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后韩博时代”

第二百七十七章 “后韩博时代”


                三伏天骄阳似张火,活像一个大火球,耀眼灼热。

大地像被烤焦了似的,一切生物全像在蒸笼里,闷热难忍。

院子里,榆树枝条一动不动,树影缩成一团,蒙着一层尘土的叶蔫蔫地打卷,知了在树上不停地叫。大门口,刚重修通车的沥青马路,被火辣辣的太阳烤得软绵绵的。从楼上远远望去,空寂无人的马路上,一片透明的蒸气在缓缓升腾。

中午休息时间,接警台只要留一个人值班,在单位的全跑二楼会议室,享受立式空调带来的阵阵凉风。

“真凉快!”

王燕抱着笔记本电脑推开玻璃门,走到墙角背对着空调先吹了吹,刚电脑放到刚分配的“新同事”对面,朝陈兴国夫妇笑道:“教导员,颜老师,我下定决心,新家钥匙到手之后其它东西可以不添置,砸锅卖铁也要装一个空调,不然这么热天没法儿过。”

28案仍在审核阶段,部分涉案企业已经移送检察院起诉,法院已经审理二十几家。

局里兑现承诺,该分局的罚没返还一分不少。

有钱,自然要改善办公环境。

分局会议室、柳下河大桥治安检查站(工业园区警务室)和丁湖李庄永阳三个一级警务室,各装一台空调。

陈兴国放下报纸,感叹道:“我们享得是韩局的福,要不是他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我们哪吹得上空调!”

局长走了,说走就走。

王燕坐到会议桌前,托着下巴说:“好几天没电话,怪想念他的。”

局长去bj没几天,局党委对分局进行人事大调整。

张晓翔副局长调任长港派出所长,指挥中心常海涛主任调任看守所教导员,刑警中队指导员邱光辉调任开发区派出所长,刑警调走四个。治安中队包括指导员在内一共调走九个。如果不算刚落实单位编制和人员编制的打拐中队,分局在编人员仅仅剩下十个。

老良庄警务室“元老”,在良庄实习过好几个月的小任,一分配思岗县公安局就被安排到良庄分局,成为大大缩水之后的小刑警队刑警。

从哪儿来哪儿去,是省警校的惯例。

安排到良庄分局,小任既高兴又有那么点失落。

高兴的是可以实习单位上班,熟悉情况,不需要跟人家一样从头开始;失落的是不仅韩局走了,连小单、高亚丽、安小勇和归家豪都各奔东西,只剩下王燕、陈猛和老米等几个熟人。

睡不着,聊会儿天。

小任不再趴在会议室上,坐起事笑道:“王姐,韩局打过电话,昨晚打的,你不在。”

“知道你分良庄,他是不是特高兴?”

“挺高兴的,让我好好干。”

“就没说点别的?”

“长途贵,我把电话给教导员了。”

这孩子,居然想着替人省钱。韩局家有的是钱,他会在乎十块二十块电话费?

王燕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侧身笑问道:“教导员,韩局在忙什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看看。”

陈兴国伸了个懒腰,瓮声道:“准备先考公大研究生,再考北大研究生,正在抓紧时间复习。考公大容易,考北大的难,压力挺大的,这几天正在托人帮忙找实验室。”

“找实验室做什么?”

颜老师(陈兴国的爱人)是这里最有文化的人,韩博是她的学生,知道大概,微笑着解释道:“考研究生不光要掌握本专业的基本知识,还要掌握基本的生物化学实验技术,要知道操作细节,使用什么溶剂,还有一些实验设备等的原理。他毕业之后就没接触过,本专业扔下一年多,现在相当于从头开始,报考的又是北大生命科学院的研究生,全国最好的大学,不用功考不上。”

王燕糊涂了,一脸不解地问:“颜老师,韩局为什么要考两次?”

“一个法学硕士,一个生物化学硕士,生物化学有很多方向,他打算研究人类基因组,就是dn之类的,拿双硕士学位来。”

“我的妈呀,我一个大专都考不过来,到现在还有好几门没过,他一下子考两个大学的研究生,学得过来么。”

想起最得意的学生,颜老师禁不住笑道:“王燕,学习这种事一是要刻苦,二确实靠天赋。我教二十多年学,韩博这样的学生遇到好几个,脑瓜子就是好,不得不承认。平时没见他多用功,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有些学生很用功,真用功,可就是学不进去。”

人比人气死人。

王燕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颜老师,我就是不管怎么用功却学不进去的那种。”

“不一定是谁比谁笨,可能与学习方式有关。”

“提起学习,有件事忘了跟你们说。”

陈兴国接过话茬,指着报纸道:“韩博有先见之明,从去年就开始组织你们学习,走前又组织局里符合条件的事业编和地方编民警培训。文件下来了,从今年开始,公务员也就是干部,逢进必考。”

王燕大吃一惊,起身问:“真的?”

“看见没有,这是我们南港的招考公告,永亮小颜他们全可以报考乡镇一级公务员,有几个大专学历的事业编可以报考县一级公务员。我打电话问过,吉主任说给他们开证明,让他们全去考。”

“要是我编制没解决,我一样可以考。”

“不光你,小单,亚丽,陈猛,小勇,只要符合条件的全可以,从去年就开始为你们考虑。韩博是我看着长大的,是我家老颜的学生,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说自己人好,你们遇到他这样的领导真是福分。”

“是啊,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他。”

“不说这些了,说说工作,你们中队人员马上配齐,打算什么时候行动。刘局前天跟我谈过,分局是应该有所准备,毕竟你们一走分局一下子少好几个人。”

打拐中队隶属于刑警大队,考虑到良庄分局警力紧张,暂由分局代管,有事打拐,没事协助分局维护辖区治安。

一直忙着研究案子,忙着请各省打拐同行协查嫌犯下落,居然一直没顾上向教导员和刘局汇报。

王燕被问得很尴尬,急忙道:“教导员,我这趟西川之行收获不小,部打拐办召开的是协作会议,认识了许多专业打拐的同行,协查工作进展很大,截止昨天下午,我们已基本搞清六名嫌犯身份及下落,新庵打拐中队搞清四个。朱主任让我们两家密切合作,下周一出发,对十名已掌握的嫌犯实施抓捕。”

“十个嫌犯,你们两个中队加起来也十来个人,人手不够。”

“教导员,分局能不能给我们安排几个联防队员。如果实在没办法,我向局里汇报,管局里借点人手。”

打拐中队名义上是县局的,事实上要听省厅打拐办的,必须支持。

陈兴国盘算了一下,抬头道:“六个嫌犯,我给抽调六个联防队员,主要协助你们押解。抓捕不是解救,必须有两名正式干警,缺六个民警找局里,请局里安排,分局一个不能抽调。”

“教导员,我可以去,我打过拐,我执行过出省抓捕任务。”小任突然举起手,一脸兴高采烈。

“不行。”

陈兴国摇摇头,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你们队长到现在没来,分局只剩下两个刑警,你要是跟着去,只剩下一个,遇到大案一个人能干什么?”

“小任,教导员说得对,你不能跟我们去。”

正说着,陈猛走了进来,好奇地问:“教导员,程队到哪儿了?”

带着一联防队员,开着省厅牌照的警车,跟没头苍蝇似的乱转,搞得清楚的是破案,搞不清楚的以为是公费旅游呢。

他不是大海捞针,他是在碰运气。

对程文明能不能有收获,陈兴国不抱任何信心,甚至心疼他即将花掉的两万经费,轻描淡写说:“到海港了,一个乡镇一个乡镇转,车不知道已经跑几万公里,不把钱花完他是不会来的。”

侦破19案时正好在整理28案材料,没参与,不过情况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陈猛同样不看好程文明正在干的事,忍不住笑道:“幸好小魏(会开车的联防队员)没成家,不然早扔下他一个人打车票来了。”

这么热的天,依然在外面查。

陈兴国长叹了一口气,若有所思说:“他也不容易,局里没给他压力,分局一样没给,但他自己有。他要查,让他查,要车给他车,要经费给经费,这种事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要是两手空空来,他真无颜见江东父老。”

王燕想了想,苦笑道:“他想查,韩局一样想查,他其实是在执行韩局的命令。说不定这两万花完,韩局会帮他再想办法。”

陈兴国哈哈笑道:“职务没免,档案关系没调走,他依然是分局一把手,办案经费,他用得着想办法吗?”

王燕摇摇头,似笑非笑说:“教导员,您还是不了解韩局。他人已经走了,只是关系在分局,他是不会再给分局下命令的。他会给张局打电话,请张局帮着解决。”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差不多,这不是不信任您和张局,他是尊重您和张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