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举两得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举两得


                在职培训,不是正式调动,只是培训时间长一点。

以前有过这样的先例,培训费由原单位承担,人事关系在原单位,职务不变,工资正常发放,暑假寒假原单位正常工作,相当于“委培”。

换言之,韩博未来两年仍是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分局局长。

现在的问题是市局在通知中居然要求“尽快移交工作”,而不是“尽快安排好工作”。并且第一份通知内容比较模糊,只是让两周之后去报到,没提借调多长时间。

上级借调,去就是了。

其实没这么简单,对一个干部而言,遇到调动必须要较真。不把情况搞清楚,没看见相应文件,不能一喊就走。

组织人事部门按人事管理制度办事,只认白纸黑字的档案文件。

如果手续不全,中间没衔接上,出现空档。现在没什么,再过几年,上级再颁布施行几个人事管理新政策,搞不好会稀里糊涂变成一个“临时工”。

政策变化太快,这种事不止一次发生过。

吉主任管人事的,小伙子又是“联系”过的老部下,自然要对他负责,指着通知说:“张局,对于借调,国家人事管理没有明文规定,主要取决于各单位的情况和规章制度。我们南港党政部门借调周期一般3个月,借调期满需要续借的可再延长3个月,最多不超过6个月。

借调期间,根据党组织管理规定,需要转关系的要转党员关系工资和人事关系原则上保留在原单位。续借一般会有干部考察的内容,如果干的好,说不定能留下。现在这两份通知自相矛盾,我感觉应该打电话问问,把情况搞清楚。”

“自相矛盾?”

“公大是公大,管理干部学院是管理干部学院,不是一个单位。”

“管理学院不是公大的?”

张局是系统外调入的,跟省警校打过交道,公安部太遥远,局里没几个公大毕业生,对这些情况不了解。

事实上不光他,韩博同样一无所知。

吉主任坐下身,苦笑着解释道:“公安部管理干部学院是部里在人民警官大学设立的,公安人民大学和人民警官大学两码事。部里要借调小韩去公大当兼职教官,市局要送小韩去管理干部学院进修,要是借调时间长,党员关系怎么转,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去公大当教官,去警官大学当学员,不一个单位,市局到底怎么想的?”

张局意识到这事不太对劲,正准备打电话问问,市局孟副局长先打过来了。

“自林同志,有没有看到通知?”

“孟局,刚看到,只是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我正想给您打电话”

“不清楚,自林同志,别跟我装糊涂。”

孟副局长显然不知道这边有好几个人,直言不讳说:“设立乡镇分局,想方设法请思岗县委任命‘韩打击’为局党委成员,不就是想把‘韩打击’留下么。韩博同志确实有能力,打击经济犯罪既帮你们挣足面子又搞足了里子,一直没钱搞的单位建设现在可以搞了,办案条件整体上了一个台阶,这些市局全知道,你们的心情市局可以理解。

但你应该搞清楚韩博同志打出的东华税案影响有多大,对我们公安系统又有什么样的意义。说句不夸张的话,他及他培训出来的经侦民警,给国家挽了数以亿计的税收损失,省厅清楚,部里知道,国税总局清楚,中央领导或许都有所耳闻,这样的人才你思岗留得住?”

“孟局,我,我承认我们之前有一点想法,不过我们现在想通了。”

“到现在才想通,张自林,你知不知道你们光顾着打小算盘,差点让上级和兄弟市局同行误以为我们南港不重视人才。幸好通知先发到市局,要是越过市局直接发给你们,要是就这么让‘韩打击’被调走,陈局保准要找你谈话。”

张局一愣,欲言又止问:“陈局知道了?”

“这么大事,政治处能不向陈局汇报?”

就知道打小算盘,孟局冷哼了一声,旋即循循善诱说:“自林同志,我们公安与其它政府组成部门不同,我们专业性极强,市县两级局长大多从系统外调任,其他同志不行,隔行如隔山,只能在系统内提拔选任。

换句话说,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谁担任市县公安局长,我们南港公安系统都需要一批既精通业务又能干事、肯干事、敢干事的同志。市局之所以迟迟没下调令,主要韩博同志太年轻,调到市局不太好安排。

现在不能再拖,安排韩博同志去公安部管理干部学院进修两年。他既不警校生又不是选调生,尽管干出那么多成绩,可能在一些同志看来依然是野路子。去进修一下,接受接受系统培训,来之后年龄也没这么扎眼,一举两得。”

市局果然一样舍不得放人。

搞清楚来龙去脉,张局松下口气,忍不住笑道:“孟局,我没大局观,差点闹出笑话,我头向您检讨。当务之急是公大要借调,没提借调时间,这个党员关系要不要转,我们没跟部属院校打过交道,这些情况不太清楚。”

“9月份入学,党员关系直接转到管理干部学院,转公大去干什么。陈局指示韩博同志的局党委委员可以免掉,行政职务暂时不作调整。毕竟他现在依然是28专案指挥部成员,行政职务等案件办结再说。”

“听见没有?”

挂断市局常务副局长电话,张局起身笑道:“小韩,你以前是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现在是市局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进修来之后肯定会被委以重任。这是真正的好消息,中午必须请客。”

县官不如现管。

吴忧在省厅是主任科员,在基层民警看来非常了不起。可是要到基层来,他暂时只能挂职,不在基层踏踏实实干几年,干不上正科级实职。

成为市局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就不一样了,进修来之后哪个县局缺人就有机会去哪儿,能够继续独当一面,而且舞台会更大。

韩博很高兴,可是想到未婚妻又发起愁。

解决方案政委刚才说了,张局认为这些全是小事,拍拍他肩膀:“走,我们一起去县委。你是县管干部,这么大事不能不向谢记、杨县长和郭记汇报。晓蕾的事交给政委,老袁,你帮小韩给丁总打电话问问,看在bj帮着做外贸行不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