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三十章 “趁火打劫”的底气

第三百三十章 “趁火打劫”的底气


                串并,谈何容易!

“韩打击”这个绰号应该改成“韩申请”,被任命为副支队长兼技术大队长以来不断打申请,给市局打,给省厅打,甚至给公安部打,不是要人员编制就是要经费。

从刑警支队政委半小时前帮他把申请报告提交过来的那一刻,崔副局长就意识到他不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在“趁火打劫”。

敢这么干的人不多,敢玩命的人更少。崔副局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包里取出一份申请报告。

“陈局,技术大队现有的仪器设备,勉强能从爆炸物残留中检验分析出海工集团基建工地这颗炸弹的炸药成分。新园小区三年前的爆炸事故,由于时间过去太久,现在估计只能从安装空调室外机的外墙上提取到一点微量物证,现有的仪器设备很难做这样的微量检验。”

技术大队几个小实验室什么条件陈局再清楚不过,dn检验设备采购来之前就几台老式显微镜和一些试管烧杯之类的瓶瓶罐罐,跟中学化学实验室差不多,小伙子能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检验分析出炸药成分想想真不容易。

技术大楼正在装修,市局刑事技术中心三月初挂牌,一些仪器设备早晚要采购。

陈局没在意,接过看了看,放下道:“既然是办案需要,通知警务保障处安排专人立即采购。总共七八样,南港没有去东海,争取今天下班前到位。”

七八样,这些可不是什么小件,全是大件!

崔副局长问过刑警支队政委,苦着脸提醒道:“陈局,小韩需要的气相色谱仪、质谱仪、fid检测器、pfpd检测器、ecd检测器、超高液相色谱仪分光光度计、射线能谱仪和电子照相显微镜这些东西不便宜。”

“进口的?”

“国内生产厂家不多。”

精密仪器需要进口很正常,dn检验设备不就是进口的么,陈局只问重点:“大概需要多少钱?”

“四五百万。”

“多少?”

“四五百万。”

崔副局长摸摸脸,指着申请报告第一页解释道:“如果有这些仪器设备,技术民警就能对现场提取到的油漆、涂料等物证进行检验分析,根据油漆及涂料中的树脂、颜料以及填充料等成分的组合情况,确定油漆及涂料的种类,从而综合判断各种涂有油漆或涂料的载体的接触情况,包括油脂漆、天然树脂漆、酚醛漆、醇酸漆以及硝基漆等等;

可以针对各种遗留在犯罪现场的微量塑料、橡胶等高分子材料,使用现代化分析手段判断其种类。包括其中的聚乙烯、聚氯乙烯、聚丙烯、聚苯乙烯、聚甲基丙烯酸甲酯等各种常见的塑料和各种天然橡胶及合成橡胶;

能对现场提取到的金属、玻璃、陶瓷、泥土、植物等物证进行检验鉴定,针对各种案件中遗留的微量样品以及泥土中上述物质的混合物,进行比对分析,为侦查提供线索,为判案提供证据。

纤维、皮革,油类物证,炸药、射击残留物总之,现在认为没什么用的东西,今后全可以通过微量检验成为重要线索和证据,能让破案模式从现在的‘勘查访问、摸底排队、坐堂审讯’向‘现场采证、鉴定查询、科技破案’转变。”

科技强警,说白了就是烧钱!

趁火打劫,真会找时机,谭副局长对“韩打击”印象深刻,不禁为他如此冒失的行为担心起来。

陈局认识小伙子不是一天两天,知道他是什么样一个人,知道他是出于公心、谭局的担心无疑是多余的,不过涉及到几百万经费也不可能一口答应。

“科技强警,提高刑事科学技术水平,是目标,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陈局再次拿起申请报告,不缓不慢说:“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前几年,我们多方筹集资金把技术大楼搞起来了。2001年底,我们采购了价值几百万的dn检验设备,接下来要引进指纹识别系统和前科人员指纹库,dn数据库也纳入进了议事日程。

我们南港不是江城,也不是财大气粗的东州,能做到现在这一步非常不容易。老崔,能不能把采集到的物证先送到有条件的鉴定机构检验。等我们缓过劲儿,再一件一件把这些设备全上了。”

“我打电话问过,703应该能做这样的微量检验。可现在是元旦长假,值班人员备勤人员不多,并且他们既要检验分析自己的物证又要出现场,估计时间上来不及。”

“谭局,省厅呢,省厅刑技中心能不能做?”

“够呛。”谭副局长苦笑着摇摇头。

早上8点27分,一名受伤的工人抢救无效,停止呼吸。

01特大爆炸案已造成三人死亡、八人受伤,影响恶劣且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第二起乃至第三起。

市委赵记震怒,要求春节前破案。

作为政法委记兼公安局长,陈局压力不比“老帅”小,紧盯着申请报告看一会儿,又问道:“老崔,你打电话问问小韩,能不能先采购急需紧缺的?”

“我也打电话问过,他说这些仪器设备是配套的,缺一不可。”

侦破工作暂时没什么进展,技术部门能不能有新发现显得言外之意,陈局顾不上那么多了,咬咬牙:“采购!这跟办案经费不一样,不管在01案上能不能发挥出作用,至少设备在,属于固定资产。”

时间紧急,来不及走程序,直接给警务保障处打电话,让他们立即联系仪器设备经销商。

元旦长假,政府部门放假,做生意的不放假。有钱不赚王八蛋,就算放假有送上门的生意也要结束休假想方设法把生意做成。

事情交代下去,崔副局长汇报起关于“韩打击”的第二件事。

“太危险,我不敢同意。可他说得有一定道理,真要是能提取到,真要是检出来,对案件侦破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就他和田医生能操作。田医生来帮忙的,连警察都不是,只能让他上。”

雷管其实就是一个小炸弹,****里的爆炸药威力比tnt更大,只是装药量比较少。

失效雷管比没失效的雷管更可怕,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小伙子居然打算从雷管上提取嫌犯有可能留下的脱落细胞,进而检验出其dn分型,为案件侦破指明方向。

疯子,太疯狂了!

谭局终于意识到“韩打击”趁火打劫的底气从何而来,面对这样为破案主动要求以身犯险的部下,哪个领导会生他气?

他才29岁,他还没孩子。

崔局不敢轻易同意,陈局一样不会拿部下的安危开玩笑,凝重问:“老崔,雷管要是突然爆炸,威力有多大?”

“我打听过,雷管通常用铅板炸孔法进行检验,就是把一发雷管直立在直径40毫米,厚度为5毫米的铅板上。起爆之后,观察雷管将铅板炸孔的孔径,应大于雷管外径。如果想准确测定雷管威力,要使用铅壔容积法”

崔局深吸了一口气,补充道:“去年东港发生过一起雷管爆炸事故,一个在江南采石场打工的农民,把一枚没用完的雷管偷偷带家。他儿子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打算试试其威力。用手将电线插进电源插孔,结果‘轰’一声巨响,四根手指当场炸飞,脸部和****被炸得血肉模糊。”

要做实验,穿厚厚的排爆服行动不便,只能戴一层薄薄的乳胶手套,他这是在玩命!

陈局沉默良久,突然拿起手机,亲自拨通韩博电话。

“小韩,我陈兆平,跟我说实话,检验雷管上有可能存在的嫌犯dn,你到底有几分把握?”

现场勘查进行的很顺利,修补墙体用的水泥浆与原来的炸坑粘得不结实,轻轻敲打纷纷脱落。

局长亲自打电话,韩博急忙放下手中工作,到商务车上,故作轻松地汇报道:“报告陈局,嫌犯炸弹制作水平不高,不等于不知道其危险性,整个制作过程必须小心翼翼,我认为他不太可能戴手套操作。

人一紧张就会出汗,就算不是很紧张手指上一样有细微汗珠和油脂,犯罪现场的指纹就是这么留下的。汗液中没dn,但手指皮肤随着新陈代谢,许多细胞尚未完全角质化就脱落了,这些细胞会随着汗液转移到物证上,形成dn检材,我们称之为接触性dn。

而dn的结构尤其碱基之间的氢键是想当稳定的,降解速度非常缓慢。只要雷管表面有嫌犯留下的细胞,只要有足够耐心采用不同方法反复提取,检出其dn分型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

“有多高?”

“20%。”

“这也算高?”

“陈局,除了勘查三年前这起事故现场,对采集到的物证进行微量检验,看是否属于人为爆炸,看能否把两起爆炸串并上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您让我试试,我会小心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