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衣锦还乡”(一)

第三百三十九章 “衣锦还乡”(一)


                林新霞原来在李庄乡农技站上班,李庄并入良庄,几个乡镇农技站撤并,李庄农技站变成一个自收自支的种子、农药、化肥销售点,还竞争不过同样经营农资的个体户。

就算没撤并农技站也没什么事可干。

农民丰产不丰收,种地不赚钱甚至赔钱,没人对她们推广的农业技术感兴趣,况且她们也没什么好技术可推广的。

普通职工,事业编制都不是。

一个月三四百块钱还经常拖欠,早想辞职去良庄工业园找份工作,根本不存在调动之类的问题。

她根本不需要考虑,急切说:“韩局,我有没有工作你别担心,我什么活儿都能干,南港这么大城市,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再说我老家有地,米和油什么的不用跟城市人一样花钱买。就孩子上学,其它没什么开销。”

“我认识开发区好多企业,工作我帮你找,找个轻松点的。”李晓蕾意气风发,对她来说这确实只需要打几个电话。

“晓蕾,又要麻烦你,搞得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嫂子,别跟晓蕾客气,她总经理,这个光不沾白不沾。”王燕搂着李晓蕾笑得前仰后合,认识多少年了,她俩关系可不是一两点好。

老同事难得聚一次,自然要问问老单位的情况。

聊完程文明的事,韩博饶有兴趣问:“王燕,你们申请评选一级所的事搞得沸沸扬扬,陈局都知道。要是评不上,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是挺麻烦的,申报这么厚!”

王燕极其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眉飞色舞说:“不过我们对能不能评选上有信心,主要是硬件和人员配置。你是第一任所长,你知道的,电脑之类的东西我们什么没有,办公条件、办案条件几年前首屈一指,现在比我们好的一样不多。

县局指挥中心就几张桌子几部电话,我们所的指挥中心什么样,四排监视器,镇里支持的资金一到账,立马换大屏幕,液晶大屏幕!人员局里帮着解决,现在良庄不是以前的良庄,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加起来17万6千多,良庄汽车站客流量一天两千多,警力严重不足,必须补上”

春节跟老朋友聚会,老宁曾笑骂良庄镇领导“死不要脸”。

把工业园区搞到柳下河边上,丁湖李庄永阳包括镇区东边几村一塌糊涂,从省道能看见的柳下河沿线却搞得很光鲜。

98洪涝差点冲垮的大堤变成了水泥的,大堤同时也是一条大马路。绿树成荫,搞得跟公园似的,园区企业的大广告牌和镇里招商引资的广告牌一块接着一块。

一到晚上,广告牌上的灯和沿河的路灯全打开,经过的人一看,柳下镇黑灯瞎火,河对岸的良庄灯火通明,柳下变成了“乡下”,良庄变成了“街上”。

镇党委记焦汉东拉着当时退居二线的老卢,左一趟右一趟跑交通厅,申请拨款,请交通协调,从南至北陆续修建了四座大桥,把新庵境内的省道变成了良庄的省道。

新庵的发展重心在县城,不在柳下河边的柳下镇。

思岗前任县委记则把思岗镇和良庄镇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不仅给政策甚至给予资金支持,焦汉东现在已经是县委常委兼良庄镇党委记,柳下镇怎么搞得一直被视作为“乡下”的良庄。

许多有意在柳下投资的外地客商被挖到良庄,许多新庵人看重良庄优势的地理位置投资良庄,连外出打工的许多新庵人都坐101路公交车跑良庄汽车站换乘长途客车。因为良庄汽车站大多是过路车,票卖得便宜。

韩博越想越好笑,端起杯子问:“镇里能支持多少钱?”

“80万。”

王燕嘻嘻笑道:“今年80万,明年多少看情况。焦记刚把汽车站和公交公司卖给市里的汽运集团,赚一大笔,镇里现在有的是钱。”

“把汽车站卖了?”

“不光我们良庄卖,县汽车站也卖,全市统一的。帮中巴车主和售票员交保险,把他们变成职工,再给他们一点补偿,搞正式的城乡公交。”

良庄发展直接关系到家庭利益,女主人好奇地问:“王燕,‘良庄人自己的银行’现在怎么样了,我家是第一大股东,这么多年从来没分过红,本金也不退,哪有这么干的!”

农村合作基金会是特殊情况。

1999年1月,国务院发布3号文件,正式宣布全国统一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对农村合作基金会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那些负债经营,呆账烂账一大堆的基金会当然要清产核资、分类处理、清收欠款,再由县乡两级政府申请专项贷款兑付储户的存款。

老卢搞的“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不一样,成立得比较晚,知道有风险管理得非常严格,比信用合作社都严。

老良庄人在基金会里的存款近亿,放出去的贷款全在良庄工业园,要是取缔良庄工业园就完了,何况不仅没亏而且有得赚。

焦汉东再次请老卢出山,聘请他担任“名誉董事长”,死扛!

来一个工作组老卢发一次彪,叫上一帮老干部老革命、股东代表、储户代表和贷款企业代表跟人家“胡搅蛮缠”。他唱白脸,焦汉东唱红脸,跟工作组摆事实讲道理,一刀切是不对的,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反正坚决不跟信用社合并。

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就这么一直拖到现在,本应该取缔的“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仍在吸储放贷。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难怪总理感叹**************。

总之,对“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而言现在是敏感时期,市里、省里乃至银监会正盯着呢,只能保持现状不能随便分红。

王燕摇摇头,一脸遗憾地说:“基金会将来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分红你就别想了。”

“为什么,凭什么?”

以前不在乎,现在“当家”不能再不在乎。

李晓蕾气呼呼说:“焦记也真是的,以前工业园区没搞起来,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基金会不能撤。现在基础设施搞起来了,招那么多商引那么多资,镇里卖地一年赚多少钱?为什么还要跟中央对着干,为什么不让基金会跟信用社合并?”

“以前是镇里不让,现在是股东不让。”

“什么意思?”

“合并只退本金,许多地方连本金都给不全。我们良庄农村合作基金会跟其它地方不一样,不是没钱是有钱,而且有很多钱。按照以前的合同办,当时500一股,现在一股至少值一万,翻二十倍。”

王燕笑了笑,接着道:“当时入股多不容易,一个月工资才多少,许多人是被卢记逼得没办法借钱入股的。现在人家只认识合同,只认识以前的文件。说起来中央也有问题,先同意甚至鼓励搞,现在又要取缔,这不是朝令夕改么。”

全国能有几个老卢,能有几个管理严格的农村合作基金会?

中央“一刀切”是对的,不“一刀切”不知道那些基金会会把农村金融搞成什么样,会把农民害多惨。

但这个政策落实到良庄,触动的可不是农民利益,是几乎所有老良庄干部教师、企事业单位职工和村干部的利益。

赚点钱容易么,该我的一分不能少!

在职的不说话,退休的怕什么,企业职工和村干部更不会怕,你还能因为这事抓我去坐牢?

上面有上面的考虑,下面有下面的难处。

韩博能够想象到老卢和焦汉东现在是“骑虎难下”,“良庄人自己的银行”是他们一手搞起来的,三天两头开党员干部大会逼人家入股是他们干的,现在必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晓蕾,算了,我们又不等那几千块钱急用。”韩博摆摆手,微笑着劝慰道。

李晓蕾赫然发现跟其他股东一起“维权”也不错,扑哧笑道:“原来是这样,当卢记面不好意思问,我一直以为镇里想赖账不给呢。一股值一万,我们十股就是十万,投资就要有受益,我也不同意合并。”

“你不同意没用,你又不是股东。”王燕打趣道。

“谁说我不是的?”

李晓蕾感觉这事特有意思,得意洋洋说:“韩博在良庄入的那些股,早就转到我名下了。王燕,基金会再开股东大会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是第一大股东,我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快生孩子,外贸公司一般不会开不成。

她现在整天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凑各种热闹,韩博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幅她跑到良庄去“兴风作浪”,跟一帮小股东一起“抵制”省市两级工作组的画面。

怎么会搞成这样,韩博哭笑不得。

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陈局的秘张昊打来的。

“韩支队,我张昊,陈局让我问问你下午有没有时间?”

开什么玩笑,领导问有没有时间,没时间也要有时间,韩博脱口而出道:“有,张秘,陈局有什么指示?”

“下午去思岗视察维护春节安全尤其春运安全的准备工作,陈局让你随行。12点半准时出发,随行人员12点整在市委集合。”

随同领导视察?

韩博猛然反应过来,陈局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自己“衣锦还乡”,心中顿时一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