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三年前的安全事故”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三年前的安全事故”


                蓝主任是来帮忙的爆破专家,不是市局民警,一样不是专案组成员,不能让人家跟自己一样熬夜。

把他送到宾馆,一出来手机便响个不停。

第一个是王燕,第二个是刚退居二线的陈兴国。

消息传播速度惊人,第三个居然是前新庵县公安局城东分局局长、现新庵县公安局副局长宁益安,全是打听“程疯子”来南港市局到底怎么事,想知道是借调还是正式调动。

“借调,临时借调。宁局,我在开车,接电话不太方便,头再聊,下次去我们好好聚聚。”

“行,下次再聊,开车注意安全,帮我给晓蕾带好。”

他人在新庵县城,又不在紧邻良庄派出所的城东分局,他怎么会知道的?

韩博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也顾不上想这些,火急火燎往单位赶,看搞文检的技术民警能不能想想其它办法,搞清楚碎报纸到底是什么报纸。

其实老宁怎么知道的很简单,他曾经的部下、老宁现在的部下单晓俊和高亚丽小两口元旦放假,晚上闲着没事干,来大门口的牌子不知换过多少次的老单位跟王燕、小任、老米、老康等老朋友叙旧。

送走程文明,到派出所大厅。

高亚丽看着曾经工作过的户籍服务台,靠在接警台上苦笑道:“王姐,我后悔了,真后悔。要是当年能抵住眼前利益诱惑,我们现在就是同事。”

“后悔什么?天下公安是一家,我们现在一样是同事。再说留下不一定会比现在好,晓俊中队长,再干几年能当派出所长。”王燕从包里翻出一袋李晓蕾上次来时送的零食,招呼好姐妹一起享用。

“我不是指职务,以前行动一个接着一个,虽然苦点累点,但干得有劲儿有意思。大家伙处得又好,跟一家人似的,反正没以前那种感觉了。”

“我们干得就是重复性工作,干久了自然会乏味。”

王燕拍拍她肩膀,转身笑问道:“单队,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今年打算帮你们县局搞多少创收?”

成也经侦,败也经侦。

现在很少有人记得“韩打击”会搞钱,却个个知道新庵县公安局经侦中队单晓俊“心狠手辣”。不光在新庵打击经济犯罪,甚至打到思岗来了。良庄工业园区的好几家企业“深受其害”,好几个老板因为虚开增值税发票对他恨之入骨,人送绰号“叛徒”!

“王姐,我请调过三次,局领导不批,不让我去刑警队。”搞钱搞创收的名声在外,单晓俊郁闷到极点。

良庄分局变良庄派出所,单位编制没变,依然是副科级所。

多年媳妇熬成婆,刘旭终于提副科晋升为所长,接过香烟笑道:“单队,会破案的民警不少,会依法创收的民警不多。换作我是你们局领导,我一样不批。”

“所以后悔么,要是当年留下来,韩局肯定会帮这个忙。”

“人要知足,想想那些没转正的,现在逢进必考,想转正多难!”

刘旭点上烟,感叹道:“不过你说到这件事,我打心里佩服韩局当年的选择。要是去省厅,厅领导绝对让他继续干经侦,几年干下来就定型了,人家只知道他擅长打击经济犯罪,不知道他会别的。

现在就不一样了,履历多漂亮,治安、刑侦、经侦全干过,年轻,学历那么高,双硕士学位,其中一个还是北大的。在技术上再干出点成绩,谁能跟他比,谁敢不服气,晋升支队长是早晚的事。”

老领导基础打得越扎实,前途会越好。

女同志不是男同志,王燕对现状非常满意,没想过要当多大领导,一样没想过要老领导提携,真是打心眼里老领导高兴,不禁笑道:“市局经侦大队唐晓红说韩局有了一个新绰号,少帅,刑警支队的少帅。”

老单位的老同事聊得兴高采烈,以为年龄一点不老的老领导意气风发过得很滋润,其实老领导此刻正焦头烂额。

“不同印刷厂印刷的报纸,字迹尤其所使用的油墨确实有所差别,我们下点功夫也能分辨出其中的细微差别。问题是一篇文章尤其这样的新闻报道,极可能有许多报纸刊登转载。

比如这篇新华社通稿,天知道有多少家报社采用过。光我们江省多少家报社,全国又有多少?我们能收集到过去三年在南港发行过的所有报纸,难道能收集全国的?”

文检工程师随手拿来一叠旧报纸,指着上面圈起来的一篇文章,一脸无奈。

副大队长陈文其苦笑着补充道:“更头疼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些碎纸片是来自同一份报纸,还是来自多份报纸。”

“没希望?”韩博摸着下巴问。

“韩队,这跟电影里破译密码差不多。37个字相当于截获到的密码,并且是残缺不全的密码。与密码相对应的却不是一本普通密码本,而是把十几年来全国所有发行过的报纸当成密码本,怎么破译,猜也没法儿猜。”

要是雷管引爆炸弹,在现场能收集到的碎报纸绝对会比现在多,所收集到是碎纸片也会比现在大。

可惜种种迹象表明炸弹不是雷管引爆的,是炸药中的镁铝粉受潮自燃引发自爆的。里层报纸自燃时烧掉了,外层被烤得很干很脆一爆便碎。爆炸时温度极高,报纸主要部分在爆炸一瞬间就化为灰烬。

总之,炸弹不是普通烟花爆竹,能收集到这些碎纸片实属不易,想要大片的很难。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道:“教导员,你组织十个同志明天再勘查一次现场,确保不会有遗漏;陈大,你明天去一趟技术监督局,看能不能找到三年前那起空调室外机爆炸事故的材料;我和万鹏他们去勘查三年前的那起空调外机爆炸事故现场。”

“韩队,你怀疑那不是一起安全事故?”

“质检部门搞错爆炸原因之前并非没有先例,万一他们当时搞错了,不是一起安全事故而是一起爆炸案,那么两起恶性案件就有可能串并上。只要能串并上,接下来的侦破工作就能容易得多。”

“时间过去太久,物证估计早没了,只有材料没物证怎么检验分析?”

“空调室外机残骸、室外机碎片、被砸到的面包车,包括两个维修工当时所穿的衣服,只要能找到一件,我们就能检验上面有没有爆炸物残留。”

韩博深吸一口气,接着道:“万鹏说当时爆炸也很剧烈,安装空调室外机的外墙不可能不受损,只要房子没拆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换言之,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争取。”

怎么侦破是侦查员的事,技术民警只提供技术支持。

换作以前,工作做到这一步,给专案组提供这么多线索,技术大队基本上可以偃旗息鼓。不是不作为,是该做的我们全做了。

翻三年前的空调室外机爆炸事故,调查质检部门已经作出结论的爆炸原因,质检部门会怎么想怎么看。

韦绍文愣住了,陈文其欲言又止,搞文检的两个技术民警面面相窥。

韩博当然知道这会得罪人,当然知道三年前那起安全事故人为爆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万一不是安全事故呢!

破案要紧,消除隐患要紧。

至于得罪人,当公安哪有不得罪人的。

“韩打击”这个绰号是良庄群众在背后取的,“韩打击”这个绰号真正在系统内扬名是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打响的。想当年得罪过多少人,其中甚至包括邻省的省领导。

韩博拍拍手,提醒道:“这是一持久战,我们至少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快12点了,早点休息,不然明天没精神。”

“韩队,你呢?”

“我向韦支队请示汇报,说不定要砸人家墙,协调工作要提前做。”

他没开玩笑!

他真打算查三年前那起空调室外机爆炸事故!

韦绍文终于意识到文质彬彬、和和气气,平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上司是什么样一个角色,跟陈文其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点头道:“行,我们先去后面休息。”

目送走同事,打电话向“老帅”请示。

“老帅”病急乱投医,别说砸一堵墙,只要能破案,拆一栋楼都没问题,面无表情说:“小韩,我一样考虑过这种可能,既然你也想到了,就查查!我打电话向陈局汇报,问题应该不大。你抓紧时间研究勘查方案,最好以房管部门检查住宅楼有无安全隐患的名义进行,总之,不能搞得人心惶惶。”

“是。”

刚挂断“老帅”电话,“孤胆英雄”打进来了。

韩博再次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只听见程文明在电话那头问:“韩局,我上国道了,小任开车送的。半夜国道车少,大概一个半小时能到。等会儿到南港,我是找个旅馆先住下,还是直接去市局。”

“直接来市局,我去市局门口等你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