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章 “这对小两口有问题”(求订阅,求推荐票)

第二百六十章 “这对小两口有问题”(求订阅,求推荐票)


                上面包车,秦大简单介绍完案情。

韩博凑到车顶灯下看看时间,总结道:“被害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店里,尸体出现在一点五公里外的柳下河,基本可确定抛尸位置。换言之,作案现场就在这一点五公里范围内。有可能在店里,有可能就是抛尸现场。

如果店里不是作案现场,我们就可以将店里提取到的证材,与在作案现场有可能提取到的生物物证进行比对。要是能将两个现场提取到的非被害人证材比对上,那么邹某就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个技术民警反应过来,举一反三说:“要是能找到作案现场,在作案现场提取到既不是被害人也不是邹某的证材,就可以判定凶手另有其人。”

“理论上是这样,关键我们无法确定有可能提取到的证材是不是来自邹某。但这项工作非要重要,只要找到作案现场,只要提取到足够证材。送检之后的鉴定结果,可以作为专案组确定侦查方向的重要参考,将来可作为证据链重非常重要的一环。”

韩博头看看站在车门口的秦大和王解放,接着道:“邹某二人在店里生活七八天,每天在店里洗澡,晚上在店里打过地铺,毛发应该不难找。重点放在打地铺的位置,用手电进行斜光照射,仔仔细细搜查。

考虑到邹某走之前对现场进行过清理,大家注意观察那些不易直接观察到的地方,比如门背后、售货架底下、地砖裂缝、地砖接头及水龙头下面容易沉积污垢等地方。第二组人员勘查时,如地面上发现不了血迹,应重点关注可疑区域内的草叶、树枝、树叶和石块”

来自两个县局刑警队的八个技术民警,两人一组,分为四组。

第一组勘查小店,第四组去勘查抛尸现场。第二组、第三组在秦大和城东分局刑警中队民警带领下勘查小店与抛尸现场之间比较方便作案的地方。带上鲁米诺试剂,不用大范围喷洒,只要在几个位置滴几滴,有荧光,发现有血迹再重点勘查。

技术民警一进店里就要“走格子”,其他人进去只会添乱。领导全站在外面等,照相师傅同样如此。

在门口等大约五分钟,一个技术民警大声汇报道:“报告韩局,货架、玻璃柜台没移动过的痕迹,折叠桌、小板凳完好无损,墙壁无血迹无擦洗过的痕迹。”

“喷试剂。”

“是!”

两个技术民警戴上口罩,从勘察箱里取出试剂,对着墙壁和地面仔仔细细喷。按照计划关灯,店里的灯关掉,外面的车灯一样要关掉。

霎时间,周围一片漆黑。

这东西管不管用,乔兴旺心里真没底,显得有些不耐烦,侧身问:“小韩,需要多长时间?”

“最多五分钟。”

韩博话音刚落,民警汇报道:“报告韩局,水池中有荧光,一大片!”

不应该这么快,韩博想起703现场勘查人员的那些经验之谈,问道:“水池周围有没有84消毒液之类的东西?”

“有洗涤精,到底是不是84没注意。”

“应该是与漂白剂产生反应,再等等,看其它地方有没有”

又等了十来分钟,民警汇报没发现其它荧光。被害人腹部三个大口子,不可能不流血,也不是凶手想堵就能堵住的,不太可能是作案现场。

开灯,打开强光手电,趴在地上斜照着寻找邹某有可能留下的毛发。

这个工作没两三个小时完成不了,没必要继续在店门口等。叫上老摄影师,坐乔兴旺车去抛尸现场,看第四组勘查得怎么样。

杀人不是儿戏,不能被省道上的行人发现。

秦大、王解放、高长兴及刚从宁城市来的程文明等刑警,几个站在省道上,几个人散开在河滩寻找并确定相对隐蔽的位置,再让技术民警喷一点试剂看有没有荧光。

同志们正忙着,两位领导很自觉的站在车边,没下去,没急着问进展。

如果河堤下面是作案现场,会很麻烦。

寻找抛尸位置时动静闹太大,先是地毯式搜查,紧接着请人打捞。成千上万人过来看热闹,许多胆大的总往下面跑,现场早被破获了,又是在野外,很难提取到凶手留下的生物物证。

正想着小店里正在提取的证材有没有必要送检,对讲机里突然传来老宁的声音:“韩局韩局,我宁益安,第三组发现作案现场,赶快请老吴同志过来拍照!”

“具体位置?”

“从省道过来的第二个路口往北40米左右,排涝渠,很明显!”

“注意保护现场,我们马上到!”

又取得一个重大进展,乔兴旺激动不已,拉着照相师傅一边往马路对面跑,一边嚷嚷道:“小韩,我知道那条小路,车开不过去,步行很近的,跟我走”

果然不远,作案现场在一条东西走向的排涝渠里,渠深近两米,省道下埋有水泥管,周围农田的积水全汇集到这条渠然后排进柳下河。

方圆四百米没人家,南边一片油菜地,北边种小麦。

没到汛期,渠边的小路上和渠里杂草丛生,人站在渠底周围根本看不见,呼救一样不会有人听见,真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技术民警已经喷好试剂,靠南边的渠体上一片荧光,泥土上,杂草上有,甚至能够看见几个模糊不清的血脚印。

公安说过一会儿就消失,吴师傅不敢耽误,捧起照相机咔嚓咔擦拍摄起来。

秦大、王解放、程文明全追过来了,韩博急忙道:“除了吴师傅,其他人站在各自位置不要动!渠里的同志,等拍完照,顺下去的方向上来。宁局,今天太晚,看不清,麻烦你安排两个人保护现场。明天一早,由技术中队过来仔细勘查。”

“行,我安排。”

你出去了几天,家里忙焦头烂额。

现在来了,店里的勘查和这里的作案现场如何保护,自然要交给你这个分局局长。

乔兴旺权衡了一番,提议道:“小韩,我们在这儿起不了多大作用,干脆去你们分局,跟前两天一样再开个案情分析会。”

出去走访询问的人基本上全来了,是该听一下汇报,韩博同意道:“可以,我们现在就去。”

普通民警不要叫,只要叫上秦大和三个行动组长。

赶到分局,跟昨晚一样坐下,一个一个汇报。

“乔局,韩局,我们越调查越糊涂,感觉不光邹某有问题,被害人小红一样有问题。他们在做生意时很客气很开朗,但在生活中却显得很神秘。从不跟人拉家常,别人问起来不是傻笑、装听不懂就是敷衍,不喜欢跟村民交往。

农村妇女总有几个好奇心强,喜欢刨根问底的。今天走访询问的结果自相矛盾,他们居然信口开河,跟她说老家是东山的,跟你说他们是南方人老家在浙省。在这个村说家里有孩子,去那个村又说刚结婚没孩子”

韩博倍感意外,不禁问道:“秦大,高长兴同志掌握的这些新情况您是怎么看的?”

“这对小两口有问题。”

秦大队长想了想,分析道:“我一直奇怪,他们为什么不给老家打电话,赚到钱为什么不往老家汇。现在解释得通了,他们有家不能,只能过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乔兴旺脱口而出道:“有前科?”

“有这个可能,可惜东山太大,浙省一样不小,并且无法确认他们这些话的真假,我们掌握的情况又太少,不然可以给兄弟公安部门发协查函,看能不能与其它案件串并上。”

韩博想了想,侧身问:“秦大,能不能管这两个省公安厅索要过去三年内的通缉令。如果照片和体貌特征能对上,他们的真正身份就能水落石出,我们的案子也能好破一些。”

通缉是有范围的,只有大案要案的逃犯才会全国通缉(当时没网上追逃)。

要是没范围,个个可以发,什么案子都可以发,通缉令会满天飞,基层派出所什么事不用干,要整天坐在单位看通缉令。

秦大苦笑道:“这需要省厅协调。”

以前找省厅很麻烦,现在找省厅很容易,乔兴旺笑道:“请周处帮忙,他是我们28案的专案组长,这个忙他应该帮。实在不行可以找朱主任,我们是她的第二单位。”

“好吧,今天太晚,明天上班我给周处打电话。”

韩博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下,抬头道:“黄队,邹某的去向查怎么样?”

城东分局刑警中队长摇摇头,一脸沮丧地说:“我们这边三个小组跑一整天,结果一无所获。南、北、西三个方向公路沿线的交警队、加油站、商店、旅馆和摊贩,对邹某及他的无牌带棚机动三轮全无印象。我们新庵境内没有,其它地方更不会有,我感觉继续查下去是做无用功。”

“邱指,我们这边呢?”

“我们从分局门口一直走访到思岗,同样没人见过,同样一无所获。”

时间过去太久,见过也不一定有印象。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微皱着眉头说:“从哪儿来的查不下去,往哪儿去的查不出来,走访询问基本上就这个结果,总不能坐在家里等线索吧?各位再辛苦一下,再坚持一天,明天继续,明天到晚仍没收获,我们再想其它办法。”(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