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望夫成龙”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望夫成龙”


                成人高等教育是国家高等教育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国民教育系列。

成人高校主要是利用函授、业余、脱产等多种形式实施高等学历教育的学校,包括广播电视大学、职工大学、业余大学、职工医学院、管理干部学院、教育学院和普通高校的继续教育学院等等。

说起来国家承认学历,事实上大多单位想承认就承认,不想承认就不承认。并且就算承认,与全日制普通高校的学历也无法相提并论,一样没法与凭本事考的自学考试学历相比。

一个普通高校的本科生,去成人高校上两年学,拿一张专科文凭,韩博同样认为有些荒唐。

考研,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深造,过去几天真想过。

只是公安干久了,习惯服从命令听指挥,感觉市局已经决定的事,个人持不同意见不好。毕竟这是上级的一种关心,是真把自己当未来的县(区)公安局长在培养。

同样一件事,由不同的人来说效果完全不同。

张局意识到他开这个口不太方便,夜里的航班,晚个把小时出发没问题,干脆让众人再等一会儿,叫上韩博一起去局里给市局领导打电话。

结果顺利得令人意外。

孟局听完汇报,发现这么安排确实不太合适,并且管理干部学院9月份才开学,相应手续没办,学费一分没交,同意小伙子考研,不过要由市局委托培养。

11月份考试,在此之前28案基本上能办结,一办结就把档案关系调到市局。

如果能考上,绝对能考上!

公大的研究生不吃香,小伙子律师资格都能考到手,马上双学位,又要去公大当兼职教官,近水楼台先得月,怎么可能考不上?到时候签个委托培养协议,不转档案、不转工资关系和户口,毕业之后市局工作。

可以考研,韩博欣喜若狂。

要是去公安部管理干部学院进修,9月份入学,后年7月份毕业,从现在算正好两年。考研究生可不止两年,至少要在bj呆三年。

能跟普通夫妻一样朝夕相处三年,李晓蕾更高兴,一上车就迫不及待给父母、公公婆婆、两边的姐姐姐夫打电话报喜。

一辆车,五个人,包括司机在内全熟人。

老单位车队张队长亲自开车送,抬头看看后视镜,笑问说:“韩局长,你和李总春节不来?我们说起来是邻居,事实上也是邻居,门对门,可加起来做邻居的时间没一个月,总看不见你人。”

买了套房子,根本没住几天。

幸好没钱了,不然在良庄再买一套,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韩博头看看未婚妻,靠在窗边笑道:“春节不来看情况,不过你不用再担心对门儿没人。杨主任在县里不是没房子么,我让她一家搬过去。没打算收她房租,她非要给,说到最后一年500,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韩科长,当李总面说普通话!”

未婚妻不是单枪匹马bj“打天下”,老单位给她配了一老一少两个副手。

工会刘主席静极思动,想趁退休前出去见见世面,毛遂自荐出任bj分公司副经理。财务部出纳王大姐爱人在县建筑公司工作,一直在首都施工,主动要求去bj分公司当会计。

单位改制的,能者上庸者下。

老刘位置摆得很正,这半个月一直以下属自居,一口一个“李总”。

他们之间怎么称呼是他们的事,韩博一直以老单位的习惯称呼,正准备解释一下,李晓蕾扑哧笑道:“刘总,我跟我姐姐姐夫相处好几个月,能听懂思岗话,只是不会说。”

“真能听懂?”

“真能。”

王大姐抱着小包确认道:“我们财务部十天前就知道了,沈大姐开始不信,她说一句本地话,李总翻译一句。除了一些我们都不怎么说的土话,李总基本上全能听懂。”

“哎呀,年轻就是好,学什么都快。”

“思岗话再难有英语难?李总英语多好,销售部那些业务员差远了。”

集团大多同事比想象中更好相处,只是销售部一些同事可能有些想法。同行是冤家,可以理解。不过现在各干各的,大家凭本事吃饭,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将来比谁能帮集团拿更多订单。

当领导要有当领导样子,李晓蕾很谦虚的笑道:“王姐,别这么说,论英语尤其口语,在侯市长面前我就是一学生。”

“侯厂什么人,不能跟侯厂比,反正我感觉你英语好。”

外贸,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人家有学历,会英语,懂外贸,一来就担任bj分公司总经理不完全是靠关系。

干这么多年依然是个司机,张庆民不想聊这些,立马到原来话题:“韩局长,你把新房借给杨小梅,你们来住哪儿?”

“两室一厅,太小,来一家住不下,不如丝河。”

“也是,你家人多。”

从丝织总厂保卫科调到公安局,从良庄乡公安特派员干到公安局党委委员兼良庄分局局长,现在更是上调到bj。又是一个传奇,继侯厂之后的第二个传奇人物。

刘主席趴在椅背,一脸好奇地问:“韩科长,有件事我不太明白。公安部管理干部学院,管理干部,领导才能去的,怎么就不正规了?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反而准备认真复习去考研究生。”

“这个怎么说呢,管理干部学院不是不正规,只是不适合我。”

韩博想了想,耐心解释道:“您参加工作早,经历过文革,十年浩劫,砸烂公检法79年才重建机构。机构可以重建,人才需要时间培养,工作又不能耽误。机构重建之后的一些同志,经过十几年工作,相继走上领导岗位,面临一个学历的问题。

我们公安工作又有其特殊性,一些岗位不是分配来一个大学生就能胜任的。上级考虑到这些实际情况,设立一个管理干部学院,专门培训已经走上领导岗位并且有能力的干部,既能推行队伍正规化建设,又能解决人事部门对于领导干部学历的要求。

事实上不光我们公安,其它党政机关一样有,中央办公厅有中南海业余大学,中央首长一样在学习。中央党校有继续教育学院,民航系统有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最高法有国家法官学院,最高检有国家检察官学院,主要是在职培训。”

“你是刚毕业时间不长的本科生,不需要培训?”

“也不能这么说,我以前的专业是化学工程,调到公安系统之后一直在边学边干,确实需要接受一下系统培训。同样要学习,与其去学管理,不如借这个机会学点业务。再就是学历,能有机会考研究生当然要试试。”

一个女孩子,大学毕业已经20好几,拿到硕士学位不成老姑娘了!

李晓蕾从来没想过考研,不过很希望未婚夫能拥有高学位,忍不住笑道:“韩博,你先考硕士研究生,等拿到硕士学位再考,咱一鼓作气拿个博士学位来。”

“公大有博士学位授予权吗?”(当时没有)

“公大没有可以考北大,考人大,考政法大学的,好好学,好好考,我支持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杨小梅传染了,也变成“望夫成龙”。

韩博彻底服了,抱着双臂笑道:“人生短短几十年,我可不想把时间全用在学习上,拿个硕士学位就行了,教官也不想干多长时间,我喜欢在一线工作,哪怕让我继续当派出所长。”

ps:订阅下滑,恳请各位来正版订阅支持,如果再掉,明后天真要开盗章节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