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第一枪(三)

第三百一十二章 第一枪(三)


                寒风瑟瑟,吹在脸上跟刀刮一般生疼,却抵挡不住人们的好奇心。

马路边、田埂上黑压压挤满人,并且越来越多,只要路过的几乎全停下。这一段城乡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居然生严重拥堵,刚刚赶到的交警正竭力疏导交通。

“哒哒”!

桑塔纳警车不断鸣笛,一个民警从地里跑上来帮着疏导,围观的群众纷纷避让,勘查车跟着桑塔纳开进人群,终于看到几辆东港县局的警车。

“韦支队,现场在南边,已经保护起来了。”

“报告韦支队,我大队副大队长袁振同志正在组织勘查,请指示!”

再过几天就是元旦,年底生死亡二人的命案,公安局长和刑警大队长神色凝重。韦国强举手礼,看看刚下车跑过来的吕晨君等人,一边随他们往地里走去,一边问:“张局,两个死者身份有没有查明?”

“金阳同志,你汇报。”

“是。”

刑警大队长小跑着跟上来,指着东南方向说:“有群众认出被害人是花垛十三组的,一对母子,名字不知道,我已派民警去找亲属过来认尸。女的二十六七岁,孩子五六岁,全掐死的,钱物不见了,现场有扭打痕迹。

大人在这儿,小孩尸体在前面的小沟,沟里有一辆自行车,应该是被害人的。大人衣冠不整,裤子扒了,基本可确定遭到过强奸”

东港县正在申请升格为县级市,经济建设搞得不错,这一片地显然被征用了,没砌围墙但马路边有一块大牌子。

没开工也没人打理,从东至西抛荒一大片。地里全是枯萎的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在狂风中战栗着,出沙沙声音。

一个民警拍照,一个民警绘图,两个民警在枯萎的杂草里仔仔细细搜寻,一个穿白大褂的民警蹲在尸体边检验,县局技术民警应该全来了。

死亡二人的命案支队领导必须第一时间来现场指导侦破,指导终究是指导,侦破工作主要还是由县局负责。

前面是现场,韦国强停住脚步,指着吕晨君等人说:“张局,老吕你认识,我就不介绍了。两具尸体两个现场,县局技术力量不够,你是总指挥,你安排,一起勘查,效率高点。”

“求之不得,谢谢韦支队。”

“谢什么,应该的。”

“吕主任,小李,辛苦你们了。”张宝利跟市局援兵打个了招呼,转身道:“袁振同志,过来一下,支队专家来支援我们,你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勘查。”

“是!”

技术民警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过来开会,田学文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可是案件侦破的“杀手锏”,韦国强连忙道:“张局,这位必须介绍。田医生,协和医学院的硕士,我们副支队长韩博同志从bj请来的dn鉴定专家。市局刚添置一套几百万的dn检验设备,从现在开始我们南港公安也可以用高科技破案了。”

死者遭到凶手强奸,肯定能提取到dn!

张宝利局长欣喜若狂,紧握着田学文手激动地说:“田医生,欢迎欢迎,你真是及时雨,来得太好。”

“张局长,别这么客气,我接受南港市公安局邀请,自然要为南港市公安局服务。”

正说着,北边的马路上来了两辆黑色轿车。县委记和县政法委记到了,张宝利打了个招呼,急忙过去汇报情况。

技术人员也开好了会,勘查重新开始,田学文跟李佳琪先来到大人尸体边。

死者二十多岁,长头,五官端正,生前挺漂亮。红色羽绒服被拉开,上身羊毛衫推得老高,露出胸脯。

下身赤裸,紧身裤、秋裤、内裤和内裤扔在四周。皮鞋找到了,一个民警正在用刷子刷,看能否找到凶手的指纹。袜子仍在脚上,后跟处磨破了,能够想象到死者生前曾挣扎过。

死者下身的地上有一片明显污渍,人死了全这样,小便会流出来,有的甚至会排大便。

要是没外人,李佳琪不会有什么顾忌。

今天有外人,还是韩队和李总帮着介绍的对象,她不想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可是职责所在,不能不工作,犹豫了一下,伸出指头压压死者腹部的尸斑,松开之后中等退色,没完全消失。

田学文是学医的,上过解剖课,见识过死人,压根没在意她的反应,从勘查箱里取出一根棉签,小心翼翼擦拭死者大腿根部一小块疑似精斑的痕迹,隔着口罩问:“大概死亡多长时间?”

他居然不怕!

李佳琪倍感意外,也顾不上尴尬,扒开死者外阴,让他采取有可能存在的凶手精液,用蚊子般地声音说:“过14个小时,应该是昨晚。”

田学文把第一个棉签塞进证物袋放好,仔细观察死者的尴尬部位及地上,取出第二根棉签一边继续采集,一边道:“死亡时间不算长,看上去没清理,怎么这么少,几乎找不到。”

刚才那个小斑点暂时无法确认是不是精斑,死者外阴没明显痕迹,死亡之后排出的液体已干,只能隐隐看出一大片污渍,污渍中却没有相对粘稠的东西。

是有点奇怪,李佳琪尴尬地说:“凶手可能采取过措施,也可能没没射。”

第一枪,必须帮韩哥打响。

田学文一连采集十几个样,将死者的手套小心翼翼摘下来,塞进一个大塑料袋,起身道:“仔细检查下体,看能不能找到毛。”

“好的。”

这边交给她,提着箱子去看孩子尸体,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才四五岁,凶手该有多残忍。田学文义愤填膺,同勘验孩子尸体的吕主任一起接着寻找生物检材。

“韦支队,袁大,找到一只手套,应该是凶手留下的!”

破案往往只需要一丁点线索,韦国强立马举起对讲机:“手套可能凶手的皮屑,赶快放好,交给田医生。”

支队长在马路上,现手套的民警离自己却不远。

吕主任听得清清楚楚,下意识直起身,走过去从民警手中接过对讲机:“韦支队韦支队,我吕晨君,手套可以作为嗅源。韩队跟我们说过好多次,只要有嗅源,就要安排警犬队出现场。”

警犬队出现场,张文彬养得那几只狗管用么,开什么玩笑!

韦国强正准备绝这个提议,前思岗县公安局长、现东港县政法委记张自林突然道:“韦支队,既然有嗅源,就麻烦你调几只警犬过来帮我们追踪追踪。黄金二十四小时,一分钟不能耽搁,只要有希望我们就要争取。”

老朋友,而且人家现在是县政法委记,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韦国强放下对讲机,掏出手机,一边拨技术大队电话,一边苦笑道:“张记,警犬主要起个威慑作用,指望它追踪,希望不大。不过你说得对,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公安局长和刑警大队长正在组织刑警三中队和城东派出所民警走访询问,现场勘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完。

侦破工作刚刚展开,虽然人在现场,掌握的情况却不多。

张自林头看看仍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凑热闹的群众,沉吟道:“韩博在思岗县局时就利用dn技术破案,现在是刑警副支队长,负责技术,学会检验又有设备。韦支队,实在不行给他打电话,请他赶紧来帮帮忙。”

死亡二人,本地人,其中一个才四五岁。

马上元旦,马上春节,影响太恶劣,能想象到他这个政法委记有多急。

韦国强给技术大队下达完命令,指着正在远处勘查的几个人影说:“张记,田医生是小韩从bj请来的专家,早上测试过仪器,检验过十几个样,很准,他在跟小韩在是一样的。”

“小韩请来的,这就没问题了。”

“张记,别急,这才刚刚开始,以前没dn检验我们不一样破案么。”

“来现场的路上,我们岳记和马县长相继打过电话,要求元旦前破案,你说我能不急?”

“东港外来人员不多,这一片更少,应该是本地人作案,8天时间虽然有些紧,破案希望还是比较大的。”

韦国强收起手机,补充道:“今年全市生的三十多起命案,四分之一是三天内破获的,四分之二是一星期内破获的。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个案子是极可能是见色起意,侦破难度稍大一点,不过常住人口就这么多,组织警力排查一下,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但愿吧。”

勘查仍在继续,田学文却不会在此久留。

兵贵神,韦国强一分钟不想耽搁,安排人开桑塔纳警车送他去检验第一批生物检材,想在第一时间内搞清凶手有没有留下dn证据。

市局的路上,田学文拨通韩博手机,揉着肚子诉起苦:“韩哥,警察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我做一上午实验,一做完就被拉来勘查现场,到现在午饭都没吃!”

“不好意思,被你赶上了。”

韩博放下刚整理好的文件,起身道:“这对你也是个锻炼,你是未来的肿瘤专家,遇到大手术一站不也十几个小时。”

“我上手术台不知道猴年马月呢,不说了,前面有商店,我随便买点吃的,在路上垫垫肚子,到你们公安局还要接着做实验。”

“辛苦了。”

“又不光我一个,李法医一样没吃,这会儿还在现场勘查。”

ps:第二章奉上,第三章稍后,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