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衣锦还乡”(三)

第三百四十一章 “衣锦还乡”(三)


                市委食堂就是比市局食堂好,菜多量大,色香味俱全,而且便宜。

遇上两个想当“炸弹狂人”的嫌犯,过去几天没吃过一顿好饭,今天饭菜好心情更好,一个人吃掉一份锅肉,大米饭干掉两碗。

市委领导在小餐厅吃,直到准备出发才见到陈局。

“小韩,坐这辆。曲主任,时间差不多,正好12点整,出发。”

张昊通知时说“随行人员12点整”准时集合,事实上随行人员并不多,办公室曲主任、研究室徐主任、执法督察处王副处长,加上张昊和自己一共5个人。

一辆黑色奥迪6,牌照很显眼,00009,市委9号车。

一辆黑色桑塔纳,同样悬挂市委牌照。

修读研究生期间经常去各地“实习”,无意中遇到过不少领导出行。以前担任良庄乡公安特派员时,曾迎接过市委领导和军分区首长。

相比之下,陈局绝对算得上轻车从简。

不过只是暂时的,迎来送往几乎成为“传统”,在市区不会劳师动众,在南州区辖区应该也不会,一进入南岗境内就难说了,估计南岗县领导会在交界处等,南岗县公安局交警会在县领导要求下在前面开道。

奥迪经常坐,家里就有一辆,或许坐得比张局更早。

坐市委9号车是头一次,韩博真有那么点受宠若惊,头看看曲主任和徐主任,绕到右边开门上车。

领导似笑非笑,韩博被搞得很不好意思。

司机老郭是市局职工,几年前就认识,坐在副驾驶的张昊一样是从市局调到市委的,车里全“自己人”,韩博以原来的称呼相称,不无尴尬地说:“陈局,谢谢您的关心照顾,我一定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工作,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小张跟你说了?”

“说了。”

陈局微微点点头,笑看着他说:“小韩,29岁提副处,在团委算不上什么,在政法部门,在公安系统实属凤毛麟角。不过你的情况与其他同志又有些不一样,参加工作时间不算长,干出的成绩却不少。

要是留在部机关一样有机会晋升,留在公大或许已经提副处了,校团委记至少副记。从个人发展角度出发,你选择南港需要勇气,需要下决心。但在我看来,这个选择是正确的,这个决心下得好。”

韩博暗暗地想,当时真没下过什么决心,委培协议写得很清楚,毕业之后原单位,自始至终没想过要留在首都。

不过你是领导,你说需要勇气就需要勇气,你说要下决心那就下决心。

“为什么这么说?”

提拔一个在全省公安系统或许也是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上上下下却没什么异议,陈局极具“成就感”,兴致勃勃说:“因为留在部机关很难像现在这样尽情发挥,机关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你不可能有机会跟现在这样施展才能,想施展抱负,想干出一番事业只有基层。

技侦支队长,单位一把手,副处级实职,全市公安系统刑事科学技术‘第一人’!

下点功夫,把‘科技强警’战略在你手上变成现实,多有挑战性,这是多大的政绩?业务水平有目共睹,领导能力、协调能力同样无可挑剔,在省厅乃至部里又吃得开,好好干,我对你有信心。”

“陈局,您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该上就上,当仁不让,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局深吸一口气,感慨万千:“年轻就是好,你29岁已经走上领导岗位,我29岁刚当上乡长。不过在当时,在我们那个县,我一样是最年轻的乡长。”

“陈局,我在基层呆过,乡镇工作最难干,乡党委记和乡长最难当。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直接面对成千上万群众,什么都要管,哪像公安工作这么单一。您年轻时比我厉害多了,我干不了乡长,真干不了。”

“小韩,你怎么也学会拍马屁了?”

“陈局,这真不是恭维。”

韩博手抚着膝盖,由衷地说:“我调入公安系统时运气好,被安排到不欠外债的良庄乡担任公安特派员。相邻的几个乡镇财政紧张,乡村两级加起来欠外债上千万。债主要债,干部教师和退休人员要发工资,要报销医药费。

政府一欠钱就没威信,干部拿不到工资工作没积极性,上级布置的任务尤其征收任务还不能不完成,计划生育没搞好一票否决,殡葬改革没搞好一票否决,各种否决加起来十几项,乡镇领导的日子真难过。”

这番话说到陈局心坎上去了,不禁苦笑道:“何止难过,简直要命,最憋屈的时候真想撂挑子不干。”

“所以说您年轻时比我厉害。”

“好汉不提当年勇,言归正传,省厅转发来一份部里的文件,关于公安三级网络建设的。这件事跟你有关系,需要投入不少经费,说说你的看法。”

“公安内网建设?”

“嗯。”

一趟首都没白跑,这么快就有消息。

韩博沉思了片刻,微笑着解释道:“陈局,据我所知部里对于信息化建设有一个总体规划,三级网络是重中之重。换句话说早晚要搞,不光要搞还要验收。早搞可以作为试点,作为样板,可以争取到一笔专项经费。等上级要求全国统一实施,再想争取专项拨款就难了。”

“麻不麻烦?”

“现在技术很成熟,管用电信公司或广电局租用宽带,跟民用网络物理隔离。终端和系统这一块有专门的公司做,甚至可以把维护一起交给他们,说到底还是经费。”

陈局想了想又问道:“三级监控网络呢?”

这些问题应该去问科技通信处,不过话又说来,他这位局长只管钱和人事,业务和局里的日常工作由常务副局长管,平时极少去局里。

不是谁都有机会给领导汇报这些的。

韩博整理了下思路,解释道:“现在的治安形势发生巨大变化,车多人多,建立市局、分局、基层派出所监控平台系统,通过三级平台联网的形式整合,最终实现实时运行、实时监控、实时保存、实时调用非常有必要。

不过所需要的经费远比建设内网多,从应用本身考虑,我认为应该先应用在基层派出所。基层警力不足,基层民警每天却要应对大量的侵财案件、民事纠纷、治安管理及群众求助,对监控系统的利用率会很高。”

“其次是分局,最后才是市局?”

“在现有条件下好像只能这样,并且监控网络不光我们公安一家事的,党政机关、银行、车站、码头、机场、学校医院都应该装上监控,我们只需要在主要道路、人流量较大的广场装,然后建一个平台将这些监控资源整合起来。”

01案惊动市委市政府,市里正在大力招商引资发展经济,要是发生连环爆炸案,谁敢来南港投资?

社会治安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公安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主力,光给公安局增加人员编制充实基层警力是远远不够的,在新形势下只有向科技要警力。

只要涉及到“科技”或“技术”之类的字眼,陈局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科技通信处,而是身边这位见过大世面的双硕士,可以说这也是让他随同视察的一个原因。

公安内网要建设,三级监控网络一样要搞,至少要市区的监控网络要搞起来。

陈局微微点点头,突然道:“小韩,思岗是第三站,到思岗之后陪我去良庄派出所看看。”

“是。”

能随同市政法委记老单位,真正的“衣锦还乡”,韩博禁不住笑道:“陈局,您不会失望的,良庄派出所的监控系统搞得确实不错,指挥中心和三个警区监控平台跟电视上差不多。”

“关键还是钱,你打下一个好基础,地方政府经济建设搞得比较好,能够支持公安工作。对了,那个卢惠生现在调哪儿了?”

“陈局,您知道卢惠生记?”韩博倍感意外。

“地方保护主义的典型,县委记因为他申请调离,土皇帝,无法无天,竟敢软禁老干部,让市委和军分区去保人,如雷贯耳,想不知道都不行。”

老卢果然名声在外,韩博强忍着笑介绍道:“陈局,他现在退而不休,被返聘良庄担任良庄农村合作基金会名誉董事长,不再给县里和市里惹麻烦,跟银监会干上了,已经打了三年持久战,看样子还要打下去。”

“跟银监会?”一个退休的泥腿子干部跟银监会风马牛不相及,陈局一脸不可思议。

韩博将来龙去脉一五一十介绍了一遍。

“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太特么搞笑,陈局眼泪都笑出来了:“小韩,我就知道他那种人不会安生。他跟你我不一样,他脑子里只有斗争,跟天斗其乐无穷,跟人斗其乐无穷,一天不斗浑身痒痒,幸好这样的老干部不多。”

老卢真不是他认为的那种“好斗分子”,只是当一辈子干部闲不住,总想管点事。

韩博也不解释,老卢名声不是一点两点大,解释别人也不会相信。

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前面的桑塔纳突然亮刹车灯缓缓停下了,探头往去,马路上和马路边黑压压全是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