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衣锦还乡”(九)

第三百四十七章 “衣锦还乡”(九)


                这几年到处在修路,据说南岗最西北边的惠源镇有通往永阳的公路。

韩博没走过,郭师傅更不用说,地图上也没有,只能一直往西进入新庵境内,沿柳下河西岸的省道去良庄。

“柳下河是我们江边地区很重要的一条内河航道,虽然公路运输越来越发达,但水运成本要比公路运输低很多,江边地区又没什么自然资源,航道沿线的二十几个区县所需的煤炭、黄沙、砂石、木材等物资主要是水运。所以航道一直很繁忙,过往船只是东边的港榆河几倍。”

这一片熟得不能再熟,到了这儿跟到家一样。

韩博当仁不让扮演起向导,指着河中央一艘巡查的公安汽艇侃侃而谈:“柳下河不同于京杭大运河,更不能与长江航道相提并论,没有专门的航道公安局,只有省水利厅的几个船闸管理处。又被作为沿线几个市二十几个县的行政区划分界线,直接导致航道治安管辖权模糊。”

行政区划确定下来想改就没那么容易,何况这涉及到沿线几个地级市。

不实际负责局里的日常工作,陈局对这些真不了解,不无好奇问:“航道上发生治安或刑事案件,思岗县局和新庵县局是怎么协调的?”

“几年前在河中央发现一具水漂,就是程文明同志破获的那起杀人抛尸案,案件管辖权存在争议,对两个县局触动很大。于是要求当时的良庄分局和新庵的城东分局就这一问题进行协商,最后决定一家负责一个季度,由各自县局的水上派出所派一艘汽艇过来执勤,执勤期间接受水上派出所和良庄分局或城东分局双重领导。

所以现在的良庄派出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光有一个小交警队,还有设有一名驻所水上公安民警。轮到思岗县局负责航道治安时去河上巡查执勤,轮不到时负责协调水上案件,同时协助良庄派出所维护治安。”

“没办法就要想办法,工作就应该这么干。”

正说着,河对岸一大排广告牌映入眼帘。

以前全是从思岗去良庄,从西路、从南边过来是头一次,眼前的良庄工业园与南港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自然不能比,但在这里却能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南面一片庄稼地,全是农村。

西面有许多工厂,建在省道边上,跟路边的民房凑在一起,显得很凌乱,而且企业规模也不大。

河对岸完全是另一副景象,欣欣向荣的景象。

首先是一幅巨大的小平同志半身像,紧接着是一幅巨大的园区规划图,“发展才是硬道理”、“良庄人民欢迎您”、“首善之地,良善之庄”等标语一条比一条显目,然后是一排企业广告牌。

良庄建工集团热忱欢迎您!

全国建筑业特级资质,荣获建筑业最高荣誉鲁班奖,汪总坐在办公桌前接电话的照片就在上面,下面集团总部、东海公司、江城公司、bj公司等分支机构的照片和联系方式。

良工集团紧随其后,老总照片,一大堆建筑机械照片,中国名牌,国家免检,产品远销全世界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不光有电话、传真等联系方式,还有企业网站和电子邮箱!

从一个小榨油厂发展起来的良粮集团后来居上,产值不比两位“老大哥”少。一家三个大广告牌,一个是饲料公司的,水产饲料、鸡饲料、猪饲料,大肥猪居然噘屁股出现在广告牌上。

良锅集团、新丰电器、新力水泥机械、中港合资埃菲尔服饰企业广告牌从拆掉重建的柳南桥一直排到老柳下河大桥。

相比这两百多块广告牌,搞得跟公园似的河岸更有看点,下面是用水泥驳的,中间砌有一条带护栏的走廊,每隔一两百米砌有上去的台阶,上面有灯,下面一样有灯,绿化搞得也不错,许多老龄人甚至年轻人趴在河边护栏上钓鱼。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头看看柳下,陈局不禁笑道:“经济建设搞得不错,看得出来,良庄镇干部尤其镇党委记还是比较有能力。”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韩博轻叹一口气,苦笑道:“陈局,良庄镇党委焦汉东记确实有能力,但要是没卢惠生记积攒的家底,没卢惠生记在退居二线前‘刮地三尺’,把包括我在内的老良庄干部教师、企事业单位职工乃至退休人员的钱全搞进‘良庄人自己的银行’,焦记也很难把良庄建设成现在这样。”

“地方保护主义,打自己的小算盘,对良庄人来说他真干了一些好事。”

“陈局,说到卢惠生记,我突然不由想起自己。卢惠生记毁誉参半,至少在老良庄群众心目中他是老记、好记。我韩博算什么,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真不好,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就知道抓人罚款搞钱换乌纱帽。”

这两年稍微好点,前些年公安经费是真紧张。

发生案件要侦破,没经费怎么侦破,不创收又怎么会有经费,所以常说公安吃得是“尿泡饭”。

现在想想他当年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也是逼出来的,陈局感叹道:“小韩,别丧气,主要是法制建设没跟上,群众不理解,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的。”

“我没丧气,只是有感而发,提到群众理不理解、喜不喜欢,卢惠生记说过的一句我到现在记忆犹新,他说公安是干什么的,就是让人怕的。往哪儿一站,不用开口,不用动手,好人坏人一个不敢动。”

“这个卢惠生!”

陈局忍俊不禁笑了,哈哈大笑道:“不过话糙理不糙,公安要是没有了威慑力,怎么维护社会治安,怎么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不知道怎么事,看见欣欣向荣的良庄,韩博就想帮老卢说几句公道话。

一边示意郭师傅右拐上柳下河大桥,一边笑道:“陈局,不怕您笑话,他对我影响其它挺大的。刚调入公安局时没经过业务培训,第二天就带着一把报废的手枪来良庄上任,公安特派员其实跟乡干部差不多,要接受乡党委记领导。

上任第一天,就让我去江城帮建筑站也就是现在的建工集团讨债,我当时很为难,结果运气好得离谱,那个开发商搞房地产没赚到钱炒股发财了,连本带利算清,两百多万,堪称巨款,来成了‘英雄’。”

园区警务室标志非常显目,一个民警在里面值班,一个民警带着两个治安员在对面汽车站门口巡逻。

警民关系看上去不错,跟汽车站门口的几个摊主说说笑笑。

陈局示意郭师傅在路边停车,但没下车,遥看着对面饶有兴趣问:“后来呢?”

领导一样喜欢听故事,尤其喜欢听小人物的故事,韩博不无得意笑道:“后来很器重我,开始教我怎么干好一个公安特派员。他说前任公安特派员连枪都没有,维护良庄社会治安十几年靠什么,靠的就是威慑力。

威慑力怎么体现,看你名声响不响?说现在的派出所长、刑警队长不行,群众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怕他们。连续搞了几次打击行动,开了一次公捕大会,老百姓知道我了,个个在背后骂。”

“哈哈哈,这个卢惠生,你被他带到阴沟里去了。不说他,走,陪我下去转转。”

“是。”

领导要“微服私访”,郭师傅把车停得非常之隐蔽,前面一辆货车,后面是桑塔纳,正好挡住车牌。曲主任等人心领神会,不约而同跟上来,几个人全穿便服,径直来到园区警务室。

执勤民警新来的,三级警司,很年轻,之前从来没见过,正坐在接警窗口看边上的监控,聚精会神。

陈局探头看看,只有一台监视器,监视画面有四个,跟市局门卫用的差不多。他环顾了下四周,推开右边的门走进警务室。

民警缓过神,起身很有礼貌的问:“同志,您有什么事?”

思岗话不是很难懂,陈局抬头看看墙上的规章制度,微笑着说:“小同志,我想找你们所长。”

穿着停讲究,好几个跟班,说得是普通话,难道是来考察的客商。

一切为了客商,为了客商的一切。

在良庄谁都可以得罪,唯独不能得罪有意来园区投资家成的大老板,民警不敢怠慢,一脸歉意地说:“同志,不好意思,我们所长和教导员去局里有事,今天不在所里,更不会来警务室。我可以帮您联系管委会,管委会有领导值班。”

有电话,有对讲机,墙上有规章制度,外面牌子上有警务室人员照片,名字,联系方式和监督电话,还有一块法制宣传专栏。

执勤民警待人挺和气,面带笑容,发现自己不是本地人立马说普通话。

陈局很满意,指着韩博笑问道:“小同志,认不认识他?”

民警这才注意到韩博,仔细辨认了一下,惊呼道:“韩局,韩支队!”

“你认识我?”

“我见过您照片,刘所、教导员和王姐经常提起您,我参加自学考试用的还是您当年用过的。”

“小同志,你参加自学考试了?”

韩支队陪同的绝对是领导,民警变得有些紧张,急忙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我们所里有学习室,有好多法律和刑事技术方面的籍,只有几位年龄大的老同志没有参加,其他同志全参加自学考试。”

“你叫什么名字?”

“思岗县公安局良庄派出所治安中队民警刘小锐,请首长指示。”

“刘小锐同志,别这么紧张,我们随便聊聊,你今年多大,哪个学校毕业的,什么学历?”

“报告首长,我今年岁,省警校治安管理专业,中专学历。正在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剩下三门考过就是大专学历。”

“加强学习非常有必要,刘小锐同志,好好努力,以你们老所长为榜样,争取早日考过。”

“是!”

好样的,没给良庄派出所丢脸。

领导高兴,韩博更高兴,顺手推开一扇门:“陈局,监控平台在这儿,刘小锐同志看得只是几个主要路口。”

“别有洞天啊,我以为里面是宿舍呢。”

“宿舍在所里,这里没有。”

韩博让开身体,陈局走进来一看,两个女治安员正坐在两排监视器前观察对面长途汽车站售票厅、柳下河上的几座大桥、柳下河河面、工业园区各路口及企业门口的监控视频。

头上戴着耳麦,手中握着鼠标,不断放大或切换画面,专心致志,对外面刚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

“老康老康,我高小燕,雄鹰门窗厂门口刚过去一个穿皮夹克的男子,形迹可疑,应该就是总跑过来贴小广告的嫌疑人,前面是监控盲区,你们留意一下。”

“收到收到,我们马上去。”

基层派出所,就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陈局却看得津津有味,韩博凑到他耳边介绍道:“警力不足,所里在镇里支持下设立了一支治安防控队,专门在外来人员较多的工业园区巡逻。有监控平台,有执勤民警,有企业保安,有防控队,形成一张相对完善的治安防控网,所以园区治安一直比较好,打架斗殴、财物失窃极少发生。”

搞得确实不错,陈局笑问道:“这些视频能不能录下来?”

“刘小锐同志,你汇报。”

不能再喧宾夺主,韩博把机会让给老单位民警,刘小锐一愣,急忙道:“报告首长,监控视频全要录下来,只是机房不在这里,主要路口的监控视频在管委会机房录,民用监控视频在各企业录,保存时间三天至半个月不等,需要时去调取,我们这边只接入信号。”

陈局点点头,又问道:“刘小锐同志,你们警务室辖区有多少人口?”

“我们警区是五个警区中辖区人口最多的,本地居民一万三千六百多人,园区企业职工三万四千五百多人,对面汽车站每天人流量超过两千。”

“民警呢?”

“在编治安民警三人,交警二人,治安联防队员九人,防控队是机动力量,不属于我们园区警务室。”

五个民警管五万人,在农村派出所很正常。

不过这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农村派出所,辖区内不仅有一个企业众多的工业园区和一个人流量不少的长途汽车站,还位于治安压力最大的两市交界。既要管车也要管人,甚至要管河面上的过往船只。

陈局没再问什么,拍拍刘小锐胳膊,拉开门往对面汽车站走去。

ps:第一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