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

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


                走出交警队办公楼,韩博拉开车门苦笑道:“蓝主任,不好意思,让您跟我们一起熬夜。”

“在江城就不用熬夜?”

蓝主任拍拍他胳膊,爬上商务车副驾驶,抱着双臂沉吟道:“如果是天气炎热的夏天,有可能会发生自爆。可现在是冬天,晚上室外接近零度,并且距夯实混凝土的振动泵五六米,中间还有一条没填土方的深沟,不太可能因为剧烈震荡自爆。”

怎么引爆的不搞清楚就无法搞清这是不是巧合,不仅关系到接下来的侦查方向,而且关系到已启动的一级戒备能否解除。

全市民警取消休假,设卡盘查,上街巡逻,排查外来人员较多的城中村和城乡结合部。公安机关没劳动法,人可以不发加班费,车不能不烧油。

局领导正等着消息,同事们不能永远不休息。

韩博从来没有过这个大压力,系上安全带,凝重地说:“不能再拖,天亮前必须搞清怎么引爆的。”

爆炸原因调查与火灾原因调查完全两码事,火灾现场至少有灰烬,毁坏程度远没有爆炸这么高,并且爆炸往往会引发火灾。

天亮前能不能搞清楚,蓝主任心里真没底。

车刚开出交警队大门,他突然道:“韩支队,我们干脆兵分两路,你去询问,我去你们技术大队再看看物证。”

“也行。”

昨晚侦查员没能睡个好觉,爆炸原因没搞清楚、现场收集到的碎纸片到底属于哪一年哪一期哪一份报纸之前,技术民警一样别想睡好觉。

楼下楼上的灯全亮着,大厅里各种报纸堆积如山。

发生两死九伤的特大爆炸案,且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第二起乃至第三起,市委市政府极为重视,这些报纸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找,中午给“老帅”打了一个电话,市委办和政府办就派人送来一大堆。

紧接着,市直机关元旦值班人员开始源源不断往这儿送,技术大队快成废品收购站了。

万鹏等人仍在海工集团基建工地勘查现场,关晓康等人在检验现场收集到的空调室外机爆炸碎片,与拆在一边的新外机一件一件继续比对。包括教导员韦绍文、副大队长陈文其在内的其他人全在看报纸,一个个看得头晕脑胀却不得不看。

韩博转了一圈,跟韦绍文打了个招呼,再次出门,一个驱车赶往临时安置工人的海工集团东厂区。

说是安置,其实是软禁。

海工集团和二建公司跟于副市长亲自兼任组长的“01安全事故调查组”没法讲理,事实上他们也以为是安全事故。

工长、施工员、材料员、会计、保管员及几十个工人好吃好喝待着,全由海工集团和二建公司掏钱。

负责基建的海工集团副总、分管安全生产的二建公司副总、施工单位项目经理曹一星和施工队安全员属于“责任人”,已经被“控制”了,这会儿估计正神不守舍。

“韩支队,怎么就您一个人?”

停好车,背上电脑包,顺手拿起对讲机,守在这里的派出所民警迎了上来。

昨晚见过,昨晚看门,今晚看人,管段民警不但辛苦,工作也很乏味,总是干这些杂七杂八的事。

韩博举手礼,一边跟着他往作为临时宿舍的钢结构厂房走去,一边说道:“我是来了解情况的,不用做笔录,一个人足够了。”

“前面有一间办公室,您打算一个一个问,还是进去一起问?”

“一起问,跟他们坐下来谈谈。出这么大事,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他们吓得不轻,一个一个问不合适。”

“行,我陪您进去。”

厂房很大,两边是各种机床,头顶上有行车。

四十多个建筑工人在中间走道打地铺,有人聚在一起聊天,有人躺着在被窝里睡觉,有人在听收音机。看见韩博二人进来,一个叫一个,全坐起身,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大家好,我是事故调查组工作人员韩博,不好意思,耽误大家休息。”

“已经问过了,问一整天,还问!”

“空调爆炸去调查卖空调的,关我们什么事?”

“老王,找卖空调的管什么用,应该去找生产空调的厂家。他们哪是生产空调,他们是生产炸弹。高工多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朱大山更可怜,他这么一死,孤儿寡母怎么过。”

不用刻意找话题,工人们便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韩博干脆一屁股坐到地铺上,拉开电脑包,从包里掏出几盒十块一盒的香烟,给民警塞了一盒,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拆开分发。

路上买的,果然有效果。

工人们情绪好多了,其中一个眼尖的竟脱口而出道:“韩同志,你是公安吧,昨晚我们好像见过。”

韩博干脆从怀里掏出证件,微笑着确认道:“市局的,临时抽调到工作组调查事故原因,没想到师傅记性这么好,没穿警服都被认你出来了。”

“你问过我,当然记得。”

“我们再聊聊,师傅,麻烦你忆忆,昨晚爆炸前有没有异常,比如有没有人动过空调,有没有看见空调里有火化之类的。”

“打混凝土,忙死了,谁没事去动空调。”

一个瓦工接过话茬,摇晃着身体说:“本来不要开夜工,中午就可以打,黄沙石子一直没送到。好像是马上过阳历年(元旦),城管不许在白天拉黄沙石子和渣土,有个专门的渣土办,专门管这个。

送黄沙石子的人等5点半他们下班,才开始往我们工地送。我们几个人打,老陈跟他徒弟护模,老徐拉灯,长浩浇水,彭老头他们几个开搅拌机拌浆子。打之前要监理(监理工程师)签字,高工请监理过来看,监理一走他就进了办公室。”

“还有我。”

一个小伙子爬过来,绘声绘色说:“我开塔吊,浆子搅拌好装到斗子里,我帮他们吊到上面,下面人再往模板里放。我那么高看不清楚,老何在下面指挥,用对讲机指挥。”

韩博饶有兴趣问:“后来呢?”

“后来开始打,老徐的线管和线盒没绑好,一开始就打掉几个根管。他不准我们打,要重新绑。”

“废话!”电工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模板过好几天才能拆,拆掉就是一堵墙。线管线盒没了,我要砸,要重新布管布盒,砸水泥墙多费劲儿,绑一下多省事?”

“你才废话!”

瓦工班子弹弹烟灰,咬牙切齿:“浇得是墙,不是顶。老陈有时间把模板拆开来让你重绑,我们没时间等。再说拆开重支哪个帮你去校正,墙打歪了这个责任谁负?”

一起干活儿的死的死,伤的伤,心情不好,一点就着,说着说着居然吵起来了。

韩博连忙打圆场,好不容易让他们言归正传。

“线管没管,接着打。”

瓦工班长想了想,用肯定的语气说:“监理走了工地就没来过外人,海工集团的保安都没过来,办公室门口没人,更不会有人去动空调。”

“张师傅,你们干活不冷,高工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会不会因为冷,想办法开空调?”

“他有大衣大棉鞋,还有电炉烤,办公室屁股大点地方,里面不冷。周工值班的时候我进去过,真不冷,应该不会开什么空调。”

空间小,有电炉加温,彩钢板是双层的,中间有泡沫,保温性能马马虎虎,想想是不会很冷。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张师傅,你有没有听到空调压缩机启动的声音。”

“没有,就算有也听不见。”

瓦工班长把烟头往远处一扔,拍着大腿解释道:“震动泵声音多大,震个不停,搅拌机一样转个不停,我们说话都要喊。所以一到高考,就不允许我们施工,嫌我们噪声大。”

“公安同志,震动泵不光声音大,震动也大,老胡一把没抓住,差点摔跟头。长浩反应快,一把扶住了,水管也丢了,浇了老钱一身,一直办公室门口。”

“浇水干什么?”

“养护。”

城市人住楼房却不知道楼房是怎么建的,一个瓦工笑道:“正在打的不用浇,北边打好几天的要浇水。不浇没强度,将来也验收不了。”

浇水,浇水

韩博想到一种可能,急切问:“师傅,水无意中浇到办公室门口,有没有浇到空调室外机?”

“肯定浇到,一直浇到窗户,高工以为我们跟他开玩笑,还出来看了看。”

韩博从包里掏出纸笔,迅速画了一张现场平面图,标注上空调室外机位置,追问道:“从哪个方向浇过去的?”

工人对自己的工地再熟悉不过,指着平面图道:“这儿。”

“水管当时的高度?”

“掉在脚下,刚下正负零,相当于掉在平地上。”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引爆的。

韩博激动得无以加复,连电脑包都顾不上收拾,飞快跑出钢结构厂房,掏出手机拨通蓝主任号码。

“蓝主任,我了解到一个新情况,发生爆炸前工人一不小心把高压水管掉到地上,基本上可确定水能从外机风扇网格冲进机体内,也就是说炸药受潮了!”

微量检验结果显示炸药中有氯酸钾、硝氨及tnt,此外还有镁铝合金粉。镁铝合金粉一般由镁、铝各50%左右组成,化学稳定性比单独的镁粉或铝粉要好。但受潮与水作用后会生成氧化物,并放出氢气,产生大量热,如果不及时散热,会自燃甚至自爆。

所以烟花爆竹遇火会爆炸,受潮一样会爆炸!

炸弹所安放的位置,正常刮风下雨一般淋不到,如果水从外机风扇口斜着往上冲完全能淋到,蓝主任反应过来,不禁脱口而出道:“韩支队,我马上去现场,我们一起喊上工人,让他们去现场演示一下,看水到底能不能冲进空调室外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