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严防死守!(求订阅)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严防死守!(求订阅)


                干这么多年刑警,最怕半夜三更来电话。

晚上洗澡,爱人收拾衣服,手机掉出来摔坏了又忐忑不安,生怕万一有什么事接不到电话。怕什么来什么,刚躺下支队值班民警打家里座机,“韩打击”有急事找,请值班民警转告时特别强调“十万火急”!

他既然能给值班室打,为什么不管值班室要号码直接打过来,非要过去,难道打电话不方便,接电话方便?

十万火急,肯定很急。

韦国顾不上考虑别的,迅速起身从包里翻出号码本,找到韩博手机号拨过去。

“小韩,我韦国强,什么情况,哪里出事了?”

“韦支队,一个半小时前,港区海工集团基建工地一个活动房的空调室外机发生爆炸。施工单位为赶工程进度加班浇筑混凝土,一名技术员和一名瓦工当场死亡,九名工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正在市二院抢救。”

空调室外机爆炸,过去五年南港市区发生过至少三起。

其中一起距市局仅隔一条街,空调不制冷,房主找工人维修,结果平地惊雷,工人被炸伤,外机主要部分飞出几十米,砸在停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外机碎片横飞,前面一排住宅楼的玻璃碎了好几块。

公安局附近发生爆炸,动静那么大,局领导吓一跳,刑侦支队出现场,最后查明是安全事故。没想到才过一年,又发生空调室外机爆炸,还造成这么大伤亡。

出这么大事,不能不去现场看看。

韦国强正准备说马上去,韩博继续汇报道:“韦支队,我怀疑这不是一起安全事故,现场有氯味和硝氨味儿。我和出现场的几位同志采到四十多个样,爆炸物残留的,正在开车单位检验的路上,检验结果零点前能出来。”

杀人案很严重,爆炸案比一般的杀人案更严重。

一般杀人案大多由区县公安局负责侦破,市局刑警支队指导侦破。一旦发生爆炸、投毒和纵火这样的恶性案件,刑警支队就不是指导而是要负责侦破。

韦国强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切问:“小韩,现场什么情况?”

“区领导正在组织卫生、公安、消防、民政、安监、技术监督等部门,抢救伤者、勘查现场、调查爆炸原因、控制海工集团及施工单位责任人,他们可能认为这是一起安全事故。”

韩博头看看紧盯着自己的万鹏,接着道:“明天就是元旦,检验结果没出来之前,就算检验结果出来了,我也不敢贸然向区领导汇报。韦支队,我认为遇到这种事内紧外松比较好。如果大张旗鼓查,既会搞得人心惶惶,也可能迫使嫌犯狗急跳墙。”

他大学本科是化学工程,研究生一样修读的是化学。

修读研究生期间,他几乎走遍国内技术水平最高的物证鉴定机构,拜访过几乎所有部聘刑事技术专家。来出任刑警副支队长,有些老同志可能对他年纪轻轻走上领导岗位不服气,但没人敢否认他的刑事技术水平。

他能说这番话意味着爆炸原因八九不离十!

想到一个能制作炸弹或许手中仍有炸弹的嫌犯在外面晃悠,韦国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用近乎颤抖地声音说:“小韩,你按计划单位检验,我立即向局领导汇报。现场太危险,谁也不知道有没有第二颗,人员必须及时撤离,找借口撤离。”

韩博也是这么认为的,刚才勘查时真提心吊胆。

时间紧急,挂断电话一路超速,连闯三个红灯,火急火燎赶到单位。提着勘查箱冲进实验室,接二连三下达指令,万鹏等人全成为助手,准备各种试剂,心急如焚地做起实验

22点46分,刑警支队值班室下达命令,轮休的支队民警取消休假,立即单位备勤。

点17分,分管安全的于副市长亲临海工集团传达市委市政府指示,要求区委区政府封锁现场,事故调查工作由以市安监局、技术监督局、市建委及公安等部门组成的市调查组进行。

点39分,陈局从市委匆匆赶到局里,会同在家的局党委成员,召集指挥中心、刑警支队、治安支队、交警支队、特警支队、消防支队、警卫处、三个市区公安分局等十几个单位一把手开会,紧急部署元旦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

车站、机场、码头要增派警力,人流量较大的各大商场、电影院、公园、医院等公共场所要安排警力巡查,交警和特警要在进出市区的主要路口设卡盘查,武警官兵要上街巡逻,消防部门要排查各自辖区厂矿企业有可能的消防隐患,外来人员较多的城中村及城乡结合部要治理整顿

警力不够从东港、南岗、思岗等县局抽调,再不够组织各自辖区企事业单位干部及治安积极分子。

陈局面色凝重,语气铿锵有力,严令散会之后立即组织实施。

常务副局长从现在开始亲自坐镇指挥中心,几位副局长一个人负责一个区,要前往分局坐镇。

全警出动,堪称“严防死守”。

动作如此之大,总理半年前来南港视察的安保工作都没这么夸张,与会领导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一样要执行。

开完会,打发走除韦国强之外的各单位一把手,陈局看看手表,抬头道:“国强同志,你是老刑警,说说你的看法。”

“97年,西川省一家金店空调室外机发生爆炸,造成多少受伤。质检部门作出质量问题发生爆炸的结论。诚都市局经过仔细勘查,对爆炸残留物进行科学分析检验,顶住各方压力,判断该案是人为爆炸,最后抓获一个专门以爆炸方式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

韦国强深吸一口气,忧心忡忡说:“去年,西川省一家商场发生爆炸案,公安部门通过对爆炸残留物分析检验,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且拆除嫌疑人安置在一个小区的第二颗炸弹。在该案中,犯罪分子利用高科技,用寻呼机作为引爆装置,只要有人打寻呼,炸弹就会自动引爆。

西南一所医科大学的一位教师收到过礼品炸弹,当场炸死一人,重伤一人。东广一个医院门诊发生过特大爆炸案,造成三死三伤,北河省会那起伤亡更大。有敲诈勒索,有报复某个人,有的甚至报复社会。

我们今晚发生的这起,虽然伤亡比较大,但应该是报复某个人,不太像敲诈勒索,也不太像报复社会。我问过分局的同志,空调不是现装的,是施工单位连同活动房一起租的,从这个角度上分析极可能是一个巧合。”

崔副局长问:“嫌犯想让它爆的时候没爆,不想让它爆的时候爆了?”

“死亡二人,活动房里的死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技术员,不是项目经理,不管钱也不管工人,只管技术;另一个死者不是炸死的,是被冲击波从脚手架上掀下来摔死的,小工,连大工都不是。”

韦国强翻开笔记本看了一眼,接着汇报道:“工地今晚的最高负责人是一个瓦工班长,说是班长其实就是一个农民。炸他们有什么意义,又能达到什么目的?”

陈局稍稍松下口气,沉吟道:“要是想报复社会,凶手会选择人更多,能够造成更大社会影响的目标。”

“也不能完全排除敲诈勒索的可能,工地人来人往,凶手完全有机会在空调外机上安装炸弹。”

“你认为应该怎么侦查?”

韦国强再次看看手表,汇报道:“等小韩的检验分析结果出来成立专案组,然后四管齐下,由小韩负责现场勘查和检验分析,看能否从现场碎片中判断出嫌疑人采用的什么引爆装置;

第二组由我亲自负责,以市里刚成立的事故调查组为掩护,重点排查二建公司及海工集团的人员。如果是敲诈勒索或报复某个人,嫌犯与这两个单位必然会存在经济或工伤事故等方面的纠纷;

第三组由姜桂军同志负责,重点追查活动房尤其空调的来源;第四组由王育东同志负责,看能否与兄弟省市发生的爆炸案串并上。第五组分析研判,争取在春节前把这个案子搞个水落石出。”

南港怎么会发生爆炸案!

张局越想越窝火,紧攥着拳头说:“我一直很信任小韩的能力,信任他的判断。现在真不想相信他,真希望他判断失误。”

谁不希望他判断失误,可这么大事他敢瞎说吗?

这起爆炸案不破,这个年别想好过,整天要提心吊胆。

崔副局长摸了一把脸,若有所思说:“陈局,小韩前段时间提交的关于训练搜爆犬及搜毒犬申请,看样子不给他批都不行啊。”

要是有搜爆犬,现在要从容得多,至少可以搜一下确认现场有没有第二颗炸弹。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陈局苦笑道:“明天一早批,多引进几条犬,让他把警犬队好好搞起来。”

ps:第三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