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经侦教研室教师

第二百六十八章 经侦教研室教师


                金盾宾馆效益不好,没人承包,一个多月前关门大吉。

在公安局斜对过,什么生意都不好做,想把一大楼租出去给人开店,结果牌子挂在门口半个多月,始终没人有意租。

没人租算了,如今的思岗县公安局不差钱。

一楼大厅暂时不动,二楼包厢改造成三楼一样的客房,两层楼加起来二十几个房间。家属楼要到7月份交钥匙,暂时没地方住的民警可以搬过来。以后分配过来的新同志,也可以把这里作为临时宿舍。

现在,这里成为思岗县公安局的“培训中心”。

来自局机关、各派出所、看守所、刑警大队、交警大队的36个事业编和地方编民警,晚上住楼上宿舍,吃饭去马路对面的机关食堂,白天在一楼大厅上课,参加为期15天的强化培训。

很严肃很正规,比干部们去党校培训管得严。

张局、袁政委、石局、姜局、吉主任等在家的局领导全出席过“开班仪式”,强调培训的意义,宣布培训纪律,成立学员队,任命前巡警中队长、现打拐中队副中队高长兴为学员队长,良庄分局地方编民警吴永亮为学员队副队长

在公安局辛辛苦苦干那么多年不就是为转正吗?

局领导如此重视,局里最有水平、最有本事的党委委员“韩打击”亲自授课,大家伙激动不已、热情高涨,培训纪律根本无需担心。

行政编制多紧张!

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考上别人就没机会。事关个人前途,事关切身利益,不该说的谁也不会瞎说,跟“闷声大发财”似的一门心思学习,抓紧每一分钟学习,抓住每一个机会提问。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14天过去了。

今天最后一天,确切地说应该是半天,下午1点半,年轻的老领导就要乘丝绸集团的车去东海,同他的未婚妻及丝绸集团的人一起坐飞机去首都。想到共事的经历,高长兴真舍不得,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参加培训是上“双保险”。万一省厅承诺协调解决的打拐中队人员编制下不来,将来可以跟大家伙一起参加招考。

老领导已经进来了,吴永亮低声提醒道:“高队,高队。”

高长兴缓过神,急忙喊道:“起立!”

哗啦一声,三十多名学员跟小学生似的全体起立。

虽然培训内容不一样,但一样是当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授课,可以提前进入状态,韩博放下包,微笑着说:“请坐。”

“坐下!”

该讲的全讲过,王燕她们复习用的籍,学员们人手一套。托人从试点地区收集的资料,也一一复印分发到各人手里。

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将来能不能考上,全看他们自己努不努力,还要看各人的运气。

韩博没跟过去十几天一样授课,绕过讲台,拉过一张椅子,坐到第一排的一个女学员对面,笑道:“同志们,今天不讲课,今天我们搞一个模拟面试。我当面试官,我出题,我问你们答,答完之后一起分析分析,我为什么要出这道题,出题思路是什么,怎么答才能拿到高分。”

在试点地区,面试是很重要的一环,大家伙不约而同的应道:“是!”

“不浪费时间,正式开始。”

为了更“贴近实战”,韩博干脆把第一排课桌往前拉,让高长兴指挥众人把其它课桌往后往两侧拉,迅速布置出一个面试考点。

一个面试官显得太少,随机叫两个学员坐到身边。

“吴永亮。”

这么多人看着,吴永亮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道:“韩局,让别人先来吧。”

“严肃点。”

韩博狠瞪了他一眼,严肃地说:“要搞清楚,这关系到你能否成为一名正式的公安干警!你以为面试就是坐下来答问题,不是,面试是考官对你这个人的综合评价。到你名字,大声答‘到’,整理着装,大步走进来立正敬礼,要让考官看到你的精气神,这样能增加印象分。”

“是。”

“再来,吴永亮。”

“到!”

大声应到,中气十足,整理着装,走到“面试官”前立正敬礼。

这次总算有那么点意思,韩博指指椅子,示意他坐下,煞有介事翻开了一下小本子,模拟面试官看他的个人资料,旋即拿起笔问:“吴永亮同志,请简要介绍下你的经历和为什么要报考。”

“报告领导,我出生于1996年10月,由国营丝织总厂保卫科经警分队调入思岗县公安局巡警中队;1997年2月,从巡警中队调入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分局治安中队,一直工作到现在。”

答得中规中矩,只是不够简洁,这个问题答时间应该控制在3分钟内。

韩博用笔记了一下,追问道:“吴永亮同志,你参加工作以来都取得过哪些主要成绩,受得过哪些表彰?”

“报告领导,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527部队大比武中获得第二名,被师政治部记三等功一次。在部队服役期间,先后被评选为优秀士兵、优秀党员和优秀班长。去年7月,在丝织总厂保卫科担任经警分队班长期间参加‘严打’,在领导指挥和战友配合下抓获两名拦路持刀抢劫的现行犯罪分子”

“你在以前的学习期间取得过哪些成绩?你所学过的哪些专业、课程及参加过的活动,对你这次竞争我们这个岗位有什么帮助?”

学习成绩好早考上中专中师甚至大学,哪用得着参加这个培训。

吴永亮被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答。

让他们分析也分析不出个一二三四,韩博示意众人坐下,微笑着解释道:“刚才,我连续问了三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后面的两个是追问。这个问题主要是考察考生的知识、阅历、经验、个性与成就,同拟任岗位是否匹配。

所具备的知识、经历及个人成绩,有利于较快地适应拟任工作岗位,那么你就能获得高分,反之亦然。永亮前面两个问题答的不错,如果能更简洁一些会更好。相比那些参加招考的应届毕业生,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确实处于劣势。

不过这个学习是指多方面的,不只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永亮,你再想想,你在部队参加过哪些培训,在丝织总厂工作期间参加过哪些学习,调入公安局之后又参加过哪些培训?仔细想想,肯定有。”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听清楚面试官出的题。我最后一个问题里提到参加过哪些活动,这个活动包括行动。‘严打’、打拐、打击经济犯罪,你参加的行动不少,至少有两起大案要案,这就是你的优势。

大家同样如此,永亮小颜调入公安局时间较短,大多同志至少四年以上,我们在一线维护社会治安,参与过各种行动,抓获过许多违法犯罪分子。因为编制紧张,编制问题没解决,没法参与评功评奖,但局里可以出证明。

如果我是领导,我绝对会用你们这些有工作经验的同志,而不是刚毕业、什么都不懂的应届生,所以大家要对自己有信心。”

出完第一道题出第二道,“面试”完一个“面试”下一个。

考察知识、阅历、成绩,考察思维能力,考察计划与组织能力,考察人际协调能力。一个人一个问题,问完答完加以分析,指出不足,一上午转眼间过去了。

本来就是“临时抱佛脚”,韩博生怕他们在面试这一关出问题,中午没下课,午饭都没吃,一直模拟面试到丝绸集团的车开到门口,张局、袁政委、石局、姜局和吉主任等局领导过来准备送行。

“小韩,放心,你走培训班不会散,从现在开始我接手,再巩固五天。原单位之后,每星期来局里集合一次,集中复习,直到年底。”

“谢谢吉主任。”

“这些全是我份内的事,应该是我谢你。”

李晓蕾跟前来送行的杨小梅道完别,走过来笑盈盈说:“你的东西全收拾好了,我检查过三遍,不会拉下什么。”

“行,”韩博看看手表,笑道:“时间来得及,再等十分钟,我跟局领导再说会话话。”

“没关系,你们聊。”

bj工作生活,可以天天跟父母在一起,可以住在自己的新家,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李晓蕾对这一切满意得不能再满意,嫣然一笑,再次到一起去bj打拼的同事身边。

张局又举手跟她打了个招呼,头笑问道:“小韩,到底兼任什么教官,情况搞清楚没有?”

通知上有联系电话,可能过几天学员毕业,公大侦查系领导和教研室领导太忙,接电话的同志不了解情况,直到前几天才与系领导联系上。

“搞清楚了。”

韩博掏出香烟,汇报道:“公大侦查系经侦教研室兼职教官,教研室主任姓陈,是一位女领导,是公大最早从事经侦教学和科研的老师。她说部里要求开一门涉税案件的课,让我讲‘涉税犯罪案件侦查’。”

“不是短期的?”

“不是。”

韩博发完香烟,苦笑道:“陈主任让我赶快过去利用暑假这两个月制定教学大纲,以我原来编制的培训教材为基础编撰一套正式教材,在教研室内部先讲几节课试试,请系领导和一些教授评审,如果没问题就排课程表。”

“排课程表,一讲至少一个学期。”

“差不多。”

从公大的安排上看,人家摆明了让小伙子先过去试试,没问题就办正式调动手续,调到公大侦查系经侦教研室担任教师。

市局横插一脚,把事情搞得很复杂。

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送小伙子去管理干部学院参加县(区)公安局副局长这个级别的培训,我们是要委以重任的,你公大再牛也不能挖这个墙角,毕竟公安虽然是“条块管理”,但以“块”为主。

张局彻底服了,把他拉到一边,凑耳边道:“小韩,我这几天也打听过,管理干部学院不是什么正规大学,成人教育。主要是考虑到基层公安局同志学历不够,职务晋升又不能没学历,设个学院,专门搞干部培训,既能解决文凭又能顺便给基层同志充充电。

你正规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马上双学位,要那个成人教育的文凭有什么用?反正你学什么都快,反正一两年不来,不如把这个机会和时间利用上,考研,考个研究生,来就是硕士。”

ps:换地图,越来越难写,更新晚了,请各位友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