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有嫌疑,没证据

第二百九十一章 有嫌疑,没证据


                婚期越来越近,所有人越来越忙,只不过男方女方并非忙婚礼,而是忙各自的事。

圣诞节,西方国家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丝绸集团bj分公司终于开张了,在节前一个半月接到一个美国客户的紧急订单。

吴经理接的,跟外贸公司没关系。

总合同额120多万美元,丝绸集团有自营进出口权,不需要经过外贸公司。

为追求利润最大化,从陪客户去工厂考察、签订合同、采购面料、安排生产、报检报关李晓蕾同两位做外贸的副手全程参与,进出口方面工作全自己去做,直到昨天最后一个货柜从东海港装船,才坐飞机bj。

外国人要过圣诞节,中国人要过春节。

东海装修公司和bj装修公司要保证业主能搬进新家吃年夜饭,韩总和老李总正是最忙的时候。工人几乎天天加班,管理人员只要会干能干的全上阵。

离统考只剩下几天,韩博“头悬梁锥刺股”正在做最后努力,同样忙。

总而言之,对大多人家而言婚礼是一件大事,对一个比一个忙的韩李两家而言就是一顿饭,早跟酒店说好了,根本无需刻意去做准备。

自己家人不当事,别人当事。

正好元旦,带上妻子或女朋友来参加婚礼,顺利逛逛首都的名胜古迹。

今年五一结婚的马志功小两口前天到的,“庄部长”和他的女朋友昨夜来的,上学时曾被传销搞焦头烂额的老马一家凌晨下的火车

男方同学一共来五对儿和七个光棍,全在良庄建工集团bj公司招待所。

建工集团买下一栋楼,用不着那么大地方办公,一层二层继续开招待所,反正他们生意不是很好,干脆把二层包下来,今明两天再来人直接往招待所送。

女方同学一个没来,不是关系不好,是她们刚毕业大多没结婚,有的忙工作,有的忙着相亲,并且这么远,实在来不了。

但这里是bj,是新娘子的主场!

李晓蕾不光有大学同学,还有高中、初中甚至小学同学,联系一直没断、关系处得一直较好的几位全来了,兴高采烈地参观新房,了解婚礼的准备情况。

“晓蕾,这么多新衣服,后天到底穿哪件?”

“婚礼当然穿婚纱,对了晓蕾,婚纱呢?”

这么多闺蜜,平时难得聚一次,李晓蕾特高兴,指着婚纱照嘻嘻笑道:“在店里,后天婚纱摄影的人直接送酒店,在酒店换,顺便做头化妆。”

在思岗,女孩子二十好几不结婚简直难以想象。

在首都,大学毕业没几个月就结婚堪称神速,不是太晚,是太早。

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即将走进婚姻殿堂,正在念医学院再过两年才能毕业的姜兰兰真感觉有些突然,笑看着照片上的新郎官问:“晓蕾,能买这么贵房子,他家庭条件没问题,只是工作是不是太那个了,还不在bj,毕业之后还非要南方。”

“是啊,研究生当什么公安?”

一个闺蜜吃吃笑道:“公安一样是干部,干好了能当公安局长。”

她们不了解,很正常。

李晓蕾将众人请进客厅,招呼她们吃水果,喜滋滋地解释道:“他跟别人不一样,整个一长不大的孩子,喜欢穿制服,喜欢玩枪,只有军人和警察这两个职业适合他,只有当军人和警察才有成就感。”

小时候可以有这些理想,成年人怎么能总生活在理想中。

姜兰兰实在难以理解,直言不讳说:“可不能总长不大,进党政机关多少有点盼头,公安升官多难,想混到局长至少四五十岁。”

“他借调到bj来之前已经是局长了,分局局长。”

李晓蕾递上一橙子,不无得意笑道:“当过派出所长、分局局长、县公安局党委委员,立过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上个月刚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他就是喜欢当警察,升不升官真无所谓,要是想当多大领导,早跟你说的那样调党政机关了。”

“二级英模!”

“嗯,不信拿奖章和证给你看。”

“怎么可能?”

韩总不知道二级英模意味着什么,她们知道,看着她们不可思议的样子,李晓蕾特骄傲特自豪,去房间拿出有一半属于她的奖章和证显摆起来。

“这么多奖状,他才参加工作多长时间!”

“我的妈呀,他没受伤吧?”

光各种“先进”就六七个,女士们惊呆了。

李晓蕾一边收拾一边笑道:“没缺胳膊少腿,以前不会受伤以后更不会。只要没危险,他喜欢当警察就让他去当,反正我能自食其力,不需要他养家糊口。”

嫁得好能少奋斗多少年!

姜兰兰头看看宽敞明亮的阳台,酸溜溜说:“他爸包工头,他家有的是钱。别说他不用养家糊口,你一样不用这么辛苦。”

“我们是沾他爸很多光,不过以后全靠我们自己。”

李晓蕾坐下笑道:“他爸说了,公司留给两个孙子,帮我们买好房子以后就不管了,让我们自食其力,自己管自己。”

“两个孙子?”

李晓蕾把夫家的情况简单介绍一下,姜兰兰扑哧笑道:“留给孙子跟留给你们有什么区别,不说这些,说工作,他研究生毕业真要去?”

“,考上北大研究生就签委托培养协议,去之后干什么南港市公安局领导都安排好了。”

“他去你怎么办?”

“我跟他一起去,我们集团就在南港下面的一个县,南港交通其实不落后,从南港市区开车去他老家一个多小时,去东海的家两三个小时,从南港机场坐飞机bj也两个多小时。”

“bj分公司怎么办,这个总经理不干了?”一个闺蜜追问道。

做外贸多有搞头,120万美元的一个订单提成二十几万。

这次是吴经理接的,吴经理拿大头,自己只能拿四万奖金。将来自己接到订单一样能拿大头,一样能赚大钱。

内销主要是处理库存,累死累活赚点钱不够分公司开销。

李晓蕾对当不当这个总经理不是很在意,若无其事笑道:“由别人接任,到时候一心一意做外贸,做外贸上不上班无所谓的,到时候我肯定有了自己的客户,坐在家里一样能赚钱。”

bj有房子,东海有房子,新郎官的老家有房子,这日子过得不用太滋润。

姜兰兰很羡慕,心不在焉冒出句:“反正他爸有钱,反正你们将来要去南港,不如让他爸先在南港帮你们买套房。房价越来越贵,早买比晚买好。”

“对啊,将来去南港住哪儿!”

李晓蕾感觉很有道理,自言自语说:“思岗房价不贵,南港估计比思岗高不到哪儿去,用不着他爸买,我们自己可以买。”

“你当真了?”

“肯定是要去的,不买住哪儿,难道住公安局宿舍?”

李晓蕾越想越有道理,不禁笑道:“春节思岗顺便去南港看看,有合适的就买一套,现在不住可以出租,省得将来到处找房子。”

房子说买就买,有钱就是不一样。

聊了一会儿,一起去大杂院吃晚饭,送走她们小区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在建工集团bj分公司陪马志功他们吃完晚饭的韩博来了。

跟几个烟鬼吃饭,搞一声烟味儿,韩博跟往常一样打了个招呼,跑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放水,准备洗澡。

李晓蕾捧出换洗衣服,靠在门边问:“老公,我晚上没去,庄部长他们有没有不高兴?”

“没有,结婚,谁家不忙,可以理解的。”

“明天怎么安排?”

“自由活动,不用我们管。”

“大老远过来,不管怪不好意思的,”

韩博试试水温,脱下衣服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至少安排住的地方,至少管饭。他们结婚我们什么没让他们管,自己找地方住,就吃他们一顿饭。”

太忙了,分身乏术,实在管不过来。

李晓蕾点点头,又问道:“老公,孤胆英雄怎么样了,案子有没有破,他有没有抓到凶手?”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奈,韩博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他辛辛苦苦追到天州,查清被害人蒋小红的身份,原来是有夫之妇,丈夫叫耿国庆,同村人,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农村重男轻女,公公婆婆因为她没能生一个男孩,对她非常不好。耿国庆这个人也有问题,婆媳之间一有点矛盾,不管谁对谁错就打媳妇。

耿国庆三年前出外打工,村里来了两个弹棉花的,其中一个就是邹某,另一个弹棉花的家里有急事去了,拉线的活儿一个人不好干,于是请村里人帮几天忙,蒋小红帮着干了几天,两个人就这么好上了。”

“私奔?”

“差不多,有一晚上,蒋小红把当时刚满一周岁的女儿送到娘家,之后再也没婆家。公公婆婆刚开始没在意,一连几天看不见人才意识到儿媳妇跑了,赶紧打电话叫儿子来。”

妻子一起接过那么多天电话,知道案情,并且不会瞎说。

韩博没什么好隐瞒的,干脆关掉水龙头,接着解释道:“耿国庆家之后开始满世界找,最后找的一个目击者,确认媳妇跟弹棉花的跑了。只知道姓邹,只知道是一个南方人,其它一无所知,没办法,只能把女儿接来,接的时候跟老丈人和小舅子打过一架。

蒋小红走之后不放心女儿,给平时处得比较好的一个女邻居打电话。女人同情女人,当然会帮她,但这个女人的丈夫同情耿国庆,无意中知道之后就偷偷告诉耿国庆。结果可想而知,耿国庆通过邻居提供的电话号码出去找,前后一共找过两次。

电话记录显示蒋小红出走之后一共给家打过四次电话,最后一次在新庵。天底下有太多巧合,她打电话的那个小商店,在我们发现尸体前几天因为柳下镇搞拆迁变成工地,我们当时没查到,不然程文明用不着辛辛苦苦追踪近六个月。”

因为家庭暴力出走的,李晓蕾一样同情被害人,心里咯噔了一下,惊问道:“这么说她丈夫是凶手?”

韩博挠挠头,苦笑道:“耿国庆第二次没找到人来之后就出去打工了,一直没老家,只给家,其实是给同一个邻居打过电话,他家条件不好,没安装电话。找不到他人,只能说他有嫌疑,不能确定他就是凶手。”

“蒋小红最后一次打电话他知不知道?”

“知道,邻居告诉他了,所说有作案嫌疑,并且有作案动机,但我们没证据,什么证据都没有,以至于不能网上追逃。”

“那怎么办?”

“没办法,程文明只能请当地公安局同行留意耿国庆下落,然后打道府。辛辛苦苦追踪大半年,最后查出这么一个结果,无颜见领导同事,他日子不太好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