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第一枪(六)

第三百一十五章 第一枪(六)


                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为了给宝宝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李晓蕾从思岗一来便开始“大兴土木”,外墙瓷砖全要撬掉,屋顶要搞成隔壁度假村那种西式的,门窗最后换。

六七个师傅施工,去别想安生,给她打个电话,直接单位休息。

一觉睡到下午6点多,真是被饿醒的。

早上从医科大学来路上顺便买了毛巾和牙膏牙刷,起来洗完漱,走到前面办公楼准备叫值白班的老同学一起去吃饭,没想到门厅前停满车。

崔副局长、韦支队、交管局长(交警支队长)曾立伟、重案大队长王再昂、禁毒大队长钱晋龙、基础大队长邓怡敏、预审大队长胡迎春全在,连东港县公安局长张宝利都赶来了。

支队以上领导和张宝利局长坐在d实验室对面的小办公室抽烟聊天等消息,有几位大队长站在大厅里低声交流,有几位大队长聚集在走道里窃窃私语。

一下子来这么多领导,三大队民警全呆在各自办公室或检验室,谁也不敢按时下班。教导员韦绍文和副大队长陈其文,一个给领导发烟,一个提着暖瓶给领导们自己的杯子或一次性纸杯续水,忙得不亦乐乎。

说话声音都不高,走路都轻轻的,气氛显得格外紧张。

韩博一头雾水,苦笑着问:“王大,胡大,你们这是干什么?”

“等检验结果,来见识见识。”

“结扎或生育功能障碍都能检出来,韩支队,这一枪要是能打响,就意味着我们市局的生物物证检验水平已经赶上乃至超过省厅刑事技术中心,以后不用去求他们,遇到疑难案件或许他们要来求我们。”

居然是来看热闹的!

现在是看热闹,如果早上的判定有问题,岂不成看笑话了。

谁传出去的,韩博被搞得焦头烂额,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陈其文突然走过来道:“韩队,崔局请你去办公室。”

“好的,诸位,等会儿聊。”

几位全是烟民,不知道等多长时间,小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呛得人喘不过气。韩博头看看对面实验室,刻意没带上门。

“崔局好,三位领导好。”

“小韩,坐。”

崔副局长指指门边的空椅子,兴致勃勃说:“小韩,省厅中午转发来一份文件,部里即将展开全国性的‘打拐’专项行动,要采集失踪儿童及被拐妇女父母的d,建一个d数据库。

你不是去部里汇报过情况么,部领导知道我们市局有d实验室,指示由我们负责南港、安乐、宁城、张化、海港等江北几个市失踪儿童及被拐妇女父母的d信息采集,给我们下拨50万打拐专项经费,点名要求你加入技术专家组。”

“全省就三家,东州市局、江城市局,再就是我们。”

韦支队又点上一根香烟,不无兴奋地补充道:“承担公安部布置的任务,对我们既是挑战也是荣誉,陈局很高兴,指示施工单位加快技术大楼装修进度,要求明年三月一号前竣工。”

部里要建“打拐”数据库,江省是拐卖妇女儿童案件的拐入地,d信息本来就要采集,祝处长负责“打拐”专项行动,这是顺水推舟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韩博忍不住问:“崔局,韦支队,部里有没有其它文件?”

“暂时没有。”

他去bj跑经费前汇报过,来之后也汇报过,崔局知道他想问什么,笑道:“工作慢慢做,事情慢慢办。能承担部里交代的任务,能争取到一笔专项经费,说明你没白跑,说明你之前的工作富有成效。

当务之急是东港的命案,离元旦只剩下三天,其实只剩下两天。时不待我,必须快侦快破。你发现的新线索宝利同志非常重视,计划生育,上环的育龄妇女不少,做结扎手术的男人不多,生育功能障碍的更少。

全城东镇一共27个,血样正在实验室检验比对,嫌疑人全控制住了。陈局在市委等消息,东港县领导在东港县委等消息,成败在此一举。”

死亡二人,影响太恶劣。

东港县公安局长张宝利深吸一口气,凝重说:“韩支队,我们县局做了两手准备,正在双管齐下。这边做d检验比对,专案组正在重点调查27个嫌疑人案发当晚在哪儿,做过什么,有谁可以证明,同时调查其社会关系尤其与被害人有无关系。”

这算什么两手准备,这是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比对出来再好不过,万一比对不出来呢?

时间过去好几天,要是采集到精液当天检验里面有没有精子,把握会比现在大很多。韩博七上八下,心里直打鼓。

就在他担心比对不出来等会儿怎么收场之时,交管局曾局长突然道:“小韩,一个月前,港南路发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一辆货车撞一辆摩托车,摩托车驾驶员和乘客当场死亡,现场惨不忍睹。

事故民警经过一个多月侦查,找到了嫌疑人和嫌疑车辆。现在的问题是没证据,车头修过,重新喷过漆,嫌疑人拒不承认。你们能不能安排个时间帮我们勘查一下,看能不能从车上提取到死者的d,只要能提取到、能比对上,我不需要他承认。”

技术大队就是支撑办案的,交管局长亲自来是给技术大队面子。韩博不假思索地答应道:“没问题,这边检完我就带人去。”

正说着,实验室门开了。

李佳琪穿着白大褂,戴着无纺布帽子,拿着一份检验报告和一叠图谱来到门口,韩博起身接过,所有领导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在走廊和大厅里的大队长们不约而同迎了过来。

“张局,不好意思,没比对上,可以排除这27个人的嫌疑。”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张宝利心里拔凉拔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崔局微皱起眉头,韦支队呼吸急促起来,紧盯着他欲言又止。

没比对上不等于前功尽弃。

韩博定定心神,再次看看田学文重点标注的两份图谱,笑道:“不过我们离凶手越来越近了,19号检材的遗传标记性特征与凶手相似,也就是说凶手与刚排除嫌疑的19号嫌疑人有血缘关系。”

“兄弟、堂兄弟或子侄?”

“差不多,运气不错,您的检验费没白花。”

张宝利心存疑虑,苦笑道:“韩支队,我们排查的很细致,不可能有遗漏。”

“万一凶手不是城东镇人呢?”

科学不容置疑,韩博把检验报告和图谱交还给李佳琪,胸有成竹说:“范围已经缩小到这个份儿上,如果凶手没畏罪潜逃,如果动作够快,效率够高,或许今晚就能破案。”

磨蹭什么,破案是第一位的!

崔局急了,一连拍了几下桌子:“宝利同志,犹豫什么,战机稍纵即逝,快给专案组下命令。”

“是!”张宝利反应过来,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

这既是破案线索也是重要证据,田学文不敢当儿戏,正在做第二次检验进行确认。

直接关系到南港市公安局今年的命案破获率,没有个结果领导们不会走。韩博让教导员去买快餐,今晚在这儿吃,一起等消息。

27个刚排除掉嫌疑的人全在城东派出所,专案组效率极高,放走26个,留下1个,盘问其有哪些家庭成员。

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刑警大队长金阳打来电话。

“张局,我已锁定嫌疑人,他应该没潜逃,袁振已率领刑警去他家抓捕!”

“谁,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城东镇人?”

“姓沈,叫沈如山,家住城东镇花垛村二组,今年39岁,没有犯罪前科。高中毕业,温文尔雅,曾做过一段时间代课教师,在村里口碑一向不错,他哥说从来没见他跟别人红过脸。

正因为如此,第一次排查没将其纳入嫌疑人名单,没采集其血样送检。韩支队判断精准,他确实做个结扎手术,由于是学校组织的,当时的小学又撤并了,各村妇女主任和镇计生办没他做过结扎手术的记录,导致我们排查遗漏。”

高中毕业,温文尔雅,做过代课教师,这样的人会作案?

张宝利瞪大眼睛,将信将疑。

韩博笑而不语,电话那头的金大队长接着道:“张局,我检讨,我们的工作还是不够细致。从他哥哥反应的情况看,这起强奸杀人案极可能存在因果关系,被害人孙静妹的母亲退休前担任过花垛小学校长。

计划生育工作抓得最紧的时候,()镇里曾给花垛小学下达过结扎任务。当时没人愿意去,孙静妹的母亲就动员刚代课不久的沈如山去。结果手术做了,民办教师没转成,公办教师更不用谈,小学撤并他彻底失业。

代课教师虽然工资不高至少有个盼头,小学撤并之后一点盼头都没了,并且他又干不了别的,家庭条件不好,他媳妇跟他离婚,带着儿子改嫁。他哥说一起喝酒时他曾埋怨过孙静妹的母亲,声称孙母骗他去结扎,又不帮他转正,现在结扎了连个媳妇都找不到,就算能找到也没法传宗接代。”

不离十,应该就是他。

韩博轻叹道:“有文化却不懂医,他应该去咨询咨询。结扎并非真正的绝育,想生孩子可以去医院修复输精管。”

p:订阅惨淡,快跌出精品,第二章奉上,再求订阅支持。

稍后第三章,凌晨2点之后上传,凌晨4点修改,各位订阅友不用熬夜等,明天一早再看,万不得已,恳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