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衣锦还乡”(十)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衣锦还乡”(十)


                国道两县交界处,三辆轿车和一辆警车打着双闪停在路边。

几位身穿大衣的人站在车前翘首以盼,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9点半,迟迟不见市领导的踪影。

“方峰同志,南岗公安局的同志怎么说?”

“罗记,宋庆松说陈记7点半就出发了,听说我们没接到,他非常担心,正给随同陈记视察的韩博打电话。”

“韩博?”

“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我们思岗县局走出去的干部,良庄派出所第一任所长,调走前就是局党委成员。”

公安局不同于其它政府组成部门,相对封闭,民警主要在系统内流动,何况小伙子已调走过去四五年,身边这位又是才异地调任的,没听说过韩博这个名字很正常。

杨县长看看手表,微笑着说:“罗记,韩博同志你不熟悉,他爱人你可能听说过,丝绸集团前任bj公司经理李晓蕾。”

“李晓蕾,那个做外贸的bj人?”

“对,就是她。”

李晓蕾,丝绸集团的“女强人”,从来没见过人,这个名字罗红新印象深刻。

丝绸集团卖掉了,从县国资办全资收购63%股权的新锐集团希望她能够留下,县委也做过工作,甚至让秘李忠坤给她打过好几次电话,结果等来的是一份辞职报告。

她撂挑子就算了,bj几个做外贸竟然相继辞职,直接影响到集团上半年的发展,新锐集团夏总非常不高兴,对县委县政府很失望,感觉接手了一个烂摊子,昨晚打电话又提过这事。

什么意思,难道对县里出售丝绸集团股权不满?

市政法委陈记这次视察的日程安排,在南州一切正常,在南岗一切正常,到思岗就发生变故。是不打算来视察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联想到李晓蕾那个随同陈记视察的丈夫,再联系到丝绸集团那几个屁股不干净的前任老总、副总,罗红新顿时皱起眉头,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

正分析其中有可能存在的问题,县长助理兼公安局长方峰挂断电话苦笑道:“罗记,杨县长,我们不用在这儿等了,陈记一行到了良庄,正在良庄派出所视察。”

“这个韩博,这么大事也不打个招呼。”

杨县长很直接地认为是小伙子照顾老单位老部下,想借这个宝贵机会让他们露露脸,扔掉香烟,一脸不快。

杨县长不高兴,罗红新更不高兴,冷冷地说:“走吧,去良庄。”

在别人眼里罗记作风强硬、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不像之前的谢记那么好打交道,凡事习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式的解决。

在李忠坤看来罗记有能力、有魄力,镇党委记、镇长、局长说调整就调整,上任大半年,乡镇领导和局委办一把手已经调整一大半。

能为这样的领导服务,能追随这样的领导,感觉自己很幸运,前途一片光明。

秘是干什么的,秘要想领导所想及领导所及。

他立即拉开车门,见杨县长上了另一辆车,轻轻关上门钻进副驾驶,转身汇报道:“罗记,韩博这个人以前在我们县政法系统挺有名,在担任良庄派出所长期间办过一起大案,被市公安局领导看中,送他去bj进修,没想到一来就出任刑警副支队长。”

部下不会无的放矢,罗红新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我参加工作较晚,没见过韩博,这些情况是跟法制办沈如明闲聊时听说的。他俩一起复习一起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关系不错,那会儿韩博还没调公安局,在改制前的丝绸集团担任保卫科副科长,据说南州区委侯记当时很器重他。”

前面没什么,后面才是重点!

罗红新思路一下子清晰了,丝绸集团的前身丝织总厂是侯秀峰搞起来的,把丝绸集团卖给新锐集团,审计他在丝织总厂时的老部下侯秀峰显然不会高兴。

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等于真会袖手旁观。

他那几个老部下绝对去找过他,求他帮忙,关键时候搭救一把。李晓蕾跟他那几个老部下本来就是一伙儿的,或许屁股一样不干净!

姓韩的是马前卒,扯虎皮当大旗,想来个下马威。

公安系统的干部,干得再好还是个公安,有什么资格干涉地方党委政府的事务。至于侯秀峰,你现在还不是市委常委。就算是你还能颠倒黑白,帮那几个蛀虫把屁股擦干净?

正因为考虑到丝绸集团是你搞起来的,代表你曾经的政绩和荣誉,给你留几分面子,对那几个到处“扇阴风、点鬼火”的家伙只是审计,并没有立案调查。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既然你手伸这么长,不给我面子,那也别指望我再给你面子。

罗红新越想越窝火,抬头道:“小李,给丽华记打电话,打通我来说。”

“好的。”

记眼里果然容不得沙子,李忠坤兴奋不已,迅速拨通县纪委女记崔丽华的手机。

“丽华同志,我罗红新,通报一个情况,丝绸集团股权出让时审计出不少问题,国有资产不能这么流失,纪委应该尽快介入,该双规就双规,该移送司法部门就移送司法,一查到底,不要有顾忌。”

与此同时,韩博正看着一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轿车哭笑不得。

南港奥迪6不少,悬挂京牌的奥迪6不多。

陈局见过一次,印象深刻,看着他笑问道:“小韩,怎么事,是晓蕾同志不放心你,还是你不放心她?”

“我,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跑良庄来了。”

“来了就打个招呼,不打招呼算什么。”刚视察完良庄派出所,正准备去思岗县城的陈局,站在车边朝一脸不好意思的李晓蕾招招手。

过去几年春节南港,每次都跟丈夫一起去给局领导拜年。

李晓蕾不仅认识陈局,还是认识陈局的爱人和女儿,小跑过来笑道:“陈记,这么巧,没想到在这儿都能遇到您和韩博。”

“晓蕾同志,巧不巧要调查之后才知道,跟我说老实话,你们小两口是不是约好的。”

“没有,我压根不知道他会来良庄。”

“我们是工作,你来干什么?”

“我也工作啊。”

李晓蕾撇了丈夫一眼,不无得意笑道:“我是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第一大股东,入股四五年,既不分红也不让退股本,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良庄干部全被姓卢的“土皇帝”逼着入股,她所谓的股份估计是韩博的。

陈局乐了,指指着大厅:“这里是派出所,这里可不是合作基金会。”

李晓蕾给丈夫做了个鬼脸,咯咯娇笑道:“基金会我不熟,从来没去过。陈记,外面牌子上不是写着有困难找警察么,人生地不熟,我不来派出所找警察找谁?”

“这个理由够充分,不过这个做法不对。基层民警多忙,带路这种事哪能找他们,亏你还是我们市局的民警家属。”

“我错了,就找这一次,下不为例。”

良庄人有上访的传统,全是姓卢的带出来的。

“良庄人自己的银行”问题严重,涉及到全镇党员干部和企事业单位职工,陈局有些不放心,半开玩笑问:“晓蕾,你刚才说你第一大股东,你在基金会有多少股份?”

今天来良庄并非为什么基金会,而是你要来思岗视察,王燕越想越担心,在南港实在呆不住,干脆把她和程文明的爱人一起送来。但对农民合作基金会确实有兴趣,太刺激太好玩了,这样的“盛举”不参加心痒痒。

来的路上给老卢打过电话,老卢热烈欢迎自己加入“统一战线”。

“十股!”

李晓蕾提起这事就兴奋,举起双手眉飞色舞:“陈记,您别看只有十股,但这十股非常不容易,当时韩博工资才500多,别人只要入一股,他要入十股,一年工资!这几年通货膨胀多厉害,当时的5000相当于现在的5万。”

历史遗留问题,很麻烦。

不过良庄的麻烦跟其它地方不一样,人家是亏空,良庄的赚钱了。

思岗县领导正在往这儿赶,陈局也不急于一时,干脆关上车门,靠在车上调侃道:“这么说虽然只有十股但意义重大,聊聊,你这位第一大股东有什么想法,你的意见很重要,举足轻重。”

“我的立场跟小股东一样,坚决不同意并入信用社。”

李晓蕾整个一“人来疯”,竟兴高采烈真聊起来:“陈记,首先,合作基金会的股权结构跟信用社是完全不一样的。基金会是群众发起的,股本全来自个人,政府没投入一分钱。信用社群众的股份很少,主要是地方政府的。

并且在管理和运营上也不一样,从经济和法律角度讲,信用社简直乱七八糟,每家县联社都相当于一家独立的银行,去年搞改革,实际所有人是省政府,省内的县联社共同入股,组建省联社,所以省联社应该是县联社的‘儿子’。

从行政角度看,每家县联社又都是一个管理信用社的行政部门,而省联社又是最高行政部门,所以省联社变成了县联社的‘老子’,因为行政上的地位高,直接导致经济上省联社也成了县联社的实际管理者。”

“这跟你们合作基金会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我们基金会股权清晰,管理严格,风险控制得比信用社不知道好多少。他们呆账烂账一大堆,我们基金会不仅没有而且正在盈利,凭什么让一家好企业并入一家烂企业,这不是逼良为娼吗?”

姓卢的退而不休,仍在“兴风作浪”。

只要让他占个理,这事没那么容易解决,既然过去三年没出问题,估计接下来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就让他们跟管这些的上级部门折腾去吧。

陈局不想惹麻烦,笑道:“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跟上级金融监管部门的工作组好好沟通沟通,争取早日拿出一套妥善的解决方案,毕竟法规还是要遵守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