东西”,整个一挖墙脚的,几十台“抽水机”架在思岗各乡镇和撤销掉的乡镇集市,把思岗农村本来就不多的资金源源不断往外抽。

“农行不给农民提供贷款,邮政储蓄帮倒忙,光靠信用社行么?”

李晓蕾又拍拍桌子,痛心疾首:“我们基金会根本不允许信贷员坐办公室,撵着他们去企业了解资金需求情况,看企业的生产能力和项目的发展潜力,一个个忙得团团转。信用社的信贷员在干什么,坐在办公室喝茶、抽烟、看报纸。

他们不是不下去跑,是因为信用社信贷额度紧张,放弃贷款指标考核,转向存款指标考核,信贷员不放贷,也变得有些无所事事。他们无所事事,急需发展资金的企业怎么办?其它乡镇我不知道,良庄问题很严重。

提交到我们王总办公桌上的贷款申请有这么厚,能提交他那全符合发放条件,有的授信额度还没用完。一亿三千万,听上去很多,可我们良庄产值过亿企业有多少家,超过五千万的又有多少,杯水车薪!”

良庄离县城那么远,去国有商业银行跑贷款太难太麻烦。

罗红新认为这确实是个问题,作为想干一番事业,想把思岗经济搞上去的县委记,他一样为企业缺乏融资渠道着急,不禁微皱起眉头。

“从银行贷不款,我们基金会想帮忙却有心无力,他们只能想其它办法。这种事能有什么办法,民间借贷,借高利贷!扯远了,继续说一刀切。”

李晓蕾到原来话题,凝重地说:“据我所知,从操作程序上看,‘一刀切’地取缔农基会,当时主要是听取金融部门意见。作出这么大决策本应该让专家参与广泛讨论,本应该是各级党委政府、各方面、各利益方博弈、互相妥协、求得认同的过程。

遗憾的是,‘一刀切’地全部取缔农基会,当时主要听取了人行、农行、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意见,并没有充分听取各级党委政府和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意见。同行是冤家,抢他们生意,他们当然要求取缔。要是镇里有权取缔金融机构,我还强烈要求取缔他们呢!”

把其它金融机构全取缔掉,基金会做独家生意,你这个董事长当然高兴,众人忍不住笑了。

“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不能不分好坏、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起取缔。”

李晓蕾长叹一口气,又跟领导似的作起报告:“实事求是、按照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这是我们党、政府所一贯倡导的原则。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农基会也并不是一个情况、一个模式、一样的有问题。

恰恰相反,实际情况是有办得差的,也有办得好的。差得取缔掉,对办得好的,应该帮助应该支持,使之好上加好,甚至可以把好经验推广应用到其它地方。

综观古今中外,新生事物的发生发展过程,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基本规律:许多新的行为规范、新的习俗约定、新的制度安排、新的法律法规、新的社会变革,一开始都是源于人民群众在生产生活中有了需求。

这种需求可以是生存需求、发展需求、享受需求,也可以是自我价值实现需求等;某些‘敢吃螃蟹’的人起来满足这种需求,于是出现变革,大家纷起响应,支持、模仿、推而广之。”

理论水平很高么,一套一套的。

众人彻底服了,暗想不愧为总理亲切接见过,随国务委员出过访的南港“十大杰出青年”。

李晓蕾越说越兴奋,不遗余力给他们洗脑:“改革开放,就是人民群众和社会、国家都有需求,因为在原来的经济制度下大家都没有饱饭吃。这就有了小岗村、小井村里的农民,首先起来抛弃人民公社的集体生产制度,实行‘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的经营承包责任制”

从中央层面谈到良庄,从联产承包责任谈到“两个凡是”,从小平同志谈到所有改革开放的弄潮儿,谈到一个又个敢于吃螃蟹的人。

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你们全县领导,思岗经济能不能发展起来全靠你们,有没有魄力,敢不敢支持“摸石头过河”,敢不敢支持我们把“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变成“思岗人自己的银行”!

罗红新被架得下不台。

崔丽华沉默不语,纪委记在这一问题也没什么发言权,政法委记同样如此。

武装部长没那么多顾忌,他考虑的是这一届党委班子不能出问题,冷不丁问了句所有在座领导最关心的问题:“晓蕾董事长,南州区委侯记是搞经济建设的专家,是我们思岗走出去的大能人,也是你的老领导。你有没有跟侯记谈过,他对基金会持什么态度?”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李晓蕾嫣然一笑:“侯厂出国招商引资,电话没打通,我发电子邮件请教过。侯厂什么人各位领导知道的,他就复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第二句是建议我向县委县领导请示汇报。”

老卢关系网庞大,谁也不敢招惹他,不过终究是“歪门邪道”。

侯秀峰跟老卢完全不一样,走的是正道,凭本事赢得各级领导器重,去年总理来南港视察点名要见他。省领导来南港检查工作,市委常委不一定全见,但不可能不见侯秀峰。

区委记只是暂时的,达到一定级别的领导几乎全知道,他马上是市委常委兼南州区委记。

出让他一手搞起来的丝绸集团股权,查他的老部下,甚至立案调查他的“亲传女弟子”,谁不担心侯秀峰会生气。

两句话的意思很明确,侯秀峰不计较,众人稍稍松下口气。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天。

帮你们过一关,你们才会帮我。

李晓蕾顿了顿,接着道:“我曾在丝绸集团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前说过没思岗就没我李晓蕾的今天,其实应该是没丝绸集团就没我李晓蕾的今天,对集团我跟侯厂一样怀有深厚感情,我爱人同样如此。

对集团过去两年的现状,我们夫妇的感受可以归纳成六个字:爱之深,恨之切。

我爱人一年只去一次,平时工作学习很忙,了解得比较少,只看到第一次改制人员分类之后又变得臃肿起来了。我集团次数也不多,除了看到这些之外从订单上也看到许多不舒服的事情。”

“什么事?”崔丽华鬼使神差地问。

“轻纺行业竞争激烈,大家竞相压价,在国际上没自己的品牌只能拼成本。刚进入集团时许多订单有利润,现在那些订单不能做,一做就亏损,于是分包给外联企业。人家能赚钱,并且集团过一手还有利润,集团为什么不能做?

这些问题值得深思,我也不止一次给前上司打过电话,询问集团在管理、在成本控制上是不是有问题。因为这直接涉及到销售人员的收入,集团利润低,销售提成低,这是与效益直接挂钩的。”

再给你们一颗定心丸吧。

李晓蕾话锋一转:“过去这些天我一直在良庄,我爱人一直在江城参加全省政法系统新进干部培训,对陈记视察思岗当天中午和下午到底发生过什么,直到好几天之后才知道的。

我对思岗有感情,我爱人更不用说,何况他是随行人员之一,要不是去省里培训,他一样会遇上。他通过集团的老朋友和县里的其他朋友了解到一些情况,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打电话向陈记客观公正地进行汇报。”

那天发生的事影响恶劣,思岗县委会不会挨板子,陈记态度至关重要,政法委记急切问:“晓蕾董事长,陈记听完汇报有没有说什么?”

“陈记说国企改革存在阻力,发生一些事不可避免。韩博说听口气陈记不是很生气,嘱咐我如有机会见到罗记和杨县长,建议罗记和杨县长去市委向陈记再解释一下顺便汇报其它工作。”

韩打击什么人,市公安局的“少帅”。

别人的话陈记不一定信,他的话陈记不可能不信,没想到他会站出来仗义执言。罗红新越想越惭愧,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送一个人情是送,送两个人情是送,送三个人情同样是送。

一次送足,基金会的事你们才会放在心上。

李晓蕾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明天下午南港看我婆婆,打算顺便去市委走走后门。提到基金会就是‘取缔’,‘取缔’这个词一听就是负面的,影响不好,搞得跟我们在从事什么非法活动。

谢记不是高升了么,宣传部长管宣传,我想请他安排电视台、报社来良庄采访,来帮我们宣传宣传。我们为良庄乃至思岗经济建设作出过那么大贡献,并且仍在为良庄乃至思岗建设添砖加瓦,值得宣传。

电话上午打过,谢部长很欢迎,王大姐还要请我吃饭。这事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罗记,市里宣传,县里也要宣传。您帮帮忙,头让我也上上电视,快到春节,外出做生意和务工的人全来,看能不能多拉点存款。”

能跟一位准市委常委和两位市委常委说上话,老卢真找对了接班人。

算上老卢的政治资源,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背景越来越深。

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和她爱人已经把事做到这个程度,不能不识抬举,不能再不表态。

罗红新权衡了一番,沉吟道:“同志们,任何金融组织突然被宣布关闭都必然发生挤兑危机和动荡局面。98年各地普遍出现过挤兑,西川、北河等地甚至出现较大规模的挤兑风波,且酿成危及农村社会及政治稳定的事件。

李晓蕾同志分析得很有道理,良庄农基会既然关不掉,既然运营良好,尤其在风险管控不是良好是非常好,县委县政府就应该支持。因为这不只是支持良庄农基会,也是支持良庄乃至全思岗的经济建设”

ps:5000字大章奉上,祝各位兄弟姐妹国庆快乐!(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