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角色转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角色转换


                陈主任和另外几位老师要么有课、要么有事。办公室就一位老师,正式认识了一下,韩博又在热情的黄鹏老师带领下去办手续。

教研室只是学管单位中的一个小单位,并非行政部门。

借调到公大自然要接受公大管理,第一站人事处。这里负责学校机构编制管理,落实机构设置管理、人员编制管理、岗位设置及聘任管理工作;负责教职工年度考核、表彰奖励、人员调配,人才引进、选拔外派干部等工作

总之,只要与人事有关的全归人事处管。

借调人员工资原则上由原单位发放,但工资这个概念比较大,包括津贴、补助等等。在工资条上基本工资很少,只有两百多。要是原单位只发基本工资,借调单位不发工资,那么被借调的人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人事处领导比预料中更好,办事效率比想象中更高,翻出几份文件,就高不就低,确定以后每月发五百多块钱补助。

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行政职务一天不调整,良庄分局一天不会少发一分钱工资。就算调整,就算档案关系调到市局,估计市局一样不会那么小家子气。两边加起来一千多,终于赶上未婚妻的基本工资了。

第二站学校党委组织部,党员关系转到学校,党费以后全交到这儿。

不再是思岗县公安局党委成员,不再兼任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分局党支部记,以后要在公大党组织过组织生活。

第三站后勤处,办食堂饭卡,进行公费医疗、卫生保健和计划生育方面的登记。不需要学校提供住房,可以领一点住房补贴。

第四站保卫处,公大的重点单位,安全保卫工作很重要。

不过这里不光负责安全保卫,同时负责学校集体户籍的管理,负责师生员工户口的迁转和身份证办理工作,相当于公大的派出所。

首都对外来人口管理很严,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首都公安机关收容遣返。

侯厂当年被东广公安遣返过,韩博不想重蹈覆辙,该办的证件一个不能少。省得哪天查暂住证拿不出来,被首都同行关进收容所。

最后一站侦查系办公室,高校跟机关一样人员不多,整个侦查学院包括职工在内不过40多人,其中大多没行政职务。

普通教师,与其他高校唯一不同的是可以穿警服。

系主任很热情,教研室陈主任正好下课了,竟坐下来饶有兴趣问起28案和东华税案的情况。

他们没执法权,甚至算不上系统内的领导,韩博选择能透露的简单介绍而不是详细汇报。

人是部领导点名要求调来的,刚开始真以为是什么关系,刻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涉税金额高达60多亿元的“共和国第一税案”竟然是他打出来的,前期的实际侦办工作全是他负责的。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联想到部里关于设立经侦局的一些风声,侦查系顾主任几乎可以断定他只是一个“过客”,不可能永远留在公大当教师。

上级交代过,思想工作必须要做好。

顾主任起身带上办公室门,到位置上笑道:“小韩同志,你的情况我们了解过,从国营企业保卫科调入公安局,从乡镇公安特派员干起,单枪匹马、孤身上任,先搞警务室,再建派出所,紧接着又把派出所建成你们县公安系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副科级乡镇分局。

严厉打击非法经营、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打拐战线和打击经济犯罪领域名声不小,参加工作一年,累立战功,带出一个先进单位,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

知道不少,调查这么详细。

之前从来没统计过,或者说没时间去统计这些成绩,系主任一件件一桩桩说,韩博赫然发现过去一年干得事不少,不禁有些飘飘然。

人送绰号“韩打击”,给中央部委领导汇报过案件侦办进展,江省公安系统正在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的骨干几乎全他培训出来的。

看上去文质彬彬,走在路上谁会相信他是个狠角色。

有文化,有能力,少年得志,让这样的人当教师简直是一个笑话,他不会甘心的。

顾主任点上根香烟,接着道:“我们发借调函之前,你已经是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兼分局长,已经走上领导岗位。在一线工作,打击各种犯罪,很痛快。借调过来从事教习工作,对其他同志或许求之不得,对你来说可能不太习惯。”

“顾主任,陈主任,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坚决服从二位领导指挥。”

“别急着表态,别这么严肃,我们是高校,不是公安局。”

顾主任笑了笑,紧盯着他双眼问:“小韩同志,我想问你一句,在组织侦办28案时,在你们省厅组织的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专项行动中,你们最缺的是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

韩博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不禁苦笑道:“缺民警,缺乏具备侦办此类案件业务技能的民警,以至于我们专案组先是被‘收编’,紧接着被‘肢解’,侦查组40多个同志,最后只剩下一个,导致我们合作侦办28案的两个县局元气大伤。”

能侦办这种案件的民警少,既能侦办这种案件又善于培训的民警更少。

思岗县公安局需要“韩打击”这块“金字招牌”,经侦教研室不仅需要这块“金字招牌”来激发学员队经侦专业的兴趣,更需要这个懂培训会培训的人才。

陈主任比谁都希望他能够安心在公大工作,下意识甩了下短发,意味深长说:“小韩,你亲身经历过,你带出来的同志全成为你们省各市县公安局的经侦骨干,应该非常清楚经侦民警多么缺乏,由此可见你在公大能够发挥出更大作用。”

“二位领导放心,我一定会安心工作的。”

“我们相信你有这个决心,关键角色转换没那么容易,所以让你现在来报到,利用暑假这两个月好好调整一下。”

顾主任抬起胳膊看看手表上的时间,继续道:“快开饭了,我长话短说,借调只是暂时的,你现在仍是28案专案指挥部成员,要负责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前的最后审核。等28案办结,我们再帮你办理正式调动手续。

你与其他同志不一样,你有行政职务,上级指示要安排好。系里开会研究过,打算任命你为系团委记。正式调动过来,户口迁移过来,你未婚妻正好是bj人,成家立业、安居乐业,并且接下来的工作非常有意义,是吧?”

原来没有考察,没什么试用期,直接打算调动,只是与市局一样考虑到限时限人办结的28案不能因此受影响才先借调。

韩博可不想一辈子当教匠,哪怕在首都,急忙道:“顾主任,陈主任,我来前对我们市局有过承诺,最多三年,三年之后必须去。我们市县两级公安局和我们县领导对我非常关心,给了我许多机会、支持和帮助,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他对老家确实有感情,不是在变相谈条件,因为他们省厅想调他没去,宁可留在基层当派出所长。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意料之中的事。

顾主任笑道:“按照惯例,借调可以续借,但不能超过半年。韩博同志,别说三年,借调一学期这个手续都不太好办,你让我们很为难啊。”

“顾主任,我们,我们市局领导考虑过,本打算安排我去警官大学的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后来考虑到不太合适,来来去去也不方便,同意我考研,考公大的研究生。”

“考研?”

“我想试试,不知道二位领导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江大本科毕业,在大学就是尖子生。

参加工作之后考到律师资格,现在正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考公大研究生对他而言真不难,其实他这样的同志根本不需要考,完全可以保送。

以考研的方式留在公大,这倒是个解决办法。

三年时间,能培训出三届具备侦办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业务技能的学员,至于将来怎么办是将来的事。

顾主任乐了,忍不住调侃道:“小韩同志,早知道你有这打算,陈主任就不应该让黄老师带你去办手续。考上研究生,给导师当助教天经地义,一个月一百多补助,哪用得着五百多,算下来学校一年能省好几千。”

陈主任同样感觉好笑,指着他道:“是啊,现在手续办了,等考上研究生还要给你研究生的补助,原单位又有工资,这小算盘打得真漂亮!”

学校领导不是公安局领导,说话很随和,非常好打交道,竟然开起玩笑。

韩博挠挠头,嘿嘿笑道:“二位领导别取笑我了,这不是没报名没考上么。首都消费高,出门就要花钱,不像我们小县城。您二位高抬贵手,千万别让人事处把补助取消掉。”

“可以不检举揭发,不过要报考我的研究生,顾主任,您看怎么样?”

顾主任拍拍桌子,哈哈大笑道:“经侦教研室的教官报考教研室主任的研究生,既不影响学业又不影响工作,没问题,这样最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