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九十章 “好钢用在刀刃上”

第二百九十章 “好钢用在刀刃上”


                香港和欧美电影中常出现一个镜头,警察包括军人晋升或获得什么荣誉,警局和军方会邀请获得晋升或荣誉的人亲朋好友前去观礼。

父母为儿子骄傲,妻子和孩子为他自豪,亲戚朋友为他高兴,整个仪式既庄严隆重又不失人情味。

中国没这个传统,表彰大会极少邀请立功受奖人的家属,更不用说亲朋好友。

就算请人家不一定能参加,发展中国家无法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提并论,成年人生活压力大,小朋友学习压力,要么上班要么上学,不可能请假参加这样的仪式。

久而久之,曾经光荣的“英雄模范”、“劳动模范”离人们越来越远,渐渐成为各系统内部的事。

在学校很轰动的一件事,在家里实在算不上什么。

老李总开半辈子大货车,经常跟交警打交道,前几天因为工人没来得及办暂住证和务工证又跟派出所打过一次交道,对公安实在没什么好感,没称呼二女婿“雷子”已经很不错了,根本没放在心上。

公司业务越来越多,远在东海的韩总忙焦头烂额,只关心儿子和儿媳妇元旦的婚礼,在他看来儿子当党员干部就行,已经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再被授予个什么英雄模范相当于“锦上添花”,或许二级英模到底是什么荣誉都不知道,一样没当多大事。

总之,被授予英模称号之后的家庭生活几乎没任何变化。

他们个个忙着赚钱不当事,工作关系所在单位却把这当成今年底的一件大事。

活着的英雄模范,全南港公安系统只有三个,跟大熊猫一样“宝贵”。

昨天陈局去市委开会,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今天一上班,孟副局长和政治处董主任便拿着文件走进局长办公室向陈局汇报。

“事迹材料一起上报的,结果前天表彰的个人中却没他,我们当时就猜测部里可能考虑到他人不在原单位准备单独表彰。果不其然,昨天下午两点,部刑侦局领导受部领导委托在公大礼堂宣布授予他二级英模称号的命令。”

自己发掘出来的人才,果然没让人失望。

孟副局长心情从未如此愉快过,兴致勃勃地说:“表彰大会一结束,他立即打电话向我及董主任汇报这个喜讯。由于公大要接着开座谈会,没时间多说。不过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吧,省厅把部里的命令转发过来了。”

南港市局的二级英模,陈局同样高兴,放下文件不无遗憾说:“可惜人不在,可惜借调去了公大,不然局里一样要开表彰大会,一样要召开座谈会。”

董主任苦笑道:“人不在,我们许多工作不好做。尤其宣传,不知道该怎么开展。”

出个英模容易么?

陈局沉思了片刻,接过香烟问:“老孟,可不可以让韩博同志来一趟?”

小伙子不错,经常打电话汇报在bj的工作和学习情况,孟副局长沉吟道:“陈局,如果局里要求他来,他肯定会请假来,公大一样会给他假。被授予二级英模这么大事,公大应该能理解。

关键他既有教学任务,既要修读法学硕士,又要准备参加研究生统考,报考第二硕士,工作和学习压力不比在思岗县局当派出所长轻,来估计会影响他的学业。”

陈局只抓重点,这些小事真不知道,不解地问:“第二硕士。”

孟副局长将韩博要当“李昌钰式神探”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与其他同志不同,对家乡真有感情。公大打算把工作关系调过去,任命他为系团委记,被他婉拒了,算上省厅那次这是第二次。”

公安与其他政府组成部门不同,需要有魄力、能干事尤其能干实事的干部,所以要求“警力下沉”。

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干部,现在还是二级英模,谁也不希望被挖走。

上级公安机关人员少、职数多,公大是学校,任命个正科更简单。

市局比县局好一些,提拔一个正科不是很难,问题小伙子的工作关系刚调过来,以前的成绩只能代表以前,现在任命他为主任科员老同志会有想法,毕竟那么年轻,在新单位又没什么成绩。

陈局权衡了一番,抬头道:“前段时间去省厅开会,跟几个兄弟市局局长聊了聊。省厅准备搞生物物证实验室,江城市局和东州市局也打算搞。江城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经费对江城市局不是问题,东州经济建设搞那么好,一样不是问题。

我们南港市局现在没这个能力,不等于将来没有。三年时间足够了,可以转告韩博同志,让他利用所处的优势环境好好学习,同时帮局里物色一些专业人才。学成来之后,由他负责组建市局物证鉴定中心,把法医检验鉴定一起整合进去,要搞就搞最专业的。”

用三年时间筹集经费没多大问题,甚至可以把技术鉴定中心的基建先搞起来。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最缺的是能主持这项工作的人才,既会管理又懂专业的人才!

“韩打击”有工作经验,担任过基层派出所长,担任过县局党委成员,搞单位建设有一套,搞队伍建设一样没问题。

思岗县局出人才,说到底是良庄分局出人才,是“韩打击”重视人才培养。先是培训出一批经侦骨干,走之前又组织事业编民警培训,三十二个同志全考上了公务员。

局长虽然不是很懂业务,在知人善用这一点上不得不佩服。

孟副局长越想越有道理,不禁笑道:“陈局,您这么安排最合适,法制建设越来越完善,上级对证据要求越来越高。何况江城市局和东州市局很重视技术这一块,我们南港市局不能不重视。

而且这么安排既能让韩博同志心里有个底,知道毕业来之后能干什么,又可以让他利用这三年时间好好规划一下。就像您说的,我们要么不搞,搞就要搞最专业的。仪器设备要先进,人员要得力,制度建设要完善。”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陈局拍拍桌子,笑道:“董主任,可以跟韩博同志说清楚,市局刑侦支队副支队兼技术大队大队长这个位置给他留着。我们未来的技术大队不是现在技术大队,到时候要加挂物证鉴定及法医检验鉴定中心牌子,他是第一任鉴定中心主任。”

想起小伙子的履历,董主任由衷地说:“陈局,孟局,我感觉这个任务交给韩博同志绝对没问题。再难能有两手空空孤身上任,从乡镇公安特派员干起,先搞警务室,再建派出所,再把派出所长建成分局难?

他有专业优势,在大学就是学化学的。现在更是近水楼台,离公安部第二研究所那么近,考上研究生之后既能充实专业知识又可以去二所实习。兼任公大教官,又可以考察学员,动员公大学员来我们市局工作。”

“我就是这么考虑的。”

陈局点点头,哈哈笑道:“江城市局和东州市局连人才都没有就想搞技术中心,说好听点是摸石头过河,说难点是瞎搞是蛮干。他们有钱,可以交学费。我们没他们财大气粗,所以我们要发挥人才优势,谋定而后动。”

这个职位“韩打击”绝对感兴趣,等他拿到双硕士学位,到时候完全可以给他高配个正科级。

孟副局长看看手表,说道:“这会儿他应该在给学员上课,中午我给他打电话,转达您的指示,给他一颗定心丸。”(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