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衣锦还乡”(四)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衣锦还乡”(四)


                前面全是人,马路堵得水泄不通。奥迪隔音效果不错,可坐在车里仍能听见尖叫声,人群随着尖叫出现一阵骚动。

曲主任钻出桑塔纳,挤进人群想知道到底怎么事。

张昊紧接着推开车门,打算过去了解情况。

遇到突发情况,一个市委机关的副处级干部和一个写材料的秀才能干什么,韩博毫不犹豫推开车门,头道:“陈局,我过去看看。”

前面至少五六百个群众,这里刚进入南州区,虽然离老城区远一点,但一样属于市区。

110为什么不出警?

交警怎么不来疏导交通?

负责这一片的派出所怎么不派民警过来维护秩序?

政法委记管什么的,就在管这些的。今天出去视察什么,就是视察全是各区县维护春节期间社会稳定尤其春运安全准备工作的。

陈局脸色一下子变了:“去吧,去看看到底怎么事。”说完之后从司机老郭手中接过手机,估计是要给市局指挥中心打电话。

“警察,麻烦让一让。”

韩博挤进人群,尚未挤到最前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市民突然头道:“千万别说你是警察,千万别往前面去,打红眼了,他们打的就是警察。”

“什么警察,那是保安,托运站的保安。”

“保安?”

“老外了吧,现在穿警服的多了去了,城管穿警服、运管穿经费、收养路费的穿警服、收费站的穿警服、文化局的穿警服、保安穿警服,个个跟公安学,真假难辨。哎呦,那小下手真狠,哎吆,又来一下。”

“哇靠,往死打,这要出人命的!”

江省民风远算不上彪悍,当街打架斗殴这种事极少发生。

不像南方、西南、西北及东北一些省份的一些城市,夏天坐在外面吃羊肉串都可能发生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情况。

眼前的一切颠覆了韩博对老家的认知,十几个穿99式公安棉服的年轻人,正跟二十几个民工模样的人,手持橡胶警棍、伸缩警棍、锹把、钢管、铁锨当街械斗。

有的一对一,有的一对二,你追我赶,你来我往,嘴里叫嚣着,手里挥舞着棍棒,打得难舍难分!

马路左侧的物流中心大厅已经被砸得一片狼藉,玻璃门、玻璃窗全碎了,门口两辆轿车玻璃同样如此,几个女的哭丧着嗓子尖叫,三个男人坐在地上,浑身血淋淋。

战场已从物流中心大厅转移到马路上,好几个挂彩,有两个正倒在地上抱着头痛苦的打滚,伤得不轻,血染红一地。

民工占上风,被追着打的绝对不是警察,小的十八九岁,大的二十二三岁,怎么可能被授予三级警督、二级警督乃至一级警督警衔。

他们到底什么身份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立即制止这场械斗,再打下去真会出人命的。

“张秘,快去让郭师傅拉警笛!”

“曲主任,这里交给我,麻烦您负责张记安全。”

“小韩,他们人多,他们打急眼了”

已经打过110,曲主任生怕出事,正准备挤过来拦,韩博已跑到马路中央,右手举着枪,左手出示证件,厉喝道:“住手,我是公安,把东西放地上,全给我蹲下!”

穿警察衣服就了不起,就能欺负人?

穿警察衣服的照打不误,你连警察衣服都没穿,拿着把玩具枪吓唬谁?

最近的两个民工一个脸上全是血,一个衣服撕开一大口子,二人毫不犹豫扔下刚追着打的一个“警察”,二话不说扑上来,挥起铁锹就要砍。

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场面控制不住,何况危险近在眼前。

韩博不认为自己能够同时对付一个手持铁锹和一个手持钢管的民工,要是退就会被追着打,当机立断扣动扳机。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两个民工愣住了,急忙收住脚步不敢再往前冲。

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韩博再次鸣枪,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

“所有人听着,我是南港市公安刑警韩博,我命令你们立即放下手中武器,原地蹲下,双手抱头,听见没有,说你呢!”

“你跑哪儿去,跑得了吗?”

“啪!”

第三枪响起,一个打算往人群里钻的民工吓出一身冷汗,立马扔掉钢管蹲在地上。

“警察”一个没跑,估计也知道公安只要管他们想跑是跑不掉的,就算现在能跑掉,过两天一样能查到家找上门。

北边的民工跑掉几个,离北边看热闹的人群近,往人堆里一挤就不见踪影。其他人没敢跑,全老老实实蹲在地上。

连开三枪,南港人谁见过警察开枪?

所有人全愣住了,这时候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市委9号车没装警灯但装有警报器,关键时刻起到一定震慑作用。

韩博收起证件,掏出和枪一起随身携带的手铐,先将一个民工和一个头部受伤的“警察”铐在一起,万一其他人一哄而散全跑掉,有这两个“代表”在会好查一点。

场面暂时控住了,接下来要做的是稳住。

韩博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摁住一嫌犯的脖子,一手举着枪吼道:“围观的各位市民,我是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韩博,维护社会治安需要全社会参与,需要警民合作。我以南港市公安局名义请大家帮帮忙,围成一圈,协助我监视这些寻衅滋事、当街斗殴的违法人员。”

“真是警察!”

“废话,不是警察能有枪。”

看热闹的群众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刚才只敢看热闹不敢上前,现在有带枪并且敢开枪的公安坐镇,不约而同围成一圈,将马路上的三十几个人团团围住。

左边一样是“战场”,留出一大空档,不过南北两侧堵得严严实实,物流中心的人一样在“包围圈”内。

坐在门口的两个伤者在几个女搀扶下往人群方向溜,韩博喝斥道:“你们几个别走,想去哪儿,想处理伤口救护车马上到!”

“公安同志,不关我们事,他们冲进来看见人就打,看见东西就砸,莫名其妙,我是受害者。”

满脸横肉,脖子里的金项链老粗,手腕上有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韩博拉下脸:“他们为什么不打我,为什么不打其他人,偏偏要打你?一个巴掌拍不响,别狡辩了,给我老实点!”

“警察同志,是他们先动手的,不给工钱,还把我们的人打伤了。”

“谁对谁错头再说,蹲在原地别动。”

刚警告完,陈局在曲处长和张昊等人护卫下走进人群,飞快环顾四周,低声问:“小韩,开枪了?”

“鸣枪警告,枪口没对着人。”

开枪是一件大事,不管打的是好人还是坏人。

鸣枪示警,没伤到人,成功控制住局面,一个人震慑住三十几个当街械斗的不法之徒,陈局满意的点点头,抬起胳膊看手表,计算110抵达现场需要多长时间。

开枪的警察身边多了五六个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刑警,天知道他们是不是一样有枪。

蹲在地上的人更不敢动了,现场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110迟迟不到,陈局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张昊准备再打电话催催之时,一个民警和两个治安员挤进人群,灰头土脸的跑过来,忐忑不安汇报道:“南州分局青园派出所民警方亚杰,请韩支队指示。”

“你认识我?”

“认识。”

二级英雄模范,看过你照片,学习过你的事迹。就算没看过照片,没学习过事迹,刚才也听到你的枪声,听围观群众议论过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

今天真够倒霉的,方亚杰越想越郁闷,不敢直视,更不敢看他身边的人。

韩博一样没时间看他,紧盯着蹲在最远处的几个嫌犯,低声问:“青园派出所离这不算远,怎么来这么晚?”

“报告韩支队,所里轮休,今天就三个值班民警。接到分局转来的报警,我第一时间带人赶到现场,这帮人不分青红皂白,看见我就追打”

是个人都穿着藏蓝色制服,他一身99式公安棉服,肩膀上没佩戴警衔,一帮保安比他看上去更像警察,过来打砸物流中心的民工显然以为他们是一伙的,而他又没枪,结果可想而知。

警服的事等会儿一定要向陈局汇报,搞得太不像样,不仅影响公安民警形象,而且影响到公安民警的威慑力。

是有轻重缓急,韩博指指最远处几个嫌犯:“有没有带手铐,有手铐把那几个先拷上,没手铐用他们的裤腰带。”

王八蛋,敢追打警察。

刚才被追打得如丧家之犬,方亚杰本来就一肚子气,毫不犹豫保证道:“是!”

韩博举着枪要发挥威慑作用,站在路中央不能轻易动,张昊好歹干过一段时间民警,现在仍享受警衔津贴,主动过去帮忙。

先铐住两个,其他人用抽出来的裤腰带反绑,绑好的集中到前面来,正忙得焦头烂额,警笛声大作,警车和救护车从南北两个方向一辆接一辆抵达现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