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零五章 “无债一身轻”

第三百零五章 “无债一身轻”


                时间能让人们淡忘一切。

五年前,老领导不仅是南港的名人,在国内也拥有一定知名度。现在,记得他辉煌业绩的人却很少。

李佳琪既不关心经济也不关心政治,对43岁荣升区委记,成为南港九个区县中最年轻一把手的侯记闻所未闻,一无所知。

现在知道了,暗暗心惊。

这个家庭太夸张,有钱有背景,可是钱从哪儿来的,他参加工作多少年,他漂亮的bj妻子又能赚多少钱?

在梁老师强烈提议下参观这栋奢华至极的别墅,一起来到三楼,走进“小李总”房,看到墙上一幅幅合影、柜子里的一份份证、架和老板桌上的一个个造型各异的奖杯,李佳琪彻底被震撼到了。

1998年,荣获省“三八红旗手”称号。

1999年,在思岗县委组织部、宣传部,县文明办、团县委和县广播电视台等单位联合开展的第二届“思岗县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被评选为“思岗县十大杰出青年”。

2000年,在共青团南港市委、南港日报社、南港市广播电视台和南港市青年联合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南港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又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

当时市局推荐一个民警参选,结果没选上,没想到她这位南港市公安局民警家属被评选上了。

相比墙上的一幅幅合影及其它证,这些不算夸张。

她比自己小一岁,居然是“中国女企业家协会”会员,以会员企业代表身份参加过“全国工商联”和“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会议,以商务代表团成员身份随国家领导人及省市两级领导出过访,甚至亲眼见证过澳门归仪式!

“广交会开幕,副总理过去视察,我们集团展位比较显目。沾侯记光,他对我们集团印象也比较深刻,就走过来跟我们握手,询问集团发展情况。”

聊起自己的光荣业绩,李晓蕾眉飞色舞。

跟给外商介绍一样,指着中间一幅照片笑道:“澳门归,举国同庆,各省人民政府送贺礼,我们江省的贺礼中就有我们集团产品。丁总他们把机会让给我,所以有幸去澳门参加归仪式。

我们集团既是出口创汇大户,也是具有代表性的股份制企业,省市两级领导出国参加一些经济技术交流活动,商务代表团基本上都会给我们一个名额。我英语最好,每次集团领导都让我去”

去年为集团拿到七千多万美元订单,折合人民币好几亿,真正的女强人。

李佳琪佩服得五体投地,由衷地说:“晓蕾,原来你是女企业家,你太厉害了!”

李晓蕾有那么点飘飘然,但不至于忘乎所以,头看看正在对面房里跟晶晶谈笑风生的丈夫,微笑着解释道:“没你想得那么厉害,之所以能干出一点成绩,完全在于侯记给我们打下一个好基础,在于集团领导乃至县领导的信任和支持,可以说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公安系统需要“英雄模范”,地方政府和企业一样需要树立一个典型。

眼前这位有学历有能力,英语非常好,人漂亮又有气质,丝绸集团把她当成“企业名片”,思岗县委县政府把她当成招商引资中不可或缺的宣传素材,说难听点她就是思岗的“花瓶”,只要有露脸的机会自然会想起她。

梁老师越想越好笑,忍不住调侃道:“晓蕾,老侯说你辞掉bj公司总经理,县领导和集团领导舍不得,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被重视的感觉真好。

李晓蕾挽着她胳膊,嘻嘻笑道:“嫂子,我只是辞掉bj公司经理,又不是辞职跳槽,集团有什么大事我还是要去的。”

“在事业上,我们女人就是吃亏。为人妻,不能不生孩子。把孩子生下来,不可能扔下不管,也舍不得。最少耽误两年,两年能做多少事。”

梁老师拍拍她的手,感慨万千。

李佳琪点点头,深以为然。

“我倒是没这么想。”

李晓蕾轻轻带上门,诡秘一笑:“不怕二位笑话,我其实挺喜欢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女人。当时之所以不自量力出任bj公司经理,一是觉得我也是一大学生,如果什么不干那么多年不是白念了;二是因为他家太有钱,不拼拼,不自己赚点钱,感觉在家没地位。”

李佳琪鬼使神差地问:“韩队家本来就有钱?”

梁老师介绍道:“他爸搞装修的,韩博上学时家里就有钱。那时万元户很了不起,他家不是万元户,估计那会已经上百万。”

自己家事自己知道,李晓蕾摇摇头,解释道:“嫂子,没您这么夸张。他毕业前家里有几十万,毕业之后他爸才开装修公司的。真正赚钱就这四五年,并且竞争越来越激烈,没以前那么好赚。”

“现在效益不好?”

过去近四年,发生太多事。

李晓蕾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反正没以前好,装修公司和装修队越来越多,工人工资越来越高。以前不是有好多亲戚么,现在跳出去单干,全成了小老板。不光他家,我家亲戚一样,连我姐姐姐夫都自己开公司,给股份都留不住。

两位老爷子心灰意冷,年龄也大了,精力不济,我们来前他俩商量了一下,打算干到年底改行。bj公司转让给良庄建工集团,他们去年从建筑安装公司变成建筑、安装和装潢公司,一直想涉足家装市场,对我爸管的bj公司挺感兴趣的。”

“东海公司呢?”梁老师追问道。

“东海公司交给姐姐姐夫,这边的姐姐姐夫。”

李晓蕾坐下身,继续说道:“沙总的女婿是东海一个区的领导,正在招商引资,打算搞一个装饰材料市场。干这么多年,韩总跟许多生产装饰材料的厂家关系不错,也很认识很多搞装修的同行,感觉开市场收房租挺好,准备投资,准备叫我爸去东海一起搞基建,建好一起管理。”

两位老爷子哪是精力不济,这是要干更大的事业,梁老师好奇地问:“投资建市场,要多少钱?”

“市场不是房地产,基建没多少钱,主要是征地,大概四千多万,想拿东海的厂房和两套房子去抵押贷款,还打算管我借钱。”

“你借不借?”

“借,能不借么,我凑两百万,明后天给他们转过去。”

“亏了怎么办?”

“亏了再赚!”

李晓蕾笑了笑,不无得意说:“嫂子,您或许不信,韩总管我借钱,我特高兴,从来没这么高兴过。因为在这个家里,我李晓蕾终于有地位了。”

李佳琪不明所以,感觉这个家庭有些奇怪。

梁老师看着她俩谈恋爱结婚,知道韩家为把她娶进门付出过多少,知道她跟韩博结婚时两个家庭的差距有多大,意味深长问:“少奶奶不好当?”

“不好当,真有负疚感,感觉欠这个家太多太多。现在把债还了,无债一身轻。如果再生个儿子,我就更心满意足了。”

当“少奶奶”原来有压力。

李佳琪想了想,禁不住笑问道:“晓蕾,有没有怀上?”

李晓蕾下意识摸摸肚子,幸福满满地说:“一个多月,过几天等他有时间一起人民医院检查。”

“恭喜,肯定是个小子。”

“谢谢。”

当红娘真是头一次,李晓蕾感觉很有意思,拉着她手,兴高采烈说:“佳琪,我认识好几个钻石王老五,有bj的也有南港的。bj的太远,就找南港的。刚才约了一个,明晚一起吃饭,我开车去接你,不用刻意打扮,就穿警服。”

“穿警服好,英姿飒爽。”梁老师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

李佳琪被搞得俏脸通红,支支吾吾说:“晓蕾,我,我没你那么大本事,我就是一普通法医,我”

“法医怎么了?”

李晓蕾脸色一正,理直气壮说:“为死者言,为生者权,法医这个职业最神圣。别人不知道,反正我很崇拜法医。你长得这么漂亮,条件这么好,他们去哪儿找?”

“晓蕾说得对,要对自己有信心。”

梁老师拍拍她胳膊,笑眯眯说:“晓蕾先介绍,她认识的全成功人士。要是感觉一个都不合适,我给你介绍教师,我还可以发动学生家长。”

发动学生家长,这事搞大了!

李佳琪啼笑皆非,面对两位热情无比的成功女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与此同时,韩博正坐在自己房里同侯晶晶开玩笑。

她妈是特级教师,她爸最重视学习,在那个环境里长大,学习成绩可想而知。从小学开始就不断跳级,17岁就已经考上东海外国语学院,整个一小学霸。

韩博托着下巴,笑看着她的娃娃脸,打趣道:“晶晶,你精通英语、懂日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出国不用请导游的。什么大学不考,偏偏考外国语学院,你不是去欺负老师么。”

侯晶晶啪啦啪啦敲击了几下键盘,拿起鼠标点了点,抬头笑道:“韩叔叔,你被我爸忽悠了。他是懂点日语、法语和西班牙语,不过也仅仅懂点,只能跟人交流。我外语是他教的,我外语水平又能好到哪儿去,再好还能有外教好?”

“至少比我好。”

韩博看看时间,起身道:“走,别玩啦,叫你妈,下楼吃饭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