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步登天”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步登天”


                未婚妻来了,请焦记、陈镇长及他们爱人一起去富嫂酒家吃顿饭。两百块钱标准,三四十块钱一瓶的酒,很简单,很正常的人情往来。

要是老卢没退居二线,会比现在更夸张。

镇领导会一个一个请,吃完人家的要请,一顿接着一顿不仅麻烦而且浪费钱。

陈兴国既是镇党委成员兼分局教导员也是丝河老家的长辈,不光要出席还要以半个长辈的身份招呼“客人”;建工集团汪总正好在家,他是如假包换的“媒人”,在良庄的身份又极为超然,同焦记一起坐主位。

借这顿饭,将“恰逢其会”的老单位同事杨小梅介绍给镇领导。

许多事只需意会无需说得太清楚,镇里干部包括关系一直不错的周正发在内一个没叫,就组织干事钱朋来了。搞清他爱人与“韩打击”的关系,焦记和陈镇长很直接地把他视作为“丝绸系统”的干部。

“丝绸系统”干部搞经济建设有一套,主要集中在丝绸集团和丝绸公司等企事业单位,在党政部门的少。“韩打击”是个另类,既不去搞经济建设,也不进入党委政府,反而进入公安系统,还干得有声有色。

关系本来就不错,在良工集团偷税漏税这个案子上人家又在暗中帮过大忙。

更重要的是镇里正在招商引资,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把思岗最大的企业引进来,在良庄工业园投资个分厂。

“钱朋同志有能力,应该压压担子,分配点招商引资任务”

两位领导虽然没明说,意思很明确,钱朋这个组织干事干不了几天,很快就要去工业园区管委会上任。

丈夫终于要被重用,杨小梅欣喜若狂,频频敬酒,出来时已经站不稳了。

她这个状态坐摩托车太危险,钱朋在良庄没宿舍,孩子又一个人在县里,晚上必须去。

好久没县里的家,韩博跟未婚妻商量了一下,干脆把行李塞进越野车,送他们两口子去,顺便县里的家住一晚。

同样是“小别胜新婚”,个中滋味却完全不同。

以前哪怕在自己家里亲热,心里总有那么点不踏实,感觉跟做贼似的。现在关系完全确定,等怀中的爱人户口从学校迁bj就去领结婚证,就是合法夫妻。

“家多了其实不好,跑来跑去,颠沛流离,结婚过日子不应该这样。老婆,对不起,都怪我,让你受委屈了。”

婚前越来越近,韩博越来越内疚,说得全是肺腑之言。

李晓蕾正对全新的生活充满憧憬,一点不感觉委屈,紧搂着他火热的身躯问:“怎么了,怎么会说这些?”

韩博闻了闻她散发出淡淡香味的秀发,感叹道:“公安干久了,总是忙,爹妈会认为你不孝;顾不上家,妻子会认为你没爱;经常不联系,亲朋好友觉得你很装;没结婚的以为你有问题,已结婚的以为你有外遇。其实只是一个职业,只是一份工作。对大多民警而言,只是努力让自己饿不死。”

李晓蕾吃吃笑道:“给我打预防针?”

“没有,只是有感而发。”

“你不给我打预防针,我一样要给你打。”

李晓蕾猛地坐起身,搂着被子遮盖住苗条洁白的娇躯,很认真地说:“老公,我跟你一样十年寒窗,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你想干一番事业,拥有匡扶正义的职业成就感,我一样想干出一点名堂。

我不拖你后腿,做一个理解你支持你的好警嫂;你一样不许拖我后腿,做一个理解我支持我的好丈夫。以前总花你钱,以后看我的。我要成为侯市长那样的企业家,赚很多很多钱,我养你,怎么样?”

开始很认真很严肃,越说越离谱儿,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韩博一把将她再次搂到怀中,苦笑道:“以前花父母钱,要父母养。以后花老婆钱,要老婆养。我发现我很幸福也很没用,竟然混到没你们这些亲人就活不下去的地步。”

“谁说没用的,你要帮我们挣面子。”想起韩总对家庭成员的安排,李晓蕾笑得花枝乱颤。

老爸的“官本位”思想看来会传染,他认为韩家必须有一个党员干部,老丈人和丈母娘深以为然,对此表示支持。现在连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未婚妻都“中毒”了,韩博哑口无言,不早知道该说什么好。

玩笑开完,说正事。

李晓蕾舒舒服服躺在未婚夫怀里,喜滋滋地说:“昨天给丁总和钱总打过电话,他们让我周一上班,正式的,算考勤,不是实习。基本工资1200,提成跟销售部的业务员一样,奖金另算”

光基本工资就比自己这个公安分局局长高一倍,要是能谈成业务,提成将数以万计,看样子以后真要“吃软饭”,真要让老婆养。

这不完全是老单位领导照顾,而是老单位确实需要她这样懂外贸,英语非常好,又懂一点计算机的人才。毕竟思岗太小,留不住人才,也招不到这方面的人才。

“我一高中同学父母全在外交部,我打算请她帮帮忙,请她爸妈帮我托驻外使馆经商参赞留意欧美各国的展会信息。有信息,有集团领导支持,我就可以带着样品去参加展会,就能跟侯市长一样拿到订单。”

未婚妻野心勃勃,铁了心要做女强人。

韩博彻底服了,禁不住问:“外交部,你打算找外交部的关系?”

隔行如隔山,他不懂很正常,李晓蕾耐心解释道:“不是找外交部的关系,是请外交部驻守使领馆的经商参赞处帮忙。经商参赞处本来就应该为国内企业服务,跟你们公安局去找公安部两码事。”

“你要出国?”

“不出国做什么外贸,是不是怕我一去不来?”

“怕,谁不怕?好多人一出去就抛妻弃子,你不是抛妻弃子,你是抛夫弃子。”

“我们还没结婚,还没儿子呢!”

“那抛起来更方便,一点牵挂没有。”

韩博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李晓蕾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小两口正打情骂俏,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

每次都这样,韩博暗叹一口气,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周处长打来的。

“周处,怎么晚没休息,您有什么指示?”

有些人运气来了真挡不住,周健康放下前几天到手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侦办指南,笑道:“小韩,教材编撰的非常好,不管具有很强的指导性,而且极具前瞻性。已经刊印出来了,为提高这边民警侦办此类案件的业务能力,我管省警校要了40本。”

“谢谢周处,可惜没稿费,不然我一定要请您吃饭。”

“内部培训教材,又不是出版发行,稿费你别想了,不过你一样要请我吃饭。”

“没问题,就怕周处您没时间。”

小伙子没听出言外之意,周健康不打算再卖关子,不无兴奋地说:“小韩,前天上午,部领导来东华听取税案彻查工作汇报,无意中看到你编撰的教材,评价很高。问我教材哪来的,向我了解你的情况。

你汇报过案情,部领导对你有印象。一听说查出这么大税案、有工作经验又有理论水平的同志仍在基层当派出所长,部领导认为我们江省公安厅不重视人才,当即要给厅长打电话,要调你去bj。”

一步登天,不是在做梦吧?

未婚妻就在怀里,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这时候调去bj一切不全乱了。且不说去bj能做什么,就现在这样也离不开。

26案主犯郝力仍逍遥法外,19案费那么大劲儿始终没查出眉目,“平安良庄”建设刚刚开始,现在走跟当逃兵有什么区别。

宁为鸡首,不为凤尾。

周健康一直以为他不想去机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科员,话锋一转:“我现在仍是江省公安厅的正处级侦查员,又是28案专案组长,可以算你的直接领导,你的情况我必须解释清楚。

确认不是厅里不重视人才,而是尊重你的个人意愿,部领导当时没说什么。直今天下午走的时候,随行的一位处长跟我说,要临时借调你去公大当一段时间讲师。我刚打电话确认过,厅里已经收到部里的借调函,厅领导认为这是好事,估计明天一早会给你们县局发通知。”

虚开增值税发票属于经济犯罪,经济犯罪不只是虚开增值税发票这一种。

厅里准备搞一期经侦业务培训,从全省公安系统抽调侦办各类经济案件经验丰富的民警,其中包括自己这个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新人”,一起给即将去参加培训的各市县(区)公安局选派的民警当几天培训老师。

反正要当老师,去江城跟去bj没什么区别。

韩博稍稍松下口气,忐忑不安问:“周处,借调函上有没有提借调时间,大概让我什么时候去,大概什么时候能来?”

借调是正式调动的前奏,去基本上别想再地图上不一定能找到的良庄继续当“土皇帝”。

太年轻,不知道把握机会,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机会难得,周健康不想他一错再错,轻描淡写说:“我没详细问,培训么,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把工作交代一下,通知一到就去报到。干我们这一行,跟当兵差不多,服从命令听指挥。”

ps:第三章,求订阅,求月票,求各种支持。

没存稿,正在码,零点的一章要晚一些上传,各位友不用熬夜等更新,可以明天一早再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