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安全事故?

第三百一十八章 安全事故?


                “万鹏,你们带上勘查箱直接去现场,不用过来接,我自己开车去。”

“佳琪,大队有法医值班,你不用去,帮我照顾好你嫂子。老婆,我先去看看,一会儿来。”

一会儿来,这个“一会儿”估计要到明天上午。

既然决心当警嫂,李晓蕾有这个心理准备,一把拉住他胳膊,不是舍不得他走,而是急切问:“你对市区不熟悉,你认识路吗?”

“我知道大概位置,应该不难找。”

“韩队,我跟您去吧!”

“不用,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韩博再次看看刚收到的短信,撒腿跑小区,跟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母亲和岳母打了招呼,拿上车钥匙,拉开商务车门,径直赶往爆炸现场。

晚上车少,很快便抵达现场附近,正辨认确切位置,后面来一辆救护车。不用问,肯定也是去现场的。跟着走,一直跟到发生爆炸的企业。

厂区很大,规模不小,从企业名称上看应该是生产船用设备的,而且仍在扩大生产规模,发生爆炸的是一排活动房,活动房边上是工地,正在搞基建。

厂区路灯全开,工地好几盏碘钨灯,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跟着救护车进来保安没拦住,通往活动房的施工便道上设有“第二道防线”,一个民警和几个戴安全帽的人守在路口。

离得近,技术大队同事应该仍在路上。

里面地方应该不大,没必要往里面挤,韩博把车停到一边,跑过来出示证件:“市局刑警支队韩博,现在这里谁负责?”

二级英模,市局最年轻的副支队长,没见过人,但这个名字堪称如雷贯耳。

民警连忙举手敬礼,一边带着他往里面走去,一边汇报道:“报告韩支队,薛副区长和我们分局余副局长刚到,海工集团的几个副总也在。”

“伤亡情况?”

“两死九伤,工地晚上加班,不然不会造成这么大伤亡。”

现场全是人,抢救伤者是第一位的,建筑工人正七手八脚把受伤的伤者往救护车上抬,这应该是第二批或第三批。

一个背部被烧焦的空调外机零件击中,伤势挺严重,血把衣服全染红了,帮他摁伤口的一个工人手上满是血。一个应该是二次事故,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的,看不出外伤,但人已晕厥。

死者停放在工地西侧的一个棚子里,整个身体都烧焦了,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发生这么大安全事故,区领导大发雷霆,指着海工集团几个副总和工地负责人破口大骂,分局余副局长正在用手机不停打电话,好像是在联系安监和技术监督部门。

看完尸体,又进来好几辆车。

救护车、消防车、警车、悬挂政府牌照的轿车,现场乱成一团。

“韩支队,韩支队,我们在这儿!”

五个同事提着勘查箱从人群里挤到身边,领导越来越多,救人要紧,现场既没法儿保护也毫无指挥可言,只能干好自己的事。

韩博接过一勘查箱,放到脚下打开,取出一副手套,起身道:“吕主任,你检验尸体,就在后面棚子里;冠群去医院,看看九名伤者的伤势;万鹏和翔宇勘查现场,小吴拍照绘图,我先看看然后找几个人问问。”

“是!”

活动房面对钢筋扎好,模板支上,连夜浇筑混凝土的工地。

突如其来的爆炸,把活动房的彩钢板炸出一个洞,坐在活动房里的施工单位技术人员当场死亡。空调外机零件和外壳碎片横飞,连夜施工的建筑工人有的被击中,有的被爆炸的冲击波掀下脚手架。

从现场看整个过程应该是这样,现在的问题是爆炸原因。韩博嗅嗅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不禁紧皱起眉头。

“万鹏,重点采集爆炸残留物。”

“好的。”

下达完第二道命令,韩博闭上双眼,再次辩别空气中的气味,嗅了近三分钟,猛地睁开双眼,大声问:“我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韩博,有没有人看见整个爆炸过程的?”

“我,我全看见了。”一个工人过头,一脸心有余悸。

韩博把他请到一盏碘钨灯边,掏出纸笔问:“师傅贵姓?”

“免贵姓宋,公安同志,你问吧。”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什么时候来这个工地,基本情况一一问完,韩博进入正题:“宋师傅,爆炸发生时你站在什么位置?”

“那儿,北边数第三根钢筋柱。我是电工,不要浇混凝土,只要帮着拉线拉灯。”

“你当时看到什么?”

宋师傅舔舔嘴唇,不无紧张地说:“我正好往办公室看,突然看见一道红光,轰一声,整个工地都亮了。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嘭’一声,炸两次,我听得很清楚,当时整个人都在摇晃”

一连询问七八个工人,描述差不多。

爆炸剧烈,在下面施工的人以为地震,结合空气中弥漫的一股味道,韩博对爆炸原因有了点数,只是爆炸残留物没检验出来之前不能乱说。

“质检部门的人到了没有?”

“到!”

“赶快调查爆炸原因。”

现场终于有了人指挥,一位领导戴着安全帽,面色凝重,不断下达命令:“李文同志去医院,海工集团和二建公司也要去人,带钱去,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者。”

“晓康同志,你负责联合质检、安监及公安部门调查事故原因,就地成立调查组。”

“宇楠同志,你负责善后,一定要做好死者和伤者亲属的工作。”

有人指挥,一下子有了秩序。

工人全工棚,不许离开也不许乱走动;企业老总和施工单位负责人该掏钱的去医院掏钱,该留下善后的留下善后;

匆匆赶到的分局技术中队民警、技术监督局及安监局干部编入刚成立的事故调查组,有的去工棚询问,有的跟先赶到的市局民警一起勘查现场。

刚才那位应该是区领导,没把市公安局考虑进去。

韩博也不好上去自我介绍,干脆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跟同志们一起勘查,案件管辖权不明确,四处散落的空调外机零件不能带走,但可以采集爆炸残留物。

“韩队,尸体拉走了。”老法医收拾好勘查箱,走过来观察起爆炸现场。

采了一大堆样,图绘好了,照拍了,去检验爆炸残留物要紧,没必要在这儿耗,反正分局技术中队在这儿收集空调外机零件,现场不至于没人管。

韩博起身揉揉腰,遥看着远处的区领导们说:“收队,你们先上车,我去跟余局打个招呼。”

“勘查车去了医院。”

“上我车。”

韩博掏出车钥匙交给吕主任,快步来到分局余副局长身边,低声道:“余局,我们采了几个样,先去检验,结果出来给您打电话。”

忙一晚上,差点把“少帅”搞忘。

余副局长紧握着他手,苦笑道:“韩支队,不好意思,我光顾着汇报,顾着维持秩序。”

“理解,您先忙,头再联系。”

“我送送你们。”

“别送了,这么多领导。”

到车上,老法医已躺在后排睡着了。

痕迹工程师万鹏坐在副驾驶,哈欠连天说:“没我们什么事,还非要我们来,这不是折腾人吗?”

“应急指挥部设在市局,指挥中心才不管安全事故到底归谁管,只要发生伤亡就下命令。”小吴唉声叹气,一脸无奈。

韩博系上安全带,一边倒车一边道:“别发牢骚了,说说爆炸,你们认为什么原因造成的?”

“韩队,我们又不是修空调的,谁知道是加制冷剂时没抽真空,还是氟利昂加多了。”

“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前年遇到过一次,两个人维修空调,突然发生爆炸,爆炸气浪把两个维修工炸出几米,炸成黑人。飞出好多碎片,有的碎片甚至飞过前面一排楼的楼顶,威力可想而知。业主和维修工说是空调质量问题,生产商说是维修人员违规操作引起的。”

“后来呢?”

“群众报警,因为离市局近,爆炸动静那么大,指挥中心让我们去勘查现场。两个维修工命大,抢救过来了,没人员死亡,并且这不是刑事案件,后来没管,不知道怎么处理的。”

南港治安一直不错,多少年没发生过爆炸案。并且位于长江下游,周围没矿区,别说普通人,连民警都没什么机会接触爆炸物。

他们没见识过,韩博见识过,而且学得就是化学,对化学品气味特别敏感。

“这不是什么安全事故,现场有氯味和硝氨的气味,去之后立即检验,应该能从爆炸物残留中检出氯酸钾和硝氨成分。”

“韩队,您是说”

“对,这是一起人为的爆炸案,从现场看爆炸药量不低于1公斤。谁会炸工地,这里面肯定存在因果关系。考虑到引爆的人极可能在现场,我刚才没说,你们也要注意保密。”

“要不要向局领导汇报?”万鹏大吃一惊,睡意全无。

“当然要。”韩博看看后视镜,确认后面没车,松开油门,将车开到路边,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