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八十章 又放一卫星

第二百八十章 又放一卫星


                线接上了,掌握的情况却不多。

小两口开无牌机动三轮车去的,在村口一户村居民家的墙角下支上棚子开张。

江省经济越往南越好,海港市位于江省东北角,经济欠发达,农村没思岗和新庵那么多小洋楼,民房只够自己家人住。邹某和被害人小红在三河村弹棉花期间,在棚子里做饭,晚上睡在狭小的车厢里,与村民没什么交流。

程文明打算先走访询问邮电所和附近的公用电话,有线索最好,没线索继续反向追踪。

不管能让他坚持查下去的初衷是什么,坚持追查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

挂断电话的一瞬间,韩博油然而生起一股去海港市与他汇合,跟他一起并肩作战的冲动,紧接着是一股强烈的歉疚,以至于不敢去想他现在的境况。

李晓蕾能听懂思岗话,被程文明的所作所为深深感动,由衷地说:“他是一个好警察,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有责任感,这么恪尽职守的警察。”

“英雄就在我们身边,单枪匹马、锲而不舍的追踪,他是我们良庄分局的孤胆英雄。”

“你可以给他多提供点帮助。”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能帮他跟局领导说说,或许他现在不一定需要其它帮助。”

“不需要?”李晓蕾糊涂了,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程文明需要的是一个能证明自己机会,线接上就有破案的希望,如果这时候请局里安排民警增援,他怎么证明自己?

在别人看来可能只是走狗屎运,瞎猫碰上死耗子,让他把断掉的线给接上了。

毕竟在此之前他拥有普通民警甚至基层办案单位不可想象的资源,有足够经费,有一辆悬挂省厅牌照的警车,随便转转,谁不会?

韩博不想说这些,掏出手机苦笑道:“我先给张局打电话,他不太会处世,极少向局领导请示汇报,再不帮说几句好话,局里真会以为他擅离职守。”

李晓蕾不知道程文明的“可恨之处”,只有同情,甚至有些打抱不平,竟催促道:“快打,别让踏踏实实干事的人流汗又流泪。”

“知道了,正在打。”

嘟好几声才通,电话那头很吵,夜幕降临,正好是饭点,应该有什么饭局。

“小韩,我正准备给你打,没想到你先打过来了!我们正在庆祝公务员招考完满成功,三十二个同志无一落榜,全考上了,全县轰动!政委、老石、老姜、老牛和老吉全在,可惜你这个老师不在,美中不足,有点遗憾”

张局心情愉快,语气激动。

韩博同样高兴,急切问:“张局,您是说全考上了?”

“考上了,小韩,真应了那句话,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有准备,有备而战,尤其有你这个老师。笔试题,面试题,全在你的培训大纲里,同志们全拿高分。市委组织部和人事局居然以为考题泄露,派人下来调查,看到我们的培训材料,二话不说打道府。”

再一次证明思岗县公安局出人才,再次证明思岗县公安局队伍建设搞得多么好。

张局越说越激动,大步走到食堂外笑道:“小韩,你居功至伟,同志们刚才说了,你和晓蕾元旦结婚,他们全要参加婚礼。没你就没有他们的今天,要好好感谢你。”

“他们应该感谢局党委,应该感谢张局您。要不是局党委重视,要不是您支持,培训班搞不起来。”

帮人的感觉真好,同志们对局领导真是打心眼里感激。

张局下意识头看看跟出来的袁政委,说道:“作为领导本来就应该为下属考虑,对我没什么好感谢的。对了,这次招考我们还沾一个光。很多人知道市里统一组织公开招考公务员的消息之后,并没有特别重视。

有的人觉得没门路、没关系不可能考上公务员,不可能端上铁饭碗,连一些干部对这件事都持怀疑态度。结果我们一下子考上三十二个,他们才发现公务员招考还是比较公平的。也就是说这次参加招考,竞争不是很激烈。”

今年竞争不激烈,明年就难说了。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张局,同志们大多考得什么职位,有没有考我们县局的?”

培训重要,统筹安排一样重要。

张局从袁政委手中接过香烟,兴高采烈地介绍道:“这次是县里根据编制情况,把各部门、各乡镇的干部缺口统一报上去,市委组织部和人事局再发招考公告,面向全社会统一招考。我们的同志大多中专学历,只能报考乡镇一级的公务员。反正要在基层工作,谁不想离家近点?

全县一共四十六个职位,报考的人绝对不止我们县局这三十二个同志。解决公务员编制是第一位的,工作在哪儿以后再说。我、政委、老吉分析了一下,认为全报考我们思岗的公务员不行,必须分流,不能内部竞争。

局里及时做工作,统筹安排。结果证明这步棋走对了,包括我们公安局在内全县一共一百多人报考,四十六个职位怎么分?考兄弟县区的,不存在内部竞争,考走二十一个,县里只有十一个。”

报名一样是学问。

如果三十多人全报考县里的公务员,相当于自己人抢自己人饭碗。

之前没想到,幸好局领导想到了,不然这次参加招考的结果会大为不同。姜还是老的辣,这一点不得不服气。

张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道:“我们局里刚补充一批警校生,没编制没计划,考来的一个没有,考进兄弟区县公安局的不少。你在丝织总厂时的老部下吴永亮,考进南州市公安局,侯市长都知道了,很高兴,刚打电话来祝贺过。

小颜同志考进南岗县局,离家不算远大体上就这样,主要集中在政法系统。市委组织部和人事局的人一走,谢记立马亲自来我们局里,培训材料各要走一份儿,说带去研究研究。”

三十二个人参加招考,无一落榜,全拿高分,不惊动市委和县委才怪。

韩博不禁笑问道:“张局,我们放这么大一颗卫星,出这么大一风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好事,我们又没作弊,我们重视队伍建设,组织同志们学习难道错了?再说这又不是第一次,打击经济犯罪‘打没’那么多精兵强将。说明我们思岗县局既能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一样能为国家培养优秀干部。”

平时忙,难得通一次电话。

张局不再聊公务员招考的事,饶有兴趣问:“说说你,现在怎么样。我和政委这几天一直想,你要同时修读两个硕士,又要在公大当助教,忙得过来吗?”

“张局,没您和政委想得那么忙。当助教没什么压力,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只是经济犯罪中的一种。我培训过经侦民警,侦办过虚开增值税案件,教材都是我编的,开学之后一周几堂课,很轻松。”

韩博顿了顿,继续道:“公大的法学硕士课程与政法大学不同,主要是刑法和诉讼法,我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正在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又多少有一点办案经验,要修的课程一样没什么压力。

研究生,顾名思义,侧重点在于研究。接下来只要在经济法规上尤其经济案件侦办上多下点功夫,然后确定一个研究方向,选好一个研究课题,准备毕业论文。我在基层干过,当过派出所长,跟那些应届生不一样,目标明确,思路清晰,论文一样不存在什么问题。”

小伙子是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的“专家”,法制意识那么强,刚毕业的法学硕士不一定有他水平高。

张局反应过来,笑问道:“这么说就报考北大研究生难点?”

“张局,实不相瞒,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压根儿没想过报北大生命科学院的研究生。原打算报协和医学院,不完全是考上的希望大一些,因为协和医学院有法医专业。

我当然干不成法医,也没想过去干法医,但至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了解了解,不求多精至少能懂一点。教研室陈主任就是我现在的导师不同意,非要我报考北大,不然不给我开证明。”

思岗县局好不容易走出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干部,老单位领导自然希望他发展得更好。

张局脱口而出道:“小韩,这是导师对你的关心,这件事别说她不同意,要是问我,我一样不会同意。协和医学院我没听说过,只知道有个给人看病的协和医院。既然考研究生,当然要考最好的大学,北大多好,文凭多硬。

现在不是以前,现在公安系统大学生不多,将来会越来越多。不光会有大学生,一样会有研究生。到时候就是比谁学校好,比谁文凭硬。你要把这个优势保持住,绝对不能懈怠。”

北大研究生,全思岗也找不出几个,有机会当然要考考。

生怕自己一意孤行,张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一大堆,又把手机交给袁政委,让政委接着做思想工作。

本来是去管理干部学院进修,然后建议考公大研究生,现在的目标是北大。

局领导如此关心,期望如此之高,韩博压力山大,感觉跟程文明一样被架上去下不来了,要是考不上,真无颜见江东父老。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好日子。

趁他们心情好,提程文明的事,张局和政委不出意外地有条件同意经费花完之前让他继续查,经费花完必须来,不然就是无组织无纪律。

电话费控制不住了,张局把手机交给袁政委,袁政委聊一会把手机交给石局,姜局、吉主任、牛副政委、李大局党委成员挨个打完招呼,轮到吴永亮等考上公务员的老部下和老同事,不知不觉竟打了四十多分钟,从车上一直说到老丈人家的饭桌上。

岳父岳母听不懂思岗话,李晓蕾帮着翻译。

在家说他们听不懂的思岗方言不太好,挂断电话,正准备致歉,老李总感叹道:“小博,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老家工作了。领导同事全在那儿,相当于一个大家庭,到大家庭里才能过得自在。”

“爸,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放不下。”

“一家人,不许说对不起。我跟你妈没七老八十,十年二十年不需要人照顾。再说不是有晓慧么,身边有人。你想老家工作,说明不忘本,我们支持。”

李晓蕾肚子饿得咕咕响,拿起筷子不耐烦地说:“您二位别煽情了,吃饭吃饭,菜都凉了。”

ps:换地图不太好写,可能有友会感觉平淡,接下来会加快进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