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居安思危”(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居安思危”(求订阅,求月票)


                良庄的变化是看得见的,变化之大能够切身感受到。

以前思良公路西段冷冷清清,站在分局门口一天看不见几辆汽车。

现在车来车往,101路公交和102路中巴一会儿一辆。去思岗“换汤不换药”,依然45分钟一班,依然6块钱车票,只是车身外面重新刷了一下显得很正规,但是去柳下、去新庵变得非常方便。

家门口的交通问题解决了,出远门的问题也得到很大改善。

三辆豪华大巴一辆跑南港,一天两个来。

从柳下河大桥下面正在搞基建的汽车站发车,从建筑站、良庄公安分局等单位门口过,由丁字路口往南去镇政府转一圈,到思良公路,经丁湖、李庄等乡镇,思岗、南岗、南州三个县城(包括县级市),抵达南港长途汽车站。

卸客上客,再沿原路返。

另外两辆分别跑东海和江城,由于运行区间较长,一天只有一班。

说是早上6点准时发车,由于小伙子们刚开始跑长途,周边许多经常出远门的人不知道,两辆车会在丁湖李庄永阳转一圈,把打算去江南和江城两个方向的旅客顺带上,再跟打游击似的在柳下和新庵跟运管捉一会儿迷藏,要到7点半左右才正式出发。

一辆大客车投资几十万,不管生意怎么样,每天都要给运管交钱。

要还贷款,要承担那么多费用,车不坐满就要赔钱。家乡人很理解,只要没什么急事,一般不会发什么牢骚,更不会有人举报。

大城市不行,大城市管得严,不能瞎转,不能瞎揽客。

所以出发时生意不错,从东海或江城来时生意不好。为弥补损失,小伙子们只能在路上揽客带客,只要是同一个方向的能带全带上。

出发“晚点”,来一样“晚点”。

未婚妻不到下午六七点钟到不了,韩博有这个心理准备。

“车老板”全是曾经的同事兼部下,并且现在长途车几乎全私人的。坐老部下的车“晚点”,坐别人的车一样“晚点”。让晓蕾坐老部下的车,至少比坐不知根不知底的过路车放心一些。

在分局门口等跟去柳下河大桥等是一样的,反正是等,不如陪第一次来良庄的老同事老部下去“西部大开发”工地看看。

“小单最早来的,然后是永亮小颜,现在高队又来了,算上曹主任,我们丝织总厂有六个人在良庄。”

第一次来丈夫和老上司工作的地方,杨小梅真有那么多点激动,头看看正在施工的良庄新村,感叹道:“韩局,以前没来过,总以为良庄是‘西伯利亚’,跟穷山僻壤差不多,现在才知道其实一点不偏,才知道经济建设搞这么好。”

“在良庄工作的不是六个,是六个半。”

韩博指指钱朋,哈哈笑道:“钱干事是我们老单位家属,算半个丝织总厂的人,所以你说错了。”

乡镇撤并,良庄成了全县第一大镇,有几百个干部。

丈夫是部队转业的,在地方上没什么人脉,在地方工作时间又不长,想进步很难。老领导“官运亨通”,先是镇领导,现在是公安局领导,跟良庄老记老乡长及现在的记镇长关系好,能说上话。

杨小梅既是来“迎接”李晓蕾的,也是来为丈夫“跑官”的,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能半开玩笑说:“韩局,老钱,要不把我也调过来吧。”

“你调过来能干什么,再说现在挺好的。”想到一出是一出,钱朋被搞得啼笑皆非。

她不好意思当面说,在别人面前旁敲侧击提过。

老单位钱总和保卫科姜科长为钱朋的事打过好几次电话,当时是镇党委委员,也算半个镇领导,钱总和姜科长希望自己帮帮忙,看能不能在工作安排上说说话,别让他去当什么包村干部,最好能留在党政办、民政办、财政所这些部门,或去容易出成绩的工业园区管委会。

因为要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这件事一直没顾上问。作为一个公安民警,也不太愿意去干涉镇党委政府的人事安排。

本以为他会成为众多包村干部中的一员,虽然并入良庄却仍要留在永阳工作,而且不会在原来的乡政府,反而会随着乡镇撤并“下放”到村里。结果镇里让他继续干组织干事,在并过来的那么多干部中算不错的。

老部下“望夫成龙”,亲自找上门,不能再装糊涂。

韩博笑道:“杨大姐,良庄经济建设搞再好终究是一个乡镇,不会变成县城。你现在工作稳定,能就近照顾孩子上学,钱干事有摩托车上下班又挺方便,真没必要往良庄调。”

“韩局,如果想调其实不麻烦,我可以找工商局领导,看能不能调到良庄工商所。”

她现在是工商局的人,她这个市场办主任有的人愿意干。

本来只是一个玩笑,想到人民西路夜市的现状,韩博不禁说道:“杨大姐,我们什么关系,我们是老同事老朋友,老钱的事能帮忙我肯定会帮忙,只要不违反原则。相比老钱,我认为你的工作问题更迫切。”

“我的工作问题?”干好好的,夜市管理得井井有条,一个月给市场服务中心创收好几千,杨小梅糊涂了。

“临时便民夜市,终究是临时的。”

韩博停住脚步,指着新庵方向说:“现在各级政府对市容市貌、环境卫生越来越重视,我们思岗和对面的新庵是县城,要是换作县级市,一定会跟人家一样参选全国卫生城市。新庵虽然没参选,但已经开始整治了。”

“韩局,你是说我们夜市干不了几天?”

“一份文件的事,县领导说妨碍市容要整治,夜市就要取缔或搬到其它地方去。居安思危,与其将来去求工商局领导重新安排工作,不如趁市场办主任这个位置炙手可热的时候急流勇退,看能不能借这个机会从事业干部转成行政干部。”

现在是政府与事业单位相互调,乡镇的土管所、司法所、交通所全事业干部,调到镇党支部、民政办或县土管局、司法局、交通局就是行政干部。

工资待遇差不多。

人民西路便民市场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别看只是管夜市的但效益好,市场办主任和市场管理员工资有保证,福利待遇甚至比工商局一般干部高。

从丝织总厂保卫科职工摇身一变为县市场服务中心正股级事业干部,在杨小梅看来已经完成了她人生中的第二次“鲤鱼跳龙门”。

大小是个主任,手下好几个人,级别比丈夫高,拿得比丈夫多,对现状非常满意,真没想过有可能要面临“第三次就业”。

她与吴永亮小颜不一样,已经正股,调到工商局就是正式干部。

韩博跟一脸茫然的钱朋对视了一眼,接着道:“杨大姐,如果相信我,就别舍不得这个市场办主任。调工商局,比看夜市有前途。”

“我想想。”

“你们考虑考虑,我跟罗局长合作过好几次,你们想好了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去找找罗局长,看能不能留在局里或城区的工商所。”

正说着,一辆豪华大巴开着轮廓灯迎面驶来。

去江城的已经来了,跑南港的最后一趟要7点多才能来,并且从思岗方向过来,眼前这辆肯定是、只能是从东海来的。

未婚妻就在车上,韩博一阵悸动,举起手示意小敏停车。

思岗、丁湖、李庄、良庄、柳下、新庵、梁湾车头大、车头挡风玻璃上面的牌子一样大,密密麻麻十几个地名。据说这只是所有牌子中的一块,为招揽更多旅客,一边走会一边换。

“韩局,你这么在这儿?”

小敏一看就认出老单位领导,缓缓停车,摁下车窗头笑道:“嫂子,韩局等急了,跑这么远来接你。”

“韩博,杨大姐,钱干事,你们怎么也来了?”

“刚到,来接你的。”

“等等,我就下来。”

到家了,终于到家了!

李晓蕾潜意识中早把良庄当成了家,先趴到窗边打个了个招呼,旋即跑到门边想下车,可是行李又在车身下的行李箱里,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小敏急忙道:“嫂子,你先下车,行李我帮你放分局传达室,放心吧,有我在,少不掉。”

“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

未婚妻一如既往的明媚动人,大巴先走了,附近工地的工人下班家了,公路上没什么人,身边两位是老同事老朋友老熟人,韩博没什么好顾忌的,搂着未婚妻的小蛮腰关切地问:“坐半天车,累不累?”

“睡了一觉,帮着招揽了一会客,不累,挺有意思的。”

“你帮着招揽客人?”

想起这一路的经历,李晓蕾扑哧一笑:“车多旅客少,你追我赶,跟打仗似的,要抢、要跟人说好话,要想办法把人骗上车。我帮小敏拉六个,厉害吧!”

“厉害,可以去当售票员了。”

“要是我们哪天全失业,就买一辆大客车,跟小敏他们一样跑运输,你开车,我售票,怎么样?”

“行,这个主意不错,除了当警察我好像只能当司机。”

这小两口,一见面就亲热无比的开起玩笑。杨小梅很是羡慕,情不自禁拉起丈夫手,微笑着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ps:今天有点急事,没存稿,更新晚了,敬请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