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三百零四章 老领导又进步!

第三百零四章 老领导又进步!


                正聊着,妻子打来电话。家里有客人,让跟单位同事打个招呼,下次再聚会,今天下班先家。

不是一般客人,是老单位领导的爱人梁老师和女儿侯晶晶。

以前离太远,一年只能见一两次面。现在南港工作,家安在同一个城市。侯厂很忙,她们有时间,当然要多走动走动。

事实上不光她们,老卢昨天打电话说准备下周来南港住一段时间。看看孙子,顺便来看看自己这个他提拔的干部。

在bj时南港是家乡,真正到南港却又感觉自己像个外人。

江省方言多,南港人说话跟思岗完全不一样,一句都听不懂。以至于大多思岗人对南港没什么归属感,普通老百姓一般不来,打工去江城、东海或者更远的城市,患上大病直接去省级医院,只有干部由于工作关系不得不来。

人是群居动物,不能没朋友,不能没社交圈。

梁老师和晶晶既是老乡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南港没来得及去拜访,她们反过来先登门一定要去作陪的。

不知不觉已是下班时间,约定明天上午一起去刚竣工的技术大楼看看,韩博说起大家最关心的工作分工。

各级公安机关有各自的权限,公安部明确规定区县公安局才是案件侦办的主力。作为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兼三大队长,第一责职是对下级机关刑侦部门进行业务指导。

三大队应该是业务指导单位、权威鉴定单位和科研单位,现在却变成了实战单位。这么下去不行,必须作出改变,首先从自己兼任的这个大队长开始改变。

韩博放下手机,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同志们,我刚调过来,对情况不是很了解,工作不能因此受影响。教导员,我想请你在负责思想工作的同时分管内勤财务;陈大,大队日常工作你多费点心,其他同志分工不作调整。”

邢大在时大事小事全管,教导员真只是做思想工作。

当领导首先要做的是抓财权,他居然让自己分管内勤财务,韦绍文倍感意外,欲言又止说:“韩队,这么分工不合适。你是大队长,怎么能不管财务。”

“我要盯着技术大楼,要向局里乃至去省厅争取专项经费搞单位建设,要去几个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调研,实在分身乏术,大队日常工作二位多费点心。”

让自己负责日常工作,相当于让自己担任“常务副大队长”,堪称委以重任。何况他首先是刑侦支队党委委员、副支队长,然后才是三大队长。

换言之,兼不兼任大队长对他无所谓。

或许由他兼任只是一个过渡,或许政治处正在考察大队长人选,陈文其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立马保证道:“韩队放心,我一定负起责,保证大队日常工作不受影响。”

本以为新官上任三把火,结果一来就放权,吕晨君等人百思不得其解,面面相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就拜托了。”

韩博看看时间,起身笑问道:“教导员,我们大队有几个大龄青年,个人问题没解决的?”

“就剩李佳琪一个。”

“家里来了一个客人,南州中学老师,特级教师!学校同事多,认识人也多,今天就不请各位了,只请李佳琪,借这个机会请人家帮帮忙,看能不能在年底前帮她介绍个好对象。”

李佳琪28了,跟他一样大。

男同志再等等没问题,女同志不能等,已经成老姑娘了,再拖更不好找。

这种事人多反而不好说,韦绍文反应过来,侧身笑道:“吕主任,她是你徒弟,你给她下命令。那丫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去说她不一定好意思去。”

徒弟的生活圈子不是越来越小是几乎全封闭,吕晨君同样为这事着急,一口答应道:“我这就去跟她说,韩队,你等等,她不去也得去。”

“我下楼等,各位,今天就这样,我家安在琅山镇,有没有顺路的?”

“我家在市里,离市局不远。”

“我也是,韩队,谢谢。”

一个28岁的小伙子请28岁的姑娘吃饭,换作别人肯定会传出风言风语。

他不是别人,他是韩打击,全市公安系统赫赫有名的二级英模,既是英雄模范也是道德模范,“信誉坚挺”,谁也不会怀疑其有什么作风问题。

大家伙说说笑笑散会,有人值班,有人下班。

在车边等了一会儿,又跟教导员和副大队长聊了几句,李佳琪在师傅的监督下很不情愿地走了过来。

“佳琪,上车,别不好意思,顺便帮我给韩队爱人带个好。”

“教导员,我有事,好几份报告没打。”

“又不急着要,明天再打。韩队,我也下班了,明天见。”韦绍文拉开车门,毫不犹豫把李佳琪推上车。

跟同事们再见,头看看耷拉着脑袋坐在后排的李佳琪,韩博打着引擎将车缓缓开出单位,过了三个红绿灯,她终于忍不住问:“韩队,您这是干什么,跟绑架似的。”

“你没什么朋友,我爱人一样没几个朋友。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以后可以一起逛逛街、看看电影、购购物。”

“我师傅跟我说了,您还骗我。”

“我们是同龄人,我已经结婚三年多,马上当爸爸。我老家的许多同学,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你说你还能拖吗?”

李佳琪暗叹了一口气,看着窗外故作轻松地说:“这种事靠缘分。”

“天天呆在单位能有什么缘分?”

韩博抬头看看后视镜,微笑着说:“现在我是你领导,不能不关心你的个人问题。我妻子认识不少成功人士,学历全是比较高的,跟你之前谈过的不一样,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同样不一样。”

单位领导全帮着介绍过,从政治处董主任到副大队长一个没漏。参加工作四年,相过不下500次亲。

现在他又来了,不知道接下来又要相多少次。

李佳琪越来越不是滋味儿,立马岔开话题,不无好奇问:“韩队,您双硕士学位,怎么想起干技术?”

“干技术挺好的,别说硕士,博士一样干。”

技术骨干,必须留住。

今天既想托梁老师和妻子帮她介绍对象,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做做她思想工作,韩博扶着方向盘,若无其事说:“bj市局刑侦总队至少有25个博士,大多是北大、清华毕业的。他们不是坐办公室,跟你一样出现场,平均下来一天出四五个现场。”

“博士出现场?”李佳琪将信将疑。

“干我们这一行即使是博士毕业,掌握大量知识,也必须训练、实战三年以上才能独立出现场,所以说培养一名能够独立进行现场勘查的技术专家非常困难。对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想起干这一行?”

李佳琪苦笑道:“97年香港电视剧鉴证实录热播,很崇拜里面的女法医‘聂宝言’,正好市局去学校招人,我就报名了。电视剧影响真大,开播前我们学校法医专业男女比例5:1,我毕业的那一年法医专业新生男女比例变成了1:1。”

“你原来不是法医专业?”

“临床医学,不是法医。同班同学好多跟我一样报名当法医,当时五年制本科生还是比较吃香的,基本上全招录了,不过现在很多已经改行,有人做保险,有人当老师,更多人当医生。”

“感觉跟电视剧里不一样?”

比起现实情况,李佳琪感觉自己被忽悠了,不禁笑道:“电视剧里的现场太干净,破案线索太容易找。而且‘聂宝言’是香港警察,不是公安。”

说说笑笑,不知不觉车已开进滨江小区。

在单位等她出来时给家打过电话,李晓蕾和梁老师正坐在客厅里等,看见车来了,热情无比地出来迎接。

韩博介绍完,不解地问:“嫂子,晶晶呢?”

“在你房上网,逮着机会就玩电脑,管不住。”

“只要成绩好,怎么玩都没问题。”李晓蕾扑哧一笑,侧身招呼道:“佳琪,走,进去坐。”

好漂亮的一个女人,站在面前真有那么点自惭形秽。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是警察的家么,这栋别墅要两百多万,李佳琪看着车库里的奥迪,忍不住问:“嫂子,你在哪儿上班?”

李晓蕾挽着她胳膊笑道:“思岗丝绸集团,现在退休了。”

“退休?”

“她钱赚够了,当然要享受生活。”

梁老师坐下身来,拿起削了一半的苹果,装出一副后悔不迭地样子说:“韩博,晓蕾,现在想想我亏大了,当时真不应该让老侯跳槽。要是接着干,现在我也能买一栋这样的别墅。”

韩博岂能不知道她在开玩笑,反问道:“嫂子,侯厂在乎钱么?”

“他不在乎我在乎。”

“嫂子,您别哭穷了。”李晓蕾一边招呼李佳琪吃水果,一边吃吃笑道:“您一暑假赚好几万,寒假记得带上我,教别的不行,教英语没问题。”

特级教师办补习班,赚钱真的很容易。

为了不影响丈夫的仕途,她不在南港办,而是娘家办,已经办很多年,在娘家有一定口碑,根本不愁找不到学生,可以说老领导跟自己一样是“吃软饭的”。

韩博感觉很是好笑,李佳琪则很好奇,又问道:“梁老师,您爱人跟晓蕾原来是一个单位?”

“嗯,跟韩博也是,我们全从思岗来的。”

李晓蕾忍不住补充道:“梁老师爱人是韩博老单位领导,是我单位老领导,现在是区领导,南州区委记,厉害吧?”

“区委记!”

李佳琪是一个政治白痴,只知道市委记和政法委记姓什么,只知道局领导,对区领导真一无所知。事实上不光她倍感意外,韩博同样意外,惊喜地问:“嫂子,侯厂又进步了?”

梁老师点点头,喜滋滋说:“关记身体不好,已经住院好几个月,本以为会调一位记过来,没想到直接让老侯接任,上午宣布的任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