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失业了?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失业了?


                赶到专案指挥部,门前多了十几辆警车。

恶性爆炸案,造成那么大伤亡,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第二起乃至第三起,市委和省厅领导极为重视,要求市公安局快侦快破。

作为专案组长,“老帅”堪称全市“最有权”的人,也是压力最大的人。连夜调整部署,不断下达命令,命令不断被执行,效率极高。

从区县公安局紧急抽调的民警陆续而至,车全他们带来的。港口分局余副局长负责后勤保障,正同前夜抽调进专案组的交警队指导员一起给新来的同志安排宿舍。

把行李放下,去会议室参加案情通报会,了解完大概案情接受任务。

两人一组,临时编成十几个探组,一个探组负责一条线。去交警队内勤室领经费,领到经费去食堂吃夜宵,吃完抓紧时间休息,天一亮便要展开行动,算下来只能睡三个多小时,并且不知道明天晚上能不能来,有没有机会睡个安生觉。

每个区县公安局刑警队都有一两个“老帅”印象深刻的民警,比如思岗县局刑警大队长王解放,东港县局刑警副大队长金阳。

王解放去外省执行抓捕任务,今夜没被抽调过来。

思岗离市区太远,“老帅”也没打算从思岗县局抽调人。刚在技术大队帮助下破获一起强奸杀人案的港县局刑警副大队长金阳到了,从副大队长变成了探长,“老帅”没什么印象的程文明成为其手下唯一的探员。

不过这些韩博一无所知,把人送到就匆匆赶单位休息,天亮之后一样有行动,必须抓紧时间补充睡眠。

“同志们,请稍息。”

早晨6点,再次集合整队,唯一与昨天不同的是同志们大多没穿警服。

似乎比昨天更冷,韩博紧紧几年前从丝织总厂调入公安局时配发的棉大衣,言辞恳切:“正值元旦佳节却要连续加班,我知道大家很辛苦。可我们是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的公安民警,既然选择从事这个职业就要履行人民警察的责职。

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是我们技术部门最后一次勘查海工基建工地现场。换言之,今天的勘查可能没昨天那么多收获,但今天勘查的重要性却比昨天大。要是昨天遗漏掉重要物证,今天依然没收集到,我不敢想象因为我们一时疏忽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

教导员韦绍文负责带人去爆炸现场勘查,头看看身边的部下,保证道:“韩队放心,我们今天会一寸一寸,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勘查,绝对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好,出发。”

“是!”

目送第一组人员登上大巴,韩博命令道:“值班人员各自办公室或实验室,其他人员抓紧时间做出现场的准备,房管局部门的同志和车辆马上到,他们一到我们就出发。”

真要翻三年前的旧案。

万鹏彻底服了,与刻意安排在这一组,等会好去做群众工作的李佳琪对视了一眼,苦笑着进楼拿勘查箱。

大门口一下子变空荡荡的,陈文其抬起胳膊看看手表,苦笑道:“技监局节日值班的一位领导说负责档案材料的干部放假了,他正在安排人联系,估计要到10点后我们才能拿到材料。”

“8点准时赶到他们单位等,什么时候拿到什么时候给我电话。”

“行,我7点半出发。”

房管局的人和车来得比预料中更快,话音刚落,一辆桑塔纳和一辆金杯大面包车缓缓开进院子。

一个科长,一个工程师。

来前领导告诫过,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说的更不能瞎说,相互介绍了一下,直接招呼公安局同志上车。

韩博没上他们车,依然开自己的商务车,以防专案指挥部有什么急事或海工集团基建工地爆炸现场有什么发现需要及时赶过去。

刚刚出发,手机响了。

开车接电话不安全,平时极少用的耳机终于发挥出作用。

“老婆,起床?”

“起床,我已经到酒店了,正跟小任一起吃饭,学文也在。”小伙子人高马大胃口大,李晓蕾一边打手机,一边又从餐台上帮小任往盘子里夹了七八片培根。

“起早点也好,可以呼吸新鲜空气。”

“老公,小任见你忙,昨晚没来得及也没好意思跟你说,年底结婚,定在腊月二十六,问你有没有时间,他想请你去去喝喜酒。”

“结婚?”在韩博心目中小任始终是一个实习生,听到这个消息真感觉突然。

“小任24,我们不也24结婚的么。”

“是啊,是该结婚了。”

韩博猛然意识到小任不再是个半大孩子,扶住方向盘笑道:“他对象哪儿的,长什么样,有没有给你看照片?”

“新娘子柳下的,高亚丽做得媒,在银行上班。”

李晓蕾头看看正在跟田学文说话的准新郎,突然窃笑道:“他带照片了,我看过,新娘子挺秀气。一个五大三粗,一个小巧玲珑,俩人站一块儿特逗。”

“五大三粗好,五大三粗有安全感。”

“腊月二十六你应该不忙,我帮你答应了。不说新郎官,说我的事,老公,我可能要失业。”

“失业?”

李晓蕾把堆满满盘子端到餐桌边,轻轻放到小任面前,做了个你们先吃的手势,走到餐厅门口沮丧地说:“刚上任的县委记要大干快上搞经济建设,可是县里又没什么钱,打算把我们集团卖给浙省的一家民营企业。人家出价两亿四千万,县里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多资金,县领导全支持,包括杨县长。”

韩总正在筹建装饰材料市场,韩家少奶奶会担心失业?

杨小梅不止一次私下提醒过,老单位的几位老领导越来越“阔气”,并且不是一般“阔气”。

韩博心情同侯秀峰一样复杂,去年春节聚会甚至喝过一次酒,借酒意旁敲侧击说了几句。为说那几句话,浑身起一层红疙瘩,去县人民医院输三天液。

总之,老单位现在已变成一个“是非之地”。

早不想让她在那儿干,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韩博若无其事问:“老婆,你现在跟失业有什么区别,再说以你的能力会担心找不到工作?”

“当然不担心,我是谁,我李晓蕾!”

“激将法”一如既往地管用,李晓蕾抱着小包,不无得意笑道:“我现在考虑的是自己创业,还是在南港找份工作。富总他们恨不得我今天就去上班,给出的待遇比丝绸集团高多了。”

南港主要是轻工业,开发区和南州区不知道有多少家轻纺企业。

她在南港纺织业内的名声,比自己在南港公安系统响亮。

过去几年,许多丝绸集团做不过来或做不了的订单全给人家做,在那些有业务往来的私营企业老板眼里她就是一“财神爷”。

作为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韩博由衷地为妻子自豪,不禁笑道:“这就是了,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不是纠结,我想听听你意见。这么大事,不能不征求你意见。”

“你是怎么想的?”

“给人打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失业,我对创业比较感兴趣。而且做外贸不是搞实业,用不着投资太多。在市区租几间写字楼,招两三个人就能开张。”

韩博追问道:“开外贸公司?”

“嗯,”

考虑一整夜,李晓蕾事实上已经有了决定,之所以打电话“征求意见”,只是想体现一下妻子对丈夫的尊重,兴高采烈说:“南港经济发展这么快,开发区那么多工厂,产品需要出口,一些生产设备需要进口,专业的外贸公司又不多,竞争不是很激烈。有订单找工厂做,没订单给自己放假,既能赚钱又自由,你说好不好?”

做外贸要懂英语,需要一定进出口贸易方面的经验,要懂相应的法律法规。

她英语好得令人发指,侯厂现在都甘拜下风。

本来就是学国际贸易的,又从事四年多进出口贸易,不知道出国参加过多少次展会,她的团队业绩在担任丝绸集团bj公司经理第二年就已上亿,可以算行家。自己是法学硕士,是她的“御用法律顾问”,法律法规这一块也不成问题。

至于能不能申领到进出口许可证,别说她认识好几位市领导,并且有侯厂那位“大靠山”,就算市领导一位不认识,就算没侯厂那位“大靠山”,申领许可证也不是很难。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要符合政策,只要能帮南港带来经济效益,不管谁去申请都不难,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家企业拥有自营进出口权。

韩博实在想不出反对的理由,欣然笑道:“开外贸公司好,自己做老板。不过作为公司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法律顾问,你要给我加工资,至少要多给点零花钱。”

丈夫支持,李晓蕾乐得心花怒放:“拜托,我对你已经很大方了,你工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看人琳琳老公,一个月就200,其它全上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