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第一枪(五)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第一枪(五)


                敬老院孙会计被奸杀,凶手心狠手辣,五岁大的孩子也不放过。

妻子孩子全没了,她男人哭得撕心裂肺。孙会计的母亲听到这消息当场晕倒,刘家两个老人一样悲痛欲绝。

城东镇人心惶惶,包括县城的许多人,这几天晚上都不让自己家姑娘或儿媳妇出门。影响太恶劣,这起强奸杀人案不破,东港人怎么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

县委岳记来设在城东派出所的专案组听取过汇报,政法委张记更是一天几个电话问进展,离元旦只剩下三天,张宝利局长如坐针毡。

刑警副队长袁振递上市局刑警支队技术大队刚传来的检验报告,忐忑不安说:“张局,这是第四批,没比对上,全不是。”

刚刚过去的两天,组织一百多警力排查城东镇的前科人员及案发现场附近几个村的青壮年男子,只要拿不出不在场证明,只要有哪怕一丁点嫌疑的全抽血送检。第一批33个,第二批42个,第三批56个,第四批87个,结果全被排除了。

检验要花经费,相比动辄几千乃至上万的亲子鉴定,市局刑警支队一个检材300的收费堪称良心价,可是六七万花掉却一个都没能比对上,张宝利对“烧钱”的高科技再也没之前那样的信心。

“金阳,袁振,你们再想想,我们的排查有没有遗漏,我们之前的侦破有没有忽视什么线索?”

“半夜三更,没目击者。”

刑警大队长金阳连续几天没睡过好觉,眼球里布满血丝,点上根香烟分析道:“城东镇不是大城市,案发现场周边没监控;案发现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是在死者单位或家中,无法跟其它命案一样分析因果关系。

被害人生前只是一个普通会计,事业编制都不是。在敬老院上班,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刘相国跑业务的,一样没得罪过什么人,仇杀伪装成抢劫强奸杀人的可能性不大。典型的偶发性案件,凶手极可能是临时起意。

城东镇没什么外来人口,案发现场北边的公路不是交通要道,流窜作案的可能性极小。凶手绝对本地人,甚至就是城东镇人。”

“扩大范围?”

“想尽快破案只有这个办法,组织警力再排查一遍,重点放在这几天外出的,同时采集案发现场附近四个村所有说不清当晚下落的18岁至35周男子血样比对。”

县领导要求“不惜一切代价”破案,关键这个“代价”太高,万一再检几百个人又一个都不是,十几二十万不是打水漂了。

张宝利紧皱着眉头说:“只要能破案,多花点经费没什么,关键市局的dn实验室刚搞,技术不是很成熟,检验结果到底准不准我心里真没底。”

凶手遗留在现场的是一只很普通的棉纱手套,劳保用品,几乎家家户户有,一家甚至好几双,通过手套很难找到凶手。

金阳知道这么搞太夸张,关键没更好的办法,急切地说:“张局,‘韩打击’这个人您知道的,别看年轻,其实很稳重,他亲自检验应该不会有问题,而且市局的设备据说是最先进的。”

市局只收取成本费用,送到其它单位检验人家要赚钱,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张宝利权衡了一番,紧攥着拳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就按刚才说得办,动作要快,效率要高,不能再耽误时间。”

“是!”

与此同时,汤副局长和崔副局长正在市委向陈局汇报工作。

自从被任命为市委常委、政法委记兼公安长之后,陈局便搬到市委办公,平时极少局里。

谈完几件大事,陈局放下刚签好的文件问:“老崔,22案有没有进展?”

“国强同志昨天来的,侦破工作暂时没什么进展。”

2001年只剩下几天还发生一起死亡二人的命案,直接影响到南港市的命破获率,而且死的是一对母子,影响太恶劣。

“国强同志来了,说明留在东港提供不了什么帮助,小韩在干什么?”

“他跟田医生轮流检验东港送检的嫌疑人血样,已经好几天了。来前我去技术大队,他值夜班,刚从实验室出来。熬了一夜,没去休息,提着一个装检材的保温箱去医学院,好像要借用人家的实验室做什么实验。”

“培养人才需要时间,暂时没人只能亲自检验。”

“田医生说只要有一定基础,学dn检验鉴定不是很难。他现在辛苦点,等把人才培养出来就好了。”

攻克疑难复杂案件需要技巧和方法,需要勤奋专注和不断学习充实方方面面知识,同样需要灵感。

尤其当案件侦破陷入山穷水尽的境地时,寻找案件的突破口更需要灵感。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痕迹,可能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也可能是一个微小的生活常识。

凶手留下的精液为何会那么少,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韩博脑海中。

检验那么多血样,东港县局要为此投入六七万经费,韩博不想人家再花更多经费,带着检材匆匆赶到事先联系过的南港医科大学,借用人家的高倍显微镜,验证夜里冒出来的一个听似很荒唐的设想。

有熟人好办事,用不着请领导协调。

老卢的儿媳妇赵秀丽很厉害,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医科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妻子孕检就是她帮着安排的。

韩博放下保温箱,再次感谢道:“嫂子,总是麻烦您,真不好意思。”

“又不是外人,别这么客气。”赵秀丽扶扶眼镜,指着保温箱笑问道:“说说吧,怎么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她是专业人士,比老同学田学文专业多了。

韩博打开箱子,取出检材,直言不讳说:“我们遇到一起强奸杀人案,现场勘查人员从死者体内采集到凶手的精液,但精液极少,差点没检出来。死亡二人,其中是孩子,老龄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青壮年男子精液为何会这么少,我怀疑凶手做个结扎手术。”

真有想象力,公公提拔的思岗小老乡太搞笑了!

赵秀丽戴上手套,接过检材笑道:“韩博,男性结扎只是结扎输精管,只影响生育功能,不影响性功能,由困糖、蛋白质、前列腺素和一些酶类物质构成的精浆正常分泌,依然有精液流出,只不过精浆里面没精子。”

“所以我想看看里面有没有精子。”

“可是精子是有生命的,在体外存活不了多久,你难道想检验里面有没有精子的‘尸体’?”

幸好是自己人,要是换作别人会被笑话死。

韩博连忙解释道:“嫂子,被害人是在野外遇害的,当晚天气接近零度。采集检材的同志跟您同行,协和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刚毕业。他有一个好习惯,只要是生物检材都会习惯性冷藏。也就是说,精液中的精子应该有活着的。”

常温下很快会死,气候很冷,一直冷藏就另当别论了。赵秀丽点点头,顺手拿起试管:“既然这样我们试试。”

用不着做精子活性检查,只要用高倍显微镜看看里面有没有“小蝌蚪”。

在试片上涂了涂,放到下面仔仔细细观察,不看不知道,一看大吃一惊,居然真没有!赵秀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又准备了一个试片,一样没有,不光没活着的“小蝌蚪”,死了的“小蝌蚪”同样不存在。

“韩博,你蒙对了,如果检材没问题,那么你要抓的凶手真可能结扎过,或者有生育功能方面问题。”

韩博欣喜若狂,掏出手机笑道:“不管结扎过还是生育功能障碍,反正他有问题,我们可以由此缩小排查范围。”

“瞧你乐得。”

“我先跟同事通报,通报完再聊。”

韩博歉意的笑了笑,电话一接通,不无兴奋说:“张局,我刑警支队韩博,给您通报一个重要情况,我们检验发现勘查人员采集到的精液中没有精子,也就是说凶手极可能做过绝育手术或有生育功能障碍。”

这能缩小多大排查范围,正心急如焚的张宝利一阵狂喜,立马起身道:“韩支队,太感谢了,这是一条重要线索,我们立即调整部署,重点排查城东镇做过绝育手术或有生育功能障碍的成年男子。”

不能误导专案组的侦查方向,韩博急忙道:“张局,实不相瞒,这个新发现具有很大不确定性,毕竟采集到的检材太少,时间又过去好几天。您不能因此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做两手准备。”

“有线索总比没线索好,反正我们要扩大排查范围。韩支队,我们立即调整部署,接下来还要麻烦你,采集到嫌疑人血样还要麻烦你检验比对。等案子破了,凶手落网,我一定登门致谢。”

“张局,别这么客气。服务全警,支撑办案,这是我们技术民警的职责。就这样了,您先忙。”

ps:第一章,再求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