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神疑鬼”

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神疑鬼”


                一大早,新园小区6号楼前聚满看热闹的居民。

房管局来六七个人,一个工程师架起仪器测量,有人用的是水准仪,还有人说是经纬仪。另外几个工程师有的检查房子,有的居然爬到二楼阳台上,还有一个人跑到对面2号楼顶。

“张经理,他们测量什么,是不是要拆迁?”

“王大爷,测什么您别问我,去问桑主任,人是她们居委会带来的。”

“不可能拆迁,我们小区才建多少年。再说拆迁也不归房管局管,应该是规划局。”

这边眉飞色舞,聊得兴高采烈。

前面人更多,居委会花主任、物业公司陈经理和管这一片的新园街派出所治安民警老黄在维持秩序。三单元二楼一室,街道办事处李副主任正同房管局关科长及李佳琪一起做女主人工作。

“范大姐,没你想的那么可怕,我们只是把补上去的水泥撬掉,检查一下前年,不,应该是大前年那起意外有没有影响到房子的整体结构。承重墙,不能开玩笑。有问题我们想办法解决,没问题补上,重新粉刷,保证帮你恢复原样。”

“李主任,不是我不给您面子,是没必要!”

大过节砸墙,不是折腾人么,家里事范雅萍可以做主,但不会做这个主,从茶几下拿出一个烟灰缸,一脸不快地说:“空调没修好,外机被俩工人弄爆了,动静虽然挺大,跟我家墙又有什么关系。要是因为这影响什么结构,这小区还能住人吗,这是什么工程质量?”

是有那么点小题大做,李副主任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关科长早有准备,从包里掏出一个本子,苦笑着道:“范大姐,小区工程质量绝对没问题,问题是您清楚、我清楚,有些同志不清楚。他看见正常的热胀冷缩引起的一道裂缝就认为房子不安全,怀疑工程质量有问题,怀疑当时没好好勘测地质,怀疑整栋楼发生沉降。

他跑局里去反应,我们不能不管。跟他解释,给他看图纸,看工程竣工验收报告,他愣是不相信,最后竟然联想到你家三年前那起意外,怀疑空调爆炸引起的,说什么把整栋楼都炸出问题了。”

“谁,谁这么疑神疑鬼?”

“具体是谁要保密,这跟群众去纪委举报一样,要对群众负责。虽然他有那么点反正也是一番好意,担心整栋楼住户的安全。我们领导态度明确,有隐患要及时排除,没隐患要给小区居民一颗定心丸,理解一下,所有费用由我们房管部门承担。”

丈夫单位正在集资建房,房管局不能得罪,如果把他们给得罪了,房子建好不给办房本怎么办。

想到丈夫单位正在兴建的住宅楼中,有儿子未来的婚房,范雅萍只能答应道:“好吧,早点撬早点补,最多两天,时间不能拖长。”

“放心,很快的,不会超过两天。”

房管局和街道领导又说了几句好话先走了,李佳琪不能走,趴在阳台窗户上往安装空调室外机的位置看看,头笑问道:“范阿姨,您家三年前那起意外最后怎么解决的?”

“倒霉透顶,一提这事就来气。”

范雅萍担心等会儿工人进来会把家里搞一塌糊涂,从小房间里拿出一叠旧报纸,一边往地板上铺,一边恨恨地说:“厂家推卸责任,说空调质量没问题,说空调移过机,修理又没去找他们的特约维修站,跟他们没关系。质检部门绝对收过他们的好处,也说空调质量没问题,说是违规操作。

两个维修工是从青年路一个维修部找的,私人维修部,两个人躺医院里,老婆孩子过来闹。我能怎么办,只能垫医药费,花六千多。幸好没出人命,要是闹出人命,说不定要吃官司,小李,你说我冤不冤?”

“冤,太冤了,天降横祸。”

“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破财消灾,好不容易把事了了,现在又冒出个疑神疑鬼的家伙去跟你们房管局反应。我范雅萍从来没跟人红过脸,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偏偏跟我过不去,偏偏要来给我添堵。”

“疑神疑鬼的家伙”正在对面楼顶,同匆匆赶到的蓝主任,根据万鹏对三年前那起事故的描述,分析那起爆炸的威力。

“两栋楼相距二十多米,爆炸碎片能飞过来砸碎窗户玻璃,而且是三楼和四楼的窗户玻璃,两个维修工却没什么大碍,想想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工人在阳台上,帮着递工具的。”

韩博指着李佳琪所在的位置,介绍道:“另外一个工人站在梯子上,在外机左侧,接线盒和管路在右边,但右边不好架梯子,打算从左边爬到给空调预留的台子维修。结果还没动手修,外机突然发生爆炸。”

“没动手这么就违规操作了?”想到最后的调查结果,蓝主任不禁紧皱眉头。

“两个人没证,连电工证都没有。”

韩博轻叹了一口气,补充道:“并且在打算检查室外机之前,他们检查过房间电路和挂机,从这个角度上看确实属于违规操作。”

三年前的爆炸,没物证,连现场照片暂时都没有,蓝主任实在无法判断爆炸威力,低声问:“韩支队,你是怎么看的。”

“冷凝器和空气压缩机全在右侧,室外的维修工在左侧,被冲击波掀飞摔倒在草地上很正常。室内的维修工在阳台上,斜对着空调室外机,没什么大碍也能解释得过去,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没动手怎么会爆?”

空调制冷剂确实易燃易爆炸,许多空调外机爆炸也是这么引起的,但大多是因为维修人员操作不当。

蓝主任沉思了片刻,突然道:“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冷媒泄漏,遇到明火;二是他们无意中碰到什么东西,比如雷管脚线。”

“我们在海工集团基建工地爆炸现场找到的是火雷管。”

“不管火雷管还是电雷管,手拉脚线或硬拽管体,都容易造成雷管封口塞松动,两根脚线错动,致使桥丝崩断或引火药头脱落,造成雷管拒爆。同样可能拉动引火元件,造成敏感药剂与管壁摩擦着火,导致雷管爆炸。”

如果不是安全事故,难道又是一起意外引爆?

韩博正胡思乱想,李佳琪打来电话:“韩队,范雅萍爱人在兴东造船厂工作,从屋里的照片看应该是一位领导。范雅萍说空调之前移过机,小区交钥匙时从造船厂宿舍移过来的。移机的人应该比较专业,在南港晚报上打过豆腐块广告,她是通过广告找的。”

“买时是新的?”

“从商场买的,有发票,不是二手货。”

“移过来之前用过多长时间?”

“两年多,制冷效果一直很好,制热从来没开过。”

李佳琪走到树荫下,仰头看着用锤子轻轻砸墙的万鹏,接着汇报道:“移过来之后试过,当时没问题。她说没问题,不过有没有问题很难判断,因为是冬天移机的,只用遥控器打开确认挂机和外机正常运转,制冷制热效果怎么样很难说。”

要是空调室外机里有炸弹,那么移机的人最有机会动手脚。

在南港晚报上打过广告,找到他们应该不难,关键无法确认到底是不是一起爆炸案。专案组要查的线已经够多了,不能凭一个毫无根据的推测再让“老帅”抽调警力追查。

“知道了,我过去看看,你协助派出所同志维持秩序。”

“是。”

与此同时,刚正坐在市局指挥中心决策室里听省厅刑侦局谭副局长和市局崔副局长分析案情。

“找到失效雷管,确认工人无意中把水冲进空调室外机,三十多个技术民警一遍一遍反复勘查现场,没发现其它有可能引爆炸弹的物证,韩博同志和蓝经纬同志的判断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夜里这个新发现,虽然让案情变得更复杂,同样能让我们稍稍松口气。至少可确定这是一个巧合,嫌犯极可能在引爆失败之后放弃了,甚至不知道他制作安装的炸弹爆了,或许人已经离开了南港。”

崔副局长侧身看看谭副局长,接着道:“三年前那起质检部门定性的安全事故,人为爆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人为爆炸,时间过去这么久,现在也很难提取到爆炸残留物,但要是能证实是一起爆炸案,那问题就严重了。”

一个疯子,到处安装炸弹,谁也不知道安装多少,谁也不知道安装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

炸弹不是其它东西,日军侵华时留下的炸弹甚至毒气弹到现在仍具有威胁,中越边境埋的地雷到现在仍时不时伤到人,如果南港市区一样存在这样的威胁,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陈局脸色阴沉,紧握着手机一声不吭。

“我倒希望技术部门同志能证实。”

谭副局长掏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道:“要是能证实三年前的安全事故是一起人为爆炸案,并且爆炸残留物中的成分与现在这起相同,我们就能把两起案件串并上,就能确定侦查方向,缩小排查范围。”

ps:这两天有点忙,更新不给力,今夜只有一章,第二章明天中午补上,后天恢复正常更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