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焦汉东率领在家的镇党委成员闻讯而至,热烈欢迎陈记来良庄检查工作,热情邀请陈记一行参观发展中良庄镇区和工业园区。

经济建设搞得好的乡镇不少,但那些乡镇大多在城区或沿江沿海港口,相比之下,良庄地理位置实在没什么优势。

陈局对良庄印象不错,不想让埋头苦干的良庄干部失望,欣然接受邀请。

坐小车不方便介绍,焦汉东专门从长途汽车站叫来一辆豪华大巴,随行人员和陪同人员上一辆车,派出所的警车在前面开道。

王燕在李晓蕾掩护下换上警服,所长和教导员在局里待命,她这个副教导员自然要全程陪同,抱着小摄像机坐在韩博身边。

“小李总”跟老卢约好在“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见面,接下来要忙“大事”,没兴趣凑这个热闹。

几年来市领导第一来良庄视察,焦汉东激动不已,指着窗外汇报道:“陈记,前面是我们良庄镇司法所,前年秋天,镇里多方筹集资金给司法所建了这栋二层楼,解决多年来司法所办公用房紧张的问题。

这是丁湖法庭,撤乡并镇之前法庭设在已撤销掉的丁湖镇,搬过来之后仍沿用原来的单位名称。建设资金镇里承担三分之一,土地也是镇里协调的。同志们常开玩笑说,公检法司,我们良庄就缺检察院。”

在一些乡镇司法所就一间办公室,人员干得也不是司法工作,大多被乡镇抽调去干其它事。良庄司法所不仅有自己的办公楼,司法所长、司法助理员也不需要去干其它事,能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陈局很满意,头笑道:“汉东同志,经济建设重要,精神文明建设和法制建设一样重要,这一点你们良庄做得很不错”

柳下历史韵味浓郁,有许多始建于民国乃至清朝的建筑。

良庄则是一个“拔地而起”的现代小镇,要是在经济欠发达的省份,现在的良庄真能作为县城。

老集市基本保持原样,西边的三条南北街一条比一条漂亮。

“兴业路”两侧主要是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司法所、丁湖法庭、税务分局、工商分局、环保分局、电信营业厅、移动公司营业厅、广电站和思岗县第二人民医院等单位一家挨着一家,马路平坦宽阔,五年前栽下的树苗已成为参天大树,看上去真有点城区的气氛。

“乐业路”东侧是“良庄新村”,老卢搞得是一期工程,后来又一连搞了三期,一排接着一排,全六层的商品房,一眼望去蔚为壮观。

西侧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区”,老良庄村的地被镇里征了,老良庄人可以在这里集中修建小洋楼。不是老良庄人一样可以建,不过要花十几万买宅基地,并且户型和外装修要符合标准。

“学业路”东侧是陆续搬迁过来的学校,良庄幼儿园、良庄中心小学、良庄初级中学、良庄高级中学。西侧是98洪涝时挖坑取土之后改建的良庄人民公园,好大一个“人工湖”,小桥流水,绿树成荫,风景如画。

再往西就是工业园区三期工程工地,围墙已经圈起来了,跟几年前一样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年产值过亿的企业多少家,超过5000万的多少家,外资企业多少家,合资企业多少家,镇里今年的招商引资计划

焦汉东正汇报得投入,后面追上来五六辆轿车,县领导到了,只能意犹未尽地让司机停车。

“红新同志,光武同志,临时变更行程,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陈记,欢迎您来我们思岗检查工作。”

明天下午要市里,接下来有好几个县要跑,陈局权衡了一番,头道:“小韩,晓蕾同志正好来了,你不用再随行,老家处理下私事,处理完之后赶快去省党校报到。”

“陈局”

“培训结束就是春节,谁家没点事?工作重要,家庭一样重要,安居才能乐业么,就这么定。”

听陈记语气李晓蕾也在,罗红新打量韩博一眼,暗想之前的推测不会错,油然而生起一股厌恶,若无其事朝他笑了笑,头继续热情地跟陈记打招呼。

确实有一点私事。

小任腊月结婚,看样子参加不了他的婚礼,晚上可以在良庄请小两口吃顿饭,表示下歉意,韩博不再坚持,转身跟曲主任等政法委处室领导道别。

领导走了,方局亲自陪同,所里不用安排车送。

车队一走,匆匆赶来的刘旭和老殷就忍不住埋怨道:“韩局,这么大事怎么不通个气,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方局打电话说陈记在所里视察,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人不好发牢骚,他俩可以。

韩博紧握着老同事手,苦笑道:“二位,不是我不想通风报信,是根本没机会。从南岗出发时陈记才说要先来良庄看看,我就坐他身边,我能怎么办?”

“这事闹的!”

刘旭头看看身后,又不无紧张问:“韩局,陈记去所里视察时有没有说什么,我跟老殷全不在岗他有没有不高兴?”

“陈记很满意,对所里各项工作评价很高,没不高兴。至于你们到底去哪儿,到底去干什么,陈记心知肚明,能够理解。”

“哎呀,只要不出漏子就好。”

王燕扑哧笑道:“刘所,教导员,有韩局在没担心的,您二位真是杞人忧天。”

“这倒是。”

刘旭拉开车门,嘿嘿笑道:“韩局,听说晓蕾也来了。请,先去所里,中午去富嫂家好好聚聚。”

“行。”跟别人客气,跟他们用不着客气,韩博从善若流、

爬上副驾驶,王燕突然想起陈局说过的一句话,不禁头问:“韩局,你要去省里参加培训?”

“昨天中午才知道的,刚才没顾上跟晓蕾说。”

“你双硕士,念那么多年,还要参加什么培训?”老殷糊涂了,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政治学习,党校培训。”

刘旭一愣,猛然反应过来:“韩局,这么说你要进步了!”

晋升终究是一件高兴的事,韩博会心笑道:“领导关心照顾,其实我一样感觉突然,之前一点风声没有,直到现在还像在做梦。”

老领导升职,刘旭比老领导还高兴,急切问:“提副处,提支队长?”

“差不多,不过不是刑警支队,市局要设立技侦支队,我可能要出任第一任技侦支队长。你们知道就行了,任命没下来之前搞得沸沸扬扬影响不好。”

“我给晓蕾打电话,这么大事她不能蒙在鼓里。”王燕欣喜若狂,下意识掏出手机。

“别急,等会儿吃饭再说。”

四个人说说笑笑赶到所里,大厅门口站着一个人,很熟悉的人。

刘旭乐了,拔出钥匙,推开车门:“钱镇长,你不来我一样要给你打电话,中午一起吃饭。”

“吃饭是小事,迎接韩局是大事。”

去年刚晋升副镇长的钱朋,紧握着韩博手笑道:“焦记一起去了县里,让我负责接待你和晓蕾,刚给小梅打过电话,她马上到。”

“别这么夸张,影响她工作。”

“你们难得来一次,当然要聚聚。刘所长,教导员,你们说是不是?”

“这是肯定的,中午我做东,别跟我抢,晚上你来。”

老朋友相聚格外高兴,可是在上楼时钱朋突然在背后悄悄拉了几下衣角。韩博一愣,抬头道:“刘所,教导员,你们先上去,我有点事打个电话。”

“行,我上去泡茶。”

“韩局,我在楼下等。”

钱朋果然刻意跟到大厅外,韩博掏出手机一边装打电话,一边不动声色问:“怎么了,什么事?”

“小梅给姜科长打电话,本来想问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聚聚,姜科长听说你和晓蕾一起来吓一跳,他说你和晓蕾不应该这个时候来,让你们赶快走。”

姜科长只是一个称呼,丝织总厂改制之后保卫科撤销,姜国平从保卫科长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门卫,办公室搬到传达室,看看门顺便帮着收发信件。

很好的一个人,从不争权夺利,经常电话联系。

他从来不跟别人开玩笑,不会轻易说出这番话。

韩博被搞得一头雾水,追问道:“为什么?”

“县里把丝绸集团卖给私人老板,丁总他们倒没说什么,刚开始也没什么,新锐集团的人前几天接管之后出问题了。私人老板,管理跟以前不一样,撤换掉好多干部,工作时间延长到12个小时,工资还没以前多,好像春节也不打算跟往年一样发福利。

干部有意见,职工意见更大,各种传言满天飞,听说有人写举报信,举报罗记收好处,把集团贱卖给私人老板。你知道的,丝绸集团不管生产,还有蚕茧收购,一些缫丝厂对县里让新锐集团垄断全县蚕茧同样不满,在后面推波助澜。”

“这跟我和晓蕾有什么关系。”

正值多事之秋,钱朋同样认为他不会来,苦笑道:“股权出让时县里审计过丁总他们,谁都知道丁总他们是侯记的人。在别人眼里你一样是,连我和小梅都是。搞出来这么多事情,罗记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会?”

最不希望出让丝绸集团股权的是谁,毫无疑问是前集团管理层,然后是辛辛苦苦把集团搞起来的侯厂。

现在冒出这么多问题,主导股权出让的新任县委记压力肯定不小。

他极可能会认为是丁总他们在背后搞鬼,到底是不是韩博心里真没底。

总之,只要他想到丁总就会联想到侯厂,想到侯厂自然而然会联想到所有与侯厂有关系的人,何况晓蕾也算半个前丝绸集团高管。

随陈局视察,临时变革行程来良庄,晓蕾稀里糊涂也来了,这一切的一切太容易产生联想。

为什么不愿意跟侯厂一样搞经济建设,一是喜欢警察这个职业,二是不喜欢乃至反感那些有可能的勾心斗角。

没想到只要“吃皇粮”,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

韩博沉思了片刻,猛地放下手机:“钱哥,让小梅姐不用过来,我和晓蕾吃完午饭就走。”

“好的,我给她打电话。”

钱朋拍拍他胳膊,劝慰道:“韩局,丁总他们的事别多想,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作为朋友兼曾经的老部下,你没对不起他们。”(未完tt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