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零六章 “差点坏事”

第三百零六章 “差点坏事”


                星期天,其它单位可以关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公安局一样不能关门。

许多人利用周末来看病,医生又轮休,反而比平时更忙,大厅里排队挂号、划价和拿药的人比平时更多。

苏海冰、张培刚和田可为把两辆摩托车停好,若无其事环顾了下四周,一个装出无精打采的样子蹲在视线较好的大厅门口。一个走进大厅,一个往内科大楼南边走去。

便衣警察,在许多崇拜警察的人看来最神气,跟香港电影里的cid差不多。

其实便衣大队是刑侦支队最苦最累的单位,侦查的也不是什么大案要案。

包括大队长苏海冰在内一共9个人,3个人一组,天天骑摩托上街巡逻,重点是沿街门店、小区门口、商场门前等无人看管区域,这些地方小偷容易下手,车辆易丢失。

过去一半个月,人民医院发生三起患者医药费失窃,四起病人自行车失窃案件。

自行车丢了是小事,医药费失窃是大事。

小偷太猖獗,居然偷人家的救命钱,影响恶劣,后果严重、必须严厉打击,今天是第四天过来蹲守,看他们会不会露面,能不能抓到他们的现行。

小偷的眼神和神态与众不同,走路时不是向前看,而是左顾右盼,专盯行人的包或路边无人看管的自行车和摩托车。苏海冰干十几年警察,一眼就能认出小偷。可是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又跟昨天一样一无所获。

走出大厅,跟张培刚一起蹲在台阶上。刚掏出香烟,张培刚突然道:“苏大,停车场。”

大白天,小偷一般不敢砸车窗,停车场怎么可能有情况。

苏海冰抬起头,一个漂亮女人挽着一个熟悉的男人胳膊迎面而来,不禁笑道:“这么巧,旁边应该他媳妇吧,真是郎才女貌。”

“不光漂亮,还有钱,开奥迪来的。”

“奥迪?”

“面包车挡住了,我看见他们开进来的。”

28岁副支队长,全市局最年轻的正科。干过治安、刑侦和经侦,现在兼任技术大队长。

年龄不大,工作经验不少,经侦大队的人全在他手下干过。有学历,当过领导,立过大功,照这个趋势,过几年接替韦支队出任支队长并非没有可能。

现在搞技术,没人再叫“韩打击”,给他取了个新绰号:“少帅”。

跟他差不多大,人家在天上,自己却在地下,张培刚不无失落地问:“苏大,要不要打个招呼?”

“他看见我们就打,看不见就算了。”

“行。”

第一人民医院是南港医疗水平最高的医院,病人及病人亲属太多,韩博好不容易抽出时间陪妻子来做产检,又不是来蹲坑的,哪里会注意到他们,从大厅门口擦肩而过。

娶个媳妇都这么漂亮,怎么好事全落他一个人头上!

张培刚头看看,嘀咕道:“苏大,我感觉他也就那样。上任二十多天,没出过一次现场。说好听点是放权,说难听点是什么不管。既不管支队的事,也不管大队的事,整天看不见人。”

同样是大队,重案大队主要是组织协调,几个人天天坐办公室,情报大队、预审大队也差不多。

禁毒大队是实战单位,全南港公安系统唯一的一支禁毒专业队,但只要是毒案几乎全大案,虽然同样幸苦同样累同样有危险,可是立功受奖机会多。

经侦大队要么不开张,一开张一样是大案,冻结涉案企业资金动辄上百万,既有机会立功受奖又能帮局里依法创收,领导最喜欢他们,可以说是全支队乃至全市局最吃香的单位。

便衣大队干什么的,风里来雨里去,天天在街上转悠,专门抓小偷,说白了就是反扒大队。

办理案件需要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出手续,大队不是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支队一样不是,局里嫌小偷小摸的案子麻烦,每次抓到小偷只能往附近派出所或刑警队送,也就是说只抓现行不办案。

就算是大队的成绩,鸡毛蒜皮的小案子一样别想立功受奖。

技术大队认为自己没地位,其实便衣大队才真正没地位。

他们搞技术的虽然晋升比较难,但不管发什么牢骚,支队领导乃至局领导一般不会跟他们计较,反而好言好语哄着他们,遇到大案甚至去求他们。

便衣大队不仅待遇一样底,同样没什么机会晋升,同样没什么机会立功受奖。

他们还能发发牢骚,便衣大队民警敢么,没被领导听见没关系,要是被领导听到不知道会被批成什么样。

苏海冰可不会跟韩博一样听部下发牢骚,没好气问:“他什么不管,我怎么不知道?”

“我听小王说的,小王是大队内勤,他什么不知道?”

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苏海冰有些诧异,一边继续观察一边问:“他这些天在干什么?”

“检查指导,先去分局再去县局,前天还去过一趟省厅。来也不去三大队,呆在机关大院,要么去政治处,要么去科技处,韦教导员和陈大居然要打电话向他汇报工作。”

他跟三大队内勤小王住一间宿舍,这些情况应该不会有假。

“少帅”没大展拳脚,苏海冰越想越糊涂,这时候,两个形迹可疑的小年轻出现在视线里。

一个穿着夹克衫,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西服,二人两手空空,东张西望,在门口转了一圈,跟着人流并肩走进门诊大厅。

苏海冰扔掉烟头,不动声色说:“我盯着,你去叫小田。”

“是。”

张培刚同样注意到了,要抓现行的,两个人不一定够,背上包毫不犹豫往外科大楼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韩博正在排队缴检查费。

平时没时间陪妻子,来做孕前检查不能不积极,手中拿着单子,头跟坐在等候区的李晓蕾做鬼脸。

人太多,五个窗口排十几米,一个挤一个,有人插队,东边第二排又发生争执,保安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收费大姐起身敲玻璃维持秩序。

正琢磨是不是过去劝一下,只见一个十八九岁,身穿夹克衫的小偷,居然挤在人群里掏一个中年妇女的包。

这不能不管,韩博把单子塞进上衣口袋,蹲下身,装着系鞋带,不动声色观察其有没有同伙。

跟他进来时没看见便衣大队同事一样,苏海冰和刚赶过来的张培刚、田尚可同样没看见蹲在地上的他。

三人没轻举妄动,冷眼盯着俩小偷,就等他们得手。

“这么多人全在排队,就你不排队,懂不懂规矩,有没有公德心?”

“你急,别人就不急,来这儿的谁不急?”

插队的人引起公愤,他不仅没去排队,反而拍着大理石收费台吼道:“嚷嚷什么,救人如救火,人快不行了,就等这个药!你急还是我急,我是急诊知道么。”

所有人注意力全被他吸引过去了,用报纸包着的一钱被小偷摸走中年妇女竟浑然不觉。

大厅里聚集着几百人,要是让他趁乱跑掉想抓就难了。

韩博不敢再观察其有没有同伙,猛地站起身,把前面的两个群众推到一边,快步上前一把揪住小偷头发,一手死死攥住他右手腕,使足劲往下一摁。

速度太快,前后不到一秒。

小偷猝不及防,啪一声被摁趴在地上。

“有人打架!”

“保安呢,保安去哪儿了?”

群众不明所以,纷纷避让,韩博用膝盖压住小偷的腰,一手揪住他头发,一手仍死死攥住其右手腕,喊道:“公安抓小偷,大家不要慌。哪位同志帮帮忙,过来帮摁一下,我拿铐子把他拷上!”

公安抓小偷,群众反应过来,就是没人上去帮忙。

李晓蕾没看见丈夫抓贼,只听见丈夫的声音,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起身往这边跑。这时候,人群里又发生一阵骚动。

“想跑,跑得掉吗?”

苏海冰啪啪拍了下另一个小偷的头,把他交给两个部下,挤进来笑道:“韩支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你出手比我们还快。”

人生无处不相逢,看见同事,韩博苦笑着问:“苏大,你们是不是早盯上了,我有没有坏你们事?”

“没有,就俩。”

苏海冰“咔嚓”一声给小偷戴上手铐,从小偷口袋里掏出赃款,由衷地说:“韩支队,没想到你这位大秀才身手也不错,干净利索。”

“别恭维了,让群众笑话。”

韩博直起身,招呼道:“同志们,公安抓小偷没什么好看的,医院是公共场所,请大家注意公共场所的秩序,刚才怎么排接着排,看病要紧,别看热闹了。这位大姐,麻烦你检查一下包,看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中年妇女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打开包一看,顿时惊呼道:“钱,我的钱没了!”

“不用担心,钱没丢。”

韩博跟刚挤进来的妻子微微笑了笑,指指苏海冰:“钱在我同事这,不过要占用你一点时间,跟我们同事去做一份笔录,同时要清点一下数目对不对。”

苏海冰把如丧考批的小偷揪起来,攥着小偷胳膊说:“大姐,派出所离这不远,不会耽误你多长时间。”

“去吧,早点做完笔录早点过来交费。”

“韩支队,那我们先走了?”

“走吧,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

目送走三位押解俩小偷的公安民警,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丈夫身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中带着尊敬和佩服。

李晓蕾心里美滋滋的,比拿下一个大订单还高兴,靠在他身边窃笑道:“老公,你真厉害。”

韩博掏出单子,不无尴尬地笑道:“厉害什么,差点坏他们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