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衣锦还乡”(七)

第三百四十五章 “衣锦还乡”(七)


                老领导,居然是老领导!

在南岗工作“身不由己”,春节要么值班要么备勤,就大前年春节思岗聚过一次,之后一直打电话。考虑到老领导学习和工作忙,也不好联系得太频繁,主要是逢年过节打电话问候一下。

三年没见,吴永亮激动不已。

“韩局,韩支队,上次来技术中队调研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直到走好几天才知道。”

“刘大跟我们所长说你来过,打死我也不相信。”

小颜头看看大堂,确认周围没领导,禁不住埋怨道:“韩局,我们什么关系,我和永亮从丝织总厂就跟你干,要是没你帮忙,现在估计还‘临时工’,你来指导工作怎么能不告诉我们?”

久别重逢,韩博格外高兴。

看见他和吴永亮,不由想起在丝织总厂工作时的情景,鉴于跟他俩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先跟打击虚开增值税专业发票犯罪时共过事的朱冠宇握手,头笑问道:“不高兴,有想法?”

“到了南岗都不联系,当然有想法,以为你忘了我们呢。”吴永亮没什么好顾忌的,直言不讳。

“冠宇,你呢?”

“我没有,而且能理解您的苦衷。”

“跟这两个榆木脑袋说说。”

朱冠宇松开双手,微笑着解释道:“永亮,小颜,上次来调研时韩局刚上任刑侦副支队长不久,不光调研还要帮技术中队争取人员编制和经费,不是跟技术民警一起出现场就是找宋局和政委做工作,哪有时间找我们,并且影响也不好。”

细想起来当时联系影响确实不太好,毕竟市局与县局的关系,跟市局与分局是完全不一样的。

吴永亮反应过来,指着后面偷偷问:“韩局,今天怎么有空来南岗的?”

干警干警,一线干警就是干活的,消息不灵通。

朱冠宇是经侦中队长,政治敏感性比他们强,能猜出其中一二,脱口而出道:“韩局,您是不是随同市政法委陈记来视察的?”

“嗯。”

“陈记,陈局?”市政法委记是多大领导,小颜大吃一惊。

“就在2号楼,”韩博朝左边指了指,提议道:“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走,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县委的车全在外面,这会儿政府招待所里不知道有多少位领导,吴永亮反应过来:“去我家吧,我家离这儿近。”

“这么晚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又不是外人。韩局,我结婚你没时间来,让小单和亚丽捎那么大一红包,我媳妇经常念叨你,她从来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她,正好认识一下。”

“韩局,就去永亮家。南岗小地方,天一黑尤其冬天,街上看不见几个人,想找个饭店都找不到。歌厅和洗浴倒是有几个人,你肯定不会去。”

难得聚一次,小颜兴高采烈,又掏出手机:“我给家打电话,让我媳妇赶快过来,人多热闹。”

他们要是在思岗县公安局工作,会有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照顾。

当年“顾全大局”,在局领导统筹下报考南岗县公安局的公务员,换了一个新环境,等于一切从头开始。

自己只是一个负责刑事技术的刑警副支队长,就算过段时间提副处一样是负责技术的,但对他们而言、在他们心目中却是很大领导。

陈局和侯厂是自己的“靠山”,现在自己又稀里糊涂被他们视作为“靠山”。

人情社会,没办法,何况他俩处境确实不如在经侦战线和仍在思岗工作的老同事,前途甚至不如在模范基层所队工作的小任。

韩博帮不上忙,就算能帮也不会帮这种忙,所能做的只有给他俩打打气,欣然答应道:“行,你们去门口等,我给陈记的秘打个电话。”

自由活动,要跟领导请假。

现在给领导打电话不合适,可以给张昊打。

这边准备出发,刚接到电话又拨通娘家电话的姚佳媛正忙得团团转,座机开着免提,一边翻看冰箱里有什么菜,一边焦急地说:“妈,我这儿什么都没有!客人马上到,你看看家里有什么,赶紧让爸开摩托车送过来。”

“这么晚了,什么客人?”

“永亮老单位领导,就是当时在bj进修没时间来喝喜酒的那位,陪市领导来我们南岗视察的,平时请都请不到。”

“陪市领导?”

“陪同市政法委记视察,人这会儿在政府招待所,永亮好不容易把人请过来的。”

女儿是独生子女,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

女婿想进步上面没人怎么行,有这么大一关系当然要利用上,姚妈一阵激动,急忙道:“媛媛,你别急,带好孩子,我跟你爸马上到,保证帮你们办漂漂亮亮。”

赶到老部下家已是深夜9点多,老部下的妻子既激动又有那么点拘束,站在门边想问好又不好意思开口。

“佳媛,这么晚登门,影响你休息了。永亮真有福气,真人比照片上更漂亮。”

“韩支队,您别夸了,嫂子才漂亮,我见过照片。”

“有时间去南港去我家坐坐,她现在怀孕整天没事干。”韩博探头看看卧室,饶有兴趣问:“小家伙呢,是不是睡着了?”

“刚睡着,我去把他抱出来。”

“不用不用,让孩子睡。”

初次登门,不能没点表示。

韩博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往她手里一塞:“弟妹,今天太仓促,没任何准备,给孩子买点吃的。”

“不行不行,韩支队,结婚时您让单哥捎那么大礼”

“别这样,我跟永亮什么关系,我是孩子叔叔,应该的。”

韩博把路上准备的另外两百往小颜手里一塞,语气不容置疑:“敬洋,这是你家千金的,就当压岁钱,收下,不然我不高兴。”

“这怎么行?”

“好啦好啦,就这样,再闹没意思,坐下说会儿话。”

再客气不合适,会把邻居吵醒的,并且老领导跟其他领导不一样,他家是真有钱。吴永亮勉为其难让媳妇收下,招呼老领导在客厅坐,泡茶、拿瓜子。

“韩局,晓俊前天打电话说程疯子调市局了。”

他们跟王燕、小任关系一般,跟单晓俊、高亚丽小两口关系非常好,跟刚荣升思岗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长的高长兴关系不错,同在工商局工作的杨小梅也经常联系,属于丝织总厂保卫科走出来的人,知道程文明调市局很正常。

“有这事,正在调动办手续。”韩博端起茶杯,下意识观察起二人细微的表情。

“调市局哪个单位?”小颜果然有些动容,忍不住追问起来。

“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提副科。”

“这么好!”

“人家是老同志,人家参加工作多少年?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嘉奖好几次。长江区前几天发生一起特大案件,他将特大案件与另一起小案成功串并上,为案件侦破打开一突破口,将来评功评奖,个人一等功估计跑不掉。”

“什么特大案件?”吴永亮好奇地问。

嫌犯已落网,现在正追查爆炸物来源,知道的人不少,算不上秘密,韩博解释道:“造成三死八伤的特大爆炸案,元旦期间全市公安系统一级戒备就是因为这起案件。程队不仅为案件侦破打开一个突破口成功抓获两名嫌犯,还挫败一起连环爆炸案,缴获几十枚雷管和三颗已制作好的炸弹。”

“我的妈呀,破这样的大案评一等功不为过。”

“所以成绩是干出来的。”

韩博不会错过这个打气的机会,笑看着三人说:“冠宇已经是中队长,没什么好担心的。永亮,小颜,从丝织总厂保卫科调入公安系统的老同事发展得都不错,就你俩依然是普通民警,跟老兄弟一比,心里可能会有些失落。”

“韩局”

“听我说完。”

韩博放下杯子,循循善诱:“官本位是国情,我们生活在现实中,相互之间不可能没攀比。但人与人的际遇是不同的,不能事事攀比。不是有句话么,人比人气死人。想进步是好事,但必须先干出一番成绩,要具备相应的能力,至少要让上级看到你有。

你们肯定会想,干出成绩哪有那么容易,基层能有什么大案要案,全鸡毛蒜皮的琐事杂事。我不这么认为,我刚去良庄时什么条件,良庄警务室一样是基层,关键要把心沉下来,去想,去琢磨,去做。”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甚至会以为我韩博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挺怀念在良庄当派出所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美国电影,小镇警长,小镇警察,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一干几十年,我蛮羡慕他们的。”

“其实用不着羡慕,基层派出所治安民警包括责任区刑警队刑警跟他们没什么区别,南岗是小县城,你们见到的不多。去bj,去东海那些大城市,能看到穿白衬衫的片儿警,穿白衬衫的交警,也就是说在基层一样能干出一番成绩。”

ps:感冒的滋味真难受,第一章补上,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