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衣锦还乡”(五)

第三百四十三章 “衣锦还乡”(五)


                交巡警四大队到了,说是交巡警,其实依然是巡警。

97年搞交巡警合并改革,从优化警力部署来说绝对是好事。交警每天在街上,巡警也在街上,但交警不管治安,巡警不管交通,两个部门每天要派那么多人上街,却互不相干,浪费很多的警力。

结果事与愿违,由于体制、经费和法规等种种原因改革基本上失败了。交警仍然是交警,巡警仍然是巡警,交巡警只剩下一块牌子,只会出现在汇报材料上。

一下子来七八辆车,二十多个民警,有了援兵,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陈局不会也没时间管这些“小事”,面无表情说:“小韩,你现场指挥,组织民警采取强制措施,受伤的安排民警押送去医院,等南州分局同志到了移交给他们,然后去南州区委跟我们汇合。”

“是。”

虽然暂时没提副处,在这里依然级别最高。

韩博毫不犹豫接过指挥权,给匆匆跑过来立正敬礼的几个民警下命令:“时间紧急,不用自我介绍了。这位是南州分局青园街派出所民警方亚杰同志,请你们立即协助方亚杰同志控制参与械斗的人员。”

“你别去,组织两个人疏导交通,安排一辆车开道,陈记要去南州区委区政府,不能再耽误时间。”

陈局刚上车,“少帅”留在现场指挥,谁也不敢当儿戏。

没受伤和伤势较轻的嫌犯有一个算一个全铐起来,押上焊有囚笼的依维柯警车。受伤的一样要铐起来,铐在担架上,两个民警看押一个,一起上救护车。

“韩支队,您的手铐。”

“谢谢。”

韩博接过自己的手铐,头道:“同志们,搞好帮我找找,地上有三枚弹壳,刚才没顾上。”

“好的,小王,小陈,赶快找。”

当成百上千群众连开三枪,没魄力可不敢。

不过话又说来,三十几个家伙打成一团,光靠吼行么,何况陈局就在现场。

巡警忙着找弹壳,南州分局副局长、刑警大队长和青园街派出所长终于到了,跑过来忐忑不安问:“韩支队,陈局呢,陈局有没有发火?”

“许局,别担心。”

韩博陪他们走到一片狼藉的物流中心门口,捡起一根橡胶警棍,苦笑着说:“这是一起突发事件,又赶上全警补休的特殊情况。再说青园派出所出警了,被误认为这里的保安差点出事,解释一下,陈局会理解的。”

“关键陈局不会听我们解释,韩支队,帮帮忙,帮我们美言几句。”

“什么美言,实话实说。”

韩博把警棍交给分局刑警队长,指着大厅介绍道:“许局,曹大,案情不复杂,物流中心拖欠施工队工程款,快过年了施工方过来讨要,期间发生争执,物流中心老板和保安动手打人,好像打伤了,人正在医院。

施工方气不过,叫上一帮工人过来报仇,见人就打,看见东西就砸。跑掉几个,有这么多落网的,应该不难查。你们辖区的案件,你们接手。我跟巡警四大队打过招呼,你们的人一到,他们就把医院里的嫌犯移交给分局。”

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陈局来南州视察时大打出手。

分局领导窝一肚子火,接手案件,请巡警四中队民警开车把嫌犯送往青园派出所,安排车送韩博去区政府。

老单位领导正同包括区委常委、区政法委记兼公安分局局长在内的区委班子成员,在三楼会议室给现在的领导汇报工作。

发生一起三十多人参与,十几个人受伤的械斗,老领导脸上无光,现在的领导估计非常不高兴,现在上楼不太合适,韩博干脆坐在一楼的一间办公室跟司机老郭聊天。

“韩支队,又立功了,恭喜。”

老郭“身份超然”,作为领导身边的人,有资格开玩笑。

韩博看看外面窃窃私语的区干部,苦笑道:“郭师傅,您在局里干那么多年,虽然不是民警跟民警也没什么区别,民警干什么的,不就是管这些的么,要是这也评功评奖,政治部不是要忙死。”

“不一样,一个人控制三十几个打红眼的,多危险,有几个人能做到?张秘说你一个人上去了,我吓一跳,陈局都替你捏一把汗,给指挥中心下死命令,110必须5分钟内赶到。”老郭点上根香烟,一脸心有余悸。

“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听见枪响更担心,开枪可不是开玩笑,你马上提副处,这个关键时刻不能出事。”

“谢谢。”

“谢我干什么,说真的,局里这么多支队领导,我就佩服你和韦支队,少帅、老帅,名副其实。”

聊一会天,领导们下来了。

按曲主任拟定的计划,接下来应该去南州渡口、南州汽车站、南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消防大队视察。

区领导七八位,局委办一把手十几位,电视台记者全程采访,韩博不能往前凑,更不能跟出来时一样上市委9号车。

正准备上曲主任他们坐的桑塔纳,陈局突然头道:“韩博同志,过来一下。到了南州也不跟侯记打个招呼,太不礼貌了,侯记可是你的老领导。”

南州现在是区,不再是以前的县级市。

公安归市局管,是南港市公安局南州分局,不再是曾经的南州市公安局。

出警速度慢是市公安局的事,区委区政府没什么责任,至于一些企业拖欠民工工资这种事,不光南州有,全国比比皆是。

刚才已经表过态,区里将成立一个领导小组,组织劳动局、民政局和建设局等部门专门负责这些问题,确保在南州打工的人员尽快拿到工资,确保春节期间社会稳定。

陈局没想象中那么生气,侯记同样没想象中那么难堪,竟扶着9号车门开起玩笑:“陈记,他要么不来,来就放枪,连续放三枪,这是给我示威。”

身边这位是南港的“风云人物”,不仅有能力而且深得省市两级领导器重,去年总理来南港视察,点名接见。现在这个区委记估计干不了多长时间,不是进市委班子就是调到省里。

陈局对他的态度跟对待其他区县一把手是完全不一样,哈哈笑道:“小韩,听见没有,侯记生气了。”

“侯记,对不起,我错了,我检讨。”韩博硬着头皮上去,一脸尴尬。

能随同政法委记视察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侯秀峰打心眼里替老部下高兴,拍拍他胳膊,意味深长:“当机立断,鸣枪示警,制止械斗,履行职责,何错之有?就算有错,要检讨,也是向陈记认错,向陈记检讨。”

他们在车边谈笑风生,等候两位领导上车的其他人窃窃私语。

“少帅”在南港公安系统很有名,党政部门知道的人却不多,一位女干部侧身问:“滕记,这个小伙子是谁?”

别人不认识,南州区委常委、政法委记兼公安分局局长滕宝进不可能不认识。几家欢乐几家愁,他现在是最紧张的一位领导,不动声色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韩博,跟侯记一样是思岗人。”

“副支队长,这么年轻!”

“年轻有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几年前的东华税案就是他查出来的。之后去进修,公大研究生,北大研究生,法学工学双硕士,刑事技术专家,来没几天就用技术破获几起大案,包括长江区这起爆炸案。”

“看样子跟侯记很熟。”

“想起来,我见过。”

一个领导凑过来,神神叨叨说:“撤市并区前他来过市委,小两口一起来给侯记拜年的。听小祁说他原来也是思岗丝织总厂的干部,陈记没开玩笑,他确实是侯记的老部下。”

领导很忙,玩笑点到为止。

按计划视察,侯记上市委9号车陪同。

陈局没发火不等于没火,他现在的身份是市政法委记,等他把身份“切换”到公安局长时南州分局的日子就难过了。

滕宝进不想错过这个宝贵机会,把刚走到桑塔纳边的韩博拉到自己车上,关上车门苦笑道:“韩支队,你是侯记的老部下,我是侯记现在的部下,我们是自己人,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这两年公安局长开始进党委班子,比如陈局,市委常委、政法委记兼公安局长。又比如新庵县公安局范局,现在是新庵县委常委、政法委记兼公安局长。

但跟他们一样直接进班子的并不多见,大多采取“班子成员进公安局”的做法。比如由原任政法委记兼任公安局长,原公安局长改任常务副局长,或调整原任公安局长职务,重新任命一位常务副局长。

毕竟公安局长与常委之间还隔着副市长或副县长,一下子提拔太高不易操作,由上级兼任下级职务就比较好办了。

陈局和新庵范局之所以能够直接进班子,与他们的资历有很大关系,不存在一下子提拔太高的问题。

滕宝进局长属于“班子成员进公安局”,原来是区委常委、副区长,去年南州区换届时提拔为政法委记兼公安分局局长。

他在市局比较“有名”,关于他的一个笑话几乎个个知道。

他是区委常委、政法委记兼任公安分局局长,但区里还有一个分管公安工作的副区长。副市长检查工作时,他这个常委要向副区长汇报,汇报完吃工作餐时,他这个常委又坐在主座上,很搞笑。

他跟陈局一样,不实际负责分局的日常工作。只有在人事任免、重大经费开支及召开会议时才去分局,办公室也不在分局。

不过要是分局出了事,上级不高兴,可不会管他负不负责实际工作。

今天确实是突发事件,确实赶上全警补休的特殊情况。

南州分局民警跟主城区民警一样熬五天五夜,元旦假期泡汤,从今天开始轮流补休。出警速度之所以慢,要怪那两个刚落网的“炸弹狂人”。

过去五天陈局一样提心吊胆,他绝对能理解分局的难处。

韩博劝慰了一番,滕宝进稍稍松下口气。

与此同时,市委9号车上的两位记正在聊他这个“现在的部下”和“曾经的部下”。

侯秀峰拍拍大腿,感叹道:“陈记,人各有志这句话用在小韩身上最合适。在思岗丝织总厂,别人想方设法往销售科、财务科、厂办或供应科钻,他跟别人不一样,呆在保卫科担任副科长兼经警分队长不仅毫无怨言,还干出一番成绩。

企业改制,他主动要求分流,不是要求去好单位好部门,选择当时根本没人去的公安局。后来的事您知道的,又干出一番成绩,闯出韩打击这个响亮的外号。用他的话说,喜欢穿警服,只会当警察,其它干不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当警察的。

陈局越想越好笑,不禁笑问道:“秀峰同志,这么一个人才,这么一个老部下,却不愿意追随你的脚步,是不是有点遗憾?”

“陈记,实不相瞒,真有点。”

侯秀峰下意识头看看,不无遗憾说:“肯学、肯干、敢干、能干,既能坚持原则又不失变通,且重情重义,这样的年轻干部现在实属凤毛麟角。我原打算等他碰一鼻子灰,再想办法把他调到党政部门,结果他在公安战线干得有声有色,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投入您麾下。”

“哈哈哈,没想到你侯秀峰也有失算的时候。”

小伙子喜欢当警察,就愿意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就不愿意跟你一样去搞经济建设,陈局越想越有意思,拍拍他胳膊说:“秀峰同志,尽管放心,只要是人才,在我们政法系统一样能够被委以重任。在侦破0101案过程中,小韩立下大功,设立技侦支队,增加几个职数,市委没任何意见。

涉及到刑事科学技术,不是谁都能干,谁都能上的,何况成绩有目共睹,市局的老同志在小韩的新任命上也不会有想法。过几天去省里参加培训,培训完来提副处,实职副处。”

:不防盗版,订阅直线下降。

码字不易,恳请各位兄弟姐妹订阅支持,如果再掉,牧闲明天只能继续防盗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