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多灾多难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多灾多难


                腊月十九,统考终于出来了。

总分348分!

比应届生最低录取分数线高出分,比在职人员最低录取分数线高出28分,单科成绩全在最低分数线以上。两个月之后的复试是学校组织的,招收研究生的导师有过承诺,只要同过统考就招录。

换言之,已正式成为一名准北大硕士研究生。

成绩在这儿,凭真本事考的,借调单位研究生大队一些不太服气的学员再也不会在背后拿特招说事,再也不会认为特招是“二级英模”享受的什么待遇。

北大,全国最好的大学。在韩总和老李总看来,考上北大研究生比“二级英模”风光多了。

必须庆祝,大宴宾客。

婚宴+谢师宴+春节宴,bj请完去东海请,然后思岗请几个单位的领导同事,再丝河老家请亲朋好友和老师。从幼儿园一直请到高中,只要教过儿子的不管体育老师还是音乐老师,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能联系上的韩总全请。

儿子出息,bj儿媳妇既漂亮又能干,女儿女婿孝顺,孙子可爱,公司效益越来越好,将来一个孙子在东海,一个孙子或孙女在首都

这可不是一般的“鲤鱼跳龙门”,老韩家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祖坟冒青烟,真“飞黄腾达”了!

韩总自认为对得起列祖列宗,摆完宴席,挨家拜完年,率领全家老小上坟祭祖。

老家周围只要有个庙,哪怕用几块砖头搭的小土地庙,也不管之前有没有去许过愿,挨个儿全去还一下愿。各种祭品不知道准备了多少,鞭炮燃放往一捆又捆,把老家搞得鸡犬不宁。

你不是很高兴么,你不是很有钱么?

全家户口早已迁走,今年来,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镇里和村里不会再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镇长、副镇长、人大主席、民政办主任、敬老院院长、村支、村长(村委会主任)纷纷来拜年,送走一个又来一个,络绎不绝。

敬老院盖房子只差三五万,村口的路想修一直没钱修,村里还有几座危桥,镇中学有一个老师患上癌症,家庭非常困难

人家从初一就开始来拜年,一口一个“韩总”,把自己当丝河镇最有钱的老板,把老韩家当丝河镇的“名门望族”。

韩总从来没这么高兴过,并且今年不比去年,大手一挥,镇里和村里各五万,一共十万,修修桥铺铺路,在老家留个好名声。

财去人欢乐,正月十五“炸麻串”,炸完“麻串”接着去东海赚钱。

把老爸老妈姐姐姐夫和小睿睿送到东海,韩博小两口同第一次来思岗的老李总和李妈bj,该工作的继续工作,该学习的继续学习。

复试果然与推免的研究生一样不用参加。

人生中的第二位导师徐教授四十多岁,从美国留学来的,要教习又有科研项目,非常忙。

之前带过的研究生全是往医学和生物制药方向发展,而且他自己就是一位医学家,对这个“半路出家”、目标明确、一心想往法庭科学方向发展的警察学生,实在没什么好指导的。

简单介绍了一下实验室的情况,列出一份长长的人类基因组学方面的文献清单,让韩博这个警察学生“自学成才”,不懂的地方让去问几位“师兄”和“师姐”。

不用参与导师的科研项目,不用当助教,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可以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将来只要有一篇高质量论文就能毕业。

韩博不认为导师“不负责任”,反而喜欢导师这么安排。

去公大授课,来北大做实验,去二所实习观摩,去人民警官大学查阅外文资料。妻子出国参加展会或去东广参加广交会就请几天假,利用她不在的时间去搞搞传销。

有三年时间可以“挥霍”,三年不够四年,什么拿到学位什么时候毕业。

学费单位出的,不光有工资还有补助。看上去工作学习很紧张,其实比考研时不知轻松多少倍。跟当派出所长时相比,简直过得是神仙日子。

自己日子好过,不等于所有人好过。

先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紧接着发大水,从6月中旬开始,洞庭湖、鄱阳湖连降暴雨。大暴雨使长江流量迅速增加。受上游来水和潮汛共同影响,江省沿江潮位全线超过警戒水位。

外洪内涝,几千万人受灾,几十万解放军官兵开赴抗洪前线,据说已经死了好多人。平时不看新闻,现在不能不看,一家就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电话问。

丈夫老家在长江流域,丝河镇有好多亲戚朋友,李晓蕾同样关心,一来便急切地问:“老公,咱家有没有被淹?”

长江两岸是外洪,思岗的内涝。

韩博放下电话,忧心忡忡说:“暂时没有,不过水位很高,而且还在下雨。小河往大河排,大河往西边的柳下河和东边的港榆河排,沿线不知道多少抽口往外排,柳下河、港榆河根本来不及往长江排,现在成了‘悬河’,成了地上河。”

丝河镇在港榆河边上,李晓蕾去过,想到那条土堤,追问道:“水位有多高。”

“五姑说有十几米,比大堤下面的房顶高。党员干部全守住河堤上,二十四小时值班,哪儿漏哪儿。”

“良庄呢,良庄在柳下河边上,跟丝河一样危险!”

“比丝河危险。”

多灾多难,韩博长叹了一口气,凝重说:“柳下河是主航道,流经那么多区县,两边全在往柳下河排。王燕说水已经快跟大堤平齐了,河面从50多米变成100多米,前天发现几个地方渗漏,幸好及时控制住,如果没控制住导致溃坝,良庄就完了。

对了,卢记临危受命,现在是思岗县柳下河防汛抗涝总指挥,指挥部设在工业园区警务室,就在柳下河大桥下面。周边几个乡镇的党员干部、民兵和良庄分局民警、联防队员全归他指挥,正在组织人力物力加固加高大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