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国内第一个”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国内第一个”


                搞清楚李昌钰干什么的,再三确认李昌钰祖籍南港,老卢很高兴。

老乡,南港出人才!

搞得跟人家是良庄人一样,也不管人家现在的国籍,不管人家是在什么地方成长的。你把人家当老乡,人家不一定会把你当老乡,韩博不想扫他的兴,正好李晓蕾来了,不再聊这个话题。

饭店不去,过去五个月,平均两天去一次饭店。

烤鸭不吃,鸭皮沾酱有什么好吃的。全中国转大半圈,吃过无数大饭店厨师做得菜,手艺比富嫂差远了。

老卢这也不去,那也不吃,往大杂院带又不太合适,李晓蕾没办法,只能大杂院翻冰箱,拿菜过来亲自下厨,招待这位备受良庄人尊敬的老记。

“没想到晓蕾有这手艺,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尽管知道李晓蕾能听懂思岗话,老卢仍用蹩脚之极的思岗普通话表扬了一句,放下筷子,笑看着小两口说:“小韩,晓蕾,我一直想出来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这个心愿基本上了了,去之后老老实实呆在家不出来。县里用得着我卢惠生,我愿意发挥余热。用不上,我就钓钓鱼、看看报、喝喝酒、锻炼锻炼身体。

大哥大不用了,浪费,我打算换个bp机,连新家的电话号码一起打电话告诉你。反正你们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能找到我。看得起我卢惠生,就去我家坐坐,让我请你们吃顿饭,给你们接风洗尘。”

“卢记,您是我老领导,没您就没我韩博的今天,怎么可能看不起您?”

“您是韩博老领导,也是我李晓蕾长辈,我们不光要去看您,平时还要给您打电话。”

“好,好,看得起我卢惠生就行。”

老卢高兴的搓搓手,很理解地说:“你们工作忙,学习紧张,来不方便,元旦结婚不打算去办没关系,春节补办一样。我一定到,这么大喜事肯定要到,到时候跟韩总好好喝几杯。”

东海装修公司忙,bj装修公司忙,丝绸集团bj分公司一样忙。

婚礼必须从简,老爸老妈和姐姐姐夫过来一趟,在bj请一下李家的亲朋好友和公大的领导同事。东海公司的人留着春节前请,老家的宴席春节期间摆。马志功等江大的同学就算了,以后有机会聚聚,没必要让人家跑那么远。

老卢没意见,韩博一脸歉意说:“计划不如变化,卢记,对不起。”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再说我们什么关系。”

老卢头看看张主任,突然站起身,去卧室取来电话本,一边翻看着一边说:“小韩,等会儿你找个本子,把上面的联系人和联系方式全抄下来。我现在有的时间,去之后帮你挨个打电话说一下。以后遇到什么事,给家乡走出去的领导打个电话,如果能帮上,他们应该会帮忙。”

良庄出人才,良庄的人才全在这个电话本里。

韩博从来没想过要攀良庄籍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关系,不一个系统,又不在同一个地方,攀也没用,可是仍被深深感动了。

“卢记,我知道您的意思,知道您是为我好,关键我职业比较特殊,就算遇到什么事家乡走出去的领导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麻烦人家,我感觉焦记和陈镇长比我更需要。”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政治资源,他居然不心动,张主任倍感意外。

老卢基本能猜出他的想法,一是公安不同于其它政府部门,想当一个好警察凡事必须公事公办,关系多麻烦也多;二来他已经干出一番成绩,在南港市公安系统已经站稳脚跟,这些关系对他没什么作用。

不抄也好,年轻人就应该自己打天下。

老卢点点头,收起电话本苦笑道:“我倒是想让焦汉东抄一份,让他跟良庄走出去的领导多联系联系,可惜领导们不认他和陈文兵,抄了也没用。”

韩博忍不住问:“卢记,人家不认焦记,难道会认我韩博?”

“你跟焦汉东陈文兵不一样,你是我提拔的干部,相当于我的继承人。我退居二线,领导们多少会给几分面子。”

上面有人好做官,李晓蕾不禁笑道:“卢记,他好心当成驴肝肺,他不抄我抄。”

“晓蕾,别抄了,小韩能从良庄调到bj全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大学生已经很了不起了,马上研究生,将来是硕士,前途一片光明,用不着跟我学,用不着到处拉关系走后门。”

李晓蕾轻声道:“卢记,您拉关系走后门又不是为自己。”

“谁说不是的,出来五个多月,住宾馆酒店,去旅游景点,没花几个钱。要不是拉关系走后门,我一个退居二线的副县级调研员能享受到这待遇?”

别出来玩近半年,他潜意识里依然没放下。

他不想退,当不当领导无所谓,哪怕随便安排个工作,可县里就是没安排。越说他只会越不痛快,张主任急忙岔开话题,不无敬佩地问:“小韩,你同时修读两个硕士,要看那么多,学得过来吗?”

“是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老卢意识到说刚才那些不合适,指着堆在茶几上的籍深以为然。

这个问题同样不是第一个人问,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韩博再次解释了一番,李晓蕾笑盈盈补充道:“研究生主要是考之前幸苦,现在看这些基础知识籍,考上之后就不用再看了。”

“考上之后看什么?”

“看导师和实验室前辈留下的博士学位或硕士学位论文,搞清楚实验室到底是研究那个方向的、用过哪些研究方法。然后看他们引用过哪那些参考文献,从中找出重要的读读,对该领域有个大致的了解。

然后看文献,相关领域引用次数较高的那些,最好是发表在高水平杂志上的,搞懂十几二十篇就能对相关领域知道个大概,再确定研究方向,设计论文,开始做各种实验。”

前段时间经常去接丈夫“放学”,天天跟“江老师”和“田老师”聊这些。

李晓蕾如数家珍,接着道:“总之,读研是学术生涯的开端,只要能考上就不要把自己当做学生看待,主要任务是完成研究工作,创造价值,比如发表论文、专利之类的。知道多少知识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发现多少新的知识。”

老卢连连点头,沉吟道:“研究生研究生,不研究算什么研究生。我明白了,主要是搞研究。”

教官很轻松,法学专业的基础知识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功夫下在前面,这么说来工作和学习压力确实没想象中那么大。

张主任恍然大悟,想了想又问道:“小韩,法学你打算研究什么?”

研究方向早已确定,既是自己熟悉的领域,也是一直想打击却没时间没机会打击的祸国殃民行为。

韩博看了看老卢,似笑非笑说:“传销,研究传销组织、研究传销的危害性,研究如何打击传销。”

“嗯,这个要好好研究研究,骗子,骗子集团,专门骗群众钱。”老卢果然很支持,提起传销一脸深恶痛绝。

传销违法吗,传销属于经济犯罪吗?

张主任不太清楚,干脆先放一边,又问道:“公大的法学硕士看样子没什么问题,北大的研究生好不好考,考上之后学位好不好拿?”

个个问这个问题,北大,中国最好的大学,门槛多高,可以理解。

之前被问及真不知道该怎么答,现在心里稍微有了点底,韩博放下筷子笑道:“不容易考,不过我现在的导师与北大的教授联系上了,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一个专业有很多方向,报考这个专业的人大多是想往医学、生物制药等方向发展的。

他们现在学的基层知识跟我不一样,有医学统计学、有药理学、有医学分子遗传学、有肿瘤分子遗传学等等。我可能是国内这些年第一个想以此为基础,往法庭科学方向发展的考生。招研究生的导师感觉很意外,感觉有意思,认为这是对专业领域的一个拓展,承诺只要我能过统考线就录取。”

“之前没有?”

“没有。”

李晓蕾忍俊不禁笑道:“张主任,普通高校本科生当警察的都很少,普通高校的研究生谁会去当警察?人家考研是为过上更好的生活,公安待遇那么低,人家才不会干,才不会去研究这么冷门的方向。”

老卢糊涂了,百思不得其解地问:“现在搞法庭科学研究的人呢,他们是从哪儿来的?”

“你是公安,你说。”李晓蕾毫不犹豫踢起皮球。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们公安系统,不光我们公安,整个政法系统对证据的要求没西方国家那么高,法庭科学在国内还是一门新兴科学。随着法制建设不断推进,相信不久的将来,会从现在的‘有罪推定’变成‘无罪推定’,会‘重证据轻口供’。

基层公安局搞技术的很少,省一级比较重视,比如703就有比较先进的实验室。部里更重视,有第二研究所。现在搞尖端鉴定的同志,有从海外留学来的,有派到国外去培训过的,有的是研究所和实验室自己培训的,像我这样的将来会越来越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